叛徒

第93章 影子

第九十三章 影子

也许真的是对这个六人小队产生了安全感和信任感,下午出发的时候,亚当斯代表三位官员还给PMC 们送了点小礼物,包装非常精美的茶叶。

齐天林对这玩意儿实在是没有什么爱好,转手就给了亨克,这家伙有点如获至宝,他有点战场纪念品收集症,什么都喜欢收藏,说是以后老了打不动了就在老家开一家酒吧,挂满这些纪念品,齐天林顺口问了一句:“你是北欧哪个国家的?”

大汉有点骄傲:“苏威典!”原来还是安妮的子民呢。

齐天林奇怪:“你们国家福利这么好,怎么还出来搞这玩意儿?”

亨克撇嘴:“我就不能有点冒险精神?”

齐天林懒得跟他炫耀自己认识他们的公主,笑笑低头看看外面。

和来时一样,需要穿过城区到另一头的机场去,不过和那时噼里啪啦枪炮声的欢迎不同,沾了高级官员的光,又有大帮军警开道,他们只需要提供最贴身的保护就是了。

依旧还是马克和朱迪陪伴三位官员在中间,詹姆斯在开道车上陪伴亚当斯,另外仨就是火力支援和狙击小组在最后面。

亨克也看看外面,欲言又止的看看齐天林,齐天林满足他:“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要呆两天等候调查,昨天那是我以前的战友。”

亨克他们几个是打算等官员前脚走,他们后脚就离开返回欧洲休假的,这样的好事儿当然不会傻愣愣的继续呆在这里,张张嘴拍拍齐天林的肩膀:“多保重!”

齐天林其实要混着走也没关系,可他联想到老鹰不是美国人么,既然发现了花猫,现在如果能得知他的死讯,会不会也过来看看?

能守在营区等到他上门,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是这么想,可等他一到机场就看见一辆熟悉的MRAP停靠在机场跑道边!

就是花猫留下的照片上那辆装甲车,虽然没有任何的标记,可是上面独特的12.7毫米M2机枪座边挂着的一张阿拉伯格子围巾还是一模一样!

随手抓过后面座位上的一顶棒球帽,再把脖子间的个子围巾稍微戴高一点,戴上墨镜。齐天林就提着步枪跟着亨克一起跳下了车,眼睛的余光一直瞟着那边……

耳机里传来马克略微兴奋的喜悦声音:“请狙击手注意观察远点,其他人靠近保护……”

齐天林就顺势要求亚亚留在了越野车顶部观察四周远远的山部,自己不动声色的跟着亨克快速的靠近中间车辆,也顺便靠近了那部MRAP。

马克在客户面前还是做足

了功夫的,等到詹姆斯和亨克齐天林都到位,才掀开车门带头下车,煞有其事的警惕站在周围,朱迪开门带着三位官员鱼贯下车。

外围是众多的阿汗富军警,中间才是PMC保护,周围又是空旷的机场,远距离攻击一直都不是塔利班的强项,只要防着远处的狙击手,把三位有点儿胆小的官员送上那架等待的支线飞机,就算大功告成,他们四个甚至还可以搭顺风机到喀布尔转机。

亚当斯等五六个联合国办事人员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对他们这种具体跑腿的工作人员来说,这就是一份工作,有带薪休假哪点不好?

机场通常都是军事力量首先占据的地方,也是和外界联络的重要中转站,所以对这里的监管也是非常严格的,几部装甲车,甚至两辆坦克,都停在四周,以齐天林的经验和视力也轻易的看见几个楼顶和空管塔顶部,都安排着狙击手进行瞭望监视。

这时机场上只停着四五架飞机,其中三架是直升机,最大的一架双引擎双旋翼的支奴干已经在空勤人员的指挥下起飞。

大型飞机在突破地心引力慢慢起飞的时候显得还是很笨拙的,略微的摇摇摆摆之后,那一架庞大的直升机就歪歪扭扭的艰难起身了,直到十多米以上,才开始获得比较平稳的上升力,调整出了方向开始朝更高的空中斜升……

忽然那架支奴干在已经脱离机场范围的约两百米空中,开始莫名其妙的剧烈转向!

然后站在机场上的几乎所有人都看见,有三四道拖着火焰的弹道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就往着这个巨大的移动棺材撞过去!

该死的RPG!

这玩意儿已经两次创下美国最精锐的海豹突击队建军历史上最大阵亡记录,要想在正面战斗中击毙三五名海豹队员,一般都是起码付出接近百倍的伤亡率,可就在这几年,几枚在黑市上几十上百美元的火箭弹,就击下一架支奴干创造十多名海豹丧生的辉煌战绩!且不说直升机的价钱,行内都称一个海豹的训练成本都价值过百万!

所以在各种战场上,用这玩意儿攻击直升机航空器简直成了一本万利的好业务,,阿汗富到处都是山区的实际状况,更是助涨了这样的势头愈演愈烈,简直成了北约军队心头的噩梦!

也许是机场的防卫过于森严,RPG的发射位置都选择得有点远,等支奴干到达他们的头顶,高度已经基本都在射程范围边缘了,加上高度警惕的架势机师规避动作的及时,这架支奴干在艰难而灵巧的甩动大屁股扭动了几下之后,总算是爬得更高,逃出了最危险的范围!

那一瞬间完全能体会到机上人员无助感觉的恐惧,一下就吓得这几位怎么都不敢在这个机场登机了……

无论马克怎么给他们从物理学还是航空学上解释直升机和喷气机有什么不同!

最后所有人只好在干事先生坚决的要求下一起到一百公里外的军事基地机场登机!

这个小机场太没有安全感了……

齐天林瞟瞟那辆MRAP,在对讲机里轻声提议:“既然要过去,是否能够租用那辆MRAP过去?而且现在外围肯定是在搜索那帮偷袭者的状况,乱得很,我们出去要堵车的。等会儿走……”

确实,空管塔上已经能看见人影绰绰,顶部的狙击手们都在转换方向瞄准,有运气好发现踪迹的个别狙击手,已经开始在有节奏的开枪击发,有两部装甲车也已经启动开始往机场外移动……

马克显然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在简短的协商以后,亚当斯就在齐天林和詹姆斯的陪伴下往几十米外的MRAP走过去,对方显然也刚刚看到这样的景象,有点戒备,机枪座上已经有人开始掌控。

詹姆斯熟悉规矩,远远的就把自己的PMC识别证举起来,和齐天林亚当斯分开,单独跑过去,然后等亚当斯到了以后,才由亚当斯和对方商议,职责要分明,PMC只负责安全问题,任何需要商谈的外事自然有人负责。

这种介乎于装甲车和悍马越野车之间的轮式玩意儿,有装甲车的装甲,却又有越野车的外形和开门方式,甚至还有车窗。

齐天林没有贸然迎到车窗边往里面,那简直就是把自己的脸送到对方面前去识别,只是扶了扶自己脸上的宽大墨镜,静静的背靠在MRAP上,尽量倾听周围的声音信息。

经过车顶那个家伙的通报,下来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大汉,侧着脸专心倾听了亚当斯的描述,看看那边三部被军警团团围住的白色UN越野车,没有多大的犹豫:“我们本来就是刚刚把我们的人送走……喏,就在那架支奴干上,顺手业务,为什么不做呢?”

于是亚当斯就在詹姆斯的陪伴下返回越野车旁边通报这个消息,还得通知那架小飞机到那边机场去登机……大人物的要求就是一切,调整过的计划就是现行计划 ,军警们开始调整登车,马克开始带领亨克朱迪护送官员过来,齐天林也通过步话机要求亚亚过来会合,这小王八蛋一点不在乎,背着狙击步枪袋,横端着AK步枪就跑过来,脚上的高帮战斗靴居然鞋带都没有扎,很有点嘻哈风格,十足一副原生态非洲叛军模样,哪里有国际化高级武装承包商的风范

,马克看得一阵皱眉,赶紧站在官员外侧挡住,还拿手指给齐天林做个手枪打头的手势,要求他好好管教!

可就这么几十米,小黑人突然就一个打滚翻在地面,口中高喊:“七点钟有人过来!”狙击步枪袋的拉丝原本就是打开的,哗的一下扔了AK步枪,直接把狙击步枪取出来架在上面就开始瞄准,连脚架都来不及打开!

其他人不需要听懂,直接顺着他的步枪方向看过去,确实有几个影子!

大部分军警已经撤到一百多米外去登上卡车了,这边还有二三十个军警收尾,下意识的就跟着全部乱糟糟的趴在地上……

马克赶紧背枪,一手摁住日本干事的头,一手扶住腰,快速的往MRAP这边奔跑,后面朱迪和詹姆斯依样画葫芦,一人照顾一个,都冲过来,亨克转身半跪警戒,只有亚当斯几个工作人员没人照顾,哀怨的跟在后面乱跑!

三部白色UN越野车也启动滑过来……

齐天林确实隐约能看见跑道尽头出现的身影不是军装,头上有大大的头巾包裹!

屋顶的那些狙击手都已经全部调动到另一边,装甲车也都开过去围剿,坦克么,嗯,一般情况下坦克燃油发动机的预热时间是半小时!

该死的调虎离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