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5章 永远

第九十五章 永远

白色越野车滑行一段,和另外两部越野车一起拱卫着MRAP开始离开,军警的卡车在搜索无果以后,也怏怏的分散开道。

护卫机场的北约部队和军警又赶回来,说是已经有别的部队在靠近山区附近搜剿。

估计这帮武装分子的目的也就是对这个小机场上的航空器进行攻击,齐天林倒是边开车边思量,要是刚才那一堆冲着支奴干的火箭弹都命中的话,自己寻找叛徒的使命是不是就算完成了?

没有什么停留,车队有了MRAP这个重型堡垒,就能以五十公里左右的时速快速行进。

军警们似乎也很想赶紧把这几个胆小的官员送走,完结自己的任务,格外尽心的前后护卫,所以运气不错,两个多小时后到达那个面积大了很多的军用机场,这边甚至能降落C130那样的巨无霸,所以防备非常森严,两个北约装甲旅和一个阿汗富步兵师在这边防守,另外有一个特种作战航空团的营部设在这边,实力非常强悍。

站在跑道上,终于送走了三位官员和四位护卫小队的同事,齐天林看看还有点闷闷不乐提着自己狙击步枪的亚亚:“不好好学习,就是你这样的下场!”转身朝MRAP走去,小黑人撇着嘴跟在后面。

三部隶属于联合国机构的越野车自然是要在军警的护卫下返回联合国驻地,齐天林借口自己和他们不同路,申请搭MRAP返回绿区,他还是决定到那边去查探落实一下。

仔细的被查验过身份识别卡,齐天林终于和小黑人踏进这个全都是美方部队和机构的绿区,相比他们全都是木质小营房,这边基本都是轻便水泥墙板做的移动框架房,而且还大多都是两层楼的!

带着点对大公司的仰慕口气,两人被得意洋洋的德阳员工,邀请到自己的营地里面去喝杯咖啡再离开,反正齐天林和亚亚也只能搭乘两小时后的例行巡逻车队回他们的安全区。

这就是目前在阿汗富和伊克拉的普遍现状,口口声声占领和控制了绝大部分国土面积,实际上就只能龟缩在一个个人为划定的安全区里面,就好像当年被锁死在炮楼上的日本鬼子,那些广袤的山区完全成为反政府武装分子活跃的领地。

大公司的派头确实不同,在绿区里面有自己独立的区域,齐天林甚至在里面还看见了一架小型五人座直升机,驾驶员炫耀:“突**况或者急救什么的就用得上了,平时还是用装甲车……”

顺手鄙视的指指旁边一片公司营区,齐天林看见那个著名的熊掌标志,自然知道那是业界最有名,却实际上规模根本不能和德阳

,EO这样的超级大公司比的黑水公司。

三人中领头的大胡子不满:“外交部的合同基本上都被他们抢走了,我们只能主营军方的业务……”一副业务经理的口吻。

齐天林嘿嘿笑:“你们都是大公司,我们只能接点散碎业务来做……”

一排五六辆MRAP展示出了德阳公司的实力,另一排六七辆悍马和林肯越野车更是适用于不同工作对象,前者杀气腾腾,后者文质彬彬。

穿过这个停车场就进入一个呈凹型的两层白色小楼,起码能有三四十个房间,驻扎一两百人都没问题。

虽然前面得到了那两人已经暂时离开的消息,齐天林却丝毫不敢怠慢,进楼之前有个不为人注意的小动作,悄无声息的把自己腿套上的卡扣打开,让那支金伯尔随时都能跳出来工作!

这时的齐天林依旧还是带着一顶帽檐长长的棒球帽,一副在PMC中最常见的墨镜,脖子上围着格子围巾,尽量的掩盖了自己的外貌特征,不愿在进出这个营地的各个摄像头下暴露自己,而从在机场开始,他就故意的增加一个不太明显的瘸腿习惯性动作,可以有效的防止那两人因为对自己的动作熟悉产生联想。

里面有点乱糟糟的感觉,进进出出都是各种携带轻武器的PMC,小楼里面的扩音器也不时在各个公共空间发出不算很大声音的呼叫:“第四小组护送弗兰德将军,请立刻到停车场集合……”“运输C小组,请准备到H机场接应货物……”

一派繁忙的景象,齐天林坐在宽大的二十四小时餐厅里有点瞠目。

和他以前经历的那些小公司的感觉完全不同,这种介乎于PMC和军队之间的奇特感受才真的让他看到了大公司内部的状况。

那三个PMC显然很高兴看到他这种土包子表情,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

齐天林这时的脑袋里却在不停的捣鼓,到底怎么才能有个比较确切老鹰和导演的踪迹呢?

再努把力看看能不能混进德阳公司当临时工?

还是晚上仗着战锤和战刃的神威过来偷偷摸情况?

在这种几乎是人手两三支长短枪的环境,这些想法貌似都不靠谱!

那就多耗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多探听点什么?

进出餐厅的人也不少,有些甚至是带着一身的硝烟味儿进来,呛人得很,齐天林倒是熟稔这种状况,躲在密闭的车内空间射击太多的子弹,就会浑身这样。

聊天打招呼的也不少,可这些都是军方退役的特种作战人员,早就习惯了各种保密

守则,根本不会从自己的话语里面透露一丝半点讯息。

就连面前这三个都不会说什么更多的消息。

齐天林最后不得不有点失望的起身告别……

驾驶员得去交车辆出任务的单子,那个机枪手要去交弹药消耗的单子,只有那个领头儿的大胡子陪他们离开,没有内部人士陪同,离开比进来还麻烦。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你百般寻找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当你已经放弃的时候,却会突然跳到你面前。

刚刚走到小楼大门边,一个身上穿着衬衣西裤,上身却罩了一件黑色防弹背心的工作人员叫住了大胡子:“杰克?他们的本地工作证呢?”

大胡子恍然大悟的拍拍自己的脑袋,转头抱歉的给齐天林打个招呼:“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得把刚才走掉那些家伙的证卡交出去……”

在机场时候大胡子一直在外面和亚当斯交流,齐天林从驾驶员身上就看见他脖子上挂着的除了整个战区的统一PMC识别证,还有一张德阳公司本地的内部工作证!

难道是离开的人就要交出来?

齐天林笑着拍拍大胡子的肩膀:“没事儿没事儿……”眼睛的余光却在跟随他的手移动。

翻看胸前战术背心上的一个地图袋,大胡子从里面翻出来二十多个带着照片的PVC塑胶卡片,招呼他的那个工作人员看一看:“都挂到后面去,我待会儿来做记录,我现在得把第四组的出入记录搞定……”

就隔着一扇大玻璃窗,齐天林看见大胡子把那二十来张卡片展开都挂到后面的墙上!

这个类似传达室的房间里,墙上分为三块,中间的最多最大,左边最少,但是却挂得最整齐,右边就是大胡子挂上去的位置。

以齐天林的眼力,自然就能一眼找到老鹰和导演的照片!

确实是在这里!

而且就在刚刚离开了,也许甚至还不知道花猫的死讯?

齐天林没有一直盯着看,只是大胡子在挂完卡片转身离开前,对着左边做了个敬礼的动作……

齐天林自然是要好奇的问问:“为什么对那边敬礼?长官?”

大胡子瘪瘪嘴:“我们公司死在这片儿的倒霉蛋!”

齐天林才应景的伸头又看看:“十八了个?中间是受伤?”

大胡子一边和齐天林往外走一边笑:“人人都受过伤的……中间是还在本地工作的,右边就是暂时离开执行外地任务的……”

这下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完全的确认!

天林回到营地,就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苏珊……

二十分钟后,一封内容繁多的电子邮件就发过来,其中一份提到老鹰在三年前曾经有在德阳公司短暂工作的经历,其他就是关于德阳公司在坎大哈的多份公开和半公开的合同,确实有国防部国防物资局一个监督小组的保护合同,就是在亚太地区各个基地之间巡视监察,因为保密级数不高,甚至还有比较确切的返回时间,确实是在两个月以后!

苏珊的结论就是:“你最好是等着他们回到阿汗富,不然以你这样的PMC身份是没法进入那边的任何一个基地和他们接触的。”

那不就是逼着自己必须要放假了?

齐天林靠在床头,抛玩着手里的手机,还真的有点不习惯,空荡荡的营房里,亚亚这熊孩子已经爬到屋顶做风偏练习了……

伸手从床边柜子里取出那个卫星电话,开机,算算时区,这会儿也是斯德哥摩尔的下午,才几乎是第一次拨通了那个唯一储存的号码……

身为具有巨大政治意义和公示意义的公主收养人,蒂雅的任何学习安排都是独立的,几乎所有方面都想这个小女孩能在一个较短时间内获得脱胎换骨的变化,所以各种教师和教程都是量身打造的。

和索菲亚公主想象的不同,蒂雅对于复杂的学习进度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相当的认真积极,当然对每天下午的军事训练就更加热衷一些。

只是无论穿着得体的学生装坐在宽敞明亮的皇家单人教室里,还是穿着斑斓军装扎着武装带持枪匍匐在林间泥泞中……

小姑娘永远都把那部卫星电话放在手边,胸前,弹匣包里……

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