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章 泪水

第九十九章 泪水

吃过早饭的齐天林还是带上了墨镜,胳肢窝夹着刚才那份报纸,单独溜达着出了这片公务员小区,才在路边展开报纸慢慢边看边走,直到纪玉莲跟地下党似的打了个出租车经过他旁边,推开门,一脸喜气的招手:“赶紧上来!”

然后齐天林就被母亲摁在后排座上,莫名其妙的一阵收拾,埋怨他衣服不够好,打算叫司机改道去商场买新衣服。

齐天林似乎突然有种明悟:“妈!您不是要拖我去相亲吧?!”

前面的司机大哥闻言立刻哈哈哈的笑起来。

纪玉莲各种赔小心哄孩子:“绝对不是相亲,绝对不是,妈用几十年的党员资格给你保证!”

齐天林有点怀疑的看看当妈的,纪玉莲立刻屏气凝神做开会领导状……

只是等母子俩这车没坐多远就靠边停下,走进一家名叫品江阁的茶楼时候,司机大哥自己在车上呵呵乐:“这儿子是缺心眼儿吧?这不是相亲是嘛?”

实在是齐天林脱离这样华国老百姓日常生活太久了。

纪玉莲解释说早就约好了朋友,还是要来说一声,上下打量儿子一阵:“你要觉得等着不耐烦就到那边包厢去等,别在这儿跟我老太婆一块磨叽。”

齐天林也想干脆把亚亚喊过来,笑着起身:“您现在可人比花娇,哪里是老太婆了……”随便走远几步,找个两边有遮挡的包厢坐好,摸出电话,用阿拉伯语小声给亚亚打电话,详细给他讲解出了酒店怎么走,直接步行到这家几百米外的茶楼来,还仔细描述了茶楼上的霓虹灯标记……

亚亚这土包子坐电梯还是没问题的,拖着一口小箱子,一脸泰然的出了酒店,真的,他和齐天林在这个周末的上午,都忽略了渝庆市繁华路段的人口密度,可怜的小黑人一辈子都没有突然看见这么多人!

就那么一刹那,其实还是个乡下娃的外籍人士亚亚,一下就昏了头,何况这么黑得好像锅底一样的黑人在渝庆也不算常见,那么多好奇而友善的眼睛看着他,面对豹子和火箭筒都不畏惧的亚亚,真的有点哆嗦!

赶紧抖着手摸出手机,给齐天林打求救电话:“出门……往左还是右?”完全把齐天林刚才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

就在齐天林啼笑皆非的对着电话,按照自己刚才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给亚亚描述路边场景的时候,仿佛瞥见有人过来坐在自己这个包厢,他顺眼一瞟,再看看外面,正要奇怪外面还有很多座位吧,视线就不得不又被拉回去,因为对面实在是个好看的姑娘,还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的看着他!

盯着看还是不礼貌,礼节性的对对面点头示意一下,齐天林就半转身压低点声音,继续给亚亚指路……

柳子越是一早就陪母亲出来的,无论怎么说,对纪玉莲的感情还是深厚,可是刚刚在茶楼坐下,纪玉莲就给她指指这边,让她过来坐,说是和她母亲有话说……

都几十年的老姐妹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悄悄话,今年虽然也才二十七岁,可一身打扮实在正统成熟的她小小的撇了一下嘴,颇有点腹诽的过来……

然后就看见了他!

虽然只是小时候见过本人,但是他的照片在这十来年中看了太多次,也在她这十来年的生命中占据了太多的地方,套用一句狗血的电视剧台词,就是化成灰她也认得!

身上的T恤很一般,但是不是在国内买的款式,应该是香港的,手机也是国外的型号,最普通的直板机,二十七岁的大姑娘稍微把上身往后靠了靠,瞥了一眼裤子和鞋子,那双登山鞋上的黄色ALOSO是自己不熟悉的品牌,但是做工精细却磨损不少,在商场里面从来没有看见过。

话说男人就看脚看手,这手上嘛,没有任何金属饰品,就是一块卡西欧的电子表,也许别人会看走眼,以为是块玩具型二十多元的普通电子表,可柳子越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块正价八千多的全功能登山表,海拔气压甚至天气预报,甚至全球定位……

脖子上似乎有个唯一的装饰品,带点非洲风格的皮绳编织,看上去很普通,不过从来这种越普通的东西背后愈有特殊含义。

当然从T恤衫露出的那一点胸颈部,就能够看出强健的胸肌,几乎完全淹没了锁骨,形成所谓的锁骨窝,倒点水在里面走路都不带洒出来的……

脸上的轮廓比以前刚毅了不少,这是褒义词,贬义一点就是刀切斧砍得比较厉害,短短的寸头,眉头有种习惯性的轻皱,说明最近似乎思考的东西比较多,但不属于脑力劳动者。

现在最引人注意的自然是他的语言,在听惯了各种渝庆话以及不标准的地方普通话以后,突然听见这种带点怪异节奏的外语,很让人诧异,而且他的这种语言明显非常熟练,几乎等同于母语,虽然听不懂说的什么,但是看他飞快的语速,手却没有跟着有任何的姿势,这似乎说明他的思维非常的清晰,不需要借助手势来加强自己的思维运作……

在然后就是气势,就在他刚才偶尔看过来的两眼中,柳子越只读到了一点欣赏,然后就是毫不在意的移开,专心在电话里洽谈那不知道有多重要的国际业务!

一股原本就突然迸

发的怨气在这样的状况下,有极强的加成作用!

齐天林真的感受到了,瞥一眼对面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漂亮姑娘,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鸟语影响到了她,给个歉意的笑容,端了自己的茶杯,起身换到隔壁包厢,继续给亚亚指路……

刚坐好,就发现那个姑娘满脸愤恨的也跟着过来坐下!

齐天林很有点莫名其妙,亚亚也要走到了,就干脆起身打算到门口去迎接,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姑娘居然跟着自己也走过来!依旧的面色不善!

难道看出了自己归国华侨的钻石王老五身份?

齐天林不得不有点佩服这些新时代渝庆美女的本事,还给大堂的母亲以及坐在旁边的一位阿姨送上笑脸,指指门口,亚亚拉着箱子终于满头大汗的走进来……

齐天林正要迎上去,柳子越实在是按捺不住满心的情绪,伸手就在齐天林的肩膀上使劲往侧面一扇打开的门里一推!

美女就得占点便宜,换个其他人,齐天林估计就得先发制人的拔出战锤来打个红白乱溅了,既然是美女老乡,他就好脾气的笑笑正待发问,就看见姑娘嘭的一声巨响关上门,跺着脚对他走过来!

这是一间典型的茶楼包间,一张双人沙发,一张自动麻将桌四把椅子,落地玻璃窗外倒是熙熙攘攘的人流……

姑娘才不看外面的风景,口中开始有点咬牙切齿的哆嗦:“齐!天!林!你这个混蛋!!”真的是给气得这么哆嗦的!

齐天林真是满头雾水,自己刚回国没24小时吧,何况离开这个国家之前,真的是实打实的童子军啊,您不用摆出这么一种在家当了几十年怨妇,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长大的表情吧?

可两人都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那扇用饰面板夹木龙骨制作的雕花木门,就传来今天的第二声巨响,而且,巨得多!

整扇门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下来,哐的一声砸倒在木地板地面上!

小黑人满脸惊怒的摆个凶神恶煞的姿势站在门口!

他只用了一脚就把门扇给踹倒了!

实在是因为他看见这个好丑的黄皮肤姑娘不怀好意的推翻了齐天林!居然还敢锁门!

谁都可以忍,亚亚不能忍!

外面正和姐妹淘,乐滋滋的看着这档子事儿的纪玉莲两姐妹一下子就呆若木鸡了!

所有服务员和茶楼老板也呆住了,这个外国人也太横了吧!

被身后巨大动静惊得跳开,下意识躲到齐天林背后的柳子越也呆住,这都谁啊!拍戏么?

只有齐天

林不惊,哭笑不得的给亚亚招手:“别搞得这么个样子,我跟她谈事儿呢,把门掩上,到外面坐着等我……”既然认识自己,那就还是要把事情问清楚说明白……

小黑人真的只是陪齐天林去光顾过几次不正经场所,就有点驾轻就熟的感觉,露出点那种男人都懂的表情,对齐天林做个鬼脸,拿自己厚厚的嘴皮对那张沙发努努,示意齐天林要加油干活!嘻嘻笑着举起那张门扇,斜着靠在门框上,出去了……

柳子越真的看懂了那种男人之间猥琐的表情,刚才原本的熊熊怒火真的变成了滔天怒意,就在齐天林背后狠狠的把他往沙发上一推!

齐天林只来得及说了一声:“您究竟有什么……”就被这个个子高挑,身材匀称的姑娘一阵劈头盖脸的乱打!

齐天林一下就火了,噌的一下站起来,右手抓住姑娘的双手,把她给提溜起来,柳子越就开始发疯一般的踢,齐天林用膝盖把她轻易的就顶在墙上固定住,正举起左手准备给她两个大大的耳刮子清醒一下,就看见姑娘满脸的泪水!

那……就算了……

泪水一贯都是对付他这种人唯一可能有用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