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章 死士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死士

柳子越坐在XC90上手指习惯性的在方向盘上轻微的敲击,比起自己那部奥迪,作为女性驾驶员,并没有太特别的感受,那些男性面对车辆所谓的操控感,方向性指向性在她来说都不太懂。

只是这部车高大了不少,驾驶的时候几乎能和客车司机平视,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却很讨她的喜欢,实在讨厌那些小车经过时候看着一辆比较好的轿车,里面是个美女产生的那种鄙夷表情,就好像美女只要开好车就来路不正似的……

刘晓梨真的就把奥迪收去自己两个老妈子用了,她也就只好开这部车,那天在别墅区两位当妈的更是高兴,最近几天就把所有注意力放到了新房家具布置的事情上,专门找她借了一个节目组熟悉家具软装的设计师,协助搞定这件事。

她自己是真没参与捣鼓那些事儿,虽然那里已经为她的儿子和女儿都安排好了房间甚至床单……

熟练的把车停进电视台的停车场,保安们已经熟悉她更换的这部新车,只有节目组地位比较高的几个制作人才敢半开玩笑的询问那个开车的帅哥去了哪……

柳子越撇嘴:“跟我没关系的……”

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助理走近小声:“但是我们已经听说你办理了结婚手续……”

柳子越翻个白眼:“这种事情可以相信,但是不能追究,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个滋润在爱情中的女人么?我又像是个可以为了钱可以嫁个有钱人的样子么?”

那倒也是,虽然这件事在八卦杂志上已经言之凿凿的刊登出来,周围了解她的人,反而都认为不过是个障眼法或者为了节目做出的炒作宣传……

只有办理婚庆的公司这两天会锲而不舍的给她打电话,希望能够免费为她承办声势浩大的婚礼!

柳子越已经坐在了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面,装修得还不错,只比台长低一层楼,面积又大,也按照电视行业的特点做了一面巨大的电视墙,上面有国内各个卫星台的电视节目,很适合接受媒体采访,所以她坐在这里的时间实在很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演播室度过的。

只是现在,似乎有了点改变,自己之前的奋斗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向他证明自己还是为了慰藉孤独的自己,虽然自己不肯承认他对自己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但是不可否认他影响了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那么当他居然真的活着回来的时候,不可能不影响到她的情绪……特别是当她发现他居然能和杀人这个词沾上边的时候……

坐在转椅上无意识的

从落地玻璃远眺,电视台是一栋圆柱形高楼,她处在三十四层的高处,真的可以看很远,不过外面的高楼林立的市区,却没有让她的目光能找到什么焦点……

几个助理和制作人走马灯似的进来提交报告,签字,汇报,提醒时间安排,都觉得她情绪有点异常,不敢多问,最后只给她端来一杯香浓的咖啡,就悄悄出去了。

喝了一口,目光依旧有点散漫的在周围移动,最终落到那一片电视墙上,二十多部电视屏幕组成的画面,无声的播放着各个省级电视台的节目……

然后就无意识的看见其中一个南方电视台开始播放新闻,画面中一团混乱,只看见一个穿着灰绿色户外衬衫的亚裔男人,正死死的按住一个年轻人在地面,裤子上明显有大块的血渍……

镜头一闪而过,她心中似乎一动,还没有醒悟过来自己看见什么,就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扑了上去,一口白牙分外醒目……

作为专业电视人,她一眼就可以分辨这不是监控设备拍摄,而是演播级摄像机的拍摄,这种突发事件一般很少有这样清晰的画面,正是这个清晰的画面,让她似乎突然看见一副熟悉的墨镜!

那部电视机左上角是省台标志,右上角是国外电视台的标志,明显是转载的,她忽然打了个寒颤,双手开始颤抖,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急速的抓起大班台上的内部电话:“信号中心么……桂西台刚才的新闻节目请复制一份马上送到我的办公室,现在正在播放的那个突发事件,查查是境外哪个台的,找到原素材,也马上送到我这里来,谢谢!”啪的一声挂上电话!

作为省级电视台,其实是能收到很多电视台的,特别是与周围共用几颗卫星的国家,专业的设备和专业的人员,几乎是在很快的时间内都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素材,信号中心监控着这些几乎所有的频道,听见她有点不善的口气,都有点紧张,毕竟也许是个不错的新闻被别的台抢了先……等等,柳姐什么时候开始管理起新闻的事情了?

奇怪归奇怪,动作还是很快,演播带很快就被送到柳子越的办公室,她这里当然也有一套演播台,放进带子,用手指在轮盘上熟练的拨转,很快就找到那个新闻开始播放,首先是华语配音的国内版本,是个十五秒钟的一句话新闻,就是在孟买今天下午突发恐怖袭击,袭击者已经被当场击毙,但是一名安保人员受重伤被送往医院……

孟买!安保人员!

两个词都让柳子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没有这么巧吧?

演播带没有停,继续往前播放,就

是孟买当地新闻媒体的播报,详细得多,但也只有一分钟左右,英文旁白介绍这是一次发生在著名电影城的恐怖袭击,目前还没有任何恐怖组织宣布对这次袭击负责,然后就是对孟买目前安全状况的叙述……

新闻配音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重点是画面,整整一分钟画面,刚才的十五秒新闻就是摘取其中最惊险的一段!

柳子越掌控编辑轮盘,倒回去,慢慢的播放,镜头是匆忙转向这边的,那个戴墨镜的亚裔男子明显已经中枪,却死死的按住了那个南亚容貌的持枪者,让对手丝毫不能动!

血渍几乎是一下就浸了出来,集中在后腰和臀部!

柳子越紧张得自己已经半起身,脸使劲的贴近屏幕,逐帧的查看细节,终于恍惚看见那副被摄影师说很有铁血味道的墨镜……

后面扑上去的那道黑影绝对就是那个死小黑!

柳子越脚下一软,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半悬空的姿势,一下没坐住,双眼如空洞般一下坐在了地上……

却恍若未觉!

那确实是齐天林!

有点倒霉……

他发现这个南亚年轻人不对劲就靠上去,喉间只来得及给亚亚一个指令,叫他关注自己的方向,通讯系统中有能听懂阿拉伯语的骑兵团人员也在看向他这边……

那个人是真没注意到他,眼中的神情在陡然之间就变得疯狂,左手拉开背包拉丝,伸进去拉出来,仅仅五厘米不到的露出部分,齐天林就完全可以明确那是一支AK步枪!

锯掉了木托的AK步枪,全尺寸的!威力最大那种!

所有安保人员和VIP客户都穿了防弹背心,都是能达到ⅢA级的软性防弹背心,属于不影响外观的隐蔽性防弹最高级别,也就能直接抵挡弹片和手枪弹,面对这样的AK步枪超音速弹头,何况还在这么几米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任何效果,弹头可以轻松穿透纤维层!

齐天林不太慌张,他已经在三米左右的距离了,在步话机里一声轻吼:“警戒!有袭击!”然后根本来不及拔枪射击,只能扑上去紧紧的按住那个正在往外拉出的大杀器!

以他的力气要制止这样的人,真不算很难,纵然没有战锤的力量加成,一下就让他把那个南亚人死死摁在地面……那支步枪就在连弹匣都露出包外的时候,就那么被齐天林卡住了,左手更是娴熟的在枪面上一抹,就关上了步枪一直打开的保险……

与此同时,安德森他们明显是有预演过,当头第一个就把其中一人按在身下,转身就拔出一把

G17,警惕的看着周围,其他几个晃悠在附近的年轻人也扑上来娴熟的各自掩护一个人,只有亚亚,立刻就拔出手枪扑向了齐天林附近……

齐天林右手正要在自己的腰上摸手枪,那个南亚人一直藏在包下的左手在挣扎往身下动……

人体一般在被压住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是向上反推或者挣扎,向下?

齐天林的反应真的很快了,伸手右手赶紧伸下去紧紧钳住对方左手,却隐约发现对方手中有个小型的东西,手指摸索一下,在对方手腕能发现两根用胶带贴住的电线!

已经心里有点底,赶紧用手肘触碰一下对方略微显粗的腰间,果然有东西,他可不认为那是防弹背心!

只有可能是炸弹!

不成功便成仁的人体炸弹!

差点让齐天林魂飞魄散,对这些手脚溜麻的战士来说,最怕就是这种不要命的死士!

这些人就是奔着同归于尽的目的来的!

他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右手,一下钳住对方的左手,也就耽搁了大概一秒钟时间……

对于齐天林,这一秒按照他的习惯是,拔出手枪,快速的搜索自己周围,确保自身安全和对方没有第二名袭击者……

所以在乱作一团的围观者尖叫声中,另外一个没有背包的南亚人站得稍远,原本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动作,只是看见这个死士被齐天林牢牢控制住,才突然掏出一支手枪,对齐天林扣动了扳机……

希望能解救出齐天林身下袭击者,继续发动最猛烈的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