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7章 祈祷

第一百三十七章 祈祷

苏威典这个昔日的维京海盗也是很有名的,虽然一直都是号称中立国家,战斗力颇为可观,之前十个左右的战士就抵挡住了数百人进攻,虽然有地利武器的优势,也不得不说,人的因素才是根本。

也许是大家都能从LITE II单兵单边耳机里面听见公主那个还有点稚气的口号呼喊声,那种为荣誉而战的精神就跟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采用同样频道的山顶守军自然也能听见,纷纷趴在各个火力口往下射击……

这边装甲车撒下来的十多个士兵也跟架起枪支,专心为装甲车提供保护,消灭靠近的武装分子。

本来就是苏威典人的亨克格外激动,自从知道新活儿是保护自己的公主,当时就喘粗气了,免费都要干,真的开始执行任务以后,更是连挖土都比别人认真三分,一早出发,一般M249机枪手连枪上的一共也就携带三四个百发弹盒,他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六盒!

所以现在就半蹲在装甲车旁边的一个土坎,操纵自己的机枪,各种长短点射结合,压制射击,身边的弹链扣都堆了一堆!

其实比较难得有这样的正面交火情况,大多数时候这些反政府武装分子就跟地洞里的老鼠一样,总是跟守军周旋,有时北约部队还不得不故意使用一些小部队诱饵才能达到这样的战术效果,今天看来是歪打正着……

原本应该很胶着的战斗因为装甲车这种大杀器的加入,顿时变得很不平衡,士兵们的枪击都变得不太重要,也不需要近距离接敌……

其实武装分子的攻击应该时间不算长,因为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城内的装甲车辆和直升机就可以快速呼应过来,所以当空中能听见呼呼呼的小型直升机轰鸣的时候,已经被两边的夹击搞得溃散的武装分子更加四散逃窜,车长的通讯频道传来直升机的汇报:“后援部队将会在二十分钟内到达……”然后空中火力就开始加入打击……

这场在巡逻队加入后一边倒的防御战算是结束了,可高地上和巡逻队的士兵都很谨慎,没有随便的进入战场,而是在两三百米外围持枪观察等待,偶尔能听见一两声枪响,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迹象在补枪。

齐天林也拉出要下车的安妮:“再等等,现在地形复杂,那些人也不一定都死了,有些还有战斗力,不要贸然靠近……”

直到大约十来辆装甲车组成的城内援军到达,其中一辆打开扬声器,不停的用当地语言播放警告,士兵们才开始纷纷小心翼翼的靠近打扫战场,清点人数。

安妮在车长频道询问己方战损,巡逻队是真没什

么伤亡,但是驻守高地的人就有好几个受伤,基本都是被枪榴弹破片杀伤,不过幸好装甲车的威力超群,抵挡了绝大多数的火力攻击……

这时的安妮才大松一口气,不顾齐天林的要求,还是爬出了战车:“我必须要去看看!无论他们是敌人还是战友,在战斗结束以后就只是人……无论他们信奉的是真主还是上帝,死后都应该得到救赎……”

没这么多战场情感的齐天林直翻白眼,回头招呼蒂雅就在车里别出来,叫上亨克和朱迪一块跟着进入刚才的杀戮战场……

马克和詹姆斯就稍微远一点,大约十多米的距离,也散开跟上,只有亚亚被留在了装甲车上陪蒂雅,齐天林还是有点私心,毕竟清理战场其实是个危险性不亚于战斗中的事情……

苏威典士兵们一般都是两三个一组,相隔两三米的距离,慢慢的从外围往高地搜索,高地上的士兵也探出身来,用带四倍放大的瞄准镜为各组士兵提供观察,通讯频道里此起彼伏的呼叫提醒,比刚才战斗时候还热闹,但是高地那部装甲车有点等不及,在车载频道里提醒有两个伤员有点重,希望赶紧脱离战场,可现在光是下坡路上都有十多具不知死活的尸体,装甲车非得碾过去……

主要是太少见到这么多人的围攻了,通讯系统里的指挥官决定首先清理道路上的尸体,再三强调注意诈尸的,这种事儿也太常见了。

安妮不关心这些,她已经摘掉了自己的耳机,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金色小小十字架,挨个儿的查看尸体,口中轻轻的念叨……

下午的余晖下,士兵们都注意到了公主的不同行径,但是遵循纪律也不敢多看,只有齐天林有意无意的在她身边一米左右跟着。

可士兵们的眼光里,更多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了,如果说之前的尊敬更多是来自对王室公主的景仰,现在就是有点为自己的公主光辉形象感到自豪了。毕竟苏威典也是个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基督教徒的国家,西方国家也比较强调这些人性什么一类的东西。

战地上的伤亡惨状都是非常难看的,残肢碎片倒也还罢了,最骇人的就是头部受到创伤,几乎就是展示住人类最丑恶的一面,红红白白的到处洒着……

安妮却奇迹般的没有任何呕吐的症状,脸上似乎有种圣洁的光芒,这一刻,她根本没有在乎躺在那里的尸体属于哪一方,只是发自内心为逝去的生命祈祷……

如果说傍晚时分的余晖有给她镀上一层金边,看上去愈发圣洁,士兵们都会赞同这种说法。

有些部

队也是有类似的随行牧师的,特别是在宗教信仰比例比较大的一些国家,就类似充当一个心理安抚的作用,可以让战斗中的士兵减少很多道义上或者情绪上的焦虑感。

齐天林也许不太认同这种在战场上过多情绪的做法,但是面对这么一个真心实意悲天悯人的女子,还是有尊重,人性么,永远都要放在心里的,这是和禽兽之间的区别……只是他的右手食指一直轻轻搭在扳机护圈上,眼睛也分外小心的扫描着周围。

士兵们的动作其实很快,确认死亡的,直接搬过来朝向同一个方向,还有气儿的就搬到路边等待医疗兵的现场救援,但是首要的动作,都是先解除武装,把枪支都摘开取下来,有两个军士更是带着翻译立刻就找到其中还有语言能力的伤残武装分子询问事件缘由。

清理的主要路线还是在路上,因为大多数击毙击伤的武装分子都在旷野,首先把大路清理出来,那部装甲车就轰鸣着直奔城里而去,因为只有城里的绿区才有一个比较完备的外科野战医院可以进行一些手术治疗。

所以逐渐安妮的的活动范围就有些脱离路边了,齐天林刚刚上前准备提醒,眼角就看见一具尸体的脸上血迹是三四道……

没什么犹豫,一把抓住安妮就按在身下,左手手指上的PTT步话机开关摁动:“我的三点方向检查尸体!男性深蓝色袍子!”安妮还略微有点挣扎,想伸头看,也被齐天林挡在身后。

亨克和朱迪立刻就散开三四米,一个端着机枪,一个端着G36C短突击步枪快速的切入到齐天林和他标出的那个男性之间,形成第二道屏障,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靠过去,亨克口中有点严厉的随口反复大喊:“活的就站起来!”这种时候无所谓语言,对方能不能听懂都无所谓,一方面用声音震慑对方,警告自己已经发现不对,另一方面也算是给自己提气!

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马克和詹姆斯不搀和这事儿,而是马上分开一点距离,站到齐天林和安妮的背后大约七八米的地方,各自负责一个方向,防止别的意外情况发生……

朱迪这女PMC可不手软,直接就平端步枪小点射,没有消音器的G36C射速非常快,哒哒哒一串尘土就在那具尸体的侧面溅起土花。

犹豫了一下,那具佯装尸体的人体终于还是抖抖索索的举起一只手示意,朱迪不放松,继续又是一个小点射,打在那人另一只手旁边的地上,看不出这个女人的射击精度还很高?对自己的射术很有信心……

那个人被吓住赶紧举起另一只手,果然这边有支步枪,

被甩掉,双手都举起来,亨克才在朱迪的掩护之下靠近,警惕的先把步枪踢开,右手单手平端M249机枪,左手一把拧住那个男人的后脖子,就这么提溜起来,招呼不远处闻声过来的士兵押解……

也就他那么大的身形,做这种事情看起来也不费力!

安妮被斜坐在地面上,终于伸头看见亨克的行为,小声:“你怎么知道他有问题?”

齐天林撇嘴:“战斗中呢,血迹要么是成片,要么是喷溅,他那个一看就是自己用手糊弄在脸上抹的道道……”

安妮的情绪似乎也好一些:“谢谢……你……拉我起来,我还要继续!”

齐天林不意外,点点头通过通讯系统招呼马克他们过来散开,算是给安妮做一个周围的警戒检查。

零零星星的枪声还在周围响起,偶尔也能听见急促的惊呼声,但是在夜幕降临以前,基本清理完毕,下午大约四十分钟的战斗,击毙七十余人,伤员数十名,俘虏十多人,别的还是借助对地形的熟悉,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