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2章 人品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品

在别人看起来也许很复杂困难的事情,在索菲亚公主面前可能就不是事儿。

回去洗澡的时候,安妮到营地找到当地的少校指挥官,说自己有个外交事务,需要到华国去一趟,所以最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给自己的禁卫团官员说一声算是报备,哪里有一般士兵战战兢兢等待休假的模样。

少校天天心也是悬着的,公主表现好口碑好,他也是各方焦点,生怕这么个王冠上的珍珠在自己手里掉一根寒毛,听说公主要离开一段,没口子的答应,终于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回头就到高地上把东西一收拾,整个特种小队就陪安妮一起离开,士兵们跟公主已经生活了快一个月,真觉得这公主不错,挺依依惜别的。

因为指挥官执意要到机场送行,为了尽量把齐天林他们一伙摘出去,安妮还故意和蒂雅单独走,先乘军机到邻国,然后再飞香港,马克带着四个PMC把武器全部寄存在机场这边,搭乘另一部军机跟在后面,到邻国会合了一起。

那个专职拍摄的记者也走了,直接坐班机返回国内,这一个月的素材,也太值得渲染了,虽然国王的事情已经沉寂下去了,但是一个月了,公主没有什么翔实的报道,有些有心人又想把这件事拿出来说说,现在记者对公主把握反击时机的能力佩服不已,因为这种报道必须在公主人已经离开了战地才能开始,这时的播放才不会对她的安全造成隐患,认为这些都是她的有心安排。

齐天林没走,一身装备的在机场跟指挥官一起送别两拨人,等再跟指挥官告别,就直接打电话给安德森讲述了事情:“是公主自己要求出去放松一下,我们会一直跟着,当然如果你觉得这段时间价码高了,差额扣掉就是了。”从他的角度来说,安妮不过是有点小天真,怎么可能不跟王室这边留个底,不声不响的消失?

安德森也明显松一口气:“她不在战地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巴不得她不回去,你们跟紧护卫就是了,价码么,她要是低了才是掉份儿呢,你不用担心。”

做完这些,齐天林才整理一下身上的东西,搭乘另一部军机去往叙亚利的一个邻国,对叙亚利的反政府武装支持,很多都是从这个国家发起的,所以叙亚利对这边的边境控制非常严格,很多援助的武器和人员都是空投。

了解到这个,齐天林就有点摇头,能空投进去的武装人员就不是一般战斗力了,叙亚利的做法简直就是在帮忙进行筛选,不过也许人家就是怕潮水般的人海战术呢?当年利亚比不就是这样被反政府武装越来越壮大收拾掉的么?

到达这边靠近边境的一个军用机场一点不起眼,就在叙亚利北部一点点,齐天林在这里呆了三天,身边就陆续聚集了五十多人的雇佣兵,每天都有人给他们轮番搞任务讲解,没有任何的战术和技术上的培训指导,这种活儿,来的都是亡命徒,命是自己的,进去以后拿基本工资,有重点战绩有额外奖励,但是得看证据说话。

一般都是签的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在某个荒凉地带,有回收军机,到时候回不去就是自己的事儿了,这一个月基本工资八万美元,先付三万,剩的五万一个月以后见人给人,不见人的就当做阵亡给背后的公司,就这么简单。

有各种枪支可供选择,但是装备得是自带的,这些精英战士,有些周边装备算下来,都可以买上好几支枪了,所以这个雇佣兵集散地只提供枪支弹药和单兵口粮无限量,还有就是伞降装备了。

一般都只选择自己最趁手的一长一短,其他东西尽量少带,这些雇佣军大多都是以战养战的高手,稍微带点个人给养,一路边打边抢夺,活一个月,难度真不大,重点是能不能完成那些重点任务,捞大钱。

齐天林还是用自己的,比较少见的两支长枪两支手枪,除了那支高级M4步枪,M40狙击步枪也是要携带的,另外除了自己本来的P226,找亚亚把那支金伯尔手枪也拿过来了。

所以他在整理枪支装备的时候,很有点让人侧目,这样的负重,超过三十公斤在那样的环境,有时候就是找死,但没人说什么。

因为是渗透跳伞进入,所以是采用危险极大的高跳低开(HALO),也就是用高空飞机避开雷达进入国境,直接在高空把人撒下去,然后一直就这么掉啊掉,落到低空才开伞,和一般跳伞的危险性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所以这些枪支装备稍微多一点也许就会导致跳伞的时候成倍增加风险。

齐天林不在乎,找空降步枪包慢悠悠的包裹自己的宝贝,有经验的用多孔纸板立着卷了一个减震盘垫垫在步枪包下,瞄准镜这样的高精密东西都特别摘下来用防震海绵包裹好,口中有意无意的跟管理装备的人打听:“我有个朋友,听说也进去了,加拿大人,有点瘸……”

最后没得到什么确切的消息,因为道理很简单,就在这条边界线上,一共有三个这样的输送机场,回收点也有两三个,对外保密,要是泄露出去,国际影响就太大了,而且谁也不想回收点被政府军伏击。

齐天林现在所拥有相关导演的资料就一个,苏珊传过来关于他进去的投放时间,这也是他临时挂靠

的那家公司知道的唯一讯息,连他是从哪个机场基地进去的都不知道,现在已经进去了七天,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他的回收日。

所以关于这么渺茫的事情,苏珊的建议是暂时放弃,毕竟只要那两人还活着,还在这个圈子里出没,迟早都会露马脚,现在的重心是把蒸蒸日上的公司业绩搞上去。

但是齐天林的选择她也专心支持,所以她已经自己飞美国去,看能不能找到老鹰的讯息,顺便跟另一家美国公司洽谈合作事宜,这边已经正式交给她的女儿玛若来管理。

现在齐天林就只能关注进去的那些任务,从任务的角度入手看能不能找到点踪迹。

其实无论哪个基地过去,任务都一样,搞破坏,搞渗透,击杀高级和基层指挥员,为某些重点军事目标做标注,在可能的未来需要进行军事干预的空袭做准备!

准备时间就这么三天,来得晚的只能怨自己动作慢,通知了一个下午时间,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作最后的准备。

首先就得带上硬壳的护膝护肘,特别是在先给沙漠靴上套上跳伞专用的脚踝保护器以后,再把护膝滑到踝部保护,就算能恢复,齐天林也不希望受伤找疼不是?

只有狙击步枪是装在步枪包里,里面还顺便装了一些单兵口粮减震,把所有长枪都装在里面万一跳伞时候丢失就成了双枪老太婆了,仅靠两把手枪在交战区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所以消声器另外绑缚的M4步枪用纸胶带绑在了左边大腿外侧,不但随身,还可以当成一个支撑架板,落地的时候对腿部有个保护作用,战刃也被拉出来绑缚在步枪上,高空跳伞都需要携带救生刀,一旦伞绳纠缠就得赶紧割开。

因为要求服装尽可能的PMC化,也就是非军方化,所以基本都是穿抓绒衣,里面藏着RAV战术背心,用纸胶带把背心上零零碎碎的各种东西都固定好,最后把物品背包挂在腹部后,才包扎上身前后的两个伞包,提着高空跳伞必备的氧气头盔,跟这几十名雇佣军一起开始登机。

来报到的时候,根本就不查验跳伞技能,所以这家中型运输机机组人员在起飞后还是提醒:“前两次都出现过最后时刻不敢跳的,如果有实在不具备高跳低开的趁早说,免得待会一脚踢下去!”

换来机舱里一阵沉默,没谁在高跳低开前还能不紧张,就算拥有数十次高跳经验,最后还是出事的倒霉蛋也不少。齐天林也一样,他也不愿浑身骨头都给摔成一堆小碎块,内脏全变成一肚子浆糊,然后再慢慢恢复,那个过程想想都觉得恶心!

仅仅因

为过路的气流或者一根伞绳没包扎好,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这个技能是真的要看人品的。

基地本来就在边境上,过去也很近,半小时不到,驾驶员通报,红灯亮起同样戴着氧气面罩的机组成员拉开侧壁舱门,在对讲系统里面高喊:“请各位记得你们的共同频率和敌我识别系统,祝各位好运!”

然后就真的开始一个个的把人帮忙往下推,不管你愿不愿意!

因为高跳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在空中翱翔展开姿势,对起跳动作要求真不算高,重点是你得有在空中控制身体姿态的能力,没有,那你就是冒牌货,找死去吧。

就跟蹦极一样,一百来米高,你确信是万无一失的,还有很多人不敢跳,现在是一百倍,上万米高,不一定是万无一失,你敢跳么?

齐天林还是自己中规中矩的四肢张开呈蛙跳状跃出舱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