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03章 背弃

第两百零三章 背弃

苏珊真的有种气定神闲:“你当时答应回来试着管理公司,原因是为什么?”

玛若不害臊:“你说保罗回来了……”

苏珊脸上的典雅没安妮那么贵气,但是有种云淡风轻的味道:“他回来了……你也如愿以偿了,那还需要管理公司么?”

玛若的浅蓝色眼眸大多数时候呈迷离状的,这时有点小发光:“嗯?”

老狐狸给小狐狸解惑:“保罗和罗伯特是不同的,罗伯特有种英兰格人骨子里的老派,一定要把这家小公司做下去,却又瞧不起那些仗着关系做大的公司,他总是喜欢回味那种小型雇佣兵的冒险生活……可现在,真的不是那个年代了,PMC说白了,就是各种国家势力的台前木偶……不方便使用军事力量的时候,PMC就是最好的贯彻手段……这才是他们被团灭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不属于任何国家力量……”

玛若真的只是个学服装设计的小姑娘啊,耐着性子就为了齐天林才回来勉力打理这个小公司,哪里有这么多深层次的思考:“你……是在给我说抢男人?怎么成了国际形势?”

苏珊靠回自己的椅背上笑:“你的保罗就不同了……他现在似乎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专注于战斗,他对经营根本不在意,或者说除了战斗,他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怎么都可以,你看他除了在战斗的时候自信满满,一旦回到生活中,就是个非常被动的人,现在说起来,他愿意操作这个公司,可能有些原因就是为了你……”

玛若得意:“这个我明白……”

苏珊提醒:“既然他不是个专心致力于公司的人,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绑在公司上面呢?尽情的陪着他享受人生不是更好么?”

玛若惊奇的张开嘴,拿手指轻轻的掩住:“你的意思……让,让公主给我打工?”

苏珊的脸上终于有种母亲的溺爱:“你就自由点,做你想做的事情,跟他一起就行了……安妮说得没错,公司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有国家的背景,我不介意公司染上苏威典的色彩,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不介意保罗带回来那两个华国人会不会让这里染上华国色彩,怎么都比以前毫无依托强得多……我会替你们看着的,放心去玩儿吧……”

玛若有点小感动:“苏珊……”

苏珊笑起来:“真漂亮……不愧是我的女儿……记得在自己绽放最美丽的年华里就尽情享受人生的美好,只有愉悦的心情才能把这种绽放延续更长的时间……”

玛若看着虽然已经年华老去,却依旧有种优雅气质的母亲:“你……

就是这么做的?”

苏珊撇嘴:“罗伯特是个典型的英兰格人,我纠正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看见他开始有种浪漫的苗头,现在就给掐掉了……你要努力啊,别他什么时候也丢了命,你还没留下什么美好回忆……”也许PMC的家属,从来都没有人关心过,可这些人的亲人,每天都在生死边缘上游走,随时可能丧命,心态其实和一般人真不一样。

玛若不说话了,慢慢靠进椅背里,手里拿着一支铅笔,轻轻的抵在自己的腮帮子上,有点沉思……

齐天林这边比较顺利,三百多公里的距离,没有遇见什么额外的麻烦,因为越往这边走,就越是部落武装,甚至基地分子的大本营……偶尔遇见的岗哨,对于非政府军的他们,没有太多关注,毕竟首都附近的激战,还没有把消息传过来。

越靠近海边,越有一种类似索马里那边的感觉……

类似的气温和自然条件,类似的随意携带枪支,类似的闲散悠闲……

只是因为这边曾经有过的石油资源辉煌,留下了还比较好的基础设施,证明曾经有钱过……完整密布的公路网,比较整齐的城镇小楼房,甚至还有一些荒弃的工厂,油田……

齐天林看着外面:“这就是被掠夺完以后的中东……这里的人从来就没有享受到这些资源的财富……”

用华语说的,亚亚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东西。

向左皱眉:“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掠夺?”他一直都是个兵,纵然受过一些其他方面的训练,但是这些方面的思考,显然不是他的专业。

齐天林笑:“没有那么复杂,我们国家一样也在到处掠夺,我想表达的就是,国家必须强大,才能有这种掠夺的实力,不然你永远就只是别人的附属品,资源提取机……我前段时间回国,还是听见不少抱怨……这样那样对国家的抱怨……”

冀冬阳瞟了一眼向左,没说话,向左却半转身,尽量正面对着齐天林:“嗯……我们在部队,听得少一些,但是家里也或多或少能听见。”

齐天林笑笑:“首先,能听见抱怨,这就是一种进步,专制的政府是不允许抱怨的,这种国家我已经看见过太多……其次无论怎么抱怨,都要承认,我们的国家在强大,虽然这种强大目前还没有达到掌控世界所有话语权的阶段,但是已经不是被人随意欺侮的样子了,我们的时间太少了,外国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来巩固发展,甚至一战二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破而后立,帮助他们重建最佳结构,我们只有最近二三十年的时间来发展,无论什么都很有限,

到底是把有限的力量用在国家还是民众身上?”

两个华国军人有点认真的听着,不说话……

齐天林说自己的一家之言:“我认为这是个不用考虑的选择,肯定是国家!只有国家强大,才能争取到更多时间来做提高民众生活水平的事情,在现在这个阶段,就是要把所有资源都用到刀刃上!”

向左看看冀冬阳才小声:“可也有很多贪污腐败……?”

齐天林哈哈的笑起来:“那是人性,本就如此,哪个国家没有,我们国家的问题,就是太大了……太大的国家和小国家比起来,管理难度那是呈立方数增加的……什么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先解决好国家的问题,再解决这些问题。”

向左嘟哝:“那这一代人不就被牺牲了?”

齐天林点头:“上一代人说他们被文革牺牲了,再上一代人说他们被解放事业牺牲了,再再上一代被清朝民国牺牲了,你挨个儿比较一下,是不是牺牲的代价越来越小,成果越来越多?要向前看待问题嘛……小同志……国内的人很多是养尊处优惯了,没有了这种艰难的压力感,忘记了实际上国际之间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争夺战斗,以为真的就跟电视新闻上放的那样睦邻友好,彬彬有礼了……”

向左似乎想通了,也笑起来:“老板您这个话,有我们团首长,不!师首长的口气!”

齐天林又笑起来:“我接受你这个马屁……”

冀冬阳却慢慢的开口:“您确实有做政委的能力……”

齐天林伸手接过向左递过来的香烟:“我在部队时候,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也不喜欢琢磨,可这么些年在外面见得多,真的有感触,没了生存的权利,什么都是狗屁,必须要先生存!所以说书生误国……真特么是千古名言!”

向左来兴趣:“什么意思?”

齐天林点燃一支塞到亚亚嘴里:“所谓的抱怨,所谓的不满,其实首先都是从知识分子开始的,因为他们懂得思考,懂得分析,能够看出弊端,所以他们最早开始折腾……可是他们的知识大多都是纸上谈兵,除了会说会写,什么都不会做!可这种书呆子,稍加利用就可以被外部力量运用了……这次的大会你们都看见了,大多数都是各个大学的教授或者作家思想家,有实权的都是既得利益者,谁会来造反?所以等这些人撒回去,他们的言论很容易就吸引到自己的学生和拥护者,这些人再影响一部分,挑动一部分,颠覆政府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冀冬阳终于开口参与:“国防大学有人专门在研究这些……”

齐天林瞧不起:“那也是书呆子……他们到这些人中间去实地看过没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同样的手段,用到这个人身上也许就造反成功,用到那个国家那个人身上就不行,还得像我们这样,每次都在亲身经历,凭什么我们就不能也去操作这种事情,我知道我们华国一直在试图捣鼓这样的事情,可是华国面孔在国外做这个太打眼了,只有PMC才可以混迹在各国PMC中间,一点不起眼的做事……”

前面两个家伙又对看了一眼,不做声了……

齐天林却也吐一口烟雾,眯上眼,不做声了……他要说的,也许是要传达的,已经明确的传递出去,华国方面会做出什么反应,那就走着瞧了……

无论怎么样,他骨子里面还是一个华国人,一个希望自己祖国越来越强大的华国人,虽然有太多的无奈和辛酸,但是那依旧是那个他一直深爱着的祖国……

从来都没有背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