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05章 刀枪不入

第两百零五章 刀枪不入

回公司的路上就比较顺利了,就遇见一伙想靠过来的,向左在齐天林的怂恿下,把步枪伸出去对空打了个小点射,立刻就销声匿迹了。

齐天林嘿嘿笑:“这种无法无天的感觉,自由吧?”

向左还在体会:“有点不习惯……”

齐天林理解:“一直都是在一个讲究规则和循规蹈矩的环境,陡然这样,都要习惯,但是等回了正常社会,又要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很多PMC或者战地士兵就是这样精神上出问题的。”

冀冬阳跟向左都认真的点头。

到了机场照例是人枪分离,在法西兰首都机场转机回小城,两个还有点严谨的华国前军人都拒绝了齐天林给他们放假在首都消费的建议,跟着他一块儿回去,说是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和消化……

穆尼作为法西兰比较顶级的度假胜地,又是著名的外籍军团第二步兵团的驻地,高档消费的专卖店非常的多,那辆米色的小甲壳虫开到一条有点幽静的小街就靠边停了,玛若眼中的傻大个儿跳下来进了一家店……

玛若多熟悉的,瞥眼一看就知道是一家高级女性内衣店,不由得有点着恼,这女为悦己容放到公主身上也没两样么?忿忿的就开车去了超市,本来打算重点弄个啥浪漫的烛光晚餐的,这会儿也给坏了兴致,随意的买了点菜就回家。

只是刚一推开门,就看见齐天林站在厨房里,略微有点生疏的打整肉菜,身上挂着围裙,一副要做大餐的样子,姑娘有点惊喜:“这么快就回来了?”

齐天林也在试着适应自己的新生活,一本正经:“想……想你嘛,我出了机场就找家超市买了这些东西……”想想还从袋子里面翻出一束花:“祝你天天都美丽……我手有点脏……”这事儿和这词儿在法西兰男人做来,简直就是驾轻就熟,天天都要献殷勤,齐天林没这么干过,但是明白这个道理,现在试着依样画葫芦,有点生硬。

玛若也看出来,回家时候的一点小芥蒂顿时烟消云散,这种有点笨拙的示爱不正是证明了这个男人正在眷恋自己,发自内心的学着爱自己么,顺手放了手中东西,用脚后跟磕上门,就接过花,闻一下放一边,搂住齐天林的腰,把自己有些纤细的身躯靠在他背上,贪婪的吸一口气:“我也很想你……”

双手继续在台子上忙活的齐天林能感受到背上的温度,笑得也开心:“有家的感觉还是不错,想着你,办完事就赶紧想回来。”

玛若声音有些轻柔:“洗了手……抱我进去?”腔调里似乎有点媚意。

齐天林还是

懂,笑着洗了手就反手一下把玛若挟在腋下提溜进卧室,姑娘应该不超过一百斤,他觉得轻飘飘的挺容易……

玛若其实也在学习,笑着小抱怨:“别人都是双手抱着的……”

齐天林笑着照办,端抱在怀里低头:“我还以为你会提前回来,给我准备点什么性感内衣表演犒劳一下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玛若有点轻瞄他一眼,那本来就迷茫的眼神显得更加烟雾缭绕:“你很喜欢那样的感觉?”难道这种爱好之前有跟那个傻大个说过?伸手挂在齐天林脖子上,努努嘴:“关上窗帘……我不喜欢太亮……”

齐天林伸脚丫去拨动窗帘,手上却已经把姑娘放在了松软的床褥上,雪白蓬松的床单浆洗得有种清新的气味,相比战场到处都是硝烟和焦肉的气息,真的如同天堂……

当然,已经有点情动,脸上带着浅浅粉红双颊的姑娘就是天使了,舌尖在齐天林耳边轻轻滑过,带点调皮的气息喷在齐天林的耳根上:“问你呢,是不是很喜欢那种东西?”

齐天林不知道这茬,略显无辜:“我不也是看书上电影里面说么……年轻貌美的妻子,打扮得性感迷人……等待强壮的丈夫回来……”一边这么说一边徐徐解开玛若胸前衬衫的扣子,一抹浅蓝色的蕾丝边露出来,托着美妙的起伏。

齐天林这样的动作和话语似乎对玛若有点挑逗的意味,法西兰女人似乎天生都知道怎么应对眼前的场面,她轻轻的扭动自己的腰肢,似乎在抗拒,似乎又在帮助齐天林把她的衬衫下摆从裙装中拉出来,带点迷醉的眸子一直看着齐天林的脸:“这次……有没有去见识一下,那些异域风情啊……”声音似乎有点时断时续,充满魅惑。

齐天林有点嘿嘿嘿的傻笑着动手,长年跟枪支打交道的粗糙手指,摩擦过玛若似乎娇嫩得能滴水的肌肤,轻易的带动一点皮肤的战栗,让玛若干脆眯上眼睛腻声:“就,这样,动作慢点!”

齐天林不听话,毛手毛脚的就开始拆衣服,刚要上阵,就被玛若伸手挡住,声音确实有种小妇人的娇媚:“你还没……交代,这次出去……嗯?”

齐天林着急:“忙死人了……哪里搞那些幺蛾子,以前不是没老婆么……赶紧的!”

玛若咬自个儿嘴唇:“老婆的功能就……只有这个?”

齐天林不擅长这种智力游戏,上蛮力,玛若柔能克刚,跟他捉迷藏,结果来来去去的摩擦搞得自己面若桃花,干脆放弃抵抗迎合上去,刚刚入港,顿时换来两个人舒爽的一声长叹……

这时候

,齐天林就没了什么体恤姑娘身子骨的柔情了,稍加调整就大开大合,纵横驰骋,玛若状态来得极快,没多一阵就开始放开嗓子高吟低唱了……声音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婉转殷然……

齐天林是真的体会到这种两情相悦的双人运动完全不同以前的买卖感觉,真的有点沉迷其间,动作也从初始的狂暴,转为后期的温柔,视线刚从玛若略泛粉红的身体上抬起,就看见这姑娘一双眼睛尽量想睁开点,紧紧的看着两人结合部,吃吃的笑……

齐天林声音难得这么柔软:“怎么?”手掌却在姑娘的发间轻轻的穿过,隐约能看见发根的红色,原来这姑娘一直掩盖的发色是这样的颜色,看来是继承的罗伯特那种英兰格人常见的铁锈红,心中一动,低头一看,下面浅浅的颜色,确实也不是黑色,自己也有点笑。

玛若一边挣扎着想配合他的动作,一边确实没他那么好的体力,有点软,可目光也滑到他脸上:“我……高兴……你笑什么?”

齐天林腰腹下面轻轻摩擦一下:“嗯,我在对比你的发色……真的很喜欢黑色?”

玛若眯上眼慵懒的皱一下鼻子:“嗯!觉得跟你般配……”

齐天林的手还在她的发间轻轻移动,忽然就想起参军以前念书就听过的那首《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就摸索着慢吞吞的哼唱……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

……

玛若显然是第一次听见他唱歌,还是在这种正在进行时,又惊喜又陶醉……虽然听不明白齐天林的华语歌词是什么,可那种蕴含着浓浓情思的语调怎么会不明白,挣扎着把自己翻到齐天林身上跨骑,慢慢的随着清唱声音扭动自己腰肢配合动作……

这一场热身运动真的没有一点硝烟气,从头到尾都充满柔情蜜意,玛若最后终于睁大了眼睛,带着喘息声趴在齐天林结实的胸膛上用手指画圈圈:“我……很满意,真的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温情的一面……”

齐天林正抽出一支香烟呢,迎着玛若点燃的火机点上,有点惊讶:“怎么?之前那几次有点野蛮?”

玛若趴在他身上用下巴摇晃:“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刚开始嘛……之前的温柔跟今天的不同……”

齐天林笑起来:“哪有什么不同……不过倒是真的越发喜欢你,也喜欢这种家的感受,这样在外面拼杀的时候,想着家里,蛮充实的,只想早点做完事情回来……”

玛若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皱了一下眉:“我也想你……不过,我……

我其实不怎么期待婚姻,就这样,我就觉得最好……”

齐天林有点明白:“是因为苏珊跟罗伯特?”

玛若把脸侧着贴在齐天林胸口,实在是有点无力:“嗯……婚姻不能说明什么……我还偷偷去英兰格看过露丝……有点孤独……罗伯特一年到头也就回去不了多一会儿……”

齐天林有点心虚的撇清:“我可没有罗伯特这样的事儿!”

玛若趴他身上,实在不愿在这么甜蜜的时候提别的女人,先送他一个白眼才懒洋洋的警告:“现在就不跟你讨论别的人了,不好说你!……先抱我去洗澡……”

只是齐天林这种食髓知味的闷骚男不知道是不是憋了太久,借着洗澡的过程,又把玛若祸害了一遍,自己才浑身通泰的继续到厨房做饭……

玛若随意的罩了一件到大腿的长T恤出来,在只穿了一条沙滩裤和白背心的齐天林身上东摸西看,齐天林警告:“别惹我啊……刚才你已经说累得不行……”

玛若意犹未尽的摸一把才表述自己的真实目的:“刚才顾不上……马克的报告说你中枪了……”

齐天林对爱人真没什么隐瞒:“哦……我有神功附体的,刀枪不入……”

玛若拉开他的裤子检查,真没发现任何伤口,口中却忍不住:“嘁……骗你的小萝莉去吧!”

于是说萝莉,萝莉到,就听见敲门声:“胡子?你回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