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0章 荡漾

第两百一十章 荡漾

亚亚的电话打过来时,略微有点嘈杂:“我们已经过了运河区……这条船是去意利大的。”

齐天林嗯一声,就快速的收拾自己的枪械,先给玛若和蒂雅都说了一声,才打电话给办公室的安妮:“走了……”

两人开车到码头会合,安妮开始指挥:“我车上有东西,全部搬到船上。”

甲壳虫能装多少东西?齐天林看看基本都是各种新鲜菜蔬食品,安妮经验丰富:“回来的时候人多,我已经把大量的食品和淡水都让人搬运上船了,这都是我们吃的新鲜东西……”来去得好些天呢,再新鲜的也差不多了,又不敢随意靠岸补给。

齐天林终于有点白痴的询问:“你知道偷渡的线路么?”

安妮气势非凡的看他一眼:“不懂就不要问!海上的事情……我比你懂!”恍惚之间齐天林似乎又看到那个白色的倔强身影,就老实的当搬运。

进出港口其实是有严格检查的,可安妮似乎掏出一本什么证件,立刻就免检……齐天林想问,不知道为啥就跟这几天有点躲着安妮一样,最后还是没开口。

安妮看见了,得意的跟他扬一扬:“ASA的最高等级航海证,还是我的三大证书里面最低级的一份,因为ASA从来不从事复杂激烈的高级帆船航海……”

齐天林似懂非懂,闷头闷脑的把自己的枪械放好藏到观景台的沙发下面,询问:“你喝点什么?我去拿……”

安妮自在的操纵舵盘:“上来陪着我……这边有冰箱。”

齐天林爬上去笑:“以前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区域么?”

安妮惊奇:“你还这么记仇?”

齐天林随意的在她后面的皮沙发上坐下来,如果说双体艇身算是一楼,大型客厅算二楼,甲板是三楼,这里就是四楼,比安妮号还是要小一些,这顶部飞桥的面积也不算太大,长宽都是两三米,上面有折叠蓬,现在都已经打开遮阳,除了正面中间是操控台,周围都是皮沙发,现在正是阳光普照,海风习习的时间,这么靠着,真是惬意……怪不得这个度假胜地的游艇港湾里面密密麻麻都停满了游艇,实在是中产阶级们工作之余的神仙享受啊。

齐天林身上还是PMC的长裤加T恤,脚上依旧是登山鞋,就这么随意的躺倒,战术墨镜似乎过滤了大多数的光线,让他总是比较紧绷的神经,难得放松下来……也对,这周围都一望无涯的海面上,真没多大的危险……何况还是一贯都没有多少大风浪的地中海。

安妮熟练的操作各种设备,最后等帆船顺应了风险,设定好

自动驾驶仪,才轻松的跳下驾驶座,倒在沙发上,舒服的小声叫了一下,转头看齐天林:“不过来抱着我?”

齐天林不做声,也不惊讶,斜伸着手一把揽过安妮,拉到自己怀里斜靠着,懒洋洋的都不吭声……

安妮似乎上了船就喜欢穿白色,现在又是一件白色POLO衫,衣领这么立起来,下面一条白色短裤,盘起来的双腿能看见脚趾上最近涂成了淡蓝色。

按说这么高的个儿,脚应该很大吧,可这么看上去也许是长腿的对比,显得脚趾很秀气,齐天林自问没有恋脚癖,可这么闲闲的观察,也觉得挺好看。

安妮在他胸前靠着,悠闲的抬头看看他:“好看不?”

齐天林点头:“好看……一直都好看。”

安妮放轻点声音:“喜欢我不?”

齐天林承认:“喜欢……”

安妮撇嘴:“那你这些天躲着我?”

齐天林点头:“纠结嘛……”

安妮来精神:“纠结什么?”

齐天林简单:“阴差阳错的纠结……”

安妮收回自己的目光,轻声:“我的骄傲啊……我怎么可能低下头去跟她们争……我才是纠结呢。”

齐天林就不说话了。

安妮也不在这个事儿上纠缠话题,指指远处:“两条路,去的时候,我们沿着意利大的海岸线这边走,比较近,但是巡查比较多,航线也比较热闹……回来的时候我们从那边走,沿着北非的海岸线,巡查很少……”

齐天林咨询:“如果要去利亚比,就直接从那边走?”

安妮仰头,茶色的瞳孔注视着他:“你还打算再去收养几个小女孩儿回来?”

齐天林终于笑起来:“我去做业务呢,过些天蒂雅和亚亚都跟我去,带小姑娘回去看看她母亲的坟。”

安妮试探:“我能不能也一起去?”

齐天林赶紧摇头:“太危险了,蒂雅现在的水平早就超出一般士兵了,要不是因为要去看她母亲,我也不会同意她去的,再说你这身份……”

安妮摇头:“对啊……我这身份……我连蒂雅那样理直气壮的跟玛若抢人,都做不到……你又不是什么香饽饽,凭什么还要我腆着脸去争?”仿佛在问齐天林,又在问自己。

齐天林终于可以咨询:“你家……那边,这事儿打算怎么处理?”

安妮有点迷茫:“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不逼我了,我也自由了,现在的生活就是我向往的,可看着你跟那小柴禾妞,又有时候觉得空落落的,

之前打的主意是跟你生个宝宝抱回去给他们看看,现在我又不想这么草草行事了,我还得想想该怎么办。”

齐天林也没什么谈情说爱的经验:“你……以前有喜欢过谁么?”

安妮真认真想了一下:“嗯,以前有个足球明星,那年他们拿了世界杯的好成绩,不是冠军,父亲接见了他们,我也去了,啊,很迷恋啊……所以直到现在我还很喜欢足球……什么时候陪我去看看足球比赛吧,那也是很自由很过瘾的体验。”

齐天林倒是由此想起蒂雅脖子那根带着佩鲁贾地址的钥匙牌,想起那个领袖,笑着咨询:“你说,要是我们能预先知道某个时间点,国际石油价格会上涨,能不能赚钱?”

安妮一下就没了那些春花秋月的情绪,半撑起来看他:“当然!最简单的做多做空,你都不知道?”

齐天林撇嘴:“我就是个初中文化程度,哪里懂这些?”

安妮兴奋的简单介绍:“只要手里有资金,我们能掐着时间点使劲买原油期货,当然自然人是不容易买,但我有很多渠道都可以去买,然后一旦涨价,就把这些期货不动声色的抛出去,钱……那是滚滚的来啊。”其实一直都比较拮据的某个北欧公主,说起这种事情的时候,两眼都在发光。

齐天林盘算一会儿:“这事你和苏珊商量,这次回去就可以开始做这事,资金么,让玛若调动,我的钱都在她那。”

安妮关心这种模式:“这又是你们那的风俗?钱都交给女人管理?”

齐天林理所当然:“对啊……我只管挣钱的。”

“唉……”安妮就又懒洋洋了,爬高一点,挂齐天林脖子上:“真是便宜了那个小妞啊……”

两人絮絮叨叨的聊天状态持续了很久,好像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处于这样一个没有第三人的情况,因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人要保证安妮的安全。

安妮很有触动:“这次要是做多赚了钱,给我买条船?我要经常这样就两个人,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

齐天林想想点头答应。

似乎没有什么私定终身的说的,但好像又什么都说了……

在季候风适宜的时段,这样的高级风帆船很容易就能比较高速的行进,电脑控制的各种探头测试风向自动微调帆面,始终保持在一个最有利于行进的角度……

这样的速度,真的是日行千里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安妮终于慵懒的爬起来去检查调整航线,齐天林下去厨房捣鼓晚餐……

地中海的海面上,能遇见

不少类似的豪华游艇,当然,偶尔也有各种巡逻船只,进行一些简单的检查,不过也许真的很少有这种高级游艇被用于偷渡走私,所以检查还是主要针对渔船和货轮,因为这些游艇动不动就数百上千万美元一条,这种人非富即贵,拿这个来偷渡?真有点买椟还珠了。

只是当齐天林端着两份烤肉加煎蛋上来,安妮眨眨眼睛,从自己脚下的冰箱里面取出一支酒瓶,略微兴奋:“陪我一起喝点?”她知道齐天林是真不太喜欢喝酒。

齐天林觉得美景美人,倒也可以喝点,笑着点头,下去找了两支洗净的高脚玻璃杯上来,原本沙发之间就有可以收折的桌面,一人倒上一杯冰葡萄酒……

海面没有任何遮挡,总是直面天空,所以纵然是在夜晚时分,也比很多山谷野外来得明亮,何况天际也确实有一轮明月给波光粼粼的海面提供了反射。

白色的桌面就分外明亮,加之帆船没有任何机动力,安静的在海面上滑行,只有偶尔的水流击打声,加上一点小小的荡漾,安妮确实有点未酒人自醉的感觉,笑吟吟的端起来,优雅的对齐天林示意一下:“我觉得,这才是我和你真正的独自相处,值得庆祝一下……”

齐天林略微一回想,好像还真是,也笑着举杯:“那就祝你永远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