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8章 砸

第二百一十八章 砸

三条黑影快速的跑过来,亚亚在步话机里呼喊蒂雅,小姑娘早就把锡箔毯折叠好放进侧面杂物袋,提着自己的G36C,闷声跟着三个男人一块奔跑!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华国大多数城里十六七岁的少女还在父母的身边撒娇,在高中生活中苦读上课,或者和帅气男生嬉笑打闹的时候,蒂雅这样的孩子早就能光着脚丫在山地上飞奔!

现在有了两年的系统训练,有了各种标准的专业装备,这个少女端着最轻量化的G36C步枪,奔跑在贫瘠的山坡上,真的有种投进自然怀抱的舒畅感!

因为早就考虑到这次突袭会有逃奔的情况,几乎每个人的打扮都是按照浑身紧扎,利于急行军的方式,取掉身上那些叮叮当当的累赘,尽量把所有东西都固定住,减少一切不必要的东西,现在就是全心全意的跑!

把握好齐天林不惜暴露自己换来的一点空隙,赶紧跑!

五公里武装越野跑!

这基本就是华国军队最爱搞的基础训练了,当然全球各大军种都爱做这事儿,所以真说得上是驾轻就熟,冀冬阳跟向左一个背观测器材包,一个背狙击步枪包,脚下的步子保持恒定的节奏,既不沉重的啪嗒,也不是踮着脚的无声,就是那种轻快的沙沙声,在晨色渐渐亮起的荒野上,真的不起眼……

二十多分钟,四个人就跑到水泥厂,早就把各种装备物资收拾到了皮卡车上,冀冬阳顾不上让有点发颤的双腿休息放松,打着火,亚亚和向左跳上车斗,摘下背包,把步枪都上膛打开保险,拉过彩条篷布盖住两人,蒂雅钻进堆着行李包的后排座,打开车窗,架好自己的步枪,给冀冬阳指点方向,随着低沉的轰鸣,皮卡车窜出了水泥厂,带着蒂雅对母亲坟墓的最后一次凝望……

还是那条向着阿威兰德的公路,还是那样的荒凉破烂,但这几十公里比起之前的五公里轻松太多了,没有追兵,远离事发地点,加上又是人迹寥寥的清晨,半个多小时,冀冬阳就按照蒂雅的指路,找到那个破烂的路边废墟,把皮卡车小心的藏到后面,四个人就到破烂的土屋里面建立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地,亚亚端了步枪在一百米外的山丘废墟上建立瞭望哨。

冀冬阳跟向左在土屋里面稍微勘察了一下,很明显这就是一个经历过战斗的场所,一年多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来修缮或者改变过这里,弹孔弹壳随处可见,甚至血迹也未曾掩饰,只是深深的浸在了土基地面和墙上,形成深褐色的斑点,这两个经验丰富的军人当然能看出来,向左结结巴巴的用阿拉伯语问蒂雅:“你们以前在这

里战斗过?”

蒂雅随意的拿手一指:“嗯,我在这里杀了第一个人!”

俩大男人有点侧目……

他们已经是用最快的方式逃到这里来的,自然是要等待齐天林的到来……随着太阳慢慢升上天空,爬上头顶,再渐渐偏下,不远处的公路上除了上午曾经有那么十多辆车心急火燎的开过去,多半就是奔着爆炸的石油开采区去的,再也没有什么别的踪迹,人车都很少……

自然就也没有齐天林的踪迹。

冀冬阳跟向左有点着急:“他带了卫星电话吧?要不要跟他联系?”

蒂雅跟回来吃饭的亚亚都是摇头:“不用的……不要去打搅他……”

冀冬阳略微担心:“我们还在战区,几十公里的距离,要是对方这么搜索过来,岂不很危险?”

小姑娘跟小黑人还是那副腔调:“不怕的……他知道安排好!”

向左皱眉:“我看见他一个人朝另一个方向去,后面有车在追赶,真的没问题?”

这边俩都懒得理这啰里啰嗦的中年叔叔,蹲地上喂塔塔吃东西玩儿,小猴子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早上点了个大火炮,乐滋滋的抱着块压缩饼干吭哧吭哧的啃。

冀冬阳跟向左对看一眼,有点无法理解非洲土著人民的思维模式,但是也只能选择等待……

实在是齐天林遭遇到了难得的追击!

刚开始他还有点故意走走停停,希望把对方的战斗力和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这边来,很快他就不得不倾尽全力的逃跑!

因为对方除了三部越野车简直是气势汹汹的追杀过来,居然还有两辆FAV轻型突击车!

齐天林一开始翻山越岭的奔逃,就知道FAV这种看上去简陋到极点的钢管架全地形车的厉害了,这种现在还在被一些特种部队采用的全地形车只能乘坐三四个人,和越野车不同,几乎除了陡峭的山壁,脚步能去的地方,这个车就基本能冲上去,极强的减震系统和扭杆保证了这种极轻的车辆可以像个蜘蛛似的到处乱爬!

越野车因为不能随着上山,只能顺着公路和大约平坦的地面在下面围捕包围,FAV就直接上山追击,要不是他们一心想要逮个活口,齐天林估计那FAV后面加载的机枪早就响得噼里啪啦了……

如果齐天林还是个正常人,就算是最强的战士,估计这么一包围也跑不掉了!

可他不正常啊……

借着早上光线还不太好,他简直有点肆无忌惮的利用战刃狂奔,在沙丘的顶部狂奔,几部追击的车辆几

乎是只能看见一个影子,最后实在忍不住,拉动机枪枪栓,开枪射击了!更多是一种警告!

可是就这么一哗啦,那个逃跑的踪影似乎就消失了!

漫漫荒野,就这么五部车十多二十个人,怎么办?

出来得慌张,也没有携带什么热感仪,只能散开点寻找了!

三部越野车走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打开天窗,带着头盔穿着防弹背心的家伙拿着步枪半探出身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越野车也稍微保持比较快速的移动,保证万一枪响,不太容易被打中……

FAV就不一样了,完全是在山丘上肆意的奔跑,不停的疾跑急停,偶尔还用机枪对可疑的隐藏地点打个点射!

可齐天林真的就好像蒸发一样消失了!

这里就是那种典型的利亚比丘陵地带,没有什么植被,到处都是荒凉的沙砾石块,可很多自然的起伏,要躲个人在哪里也不算很难!

两步FAV也不得不分散开,相互用无线电联络,分块的寻找,人肯定还是就在这一带,而且是停下来躲着了,没有继续移动逃逸,那就必须要找到!甚至开始呼叫石油开采区那边再增派人手过来支援……

慢慢的,五辆车就在这一片广袤的丘陵地带拉开了距离兜圈子……

慢慢的,其中一辆FAV也就靠近了齐天林的身边……

齐天林本来就是穿的沙漠色迷彩装,隐蔽效果在静止的时候还真不错,一边跑,一边摘下脖子上的沙色阿拉伯方格围巾,在地面找到一处松软沙土,就兜了一包……

等再看见一个干涸的小坑,就一下把自己跳进去基本填平,双手和膝盖头部一起展平围巾,把上面的沙土轻轻的抖散……

于是他就这么轻巧的被掩盖起来。

这种小把戏主要就是针对车辆和直升机的,因为快速移动的观测者很难细致的发现这一小块地面和周围有什么不同,但是针对大量步行围捕,这种做法就有点冒险,很容易被慢慢移动的围捕者肉眼发现。

所以这辆爬上山丘的FAV接近和发现他也是迟早的事情!

但齐天林肯定要先发现他们,因为车辆的轰鸣声实在是不小……

步枪已经被摘下来靠在坑里,摘下腋间的那柄战锤,在手里掂量几下,一股战意油然而生,要死缠烂打么?

那就打一场吧!

透过围巾在坑边的缝隙,看见FAV快速蹦跳的爬上来,人在这个时候,有种自然的惯性,稍微会把眼光放远一点,近处么,只会看脚下,所以在远处和脚

下之间有那么不大不小的一个盲区,那个驾驶员最关注的就是前方的路线……

呼的一下,那张围巾就被扬了起来……似乎漫天的沙土一下就罩过来,FAV是没有车门跟挡风玻璃,乘员基本上就跟摩托车上差不多,这么劈头盖脸一下,视线真的有些受影响!

这是一辆准载三人,却装了四个人的钢管车,前排两个坐着,后面俩站着,因为车辆太颠簸,也根本想不到那个单兵居然敢对车辆发动近身攻击,所以都用安全带把自己固定得稳稳的,不然爬个山就能把人颠下来。

纵然是这样,过硬的战术素养还是让这些家伙第一时间就开枪!

后排的一挺M2机枪,前排副驾驶位的M60E3机枪都使劲呈扇形扫射,希望能第一时间压制可能对车辆的攻击,后排那个超载的成员更是端着一支M4步枪做简单的多方位点射,协助对袭击者产生威慑感……

驾驶员经验丰富,一轰油往前窜,力图赶紧摆脱现在的状态,同时使劲摇头,甩掉风镜上的沙土……

固定在车上的机枪和M4步枪都有一个射击死角,那就是车底!

这样的钢管架车,要想攀附在车上,可以抓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那种面对几十公里疾驰车辆还敢全身而上的勇气罢了……

齐天林扬出沙土,人根本就没有站起来,而是直接低身滚向了车底,一只手就无声的扣住钢管架,左手战锤呼的一下就挥动,狠狠的砸向车体前部的一边悬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