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26章 小炮弹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炮弹

打开以后的封盖,没有任何的机关,就是一个简单的水泥封盖,盖住了这个正方形洞口,用强光电筒照下去,隐隐有些粉尘的光柱模模糊糊,没有尽头的感觉……

齐天林再拣一块削下来的水泥块扔下去,遥远的落地声感觉是在另一个世界,又似乎下面都没有了空气的震动,声音无法传播,显得是那么轻微和渺小。

洞壁上的U字形金属把手,一直延伸下去,齐天林摘下自己的步枪:“我下去看看……你,警戒?”真没什么好警戒的,空荡荡的这个空间里面一点人气儿都没有,绝大多数人呆在这里恐怕都会身上发毛,觉得浑身瘆得慌。

冀冬阳点点头:“保持联络……”只有他们两个的步话机之间还能联系了,跟地面上的几个人已经彻底失去了讯号连接。

毕竟无线电讯号传播的特点就是这样,最好还是在没有遮挡的开阔地带,下到地下没多远,就基本没法穿透了。

齐天林点点头,整理一下身上的东西,把战锤挪到适宜位置和角度,战刃抽出来不经意的挥一下咬在嘴里,因为有刀鞘,冀冬阳也没注意到黄芒,只是对他这种重视冷兵器的作风觉得有点独特,毕竟都什么年代了。

照理说这种深洞垂降是需要扎上绳子的,不过这么远过来,尽量轻装就没有携带那么重的东西,这个房间里倒是能找到一卷,不用齐天林,冀冬阳一使劲就拉断,时间太长,有些粉碎了,根本没法用。

那就这么抓着包缠油布的金属把手一点点下降吧,托油布包缠的福,虽然捏着有些腻腻的粘手,但是明显把手的金属就没有受到腐蚀,抓在手里很稳。

这就是垂直下落了,齐天林刚开始屏住了呼吸,慢慢的放开呼吸,却没有什么不畅的感觉,只是这个方形洞口的大小让人很别扭,倒大不小,双手撑两边是不成的,可又不是紧紧的在两肩旁边,就是挺没抓握的感觉。

冀冬阳的声音倒是不停的传来:“空气闻着没什么炸药的味道,也还算干净,没什么额外的陈旧味道,通风不错……”这样的环境,如果一直说话,倒是可以缓解不少心理上的压力。

齐天林也想说话:“嗯,下面没灯光我这都下降了多少了?我这个气压表应该还算准确吧?-87米?还有多久啊……”

确实就感觉没个头似的黑洞一直这么垂直下落,抬头能看见冀冬阳伸头趴在洞口的剪影越来越小,无尽的黑暗就在身体周围,头灯只能照亮周围的一点点范围,伸手触摸冰冷的水泥壁,边爬边研究,应该是直接这么挖下来的,然后再浇铸水泥固定把

手和壁面……

挖这么深?难道就是要直接连接到地底那个什么地下水和石油层之间的地方?

以齐天林这样接近超人的存在,也觉得有种极其不安全感,要是这个时候头顶的壁面垮塌,自己就会被永久的封印在这个地方了吧?

头顶的洞口已经好像是个小星星一般了,按照狙击手的习惯判断,起码已经超过一百米了,看看手腕内侧的多功能手表,气压显示海拔是-148米,这还得加上本来就高于海平面的一些地面高度,这里已经快两百米的深度了!

既来之则安之,齐天林真的是咬着牙往下爬,心里那种飘忽感,越来越不真实……

直到他终于一只脚习惯性的下探寻找拉手,却踩在了地面上,终于到底了!那一刻真的有种由衷的喜悦和踏实,双脚落地,做了一个伸展,调整一下头灯的角度,齐天林正准备打量周围的环境,一下就楞住了,完全的呆立在那里!

因为是直线距离,又没有任何阻挡,两人之间的通讯倒是没问题,听见他说到底了,却没有了后继的声音,冀冬阳有点着急:“发生什么事情了?”

齐天林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张张嘴,还是又吞了一口才勉强开口:“这……这里是个核……弹储备库。”

是的……核弹,那个著名的黄色三菱形标志简直触目惊心!

上面的冀冬阳明显也给吓到,呆滞了一会也才艰难开口:“有没有辐射泄漏?”如果有,他基本上也应该受到超过伦琴限制的辐射了,擅长爆破的他不可能不接触这方面的知识,只是以前几乎所有都只是书本上的东西,怎么也不可能是他这么一个非核弹专业的军士长所能接触到的。

齐天林更文盲,但是已经来了,要辐射也辐射了,关键是这个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核弹,对人类来说永远都是梦魇一样的东西,他必须要试着去了解这个东西,这个时候的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国籍或者身份,在陡然的惊骇以后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这个东西流传出去!

通道已经打开,墙面已经砸开,这里就好像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既然是他打开的,他就有责任关上它!

这是一个有起码良知的人的基本道德底线,何况他身上超乎常人的能力也让他有种使命感……

慢慢的开始观察,口中轻轻的叙述:“是个密闭空间,有通风管跟外界连接,很小,三米乘三米见方,空高两米五左右,整个空间里面有两箱疑似核物资,体积为六十厘米乘四十厘米截面,长度一米左右,法克!我知道这个

下行通道为什么尺寸这么奇怪了,就是为了把这两个箱子直接放下来的!”

冀冬阳严谨:“叙述清楚一点,还有什么东西,疑似物资上有什么铭文标示?”

齐天林凑近点细看:“俄文,我不认识,但是有阿拉伯数字,1987年的东西,别的我都不认识……那个核弹标志很明显,周围……周围还有引爆装置,我看看,这个引爆器是带延时的,法克!引爆器是安装好的,不是引爆这两件的,还有别的东西,已经用水泥封死了线路!现在要做的就是连接电池,这些电池应该都失效了吧,还有化学电池的溶液和铜板,可以临时组成电瓶供电启爆。”

冀冬阳自己丝丝的吸了两口气:“你在描述一下那两个箱子?”

齐天林转过身去仔细看:“典型的苏联货,金属的,很沉,我看看,没有和周围什么连接,可以提起来,有提手,大约八十多公斤左右一箱!”

冀冬阳沉默了一阵:“铅锌的箱子,应该是隔绝了辐射,微量泄漏忽略不计……我也下来看看,或许我知道是什么了。”他比齐天林更了解这些东西,这个时候,真不能计较个人的性命了。

齐天林同意:“我是必须要把这两个箱子搞走的,不能留在这里……”

冀冬阳不回应,但是在宛若星光的洞口能看见他在往下攀爬。

齐天林继续在小房间里四处查看,一张贴在墙面的简单示意图引起了他的注意,上面近乎于直白的用图形表述了整个隐蔽空间的结构,这就是之前邮件中告诉他的爆破点。

看来是为了不泄密和不引发敏感性,没有提前知会他这是个核爆破点!

示意图上表明除了这两件标示为300的箱子,顺着电线还埋了一件标示为200的箱子在地下,关于深度,简单的在省略符号中间标了一个300……

近乎于五百米的地下埋着一枚核弹?

齐天林不知道那个狂人领袖是怎么做到,但是仅仅就是这个全世界都不知道的结果,就说明经手这件事的人应该都没了泄漏机密的能力……

怪不得这个领袖一直这么有底气,原来还有这样的东西?可能太仓促的爆发,让他根本没有来得及用上这个杀手锏!

可能是适应了情绪,齐天林这么在两件核弹旁边转来转去,居然没了多少害怕的心理,只是在寻思,待会儿怎么把这俩箱子弄走。

随意的找了一个下面的攀爬金属把手试试,用上大力,似乎都还是能支撑一百多公斤的力量,待会儿自己应该可以推着往上爬,不过就是个苦差事

了。

抱着核弹爬?多少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遇见的事情,都让他遇见了!

冀冬阳终于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就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动作,上面他也看过没有什么防辐射服,就这么泰泰然的过去摸摸箱体,仔细的查看,齐天林跟个导游似的,指点他看墙面的示意图。

冀冬阳在一堆俄文上琢磨了好久才抬头:“这应该是前苏联解体,92年在东欧市场上销售流失的核炮弹。”当时非常有名的时间,独立出去的国家交接时候差了二十多件,也不了了之。

齐天林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炮弹?这么大一颗?”

冀冬阳脸上的神色好了一些,拿手指敲敲箱体:“其实打开主要就是箱子重,金属的,防辐射……”指指墙面的示意图:“这两件应该是300当量级的,很小了,也就炸塌小半个城市……相当于广岛那颗的百分之几吧。”鉴于那个地方是唯一被正式核弹炸过的地方,现在一说核弹威力就喜欢拿那里来做参考。

齐天林咂舌:“小半个城!也不小了……”

冀冬阳居然有点笑容:“还有小的核地雷呢,只相当于几十吨炸药。”

齐天林直摇头,之前几公斤的黑索金他们就炸得那么烟花灿烂的,这里这动不动就几百吨炸药,怎么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