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6章 会议

第二百四十六章 会议

轰隆一声的巨响,蒂雅这姑娘真的有点疯狂,丝毫没有估计到火箭弹的爆炸半径都有十五米,也根本不顾忌背后的墙面甚至比火箭爆炸还要先燃烧起来,有些几米外反弹起来的火焰甚至烧到了她的头发,就靠在墙壁后面接受那强烈的震动,一个趔趄就给震翻在地,穿着睡衣爬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好东西就是好使!”扔了手里的空火箭筒,提了手边的粉红色步枪退到安妮的卧室里面,一动不动靠在墙面,半闭着眼睛,用耳朵听闻旁边的动静,口中继续念经:“我的胡子……永远都庇护在我的身边……听见我的召唤,一定会陪伴在我的身边……”

整个就跟当年华国义和团开坛念符刀枪不入一般!

她现在的经验是真的丰富了,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发射火箭以后就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哒哒哒,现在知道借着地势建立防守阵地,而且也熟知对方的几种进攻手段,为了防止对方扔催泪弹或者手雷,多退一个房间,反正这里还可以退到公主房外的宽大露台上,在那边的角落里,甚至还早就挂好了一卷绳索,随时可以让她从那边滑降下去……

可是就那么一声巨响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小姑娘是真没想到,她这种太过横蛮的碾压式打法,就那么一颗火箭弹就炸得外面少数生存下来的杀手们魂飞魄散,根本顾不上收拾残局,拖了伤员逃之夭夭了!

还只是开个门就用火箭弹来砸,后面还有什么?加特林六管机枪么?谁会为了钱去这种恶龙潭丢命?

所以等齐天林跑过来的时候,除了看见几乎炸塌半边的五楼房间,楼下没有任何人,但是已经有些路人正在远远的围观,似乎遥远的警笛声也在响起!

齐天林担心家里的情况,顾不上被人目击,冲过街道,直接冲进公寓楼,楼里的人本来就很少,刚才已经都惊慌的逃到了路上,现在静悄悄的完全没人,齐天林快速的拔出手枪,侧身快步往上窜……

二楼、三楼都没有踪迹,四楼也没人……

齐天林顾不上回玛若的房间看,用手枪对着四楼,眼睛却观察着五楼慢慢移动脚步上升,然后面前的景象就有点让他惊住了……

从公司出门的时候已经看见安妮跟玛若,打电话给柳子越也找到,只有蒂雅……她拿的卫星电话居然是关机,这时齐天林才突然发现,小姑娘居然连一部一般手机都没有,也许她大多数时候都在安妮或者他的身边,大家都没有想到还需要这个联络工具吧?

所以这时的齐天林真的有点急,眼前起码

躺了六具尸体,之所以用起码,是因为有几具已经被炸成几块了,有的头也不完整了……

走廊安妮房间对面的墙体和房间都已经基本垮塌,但是爆炸冲击波也推垮了安妮这面大门边的墙壁,到处都是黑漆漆的爆炸后的火焰燃烧痕迹,地上还有一些扭曲的手枪零件,鲜血跟肉沫到处都是,甚至有些炒肉片的味道,就是有点糊!

毕竟这是个封闭的走廊空间啊……

齐天林来不及品评荤菜口味,提着手枪就扑进房间,口中用阿拉伯语干净利落的呼喊:“蒂雅……!”真的是很难听见他的话语里有这么一丝焦急的成分!

先经过蒂雅自己的房间,那个装满武器的柜子好好的关着,客厅里面却烧得乌漆麻黑,也许是墙面有防火涂料,都没有烧起来,只是窗帘燃烧的时候熏黑了很多墙面,刚刚转过墙角,就瞥见那个熟悉的纤细身影扔了粉红色的步枪,一个跳跃扑进他的怀里,满嘴嘿嘿的笑,带着口水在他脸上乱亲:“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齐天林也忍不住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一下:“当然要来救你!”亲完之后都还舍不得离开,这么一瞬间,他也才明白这个从自己最艰难时刻就陪伴自己的少女,真的已经成为自己身上的一部分怎么都舍不得分开,抱紧她认真的开口:“我一定会让你永远都在我身边!”

蒂雅睁大眼睛,满心的欢喜,搂住他的脖子,仰头一阵嗷嗷嗷的乱叫!

哪里像是刚刚才用那么暴力手段轰杀几个成年人的女魔头!

齐天林听见远远的警笛声已经包围过来,就放下蒂雅递过钥匙:“赶紧,抱上你那些枪,躲到楼下的房间去……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蒂雅还是知道这里的善后处理比在非洲复杂得多,点点头,赶紧用自己**的床单包着柜子里的四五支手枪,两支步枪跟一堆弹药,有点吃力的抱着跑下楼开门进玛若的房间,笑嘻嘻的放下武器,然后到处看,自从她跟安妮住在了楼上,玛若就有意无意不让她进来了。

最后居然开始翻腾玛若的衣柜,悄悄的观察她都买了些什么内衣,现在蒂雅那个小脑瓜里面考虑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

齐天林不惊慌,打电话给办公室玛若那边报了个平安,通知一个职员带上苏威典王室的VIP保护授权合同过来。

最后还是他下楼去迎接的这个职员,因为警察已经封锁了这个街区,又因为这属于比较猛烈的枪战,所以普通警员根本不敢靠近,只是拉上封锁线等待特警到来……

齐天林几乎是举着手,慢吞吞

的靠近那几个如临大敌的警察,出示自己的PMC证件:“我要见你们的高级长官……”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原本对他这个PMC还很有点不以为然的高级警官看到那份授权书就立刻严肃起来:“原来欧洲公主隐居在我们这里?”

齐天林点头,陪着他看过现场:“是我们的贴身护卫做出了自卫行为……我们希望这件事能够不要太张扬,也不要被各国情报机关打听到,不然索菲亚公主就只有公开宣布这件事,那样对您的舆论压力也太大了点,当然所有的修缮费用都会由我们承担。”

高级警官一个劲点头:“那是肯定……我们穆尼的治安状况一贯都是比较好的,这件事就对外定义为东边的人过来搞破坏,当然实际情况我会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交上去。”法西兰也是有人要闹独立的,就在穆尼东边的一个岛上,那个出现过伟大波拿巴皇帝的岛屿。

齐天林也检讨自己这边的工作:“公主想住在市内,现在我们还是觉得移到城外比较好,万一再有类似的事件,也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

高级警官等在齐天林的陪同下到公司见过公主,最后一点疑虑都烟消云散,很快就安排人手收拾了死者尸块撤离了,只是实在是有些复杂,有点碎,还要做痕迹采样存档,从上午一直搞到快晚上。

苏珊也安排人开始联络重新修缮赔偿,费用倒是不少,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万幸……

安妮看着自己布置的第一个家,有点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人啊!我的窗帘惹着他们了么,给我烧成这样!”忿忿的开始检查自己还有什么东西打算带走的,还好她自己的房间没有遭到什么荼毒,各种东西基本都保存下来了,特别是她那一柜子的衣服。

蒂雅不敢说人家杀手什么都没做,这些场景都是那一枚火箭弹造成的,蹑手蹑脚的跑自己房间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随时准备搬家。

柳子越端着一杯柠檬茶,目瞪口呆的看着五楼的场景,原本在楼下看见还没这么震撼,她还居然优雅的在自己家里倒了杯茶才上楼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热闹,没想到居然内部这么惨烈……满墙壁的血点跟偶尔看见的肉片让她看着自己杯子,都有点作呕!

强行忍耐了好几下,才勉强开口:“这……这种事情,你们经常经历?”

主要是上来的时候,安妮跟蒂雅对这些环境太熟视无睹了一点!

齐天林另一边站着玛若,她也有点作呕,而且都忍不住,使劲的干呕,齐天林顾不上回答柳子越的问题,赶紧掏手巾帮姑娘擦嘴:“不

看了,下楼吧……今晚估计我们都不能住在这边了。”

玛若够坚强:“还是得看看……要试着习惯,你不是天天都看这些么,我也要学习。”

柳子越原本很欣赏这个法国姑娘,等发现居然是自己丈夫的现任女朋友,自然就不爱搭理,现在听见这种说法,却忍不住看了她两眼,没说话。

三人就跟参观灾后状况一样,慢慢往里走,齐天林一手扶一个,其实进门就没那么恼火了,爆炸主要就在楼道上,蒂雅卷了一个铺盖卷跳出来邀功:“我弄好了!随时可以走……”

安妮就要啰嗦很多,齐天林看看客厅其实就是点烧过的痕迹,干脆扶着两位姑娘在客厅沙发上坐下,这个没受多少损坏:“干脆就在这合计一下,我们搬到什么地方去住吧?”

安妮有些气冲冲的出来,想说什么,但是教养还是不同,深吸几口气,就平复了表情,颇有深意的看一眼齐天林:“本来今天是个很有意义的日子,就这么给搅合了!你们讨论吧,如果这次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袭击,我向各位都表示歉意……”论到这种礼仪的东西,真没人能比得过她。

齐天林摇头:“我只是用你那块牌子避免麻烦,是我的原因……你不用在意,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去哪?”

玛若知道轻重:“我们暂时走远点?你可以稍微离开点打开你那部手机,他一查询就知道你离开,暂时就会放弃对这里的袭击了。”

柳子越早上是被齐天林提醒过,还不太能适应这种暴力生活,端着茶杯不知道说什么:“我……我就完全附议,看热闹,啥都不明白。”

安妮看看房间里,靠在那个蒂雅发射火箭弹的墙角,哧哧的笑两声:“这好像是个家庭会议?”

几个人面面相觑……

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