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8章 赶快滚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赶快滚

走漏消息?齐天林明白自己这边是万万不可能的,因为PMC是个独立的系统,跟一般民众警方系统之间都还隔着一个军方,所以绝对不可能跟黑帮之间产生什么线人,何况苏珊除了过来的抓捕队,就只有那个负责偷渡的家伙现在还在加拿大东海岸安排线路,根本就不问具体的事务。

全加拿大少说也有上百名外逃高官,只有确切的情报才会锁定这个林高官。

一定就是国内那边出问题了,齐天林有点带笑,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这些外逃高官,绝对不可能就是一个人能在体制里面搞到那么多的钱,基本上就是需要一张网,而他们不过是这张网暴露出来的一个点,也许这么一个点的出逃,反而可以隐藏更多的点,所以也是这些人外逃以后有恃无恐的原因,国内还有无数人在帮他们隐藏或者内应。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些跟国内的联系,才让他们的被锁定了地点,所以抓捕队过来抓什么人,应该跟国内的某些动向事情是有关联的。

其次国内的一个个大窟窿,是需要人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其实是在为更高层或者某些无心的决策失误背黑锅,连是不是主动外逃都说不一定呢,所以他们有些甚至还要接受某一方面的指示要求,那么现在,是不是就是某个方面在通知他呢?

齐天林脑子里飞快的打转,觉得这些隐蔽战线的战斗真是复杂,真心佩服那些一直在这些地方战斗的高手们,对情报头子苏珊居然没有白了头发表示惊讶。

说不定自己接到的这个单子就是个镜花水月,一方面做出态度要抓外逃人员给个交代,一方面又泄露消息,该跑的跑……这样不就对各方面有了交代?最后只有这个接到任务的PMC公司办事不力,嗯,终于背上了黑锅……

雇佣兵端着一杯苏打水,尽量阴暗的恶意揣测着,耳朵却继续在捕捉对方的交谈……

林高官也只楞了那么一小下就笑起来:“天天都有人在打我的主意,你们不帮我挡住的话,都可以从这里排到洛杉矶了,还真以为我就是个随便取钱的储钱罐?”他的口音就比较奇怪了,属于西南地区的普通话,高官嘛,都不要求普通话很标准的,而且越是高官越有点地方口音,这是华国很有趣的一个现象。

女人其实说不上漂亮,四十多岁的样子,眉毛有点英气,哼哼两声:“拿你的钱,自然是要做好事情,在温哥华,谁都要卖我大家姐的面子……我只是通知你这件事,不额外收费的,你自己好自为之,有

些来自政府方面的人手就不是我们能抵挡的了。”

林高官随意的拿起面前的杯子:“再逃?我都逃了大半个地球了,有太空船没?没有?那我还是压个大,看看运气,要是开小我就该上楼休息了……”扔了几个筹码到桌上。

大家姐看他的表情也有些摇头:“对啊……怎么逃?要不要我给你再找几个妞?刚偷渡过来揾钱的,要不良家也有,外面刚刚拿了签证单身过来就欠我们的赌债?”

林高官哈哈笑:“随便……反正就是花钱嘛……”又扔了几个筹码到具体数字上,对他来说,真的就只是个游戏,一点刺激的味道都没有,丝毫没有其他赌客那种聚精会神的表情。

大家姐皱眉:“你在这里玩小牌,说了多少次,去贵宾房玩大的多好?”

林高官终于收敛了笑容,有些冷冷的抽抽脸颊:“周围人越多……我才越觉得安定……”然后就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扔筹码下注,输赢都是荷官用个小推子把他面前的筹码推来刨走,赢了就随意的扔个筹码给荷官算是打赏,输了也没什么表情要翻本的紧张,就是那么无所事事的消磨时间!

大家姐不知道收了多少钱,态度还不错,陪着看了几把,留下两个汉子,说一声就起身走了,齐天林想想,顿了一会儿给亚亚用地方话叮嘱了一声:“你盯着他,别看眼睛……”自己也起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绕了个圈子,才远远的跟上那个大家姐。

这个林高官对他来说,已经是瓮中之鳖了,他只是想了解一下关于泄密的事情,毕竟这个事情对他来说是个长期业务,容不得这些莫名其妙的支线干扰,他没有兴趣了解上层的斗争倾轧,但也不愿莫名其妙的上了别人的套!

只是他为了不暴露,距离稍远了一点,等他走到门口,就看见大家姐已经接过一个泊车小弟开过来的一辆奔驰车,点点头,坐进驾驶座,反而是两个跟着她的汉子左右打开车门坐到后座,小弟接过小费,笑着帮大家姐关上车门。

齐天林就打算招手喊一辆出租车,这些黑帮都是有对外堂口的,自己大不了直接上门,能不打杀最好……就在他的目光放到这辆奔驰后面,正在抬手的时候,就看见一辆道奇,用不符合常理的高速冲过来!

加拿大绝大多数地区的车辆跟华国美国一样,方向盘都是靠左的,齐天林几乎能看见后面右侧副驾驶座上一个满脸戾气的亚裔男子正在从左腋下掏出一支枪!

一支现在战场上极其罕见的乌兹式冲锋枪!

这种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六百发的短小冲锋枪就

跟一把手枪差不多,实在是这种近距离突突突的好东西!

酒店门前只是在大街边稍微褪进来形成一个弧形的停车港,堪堪两个车位宽度,那辆道奇车几乎是不讲道理的一下挤到奔驰车的左侧,金属保险杠已经在奔驰车身上拉出嘎叽嘎叽刺耳的擦挂声!

还有一米左右两车的窗户就彻底平行了!

两个后座的汉子反应也不慢,快速的在车厢内拔出手枪,而大家姐的驾驶座车门已经被道奇车的车头挡住,根本无法开,想往右侧副驾驶座逃跑,相对狭窄的轿车空间和排挡杆似乎又挡住了去路,那一瞬间简直就是千钧一发!

道奇副驾驶的乌兹冲锋枪已经开火了!

当前座车窗还跟奔驰的后座平行的时候,他就已经扣动了扳机!

乌兹式冲锋枪的枪管极短,这样单手握持,连发射击的时候,那叫一个跳跃!

不是臂力极强的人,单手根本控制不住这种冲锋枪的枪口乱跳!

但是对于两扇车窗几乎是贴住,枪手还得收回点手免得被交错的车窗绞断手的距离来说,后座两条汉子几乎还未发一枪,就被乱枪命中!

随着道奇往前挤动,似乎一旦跟驾驶座平行,大家姐也毫不例外的会被爆头……

齐天林就是这个时候冲到酒店门外台阶下的……

他是站在台阶上发现这件事,门口泊车的小弟已经吓得屁滚尿流的闪开,门童以及迎宾都滚进了大堂里面,两个强壮的酒店保安,正从柜台后面抓着雷明顿可也不敢到门口来!

外面连发的枪声实在是有些吓人……

确实吓人,这样抵近射击的九毫米弹头直接撕开奔驰车的车门钢板,打在这边的台阶上,差点把齐天林的脚给打中,所以他真的是跳着落下台阶的。

一把撑住奔驰车的后备箱,不需要太大的发力,他就基本上把这辆车往前推动了!

也就是说,道奇车在动,奔驰也在动……

只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20发的乌兹冲锋枪弹匣就被倾空,撞针嘡的一下就被挂在了枪机后!

原本要是随着车辆前移自然射击的场面被打破了!

果然能听见那个枪手大骂着换备用弹匣,听语言似乎是越南人?

齐天林等的就是这个时机,这个时候,双手扣住奔驰车的后保险杠,使劲的又往后拉!口中同时用华语大喊:“倒档!倒车啊!”

似乎被惊吓过度的大家姐这个时候才被叫声反应过来,一拉倒档油门一轰,齐天林几乎是被车尾撞了个趔趄,

才一手扣住已经被击碎的后车窗玻璃随着奔驰车狂退!

齐天林几乎是挂在车位后挡风玻璃上,一只手击碎破烂的玻璃,一只手伸进去抓住后座血泊中的一把五四手枪,熟练的在后座沙发的尸体上一挂,手枪上膛,就利用奔驰车车顶作为支撑,嘡嘡嘡的就对那部道奇车开始连续射击!

如果说之前推拉这部车,有点下意识的想保住自己的消息来源,现在听觉对方是越南人,这个开枪就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了。

他实在是不太喜欢这个国家的人……

不过在温哥华,越南帮确实一直都是大圈仔的敌人,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十多年!

专业人员的射击就跟刚才那个蹩脚乌兹枪手不同了!

齐天林的单手持枪在有依托的情况下,准确的就在对方车后玻璃上留下三个弹孔,都是直奔副驾驶座那个枪手,而且还有一枪准确的打碎了右侧的后视镜,让那个正准备把冲锋枪伸出窗的枪手一下就被吓回去!

他刻意没有打驾驶座跟轮胎,就是他实在没有兴趣在这种街面上搞什么屠杀,这样的打法就是给对方一个威逼……赶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