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1章 油水

第三百三十一章 油水

整整四个小时,齐天林接连不断的在不同城镇换车,然后加速远离这一地区往东开,基本上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那个六十三岁的老头出奇的没有疲倦,一边有点奇怪的看着齐天林熟练的偷车开车,一边试着询问:“您……究竟是什么人?”

齐天林反问:“您觉得我是什么人?”

贾拉尔有自己的推断:“上次听你说话,这些天没事的时候我也琢磨过,听起来你的阿拉伯语有些北非那边的口音,今天听见你询问利亚比的事情,反应也比较激烈,战神传说的家乡也在那里……你这……”

齐天林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不承认不否认。

也许这个事情太违反一般认知了一点,贾拉尔并没有纠缠在这个事情上:“你……你是不满我刚才没有指名道姓针对美国么?”所以说能当上国防部长的人,就是白痴,之前直升机上齐天林就那么一瞬间的不愉,就被他看在眼里。

齐天林点点头,给他一个询问的表情,贾拉尔靠回自己的座位上,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看着挺年轻,但是我也不能叫您年轻人,但是政治确实是我擅长的……这件事谁都知道是美国,但是我就不能指明是他们,这最后一层纱不能拉开了,那样就会让美国只有跳出来直接应对,那不是我所愿意看见的,其实就是因为你杀掉了他们两个将军!”顿了一下:“我不是批评您,但是美国在没有撕破脸以前是不好明着报仇的,甚至都不好说有两位将军死在了我被弄走的现场……您明白我的话么?”

齐天林明白,一脸的无奈:“所以我就不喜欢跟你们这种政客打交道。”

贾拉尔不在意,笑着看看车灯照向的旷野:“能问问您为什么一定要杀掉那两位将军么?”

齐天林摇头:“很简单,那就是美国最宝贵的资源,比核弹还宝贵的东西,杀死一个少一个,我会尽我一切的力量去削弱美国的力量……”这就是他的简单思维,也许很浅薄,也许很鲁莽,但是也最直接有力,也许到某一天会让敌人战栗的直接有力!

贾拉尔的眼睛有点亮:“削弱?您会一直对抗美国?”

齐天林点头不否认:“当然……他们现在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作为一个国防部长的贾拉尔很明白局势:“但是他们强大得可以为所欲为?”

齐天林探讨:“什么才是他们最讨厌,最不容易解决的?”

贾拉尔有点发愁:“他们强大得到处碾压,我们当然知道目前的局势也是他们在搞,目的有

很多,既可以扶持一个伊琅西面的前进基地,又可以减轻以列色的压力,还可以进一步打压阿拉伯世界,灌输他们那一套价值观……但是我们什么都不敢做,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踩在各种分界线上,让他们找不到把柄,不能大举进攻……”

齐天林不屑:“永远的防守,迟早有一天会被找到破绽,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贾拉尔有些讪讪:“到他们本土去搞恐怖活动?只会导致更猛烈的报复,看看塔利班吧。”

齐天林被提醒:“化整为零,一个没有政权的政权,没有明确的目标,就是美国最不愿意没对的敌人?”

贾拉尔疑惑:“没有政权?”

齐天林有点摸到苗头的感觉:“事情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在美国本土内部,这个要慢慢来,另一部分就是世界各地他们在发起战争的地区,我们现在只说后一部分,利亚比现在一片乱局,美国根本无从下手,那位领袖也生死未明,除了少掉一个明面上的反对者,美国他们一无所获,伊克拉呢,同样也是陷入了一潭泥沼,阿汗富的奥尔马将军依旧活得上好,那里也在消耗美国及其盟友的资源,你们呢?是不是也可以借鉴这样的思维?”

贾拉尔有点沉思:“我们将牺牲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生活……”

齐天林打断:“我也很讨厌所谓的国家利益下的牺牲人民,但是假如美国断然采用强攻,你们也要做好类似的手段,不要被一下就击垮,丝毫没有折腾的力量……”

老头儿有点被启发,好一会儿才试探着询问:“利亚比的雄狮还活着?”

齐天林想想,点点头。

贾拉尔有些惊讶:“独眼将军也还活着?”

齐天林再点点头……

贾拉尔做好,闭上眼似乎在养神,好长时间才睁眼:“我……需要您的帮助!”有点下定决心的感觉。

齐天林没继续点头:“我就是个战士,你可以联系我,但怎么做、做什么我自己决定……另外我做的一切都是收费的,包括这次,对你的营救,你要结账的。”真好,绑架也是他,营救也是他,一进一出都赚钱,还有比这更好的生意么?

贾拉尔也哈哈哈的笑起来:“好的好的……我将会为您在苏威士银行开立一个户头,确定以后我会把各种讯息传达给您,您能给我什么联系方式?我说的是除了这个之外……”他指指自己的小腿肚,这老头也够狠,居然就能从自己的肉里面抠出来用过以后又塞进去了!

现在都能看见那里有点伤痕:“我告诉他们是在外逃

时候的弹头击伤,短期不想再撕开伤口,一瘸一拐的行走也影响我的形象,他们做了无线电检测照了X光,没有发现什么就同意了……”

齐天林点头:“我给你一个邮箱……但是你要保证我是隐秘的……”

贾拉尔眉毛都跳起来了:“你认为我会把您和别人分享?我可没那么大度和愚蠢!”

齐天林同意:“那么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逃亡时间了,我也必须要回到一个安全的地点,毕竟你也知道我跟他们是有联系的……你必须保证这个秘密,不然阿拉伯世界难得的盟友就这么失去了,你是明白的。”

贾拉尔也赞成:“给我点钱,一辆车,我有自己的线路,这些天我都在考虑这件事,至于您,我会用生命来保证这个秘密,虽然我是政客,但是某些事情就是我的个人私密了,这可是我的政治资本,我知道怎么用的。”

那就好,齐天林就近找了个城镇,把钱跟车留给贾拉尔,把刚才拍摄的手机也留了一部给他,得到老头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以后,他才驾驶另一部偷来的车,飞速的往西,冲向之前他登陆的海岸线,直到接近拂晓,他才通过租用的小艇窜上一座土其耳的小岛,登上那艘在海岛边隐藏起来的摩托艇,马不停蹄的往希腊开!

真的是堪堪刚好,他在中午时分刚接近圣托尼里的海面,就接到了莫森的电话:“你去哪里了……刚才都联系不上你。”

齐天林慵懒:“你以为呢?跟我的女朋友度假喽……在海上呢,现在返航吃午饭,才有信号吧。”

估计莫森是能查到他的方位,也不隐瞒:“我看看……嗯?爱琴海……你还真是会享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司配发这种集群电话,估计也是有这样的考虑,方便管理。

齐天林自然是一片茫然:“最近有鱼汛,这就是我身边发生的最大事情!”

莫森居然有种得意的口气:“你们去绑出来的那个老头子跑了!”

齐天林第一反应居然是:“我的钱给了没!”

莫森哈哈哈的大笑:“到账了,公司税后扣百分之五,又不是我们公司承包的后半截,你做完我们就收钱了,赶紧回来吧,趁着能打,多打拼几年,好好再开始享福……玛德,也不知道是谁干的,这次蓝色颈羽可丟足了脸,你没看见我们业务部的大佬们可是喜笑颜开,决定今天上午就出去掠夺他们的业务单子,要大大的捞一把,我已经申请让你负责七部的伊克拉事务,怎么样?”

齐天林嘿嘿笑:“你不跟我一块去伊克拉?”

莫森不

隐瞒:“我也知道那里的油水多,但是我已经过了黄金期了,还是在低强度周围打几年,慢慢就要转管理层了,你好好干,七部就指望你了……不说了,我去看看他们抢到什么伊克拉的业务没,先得揽给七部啊!赶紧回来!业务真的多……”

柳子越是用一个饱满的工作状态迎接齐天林的,拍完上午的节目,觉得阳光太大,准备休息到夕阳时分再开工,结果带着一队人马过来就看见齐天林正在租用的套间厨房做饭……

识趣的下属们纷纷笑着自行解决午餐,齐天林转头给惊喜的姑娘一个笑容:“怎么我转了一圈回来,你就成功把小女朋友给弄走了?”他可都不讳言自己这种荒唐行径了。

柳子越也越来越习惯这种架势,笑着就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把用定型胶固定好的发型,在齐天林背上磨蹭,眯上眼慢悠悠:“嗯,身为大妇,是要学会在某些时候强占一下的……出去办事办得如何?”

齐天林献殷勤:“还不错,应该有收入,回头交给你补贴你的公司好不好?”

柳子越随意:“嗯……你不要太辛苦才是真的,我,还是很能赚钱的。”

齐天林有志气:“我不能吃软饭啊,记得第一次在茶楼看见我的时候,你打量我的眼神,就是那种觉得我不咋地的表情!”

重提旧事,柳子越只感到一点一滴的温馨,不说话了,搂紧点……

可她的电话要来打搅,国际长途:“柳姐,剪出来的片花我们已经给了好几个台看过,反映很好,但是需要您回来谈,因为他们都要独家播映权!”

挂上电话的柳子越就有点依恋的味道:“陪我回去不?爸妈一定很高兴……”

那是肯定的……齐天林想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