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4章 警探

第三百三十四章 警探

所有的袭击都是来自右侧旷野中两百米外的楼房中!

这样的距离能够保证只要路面的被袭击者,开始朝他们进攻,那些恐怖分子就可以立刻作鸟兽散,马上向后消失在绵绵的低矮小楼社区中,成百上千密密麻麻的居民区小房可以完美的把他们都隐藏起来,根本不可能进行火炮轰炸或者挨个搜索……

挺让人无奈的……

所以齐天林抽个空探出半个头,只把眼睛露出去观察一下远处的攻击点,招呼向左:“拿你那个大家伙,争取打中一两个,把他们赶跑就行了,亚亚,你还是去帮忙,看车辆能修不,不能修就把东西转移过去,待会儿打退了我们就凑一辆车离开!”

亚亚立刻就招呼一个小黑跟他过去帮东欧人的忙。

齐天林也端好自己那支加长加重枪管的M4步枪开始通过四倍AOG瞄准镜寻找目标,准备射击几枪,算是给对方一个可以撤退的讯号,这种纯粹的折腾,一点意思都没有……

向左从自己的枪包里拉出一支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但是非常奇怪的在上面没有装常见的4~10倍狙击瞄准镜,而是跟蒂雅一样装了个EOTech全息衍射瞄准镜,也就是俗称的红点瞄准具,一般是用于室内快速射击的,只是在这个后面串列安装了一个可以翻开的3倍菠萝标准镜。

据说这是最近在亚丁湾很流行的狙击手装备方式,换以前向左是没机会接触到这样的枪械跟组合方式的,现在PMC中间可不一天到晚都在讨论商量这些东西么,他也挺时髦的。

这样的特点就是一般没法对付三四百米以外的人,但是对两百米以内的敌人,拥有非常快速的转移射击能力,无论瞄准还是寻找下一个目标,都很方便,甚至在某些极端时候,还可以对周围几十米内的目标进行射击,实在是城市作战的新典范。

现在他打开瞄准镜的红点电源开关,果然非常快速的就开始找人射击,因为这样的场面,不要求精确到爆头,反而是尽量能打中就好,对于华国部队经常练习一百米裸眼射击的向左跟齐天林来说,两百米距离,三四倍的放大,已经绰绰有余了。

于是就只有他们俩就开始了射击比赛!

齐天林也是单发射击,5.56的自动步枪口径,在200米上并不会比7.62的狙击步枪子弹杀伤力差多少,几乎是此起彼伏的零星枪声,夹杂在对方哗啦啦的一片炒豆子般胡乱围攻中,居然慢慢的就占了上风!

对方的子弹基本上都是用精度极差的AK步枪

扫射过来的,这样距离,只会打在周围的土坷垃跟水泥墙上,正午的阳光洒在每一颗灰尘上,这些飘忽在空气中的灰尘折射出的光带来模糊朦胧的感觉,更加深了这种战场上的不真实感,一群跟麻雀差不多大小的翠绿色鸟儿在射击的枪弹中低飞穿梭,每当对面的扫射过来,打进荒野里,土壤里的小虫和着弹头土块被抛到空中,鸟儿们就娴熟的盘旋着享受它们的盛宴……

看来战争连鸟儿都在从中适应了,真是充满讽刺的意味。

很快就有三四名嚣张探出身的恐怖分子被击中,随着一个抗RPG火箭筒的恐怖分子被远远的打翻在地,那枚火箭弹却躺在地上被击发,在对方的附近引起爆炸,敌人气势非凡的攻击顿时就偃旗息鼓了……

这就是目前伊克拉最常见的袭击状态,用齐天林观察的感觉就是,一群没有充分训练过的叛乱分子,纯粹是在用枪炮寻求刺激,试图得到一些政治上的发言权,从战术角度来说,真的是还比不上索马里民兵,这样的恐怖分子前些年能够创下5000多的美军士兵死亡,都是很大的运气,何况他们中很多前政府的专业士兵不是被杀被抓,就是已经随着外国军队的离开,卸甲归田了。

齐天林是用自己那非人的视力看见有个年轻的阿拉伯男青年,最多十八九岁的模样,被他一个三连击打中了胸膛!

那个从被齐天林拉进瞄准镜里面开始,脸上就是一副神情恍惚,六神无主模样的青年,先是胡乱的发射了一枚火箭弹,简直就是呼啸着从齐天林他们的头部好高的地方飞过,在被齐天林这么击中以后,他居然还挣扎着要给发射过的火箭筒再装一枚火箭弹!

当齐天林新的三连发扑向他的时候,身上鲜血喷涌而出,颤抖着的左手终于扔下了那枚火箭弹,只是在他倒下的一瞬间,齐天林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定是个从未受过训练的可怜虫,不然任何的培训,在中弹的一刹那都应该顺势倒地,寻找掩体,伺机反击。

他跟向左是各自选择一边开始往中间挨个收拾的,等他们都交叉打到中间一个家伙的时候,对方彻底放弃了这次不成功的袭击,尽量拖着他们的死伤者逃离撤退。

齐天林才有机会拉开弹膛散热,收拾起面前的两个空弹匣,转头蹲下来先给二十多米外的向左树个大拇指,再招呼一直用余光关注着躲在他跟向左之间的蒂雅:“准备带上我们的客户上车……”

亚亚早就摇头了,那部破车被彻底炸掉了右前悬挂,没法抢修,拖回去的意义都不大,不过这个家伙居然跑过来笑呵呵:“我可以把它卖给

街口那个阿尔米,他们自己来把这部车拖回去拆配件,发动机什么都是好的!”一副尽职管家,为主公精打细算的模样。

齐天林忍不住伸手拍他的头:“好!撤了撤了!”那边都没有什么子弹射击了,赶紧走……

前导车本来有三个人一只猴,后面车上四个人,现在全要挤到这部尼桑的越野车上,尊贵的女影星就有点挤,所以亚亚跟那个小黑,毫不在乎的就爬上了车顶,端着枪把脚挂在车顶的行李架上,拍拍车窗,招呼那个东欧人开车……

齐天林坐到后面,向左抱着自己的宝贝狙击枪包,端着一支标准马萨达步枪坐在副驾驶,东欧人满不在乎,他前几年就来伊克拉淘过金:“现在其实比以前好多了,起码那个时候还要防着美国大兵,他们误杀起来的危险比这个大得多,而且正是他们耀武扬威的行事作风才导致局面这么乱。”向左就饶有兴趣的询问细节。

齐天林不问,蒂雅已经尽责的坐到后排的另一面,她跟齐天林就把莎琳娜夹在了中间,起码是两个肉盾,只是蒂雅还是穿了防弹衣的,也警惕的把目光锁定在外面的旷野上。

齐天林接受了莎琳娜好一阵的注目观察才随便开口岔开她的注意力:“您为什么不多带点人过来?我们也好申请政府军大队人马跟我们一起嘛。”

莎琳娜随意:“就是我一个人过来看看实际情况,又不是作秀,也不是求名声,这样人少最好,我也算是真切的领会了一把什么叫危险,你们不是号称最好的么?”原本蓝色颈羽才是行业内高级VIP最有名的。

齐天林展了展眉毛表示恍然大悟:“接下来您的行程是怎么样的?我们将尽可能的为您提供方便,但是也请您别太过进入过于复杂的地段,寡不敌众还是很危险的。”

莎琳娜拉开点自己的头巾,摘下大大的墨镜,露出那张银幕上著名的脸:“事情还不少,你们的收费这么贵,也应该陪着我去冒冒险!”

安妮的价位才是最贵的,每个护卫三万美元一周,眼前这位平摊下来也就一万多点,不过也算是很贵的价钱了。所以齐天林还是秉承顾客是上帝:“嗯,我们还是服从客户的安排的,只要不太离谱。”

莎琳娜掏出一个小本递给齐天林:“你看看吧,首先是在市内的一切安全区活动,主要是跟官方的一些接触,我本来也是有联合国亲善大使的名头,现政府要颁发一个奖章给我,所以我必须来,然后你们陪我到一般居民区看看就行,最后就是我募集到的慈善物资在科威特,用空运的成本太高,一起陪我去把东西带过来就

完成了……原本都是通过叙亚利过来的,现在叙亚利也闹得很,根本行不通,只能通过航运把货物送到科威特再送进来……”

齐天林有点咂舌:“您这危险点还不少……我们得好好想办法!”翻看着手中小本上写着的一个个事件点,如果真是这些事情,还真对得起那个价钱了,毕竟一直以来跟叙亚利接壤的北面库尔德地区就太平的很,往南去科威特么,可是要经过那条最著名的六号死亡公路,跟刚才的爱尔兰路完全是两码事。

可是莎琳娜的注意力明显不在那个小本上,转头看看蒂雅,再看看他:“我怎么觉得我这位女保镖和你似乎都有点像我一个朋友身边的人?”

齐天林猛的抬头,不是吧,这样你都可以认出来,和那个杰西卡一样,你们这些娱乐圈的家伙鼻子也太灵了,干脆到FBI简直做警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