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66章 能干

第三百六十六章 能干

安妮很肯定的用手指在一行行花体字上滑过,给齐天林讲述背后的故事:“狐狸在蜿蜒的海岸线上跳舞,美妙的狐步舞进退自如,埋下一颗重生的种子……”

齐天林抢答:“我知道狐狸是隆美尔!”

安妮笑着弹一下他的下巴:“不许打岔!其实当年隆美尔的所谓北非战争很多都是沿着海岸线进行的,他在西面,英军在东面,前后拉锯,注意这个词,进退自如……重生的种子肯定就是指宝藏,第三帝国能否复兴,就取决于这批宝藏,我的天啊,那得有多少黄金才配得上第三帝国的复兴?”

齐天林撇嘴:“这个千岛之王也不是好东西,看来目的就是想找到这个小本儿,还遮遮掩掩的。”

安妮仰头看他:“你倒是对我不隐瞒?”

齐天林眉毛都在笑:“我跟你说过我们那一带的民俗,向老婆汇报是理所当然的。”渝庆这边的男人是真都这样,他也不觉得丢脸。

北欧奉行女权至上,安妮笑着就在他脸上亲一下,回到自己的思考上:“这种时候都可以打岔,我们也算是非同寻常了,其实从历史上来说,苏威典也是在二战中获得了一定的第三帝国黄金,两百多吨的样子,但是很多是贸易所得,不是这种战利品。”

齐天林低声:“我们就要把这些当成战利品?”

安妮理所当然的模样:“你有战斗力和执行力,我有判断力跟探索的能力,这些战利品不就应该是我们的么,何况在我们手里可以做更多的好事帮更多的人,我可是有好几个慈善基金会的……”

没等齐天林说什么,安妮继续当侦探:“注意这个进退自如的词,那一系列的海岸战争中,反复争夺得比较厉害的就是昔兰加尼,这个地区……嘿嘿,就是蒂雅家乡也属于那一带……”

齐天林瞠目结舌:“又是那一带?”

安妮随手打开自己的手机,调出地图,放大给齐天林指点:“稍微靠北一点,你看看,就在这一带。”

齐天林叫苦:“你说得轻松,这一带,方圆好几百平方公里,都是荒漠,怎么找?没有详细一点的线索?”

安妮拿回那个小本儿:“副官没有参与那次埋藏活动,所以他只是讲述了辗转得到信息的过程,隆美尔的亲卫队带着一支车队过去的,车队的人没有跟着回来,他没有讲述具体的位置,只转述了隆美尔对环境的描述,那么通过隆美尔消失的时间跟当时德军占领的区域范围是可以计算的!”

齐天林拱手让权:“那就请太座计算一

下了,我只负责实地操作。”

安妮反复的再看看小本儿,判断没有什么遗漏的讯息,才把小本塞回齐天林的怀里,她还不太习惯在公共场所这么随意的倚靠在男朋友怀里,就算是个比较私密的地方:“我好好思考一下,总之就在那一带,四个月的时间,隆美尔亲自返回欧洲带回这支队伍,去修建并藏匿这所有的东西,期间有一个运送给养的车队曾经到达某点交接并返回……”

齐天林心里也逐渐有了谱,然后就有一个奇思妙想:“你说这次利亚比大乱,会不会就是因为想去找这批东西?”

安妮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你这呆头鹅,你懂什么……这不过是货币战争罢了,在政治经济领域都是得到了共识的。”

齐天林终于觉得可以提出自己在伊克拉的疑问:“那美国为什么打伊克拉?”

安妮就好像个老师,慈爱的摸摸齐天林的平头:“还是货币战争,相比之下那些石油的所谓归属权都是芝麻,美国必须要从源头上保证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这一点欧元都不得不低头……你不用了解这些东西,太复杂了,你又不学经济学。”

齐天林是有点茫然,就这么几句话就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呐呐了两下,憋出来一句:“大量黄金出现能产生什么冲击?”

安妮的大眼睛忽闪几下,却有点好笑的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齐天林反问:“你觉得我应该做什么?”这样的问话绝对不会出现在玛若或者柳子越的那里。

安妮重新靠在他的怀里:“从小到大,耳濡目染,怎么都要接触一些政治经济方面的东西,但是我一直很厌恶这些东西,我希望你也简单一点,不要投身到那些能够吞噬人灵魂的黑洞当中去……”

齐天林就有点思索:“简单一点……嗯,倒也是我和想得差不多!”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好了!思想政治课跟侦探课程都差不多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购物了?”

安妮慵懒的伸个懒腰起身:“眼瞅着我们又要赚大钱了,是得消费消费?”

于是乘坐出租车前往东北区的一个机场,齐天林才算是大开眼界,一般老百姓对什么超级跑车津津乐道的时候,安妮这种档次都是玩飞机了,这姑娘终于脸上有点玛若看见恩佐的那种表情,爱不释手的摸着一架螺旋桨双座纵列飞机:“真喜欢这个,快!比家里现在那一架快一倍!从伦敦飞回去,也就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很多大城市里面堵个车下班都不止这点时间,您这是打算天天往返?

齐天林觉得眼前的飞

机确实好看,到处都是镀鉻件,连单发的螺旋桨中心那个椎体都亮晶晶的晃眼睛,稍微走近点一看就好像哈哈镜一样的清晰,四片螺旋桨叶片都是高亮的黑色漆面,叶片头做成银色的镀鉻,每片叶片上都有金黄色的手工签名,飞机全身黑色铮亮的漆面,然后用红色拉出猛牙一样的条纹图案,潇洒而狰狞,两个前后排列的座位在机体靠后半截的地方,水滴状的,做工确实精细,他还是没少坐各种军用小飞机练习跳伞什么的,看看人家这漆面,再看看铆接工艺,不得不承认,飞机也是有分法拉利跟奥拓车的档次的。

原本一身西装的导购人员是想阻挡一下信手**的安妮的,就听见这姑娘说的话,一下就停住脚步,这种腔调,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这还是安妮跟齐天林都戴着墨镜呢,然后就看见齐天林先是靠近了那个高亮的螺旋桨片,用前面的镀鉻件当镜子照照自己牙齿是不是刚才吃东西的时候沾了点什么,随口回应:“嗯……那就买这个?”

销售人员见过的有钱人也算是不少了,漫不经心到这个地步的还难得,正要搭话,就听见安妮一口否决:“我们家那个机场跑道不行,这是涡轮增压的,起飞降落的距离都要求太长了……”

齐天林真是个外行:“不能在海上降落么?”

销售人员终于能插上话:“我们这种速度太快,海上降落的风险比较大,而且外加水上浮筒的话,会导致整架飞机在高速飞行的时候失衡……”顿了一下终于解释:“我们这个一般是作为喷气式战斗机的初级教练机型,面向军用的!”

齐天林就莫名其妙的看安妮:“用不了你看个什么劲?”他还是知道军用飞机跟民用区别比较大。

安妮挽着他的手臂嘿嘿嘿的笑:“喜欢就看看嘛……人家刚开始学教练机就是用这个,很喜欢!”

齐天林带着她就开始在琳琅满目的各种小飞机之间游荡,就跟逛车市差不多,安妮说不是上如数家珍,也还是能给他叽叽喳喳的分辩哪种的好坏:“干脆还是买一架跟家里那架一个牌子的,厂家好维护,他们也有小机型。”

最后是一架赛纳斯T206型的四座小飞机,内饰更接近一辆豪华轿车的感觉,甚至可以跟一般的轿车那样用一个滴滴声的遥控钥匙打开机舱门,就跟一辆越野车差不多的高度打开舱门就可以登上了。

毕竟不是小东西没那么快提货,安妮坐在人家的展台边详细的列出自己的涂装要求,就好像苏威典的国旗那样,全身蓝色加黄色的装饰,增加两栖降落功能,安妮甚至还随手用铅笔绘画了一个骑士

的剪影要求树立在尾翼上,人家极其专业的立刻用一台电脑进行扫描确认,整个购买过程有一大半都是女孩子喜欢的那些内外装饰的要求设定,齐天林就晃悠在那架价值70万美元的飞机左右打量,除了前排可以设定自动驾驶的两个驾驶座,后面就是两个舒适的真皮座位,后面也跟汽车一样有个小小的后备厢,但因为飞机呈流线体的纺锤形体,后面的座位要收窄点,不能像一般汽车那样是三个后排座,联想到自己家的五口人,是不是稍微少了个座位?

安妮交代完事情签了合同,笑眯眯的过来靠他身边,一眼就看出他的纠结:“你这个萝莉控不是正好可以把你那小姑娘抱着嘛,载重三百五十公斤呢……她们仨合起来没有一百五十公斤吧?”齐天林跟安妮加起来也不到两百公斤,安妮虽然高大,身材还是够苗条。

好吧,齐天林真是不太了解这个东西,听专家的,柳子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和你的公主一块过来吃饭吧,我才刚搬到公司来,说不定也要挪到岛上去了……一回来就有对比了,快点,我刚把汤给炖上……”

安妮不推辞:“以前在华国的时候,她还不待见我,很不喜欢到厨房动手,在穆尼的时候就好点,现在感觉关系不知不觉还是在变化。”

齐天林耸耸肩:“你们之间本来就没有矛盾嘛,主要矛盾在我这里,过得自在点就行了……”

这边的影视公司没有那么阔气,就好像一个摄影工作室一样租用了一个公寓楼的一层,上面一层就是几间公寓作为住宅,办公室除了几个人的办公空间,就是一个简单的摄影棚,但是忙忙碌碌进出的员工,说明这边在柳子越的操作之下已经开始运作了。

都是能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