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71章 惨叫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惨叫

安妮崭新的四座飞机是直接送到伦敦的,伦敦的市郊周围有众多的民用小型机场,属于某些飞行俱乐部或者跳伞俱乐部的,而在安妮的办公区域十多分钟外的地方就有这样一个。

所以飞机是被约定送到那里验货的,亨克把她送到机场,这种民用机场的就只有一条小型跑道外加几个可以租赁的机库,当家里跟上班的地方都解决了起降跟停机的问题,看起来开飞机上班,真的成了一个不算太遥远的事情。

金发姑娘无论怎么标榜自己的睿智跟高雅,骨子里也还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炫耀的天性简直难以磨灭,坐在明亮崭新的驾驶舱里兴奋的摆弄了一阵,兴之所至,给亨克打电话说了一声让他自己带着护卫回去,自己加满油,就直接往迷雾岛飞过去了!

和有些国家升空必须要提前申请空管航道不同,欧洲大多数国家都是可以临时申请即时分配的,毕竟这边的私人飞机数量跟空中管理已经很成熟的运行了好些年了。

于是一个多小时以后,这架蓝色基调,带着黄色翅膀图案的漂亮小飞机就出现在小岛的上空,安妮这姑娘还特意的把飞机围绕小岛跟古堡转了一圈!

正在一起商量事情的玛若跟柳子越,自然是听见了飞机嗡嗡嗡的轰鸣声,倚在窗户上这么一看,谁都知道跟苏威典有关联,再看看那个尾翼上面的骑士剪影,近得都能看见机体外舷上漂亮的花体骑士号字样,除了面面相觑……柳子越真想找那些公司的武装分子借一把枪把那只小鸟打下来!

安妮却也意外的发现一艘红色的工作船靠在小岛码头边,熟练的把骑士号滑停在沙滩上,随着螺旋桨的低速转动,就跟个汽车似的滑行到接近机库的地方才停下,摘下耳麦跳下来,就跟泊车一样把钥匙甩给迎上来的后勤人员:“不错吧?帮我加满油,回头也许又要回去呢,那是什么船?刚买的?”

喜笑颜开的后勤人员直摇头:“电缆公司的……已经铺好了电缆,正在作检测,现在无论电力还是通讯都方便得很,跟岸上没区别了,还是只有保罗买的那艘巡逻快艇,老板娘好像还没有合适的选择。”

确实是没合适的选择,玛若跟柳子越确实是想买一艘不错的游艇,可是不接触不知道,动不动就百万欧元的档次,还是让两位节约的姑娘有点肉疼,就先订了一艘载重五十吨左右的渔船,这也是后勤部门的要求,这样一艘船,胆子大一点都可以装个数十人开到地中海里面去做海盗了,确实方便公司做事,而这样的实用型船只,价格确实根本没法跟豪华

游艇比,十万欧元左右就可以选到一艘很先进的渔船了。

正在商量呢,安妮笑眯眯的伸头进来,那表情让玛若也很想捏两把:“怎么,有了飞机很了不起,就要来炫耀一下?”

安妮谦虚:“都可以去学驾照嘛,都可以开。”

柳子越敬谢不敏:“算了,我没有方向感,而且头晕。”

安妮熟络的伸头看看桌面上的电脑,这有了稳定的电就是不一样,据说那个比尔盖茨的合伙人买了一座岛,最后就是没有能解决这个稳定电源的问题,不得不转卖掉,眼尖的姑娘一下就看出端倪:“在选游艇?这个也该问我啊!”

这边俩是明知道该问她的,可总忍不住不想低头啊……

伸手拿鼠标随意的这么一划拉:“这些都不靠谱,这种超过五百万欧元的游艇都是定制货,没有什么是现成的摆在那里等你选购的,一般等个一两年是很常见的事情,买二手游艇吧!”

柳子越要笑:“你还可以接受二手的游艇?”

安妮撇嘴:“有什么不可以,便宜好用还方便……喏,你们可以登录这个网站,这是我的VIP账号,一般不对外开放的……”

唉……这两位又想把她摁住打一顿了。

正宗民女玛若就不用说了,柳子越觉得自己好歹也算是一见过世面的小名人,跟有钱人打交道也不少了,做房地产的亿万富翁也看过很多,以前还不觉得,现在真深入一点交流生活起来,就觉得安妮这种真的时不时就要仰望一下的贵族,相处起来的心态一定要好好调整。

齐天林的心态也在调整,和一般的护卫工作不同,给美领馆里的人员做保卫,不像别的护卫那样是有特定范围的敌人,自诩为世界警察的美国人面对的几乎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潜在威胁者,他们得罪的人太多了!

他带着自己的VIP护卫小队就在美领馆里面住了下来,条件倒是比之前在城郊那个院子要好很多,三名调查人员在这里开辟了一间办公室,每天都找人进去谈话,从当地雇佣的清洁工到美国籍的工作人员,挨个详细的查询,齐天林曾经瞥到过一眼,每个人面对的都是一大叠表格式的问讯单,一个主问,一个主写,一个负责观察被问询者的表情,判断是否有隐情,总之就是繁琐得一地鸡毛!

然后还要VIP小队负责找人,因为有些当事人不一定是使领馆里面的人,而且那次事件当晚的情况也确实有点诡异,倒霉的大使居然最终是在医院被找到尸体的,之前一直都被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控制,所以医院的人员,通知当时领

事馆到医院的人,都得VIP小队协助上门去寻找,有些不愿意来美领馆的,就得如临大敌的护卫着过去问询。

这样的次数多了,齐天林都听得耳朵起了茧,事发经过非常简单,也是这样示威游行,然后突然就演变成了袭击,一些藏匿在游行人群中的枪手就用AK步枪和RPG火箭筒对领事馆进行了攻击,人数大约在四十人左右,非常火爆的就又打又炸,那位叫史蒂文森的大使第一时间就被困在了室内没有逃掉,爆炸引起的火势很快蔓延成火灾,浓烟和大火中,大使就昏过去了,可能是吸入太多浓烟,等他被袭击者以及示威游行的人发现的时候就不行了,最后还是当地人把他送到医院去,另外有三名武装护卫在袭击中身亡,他们就死得比较惨了。

现在对于袭击者的定义是基地分子的恐怖袭击,甚至还在土其耳抓到了据说参与这件事的袭击者,所以那一边是尘埃落定了的,现在的一系列调查都是围绕在这个过程中的错漏,为什么堂堂一个美国大使,居然那样被憋死在走道里!

齐天林听见这个细节的时候差点没被呛住,这就跟他以前在华国听说在派出所里被躲猫猫死一样的蹊跷,也怪不得人家要反复核查这件事。

想到这里,他倒是想起被自己杀掉的两位退役将军,那不过是因为牵涉到贾拉尔,实在是哑巴吃黄连不好宣布这件事,想来那边暗地里的核查应该更加复杂吧?

坐在天台屋檐阴影,齐天林一边看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检索自己的踪迹有没有格外引人注意的地方,PMC是一个比较封闭和隐秘的圈子,他现在因为安妮,逐渐有些痕迹浮出了水面,必要的话,他还是想把这些脚印都擦干净,他只是一个战士,并不擅长战略层面的东西,只能尽可能的把自己的小打小闹,像一根刺一样扎到对方很不舒服的地方,他就满足了。

就这么简单,然后在这种捣乱的工作中,尽量保护自己的家庭能过上美满的生活……

正在胡思乱想,他就看见街头那边又有人开始挥舞国旗……又来了!

因为他们这一个小队的加入,领事馆原本的护卫队一点不忌讳的就跟他们混编执勤了,齐天林现在是在晚饭时间,坐在这个领事馆街对面的一个屋顶隐蔽观察,这是他们新增加的内容,力求能够以多个角度警戒周边的情况。

这一周多的时间,他也起码见识过三次这样的示威游行了,和那些护卫见多识广就不太在意不同,齐天林是越看见一次,心里面就越紧张一点,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总认为这些游行,几百个人,家常便饭一样的

在这里晃荡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带着这样的疑问,他已经打电话叫自己的人手做准备了。

很快亚亚就开着一部车带着几个当地雇员过来,嚷嚷着混了进去,最近两次游行都这样,反正路上也有不少路人参与,齐天林都会喊来几个自己的当地雇员加入进去,目的是想听听中间有没有什么格外的指挥或者诡诈。

依旧还是那样的吵吵嚷嚷,更接近集体舞形式的非洲独有游行方式,手中挥舞着旗帜跟标语,齐天林仔细分辨都没有在其中看到任何枪械跟武器,不由得也少稍微松了一口气,起码不会开枪庆祝,就发短信通知了亚亚带人离开。

但前脚刚走,后脚就从街道的另一边出现另外一队示威人群,不由分说,就朝这边开枪!

齐天林的第一个反应,只能是庆幸自己的弟弟刚离开这边的队伍!

然后他的耳麦里面就炸了锅,PMC们立刻就冲出来开始进入防御阵地,因为他们在枪声外还听见了有人中弹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