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73章 FBI

第三百七十三章 FBI

因为没有类似前门这样的内外夹击,袭击者们发现领事馆内的抵抗很坚决顽强,很快就丢下几具尸体跟伤员撤退了……

远不如前面这样血腥火爆,尸横满街的感觉。

当然最让人惊骇的就是齐天林一手拿着一支枪,站在灯光雪亮的美国领事馆前门大院的样子,浑身都洒满了血迹,那件米色的摄影背心简直就变成了暗红色,更别提他脸上那种大量血液汇集到下巴流走,脸上只剩一些血渍的残余感觉,就跟从血水缸里捞出来一样!

一个宙斯盾的PMC从身后拉过一个急救包要冲上去,齐天林举起手枪摇一摇:“我没事……别人的!”话音刚落,他就瞥见脚边的一具身体在动……

冲锋枪跟手枪都打空了弹匣,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扔了手中的枪,俯身下去翻开,如果没死,只要失去了进攻的能力,一般还是不会补枪了,毕竟看见有些领事馆里面的文职人员都出来了,太过血腥丧失人性的事情还是不要当着干,这样也许都会让公司丢掉这份合同,这些道理,PMC们都明白。

可齐天林掰过来的这具身体手中居然拿着一枚在这边很少见的手雷!

苏制的那种预制片手雷!相比较常见的美式手雷,这种的威力更大一些!

齐天林第一反应就是死死的拽住对方的手,压住手雷的保险片,死活不能让这片东西弹起来!

可被他压住的这个已经浑身是血,腹部应该是被子弹贯通拉开一条大口子,内脏都有些外流的武装分子居然也死死的不松手,使劲的要掰开手指,竭力的想放开手雷获取自由!

齐天林双手都握在对方的手上,只能腾出脚去踹对方的身体,面前这个已经重伤的家伙不知道是宗教催眠还是热血洗脑,发出了想象不到的力量跟他抗衡着,最后索性张开嘴咬齐天林的手背,重重的撕咬!

原本还想留他一条命的齐天林真是被咬发了性,手雷呢,稍不注意爆炸都会把自己炸成什么样了!万分恼怒之下,被咬的那只手一下甩开,顺手就揪住了伤员的腰带要把他拽开!

可一入手就是滑腻腻的感觉,齐天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明白被自己的身体遮住了灯光,昏暗跟忙乱之下,自己看错了东西,这应该是对方破开的腹腔溜出来的肠子!

可是动作已经拉开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个翻腕用上了手肘,往后挥舞着这么一拉扯,只听自己压住的这个武装分子一声惨叫,就没了动静!

除了双手还紧紧的跟他擒住那枚手雷!

齐天林确认用膝盖压着的人已经死掉,才扔了左手中长长的带状物,小心翼翼的伸手掰开对方的手指,摘下那枚手雷,站起身来对自己的同事高喊:“找点胶带来!”

宙斯盾这帮人还是要经验丰富得多,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之前也不觉得有多恶心,还嘻嘻哈哈的笑着,三个人展开队形过去,左右两个仔细的端着步枪,瞄准齐天林左右的尸体,谨防还有诈尸的,娴熟的把自己的面部掩藏在步枪枪体边开玩笑:“保罗……你这是晚饭没吃够还是怎么?”

中间从自己身上往外掏胶带的凑近了看看,还是咂舌:“原来……肠子这么拉出来也是可以让人毙命的?太……你太恶心了!”一边说,手上一边快速的撕开胶带把保险片紧紧的缠住。

齐天林才顺手颠两下这颗没有了危险性的手雷:“看错了……以为是皮带呢!”躬身捡起自己的那两支空枪。

这都是有规范的,一般这样的尸横遍地,都要暴尸一段时间,慢慢观察情况了才会靠近检查,所以左右两名枪手保持警惕掩护齐天林跟胶带哥又退回到领事馆这边,当先就看见FBI的三名工作人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直到跟这些非战斗人员,有些战场上的东西难以沟通,耸耸肩,把那颗手雷放在台阶上:“他是准备引爆这玩意儿的,基本警报已经解除了,你们可以回去睡觉了,轮班建立防守阵地就可以了……”他想去洗澡,这种血淋淋的感觉,一旦干了以后,很难受。

外面已经能听见救护车的声音,似乎还有更多的车辆在接近这里,不知道是当地武装的什么部族,说不定还有一场啰里啰嗦的争吵,齐天林是想避开了。

谁知道那三人当中一名看起来足有一米九的男子谨慎的靠近他,伸手沾沾他身上的血迹,一脸的艳羡:“你……太英勇了!”十足的粉丝模样。

齐天林莫名其妙的提着枪支环顾四周,才发现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这么看着他,连那些还满脸菜色,刚呕吐过的文职人员都带点仰慕的表情看着他!

也对,在这样生死交替的激战关头,有这样一个杀神一样的保护者,换谁都会觉得有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吧,特别是PMC,就像莫森说过的那样,这样的队友简直就是梦寐以求。

手段是残暴了点,安全是第一位!

齐天林不习惯被这样万众瞩目的感觉,赶紧抬脚往室内走,没想到那个头号粉丝居然也跟着就进来了。

领事馆是呈品字形结构的,正面对外是办公和会见的正楼,穿过后面就是好几栋住

宅,齐天林看见后面也乱糟糟的都是五六个承包商在观察后门围墙被炸开的情形,就往自己的小队驻扎楼进去:“你打算这么跟着我去洗澡?我不搞基的。”这段日子一直都在一起工作,FBI的人也不是传说中那么神秘,说到底,也都是一群机关办事人员。

所谓的FBI特工,很多都是一辈子都坐在办公桌前面分析情报整理资料,或者跟眼前这位这样有点大腹便便专长询问记录的中年人一样,哪有那么多上天入地,风流倜傥的007。

连FBI的战术行动队伍很多都是从特警或者特种部队转过去的人员。

这位中年FBI可能是刚才的战斗还是被惊吓到,现在有点啰里啰嗦的一个劲叨叨,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我叫汤姆……从小就特别崇拜超人,我现在家里都还有个超人的真人大小模型,我一直都幻想自己能拯救地球跟美国,所以才费尽心机进了FBI,结果这几十年都只能在桌子后面笔录别人的证词,除了速记我就没有什么特长,因为我们的笔录规则是除了讯问人,还必须要有其他的人在场佐证,所以闲着也是闲着,就必须有人笔录……”

齐天林转头笑起来:“您这算不算是泄露FBI的内部工作流程?”

汤姆看上去是真紧张:“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战斗场面,刚才一发子弹打穿了窗户,就从我头旁边飞过去,如果再过来几厘米,我就会死在这里了……”

齐天林有经验:“那你这两天都死不了,说明你运气不错!”

汤姆就真信了:“这些天看着你们工作,他们很信服你,原来真的开战以后,你确实比他们强很多!”

齐天林拉开卫生间的门,汤姆就居然坐在卫生间门外随意拉了一张凳子说话:“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开过枪,只要拿起枪我就紧张得很,刚才我真的差点尿裤子……”

滚烫的热水浇在身上,齐天林根本就听不见浴帘外面的中年人在叨叨什么,在水中捂住脸,深深的吸几口气,似乎这样可以把刚才自己战斗中的血腥味跟暴戾气全都换掉,脚下的水由开始的深红色逐渐变淡,那股杀气似乎也随之都被洗掉,无论刀枪炸药,齐天林现在已经说得上是杀人如麻了,可今天这样的手感还是让他有点不寒而栗,那是一种本能的心理上不舒服,而且他对那个武装分子并没有什么憎恶的感觉,无论对方的动机是什么,隐隐还跟他有共同的目标,可当时就是简单的你死我活,不想被炸死,就只有抢先杀掉对方……

杀人这种事啊……真是越来越习惯了。

穿上T恤跟运动

长裤,背上自己的腋下皮套,罩上一件衬衫,齐天林才从卫生间走出去,不然被这个FBI看见自己一身干干净净没个伤疤,多奇怪的。

一边站在房间的大桌子前给自己的手枪装弹匣,一边看着还坐在屋角叨叨的汤姆笑:“我以前也以为你们FBI是多神秘的,在阿汗富见过几个,你跟那边的同事有联系没?”

汤姆看来很想说话,摇头:“不认识,我们是从华府直接派过来的,以前我都没有到过这些争议地区,这次还是主动争取来的,不然我就一辈子都坐在办公桌前面了。”

齐天林给P90换上一条长弹匣,顺手拿旁边的抹布擦拭枪支上的血迹:“你们这个还有多少天?”

汤姆还是摇头:“本来都差不多了,刚才打电话汇报我们受到袭击,事情就闹大了,必须要追查这些人的身份和来路。”

齐天林也好奇,提醒:“后面有伤员,是不是要审讯?”

汤姆点头:“应该是……”

可是他们都没想到,接下来他们才见识到什么叫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