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75章 无奈

第三百七十五章 无奈

美国这种典型的掩耳盗铃做法,齐天林倒也听说过,最出名的就是关塔那摩监狱了,道理很简单,这些被抓到的犯人不在美国的国土上,那么就不受美国法律管辖,嗯,可以随意的处置了。

这也也就不会有任何的人权侵犯记录,说起来美国把这招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手法用得也真够熟练了。

所以齐天林是颇有些见怪不怪的跳下鱼鹰落在眼前这艘航母上的。

还是在夜间,两名伤员很快就被电瓶车给拖走,这种核动力航母上拥有完备的野战医院,做点高尖端手术问题都不大,何况是这种面对俘虏的抢救手术,就不需要他们操心了。

但是也不会给他们到处游览的机会,一名海军少尉彬彬有礼的迎接了这七名PMC带着他们搭乘另一部电瓶车离开,三位FBI的工作人员另有去处,不管怎么样,齐天林看对方没有要求他们卸下武装,就应该不会有什么诡诈。

乘坐船舷的电梯,电瓶车直接降到船腹内,少尉最后把他们带到一处生活区指定了一个舱室:“请各位配合不要离开地面黄线的区域,谢谢……”然后就离开了。

齐天林尽量压制自己的好奇心,带着自己的小队进舱室,卸下身上的枪械,休息了一宿,第二天下午,据说手术完成以后,伤员体征平稳,毕竟是俘虏,也不需要什么过多关心对方的身体感受,又是一架C2运输机把这十多号人直接装上开始长途飞行……

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来跟这帮PMC接触和交流过,三位FBI的工作人员也是上飞机的时候,才从别的地方被送过来,齐天林的小队里面基本都是在英美两军里面服役过的成员,有点习以为常:“只要不是现役军人,来到美军里面都是要当二等公民的。”

齐天林倒是一直老神在在,怀里抱着一支马萨达步枪靠在舱壁上养神,因为他自己的武器包还在巴格达向左那里呢,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在好几个地方都布上了点,俨然有点分公司的迹象了。

汤姆还是过来坐在他旁边,一双眼睛很有些疲惫:“手术做了一夜,我们也跟着搞审讯,累死人。”

齐天林不睁眼,笑着回应:“这也是你们的工作嘛,打仗才是我们的事情。”他不打听这些俘虏到底是什么人。

汤姆居然点头:“还是你们轻松,没有什么机构限制,出这么大的事情也就是打了一仗,我们起码要写一大堆报告,回头还要把你那个拍摄的手机视频拷贝给我……”

齐天林终于询问了一下:“既然

你们都审讯过了,我们还要一起跟着到那个关押地做什么?”

汤姆解释:“上一次关于大使被袭击的嫌疑人,也抓了六个关押在那里,我们也是要一并审讯的,而且……杰森这次有点被吓着了,要求你们必须从头到尾的护送直到完全完成这次任务,毕竟也门也不是个安全的地方。”杰森就是那个主审的FBI工作人员,应该是这个三人小组的头儿。

齐天林都是第一次听说也门居然还有一个隐秘监狱,有点讪然:“哪里搞一个不好,你们非要到也门去,随便找个什么小岛不是简单安全得多?”就好像关塔那摩那样。

汤姆有点胖,擦着自己头上的汗水:“谁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嗯,那些部门操作的。”还是知道保密条例,涉及到不该说的下意识都会住口。

齐天林不刺探,就基本上一直抱着步枪闭目养神……其实这样的军用运输机的舱室里面说不上很舒适,有点闷,心静自然凉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心理暗示。

可是这种平静的心态在齐天林跟随这个FBI小组和两名俘虏到达那座毫不起眼的监狱以后,就不得不打乱了。

关于这种黑监狱,为了获取情报或者敲开某些死硬分子的嘴,用刑是家常便饭,齐天林是有所耳闻的,但是只有身临其境,实地感受了一段这里的生活,他才是真的了解到所谓人性,真的是本恶的。

他们是直接降落在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这里有一条简易飞机跑道,在这里驻守的是PMC,几乎都是美国人,没有高墙大院的监狱感觉,就是几栋两三层的平楼厂房一样,很不起眼的感觉,但是周围方圆几十里看上去都是荒漠。

这个国家本来就是一个比较荒芜的地方,这个基地就这样处在这里,水电是有的,因为距离海岸边倒是不远,四名PMC动手就把两副担架抬着进去,这时的齐天林还观察到汤姆甚至伸手帮其中一名伤员举了一下输液的袋子……

也许这些FBI内部是了解这些监狱的,所以这个三人小组对于已经在班西加挽救过他们的宙斯盾护卫小队更加信任,特别是齐天林在面对阿拉伯人时候娴熟的阿拉伯语,让他们格外放心,所以到达这里以后,他们紧锣密鼓的就开始了审讯工作,齐天林的承包商小队,就经常轮番给他们担当审讯护卫。

虽然不进入到审讯室里面旁听,就站在门外,齐天林也算是开了眼界……

演变也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开始三人的审讯还相对比较斯文,然后开始日夜颠倒,随着生物钟同样开始紊乱,审讯者和被审者都开始情绪变

化,齐天林是眼瞅着汤姆这个貌似还算平和的白领上班族,逐渐开始沉溺到无所顾忌的审讯当中去。

不光是这三位审讯者,这个小小监狱的管理者同样是如此,当面对一群予取予求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囚犯,又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的情况下,这些囚犯真的是掉进了地狱。

整个监狱有大约一百多名囚犯,每四到六人关在一间只有通气窗的牢房里,所谓通气窗就是只有拳头大的一个圆洞,根本就没有可以用钢锯什么的锯开的窗户,每天也只能从那里传来的光线才能依稀判断天明天黑。

这种环境的黑暗不过是小儿科,这里所有人对于囚犯的态度才是一切的根源,齐天林他们到达的第一天晚上就见识了一场监狱守卫们的派对……

这些守卫在这个荒芜地带的PMC不知道是属于哪家公司的,但是那种无所顾忌的态度让齐天林觉得似曾相识,仅仅是因为无聊,他们晚上组织的这场派对就是随意的拉出两名囚犯要求他们斗殴,光着身子在他们用四个柴油桶围起来的拳击台上斗殴,一旦打斗的两人不够激烈或者不愿动手,他们就用电击棍招呼着催促……

就好像一群阔少用须子赶两只蛐蛐打斗一样,丝毫没有把囚犯当做是跟之一样的生物。

跟齐天林一起的PMC们也有点见多不怪:“以前我们在伊克拉的时候,某些部队的做法也差不多,你要知道,压力真的很大,有时候又真的很无聊!都不当人看的……”

汤姆他们显然也是有压力的,必须要尽快在囚犯身上榨取到有用的讯息,但是这些囚犯显然都是宗教极端分子,用齐天林的理解来说,这些具有高度信仰的人已经处于精神世界无坚可催的地步,他觉得用自己那些对付贪官的酷刑都未见得可以敲出什么口供来,对着这些人来说,越苦就好像苦行僧一样,就只是越享受那个过程……

所以审讯者开始无所不用其极,从开始的肉体摧残都看腻了,齐天林甚至惊鸿一瞥的看见一位审讯者拿着榔头和钉子把一个囚犯的阴囊给钉在了凳子上!当时他就觉得蛋疼不已……

水头套、噪音耳机、光线刺激等等各种精神上的冲击也用得频繁,经常都能听见里面传来囚犯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但是那种叫声里面似乎还带着一种反抗和坚韧的味道,显然审讯者还是很费力。

到后来甚至开始触及囚犯的信仰世界,强迫囚犯之间**,力求让这些宗教极端分子的信仰崩塌……

两名被抬进来的囚犯,随着伤势的略微好转,也被投入到各种各样的审讯和折磨当中去!

明明之前都花费药力精力治疗的啊,汤姆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帮忙提着生理盐水啊,齐天林也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拧动手边的电源开关,只见那个被缠住嘴的囚犯不停的在地上抽搐……

齐天林有时候真有一种无奈的愤怒,可这种愤怒感只觉得很无力,自己也无从说起,只是处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甚至有时候还能从一个处在胜利者的角度身份,感同身受,面对一群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的蝼蚁,人的思维模式真的会变化,向汤姆他们这种初级症状还只是为了某个目的这么做,到了那些看守的地步,仅仅为了无聊就可以完全抹杀人性的折磨别人……也许当年那些集中营里面的骇人听闻,也都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心态吧?

整整十五天的时间,齐天林都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所能做的事情除了发出一个短信让苏珊把自己定位,就是把一支在仓库里面找到的AK步枪,偷偷的藏到某个监舍的床下,然后在每次提审接近某一个囚犯的时候,用袖子里的战刃,轻轻把镣铐割开一个缝隙直到只剩一点连接,一使劲就可以挣脱的那种状况……

只是到他走为止,这里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暴动,这些被折磨得已经没有任何追求改变欲望的囚犯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

根本就未想过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