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78章 老马

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马

下午齐天林还找了一片金属撕裂,看了看撕裂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想晚上来模仿一下这种裂口,可是这土鳖这个时候才发现,人家这个桨叶,绝对不是金属!

应该是什么玻璃纤维的东西,他试着用自己那把工具刀根本就不能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幸好有战刃,回忆今天地勤人员检查的模式跟流程,小心而细致的在一片桨叶上一个不会被检查到的方位,不是很深的切出一道不太规则的创口,只是破坏受力,正要下意识的抹了点口水擦几下,忽然警觉不能留下DNA的痕迹,这才觉得大功告成,观察着守卫人员出来转了一圈又回去,快速的卷动拉动自己手中的黑色钓丝,把自己拉上去!

回撤的步骤同样复杂,不但要尽量清扫自己来过的所有痕迹,指纹就不用说了,一直都有戴着橡胶手套,还要保证某些地方该有的灰尘都要恢复原样,刚才钓丝搭在钢梁上的痕迹,让他在屋角很是找了点灰尘过来弥补才掩盖上,这一系列的动作,比他潜入到破坏的时间还要长,沿着波纹钢板被掀开的缝隙退出去恢复原样,当然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恢复总是比破坏要多费很多力气的,齐天林都不得已拔出战锤用衣服包住挥舞,让自己的力量格外增大,才能把波纹钢又拗回去上好铆钉……

重点就是痕迹,狙击手在潜行或者任务以后,有个最重要的步骤就是掩盖自己的痕迹,就算不能掩盖,起码也要误导,考虑到事情的高度敏感性,齐天林还是细致的给自己做足了工夫掩盖这一切。

披着锡箔毯,把战锤绑在钓丝上,寻找到基地外围十来米外的一棵大树高处的树枝,扔过去缠住,才把自己吊回去,还得费心费力的爬上树枝解下战锤跟钓丝,等下面又经过了一队巡逻兵,才跟个贼子似的溜回去,这个过程中,他居然还记得偷的衣服是哪家的,连衣服都还了回去!

谁叫他有了战刃以后,就越来越有做贼的天赋呢?

第二天一早,FBI们就上路了,汤姆还给齐天林留下了一个他私人的联系方式,欢迎到美国去找他,其他六名PMC却不愿意马上就直接乘机返回,强烈要求到东京去“路过”一下,齐天林装着无奈的同意了。

可是齐天林显然低估了美军训练的强度和勤快的程度,如同有意安排的一样,他们乘坐去往东京的航班刚刚起飞,还在爬升高度,齐天林就一直通过舷窗看着几公里之外的军用机场,从这边民用空港距离那座随时都在彰显武力的著名军事基地,一共也就十公里不到的直线距离,这在空中都能一目了然……

他只是顺便想看看……

忽然一个火球就从东北方向往西南方向,也就是空港的这个方向翻滚而来!

不是在空中,而是在地面!

飞机上面显然有其他的乘客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一片惊讶的声音,然后不少人都从另一边扑过来看,空姐一边劝阻一边也忍不住脸上的一片惊恐之色,因为到处都是窃窃私语:“地震?还是恐怖袭击?!”

客机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拉升到高空,飞快的离开这个看起来已经成为灾难之地的场所!

但是客机上的电视立刻转到了当地频道,一位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显然第一时间就开始播报文字消息:“一架进驻冲绳县美军基地的V22鱼鹰旋翼机在起飞后不久,突然失去平衡,一头砸向地面,已经给围绕在机场周围的民宅造成了成片的火灾!”

“灾难!”的字样开始不停的在各家电视台闪动……

齐天林一脸泰然的坐在机舱里,没有任何的负疚感,他现在越发能理解被他割喉的两位美国将军在那个时候都没有任何悔恨之意,让一切都站在国家利益的立场上去做,他现在真的不介意有多少日本民众被拖进了火海之中,当然从他的本意来说,还是越少越好,因为这件事仅仅是针对美日关系的行为,而不是想通过这样的事件杀掉多少日本人。

是的,他觉得任何针对日本人或者建筑的恐怖袭击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假如他去引爆了那个所谓的靖国神社,他觉得他自己真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件事,但没有任何意义,就好比无论是谁去华国炸塌了长城是一个道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信仰跟认知,这种东西不会因为国外的压力而改变,如果有外国人到华国炸塌了长城,恐怕只会促成华国人难得的同仇敌忾吧?

所以寻找间隙,挑拨离间才是齐天林觉得适合自己做的事情,当然他也明白这种事情不会带来本质上的变化,一次不够,两次,两次不够,三次,量变总会产生质变,美国不是最擅长做这种事情么,也可以把这种事情试着还回去……

齐天林是在尝试……

到达东京国际机场的他们立刻就被各种媒体包围了,警方也有派人来,但仅仅也就是看看,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这件事的定性现在还没有出来,而且从空港以及海上往来的人这么多,没有任何理由控制谁。

齐天林的这个小队都是见惯了事情的,除了呸呸呸几声庆幸幸好不是哥几个乘坐的那架鱼鹰,继续性致勃勃的租了一辆面包车,组队到几个著名的商业区猎艳,一路上除了嘲笑齐天林这个猪头

小队长,除了战斗在行,风月圈还是初哥,就是大肆灌输各种搭讪经验!

齐天林一边撇嘴一边上车前顺手在路边买了个打火机大小的收音机,拿单边耳塞放进耳朵里面听新闻,作为国际大都市,还是有各种外语台,他甚至搜到了一个华语台。

现在接二连三的报道就比较详细了,事件发生两三个小时,各种新闻媒体已经赶到现场,出乎齐天林的预料,那架鱼鹰是采用的滑行升空,而不是垂直起降,所以是在起飞后不到五分钟的样子,突然单边旋翼失去控制,然后机身一歪就一头砸了下去!

因为齐天林担心切割得太大,导致飞机被检查到问题,或者还没有升空就出事,也就达不到扩大影响的效果,所以他尽量的只是小小的破坏了一下,在自己觉得可能的范围内,也许就是这个力道创口的大小不同,导致旋翼叶片的受力直到升空以后才被破坏,所以已经升到数十米空中的鱼鹰已经具有了较大的前冲速度,两副旋翼都是朝前运行,所以一旦撞击到地面爆炸形成火球,就带来了数百米的波及范围……

冲绳岛上的两个大型军用机场全部都是紧紧包围在民居中间的,爆炸的是带有满载航空油的油箱机翼,燃烧的火球是机体本身,还在旋转的两个发动机被炸飞以后带着惯性,在地面的楼房之间拉出了长长的印记……

这里的居民楼为了符合不影响军事机场起降,都是小楼,小楼的承载力相比世贸中心那种大楼就完全是天差地别,几乎是一触即溃,连片的被掀翻……

里面其实有不少是美军自己的宿舍,但也有很多当地居民的住宅……那连绵一片的废墟和惨状,齐天林现在都只有从耳机里面倾听描述……那人间的修罗殿,比之前海啸袭击过的沿海地区更加惨烈……只能与当年的洛克比空难相提并论,都是发生在居民区……

齐天林听了一会儿,翻来覆去都是现状报告,估计事发结果也要过点时间才能出来,就无动于衷的打开窗户把收音机扔到路边的了,当然是改变了频道停留在一个日语台,细致的习惯让他根本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他的队员还在鼓噪:“注意手提包,学生装但是提着一个大包的,就绝对是了!”

齐天林终于忍不住好奇的询问:“为什么?”

识途老马满脸得意:“因为援交结束以后是要换下学生装的,而且还要携带化妆品,生理用品,说不定还有情趣用品哦!”

另外一个转头过来指点:“日本女孩儿的腿极为不怕冷,大雪天都可以穿超短裙露着大腿,但是晚上援交的一定

会上身穿着一件厚厚的大外套,一来晚上冷,二来万一被警方逮住了,可以遮脸!”

齐天林忍不住上半身摇晃着做晕厥状:“听你说起来我都觉得挺罪恶了!”

几个男人一脸的兴奋:“据说都是中学生呢……”

齐天林就想起自己家那个貌似也该念中学的姑娘,啊……天下的男人看来都不是好东西!

最后果然在一个商业区街头,连续看见那种穿着非常非常短的裙子却罩着厚外套的女孩子,靠在电线杆边玩手机打电话,几个家伙轮流上去搭讪,有成功,也有不成功的,真的对外籍男士有很大的戒心……

总之这一夜的猎艳活动又是满载而归,连齐天林没了喝酒的掩护,也被强行拉上了一个姑娘一块浩浩荡荡的开到附近某个郊区的温泉度假区喝花酒。

齐天林这个时候真的很想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