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4章 摆脱

第四百零四章 摆脱

有两个人和两部车没有出现在被伏击的现场,不知道他们是受伤故障等待救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齐天林根本就不能停顿,拔出战刃飞快的跳过去从附近一个人身上割开战术背心一边的腋下跟肩部,摘下来,高喊:“快点出来帮忙!”

接近于粗暴的直接从尸体上摘下背心,中间遇到什么线就直接割断,飞快的把面前这部车上的三具背心都摘下,让那个跑出来的小女孩使劲的搬到一起,他搬出了摩托车,把战术背心抱到面前的油箱上,叠起来其实都好高一摞了,然后感觉到腰部被抱住就赶紧离开!

一边右手操作摩托车,一边用左手从最表面的背心中掏出一部无线电,摘掉已经被割断耳麦线的插头,就听到机体上的扬声器里面一片呼叫声:“小鸟7号,小鸟7号,报告你们的位置!”

“呼叫小鸟1号,呼叫小鸟1号,请回答!”

另外有人在回答:“G3区开阔地带……我们听见枪声,但是和1号失去联系,重复一遍,失去跟小鸟1号的联系,他们在H4失去联系!”

“转换第四预留频率……”为防止被窃听,立刻就转换了频率,当然还是会有人保留原有频率等待失踪人员也许是信号被山区屏蔽。

齐天林看看自己顺手摘下的那部卫星电话,难道这个人就是这个小队的小鸟一号?一般的士兵都很少配备卫星电话的,关掉机揣进兜里……

他剥夺这些人的战术背心主要是为了弹药跟那些单兵使用的小东西,还有食品,因为刚才有两件战术背心是跟3D背包一起抢走的,天知道这样的追击还有多久。

但是从刚才这个简短的呼叫,他能够得到一个一般人意识不到的讯息,他的脑海里立刻就把刚才那个开阔地的伏击点跟现在这个伏击点所处定位,按照G3和H4得到一个大概的方位概念,就能模糊的推测出一张坐标地图,这是常年看各种军用地图的一个基本功,那么这张图之外的也许就不是他们常用的,看起来靠西北方跟接近那张地图的边缘,快速的指指那个方位喊叫着问身后:“这边怎么走最近?”

摩托车还是跑得有点快,风有点大,小女孩艰难的伸头看了看回应:“就是另一个省那边!走那边,翻山最近!往前再走走有条小路……”

齐天林看看自己手腕上的GPS,确实是另一个省,而且就是北方的边境省,当机立断就奔着那边去了,十多分钟快速疾驰了好几公里,在小女孩的指导下找到那个小路,齐天林仔细擦掉摩托车上可能的各种指纹痕迹,高高举

起来,扔进了一个深深的乱石坳里面去,把那堆战术背心胡乱的用自己的伪装白布起来扎在背上,就让小女孩带路开始爬山。

农家的孩子,强韧得很,一点没有城市女孩的娇柔,脚上一双破胶鞋,快速的就在前面领路,显然她对自己这次的逃跑也是做了准备,一条看起来并不显眼的沙石山路走得很肯定。

齐天林还注意扫掉了一点痕迹,从他的角度看来是没有什么踪迹可寻了,也提醒前面不要走到雪迹上面留下足迹,一个小时以后,已经走到两座山头之外的他们,听见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

齐天林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连绵的山区,基本上已经无法通过一个小队来追查自己,何况自己从最后的事发地点到步行地点还骑了那么远的摩托车,想来那两条狗也找不到他吧?

从远远听见轰鸣声,齐天林就寻找了一个山腰山洞,让小女孩跟他一起躲在里面,不算太深,但是基本上能够躲避热感仪的搜寻,无论直升机是去救伤员还是带来援兵,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找到这里来,他马上就开始打开那包战术背心,看能不能在里面找到一张这一带的地图,也算是稍微的休息一下。

首先就是拆下那两个背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抖出来,有过以前跟小吃货患难相处的经验,熟练的拿出一包口粮叫小女孩果腹,毕竟他也知道这个小孩子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东西,还走了这么远!

在他指导下吃东西的小女孩依稀真的有点蒂雅的影子,齐天林是真的动了点善念,打算把这个孩子带给安妮,毕竟如果不是这个小孩给自己指路,真的也不会这么快逃离,起码目前看起来还算顺利。

他的手上就动作快,把空出来的两个包,一个里面装吃的和救生生活用品,打算待会儿给小女孩背,另一个就空着装弹匣等军用物资自己背,然后就开始在这三件战术背心上面把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一拆下来,一共有二十多个步枪弹匣和十来个手枪弹匣,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苦战,包括上面的一些零碎小东西,都一股脑的装进背包,自己之前也有一个装着抢夺海军陆战队的背包,里面的东西也不少,调整一下。

最后终于在那件应该就是拿卫星电话的家伙背心里,找到了一叠地图,有点欣喜的拿出来,翻阅几下找到目前所处位置的一张地图,上面的塑料薄膜套上甚至还画了一些圈,可能就是标明这个小队最近活动查探的区域,辨认一下,从目前的地点到邻省大约还有三十多公里的直线距离,然后再过二十多公里才有城镇。

看看背心上的文件包里还有一

叠其他文件和防水记事本,拿出来随便的翻看了一下,却发现上面记录的却是一个个人名跟四位数,还按照地区分,飞快的找到这个村庄的地名,上面就有四五个名字,按着那个发音一个个念出来:“知道是什么人么?”

正在狼吞虎咽口粮,噎得连战术背心上的水袋里面水都吸不出来的小女孩有点白眼,但又在点头,齐天林想起蒂雅那时的样子,提起水袋帮忙挤点水,不多说什么,能理解这些饥饿的孩子这种感觉。

小女孩终于咽下去:“是……是,收鸦片的老爷!”

齐天林顿时就想起来跟他们很熟络的那几个鸦片商,眼睛看着这些四位数……来不及过多思考,翻看了一下剩下折叠起来的文件,却是一份缉毒局内部的通报文件,只看了寥寥几句,齐天林就脑海中似乎盘旋出了一个模糊的点!

因为这上面详细的叙述了最近一个月的鸦片交易数量跟地点,甚至还有一部分买家……

阿汗富一年有数千吨的鸦片产量,基本占据全球绝大多数,这个数字在美国这十来年一再打击的情况下,根本没有降低,反而一再攀登生产高峰,这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美国的解释一直都是塔利班在引导这一切,齐天林参加过的巡逻也说明了这一点,奥独眼也从来都不否认毒品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但是眼前的文件资料似乎在解答另一种可能。

缉毒局是清楚这其中交易的!

但是他们却放任了这些交易,甚至一直在放任某些生产大省的种植!

齐天林发现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一个以前很多人都没有注意的可能性!

因为这些交易点全部都在阿汗富的北部!

通报里面轻描淡写的提到了一句,这些鸦片全部流向了中亚地区然后去到俄罗斯……甚至有一部分流进了华国!

齐天林迅速的翻看小本快速的把本地区那些四位数大概的加起来,找到通报文件上的这个地区,果然是差不多的数字,只是通报是按照吨来计量,小本上就是公斤,这些所谓缉毒局的驻外应援队,其实是在有意无意的引导一场新的鸦片战争!

把数千吨的鸦片从中亚以及华国的维疆倾倒出去……

他的手似乎都有点颤抖了……

奥独眼那个家伙其实是在给美国人背黑锅!

美国人控制住了阿汗富的表面局势,然后放手让这些各地的鸦片商种植贩卖鸦片,接着引导这些鸦片销售到俄罗斯跟华国去,一方面可以孤立塔利班,让这些鸦片商脱离塔利班的销售渠道,降低塔利班的经济来源,一

方面更是达到了隐藏在背后的政治策略!

现在齐天林大概的有点思路,只需要回头寻找数据来证明了,来不及多想,把这些东西全部塞进自己贴身的战锤皮夹里,更加仔细的翻看了眼前的东西,没有再找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听听外面直升机的声音已经消失,立刻就撵小女孩上路:“你准备逃到什么地方去?”

小女孩有点迷茫:“不知道,我……我只想离开这里,我想当一个老师!不想嫁人,隔壁的卡丽达才十五岁,生了第二个孩子就死了,还有戈蒂才八岁就当了抵债新娘,没了音讯,我不想死……”

齐天林点头:“那就跟着我试着拼命看能不能逃离这里吧……”两人已经又开始步行在几乎没有路的山间,有了GPS跟地图,再加上当地小向导,这似乎是一个比较靠谱的撤离方式……

摆脱追击是目前的第一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