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8章 龙

第四百一十八章 龙

齐天林明白自己就好像当年的地下党员,已经打入了一个对方的所谓较高层面,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欢欣的感觉。

怎么做?

他不是个情报人员,他打入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取情报,这也许就是几乎所有他的敌手都不会想到的地方,他就是一个只对自己负责的卧底,在潜伏的过程中找到某些节点,无情的实施个人所能达到的打击目的!

有安妮和亨瑞这样的贵族帮他背书,他可以说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MI5缜密的身份调查,而这份MI5的调查同样也可以应用到FBI或者CIA,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只要他接下来继续尽量把自己的马脚擦干净,一种新的战斗方式就在眼前了。

所以他没有欢欣感的原因就在这里,现在他不再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小佣兵了,在某些时候他已经是有义务要解释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隐藏的难度更大了。

只能说他作为一个行动小队的领头人,具有相对的自由度,尽量利用吧。

可齐天林觉得却不能利用安妮,毕竟这是一份真正随着时间慢慢发展起来的感情,他不想这姑娘有被蒙蔽的感觉,吃过饭他就主动说要跟安妮谈谈。

安妮有点莫名其妙:“不就是找了份新工作么,跟我有什么好谈的?”她有点跟别人不一样的,就是力图降低自己的特殊性。

陆文龙回家把这件工作的事情还是解释了一下,很简单,就是差不多跟007一个单位的,玛若不可抑制的有点乐淘淘:“不得了!要是你遇见那种很帅很有型的特工,能不能合个影?”

柳子越就瞧不起:“别这么傻行不行?那都是影视作品胡编乱造的,真的特工都要随时能隐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光彩夺目的还能偷偷做事?”这其实也是看小说得来的讯息。

玛若自诩为特工公司老板:“我还没有你清楚?跟爱人开玩笑嘛!这点你们华国人就还是要跟我们学学……浪漫,知道么?”

柳子越不跟她探讨国与国的差别:“走了走了,玛若陪我去走走,蒂雅去洗碗,你们要说什么悄悄话就自己去说。”

齐天林摆摆手:“还是我先扶你去走走吧……待会儿回来说。”

可真等他在书房里面坐在安妮的对面,这姑娘就不认真:“今天下班时候去淘的……怎么样?我觉得裤腿特别长,只有我穿着好看,她们俩穿着裤腿都要长出来好大一截!”

齐天林坐得周周正正:“我有些严肃的事情要跟你说。”

安妮真的在陶醉自己

的细长腿,瞥他一眼:“要求婚?给你说了不太现实的,现在先别谈这个事情,最好是等有个小孩儿了再说。”

齐天林哭笑不得:“嗯,只要有机会,我肯定要求婚,我是说我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不明白我在做什么,我不希望你被蒙蔽。”

安妮才稍微认真点抬头看他:“你蒙蔽我还少了?不声不响的就回来勾搭上了玛若,现在跟蒂雅怎么样了?”

齐天林要哭:“我说正事!你正经点!”

安妮随意靠在贵妃榻上:“过来,还是给我揉揉腿,只要离开了王室生活,对我来说什么都是正经事,所以没什么特别的,说吧!”看齐天林坐过去,就把腿搭上来接受服务。

齐天林解释:“这一次其实是对我的真实身份做了一个详细的调查……”

安妮打岔:“脚踝重点,你有什么真实身份,你妈我都见过了!”

气得齐天林顺手就是一巴掌打她腿上:“认真听好不好!就知道唧唧歪歪的打岔!”

安妮立刻安生了,顺手拉个小靠垫抱住:“你说你说……”

齐天林还得回忆刚才说了什么:“这个……调查是因为我接近了亨瑞的圈子,也就是你的圈子,我想表达的是,我不是想利用你,因为我……”挠挠自己的下巴:“我在做一些偷偷摸摸反美的事情。”干脆直接把自己的大方向和盘托出,说老实话,有些东西一直都是一个人憋着,还真不好受,所以才有那个对着树洞说话的童话嘛。

安妮果然安静了不少,伸头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表情:“为华国?”

齐天林摇头:“没有为哪个国家的意思,我也没有跟华国有联系或者默契,我就是一个人闷着头在干。”

安妮保持姿势不变,还动了下膝盖示意齐天林手上继续:“那你做了些什么?”

齐天林看看自己这个家的书房,是做了全面检查的,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我……救走了卡菲扎和奥尔马、破坏了利亚比的整个石油系统,揭发了叙亚利国防部长叛逃、在冲绳制造了军机坠落、暗杀了阿汗富的内政部长……嗯,陆陆续续还有些其他事情,总之就是一直在偷偷做。”忍不住看了看安妮的脸,这姑娘有点惊讶,但是绝对没有很惊讶,难道王室成员的神经都是合金打的么?

齐天林看看她:“最开始我只是简单的想报复,想捣乱,因为我们那一整支的队伍都是被美国主导的行动全部剿杀了,我本来也应该死在其中的,慢慢的看到越来越多的真相,思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不是一个擅长谋略的人,我只会用

枪,所以我就想这样一方面做正常的工作,隐藏在下面偷偷的干一些让美国战略受挫的事情,同时也可以带来不少利润。”

安妮还是没说话,齐天林索性和盘托出:“总之我跟好些地下势力都有联系,我……尽量很小心,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利用你来掩护我的意图,仅此而已,我说完了。”

安妮皱眉:“说完了?”

齐天林点头:“说完了。”

安妮再问一遍:“真的说完了?”看齐天林不能领会,补充一句:“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表达你的这种意愿给我听?”

齐天林终于领悟过来:“我……是真的爱你,不想这份感情中掺杂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想你误会,因为我怕万一有暴露的一天,你措手不及,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我在玩弄利用你的感情,嗯,就是这样了。”

安妮就随着他这段话起身,每说一句就抱得紧点,最后索性挂在他身上,笑颜如花:“这就对了嘛,女人其实最喜欢听的是这一句,其他的就都是其他,就算你是在骗我,利用我,也要让我沉醉在里面。”

这句话齐天林可不喜欢听:“没利用!”

安妮还道歉:“好好好,没利用……你哪里稀得利用我,其实怎么说呢……咳,你就别把这事儿当个事儿……”

齐天林有点诧异的转头看自己的未婚妻,安妮趁机跟他吻了一下才接着说自己的看法:“之前你在开始询问我关于一些意识形态的东西,我就觉得你在思考什么,看来现在你已经把弯转过来了,这就行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标准,你做的那些事情在玛若或者夫人看起来,都很吓人,但在我看来,也都是战略下的小细节而已,你擅长细节,那么破坏一个节点,也许就能破开一张网,那你就做了,我是你的未婚妻,嗯,这个还要苏威典议会认可才行,我当然能理解你的行为。当然作为苏威典的公主,第二顺位继承人,对你这种做法我是不会公开官方认可的……”

齐天林翻白眼:“为什么在我看起来还比较大的事情,你就老这么轻描淡写的呢?”

安妮奇怪:“不然呢?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上,从来都是这样的,欧洲王室的发展史上也从来都是心怀鬼胎,相互做手脚,这是必须的,难道你认为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可以在政治和权力斗争中获胜?所以我才格外的专心做慈善什么的,就是求得一个心理平衡,我所在的位置能看到太多的肮脏,你这点算什么?说实话,你这个都是小儿科了!”

齐天林很鼓了点勇气才给她说,这下是

真的被打击了,貌似遇见奥塔尔以后,他还没有被这样打击过,一下有点发愣:“你……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总是希望能被崇拜,被仰视的吧。

安妮扑哧一下就笑了:“才没有小看你,这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如果你收拾收拾现在的收入,找个地方当富家翁醉生梦死或者平平庸庸的生活,我们也能过,但是每个公主的梦想里面那个骑士,都应该是单人独剑直面喷火的恶龙啊!”一边说,一边从后面把下巴放在齐天林肩膀上,鼓着腮帮子呼呼的喷火,白生生的手还呈爪状,扮演一条漂亮的母龙!

齐天林还想说什么,安妮就抱住他的脖子:“你看点书吧,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看吧,美国这条恶龙不是那么容易挑战的,我给不了你太多的指导,就好像纳粹黄金这件事一样,我只能帮你计算一点小东西,所有的环节都得你自己做,我的位置太高了,一点点举动都有可能暴露你的真实意图,学会我早就告诉过你的,不要认为自己在做什么,轻松点,在玩一个游戏罢了!”

嗯,安妮这种好为人师的腔调听起来还真有点像一条邪恶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