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0章 第一遭

第四百二十章 第一遭

一间有点昏暗的废旧仓库,三十余名PMC都集中在里面,随意的坐在军营马扎上,看着前面的齐天林,一只具有投影功能的手机用蓝牙连接平板电脑后放在用几支枪架起来的三脚架上,投出不算太大但还清晰的画面在白墙上。

齐天林用阿拉伯语进行任务讲解,马克坐在那一队欧洲PMC中间,轻声用英语进行简单翻译,他已经跟齐天林反复斟酌过计划,做出了一些微调,对细节算是非常了解了。

齐天林自己都觉得好像有点不一样了,说话的腔调跟节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培训中那些细节真的能开始运用起来,什么地方是重点,什么地方是需要详解解说的,现在都能娓娓道来,马克还给他树了个大拇指表示赞扬。

首先是国家地图,两万平方公里左右,不是最小的那种,但是临海,计划就是从海面发起的,齐天林不讲述那些背后的政治意图跟避讳,只是单纯的分解战术意图:“我们是采用分散进攻的方式,但是重点在于这一次全部都是城市地形的军事行动,请各位注意区别战斗中的细节不同……”

这就是系统培训的好处,就好像那些叙亚利或者以前利亚比的叛军,他们在作战的时候根本没有所谓的区别意识,在城市里面还好像在野战一样,以齐天林现在的高度看来,完全是乱搞。

整个国家的军队大约是两千人,原本都驻扎在首都附近的三个兵营,但是前任总统的拥护者已经提前在靠近另一头的边境搞事,调动了一大半过去,只有五百人左右还在首都附近,另外就是一百人的海军跟一百人左右的总统卫队和军乐队,警察系统一般是不配枪的,可以忽略掉。

首都是全国唯一的大城市,有八万人,直接就靠在海岸线上,这边的队伍会搭乘一艘货轮在首都附近的渔村靠岸,莫森部的游客们会三三两两的到那里入住一家海边度假村,然后黑人选手们会佯装当地人进城被撒到总统府附近的周边,在白人选手们把战斗打响以后,黑人选手负责外围牵制和制造混乱,几年前的一次非洲政变,就是因为参赛选手全部都是白人,被反扑的政府军简直见一个杀一个,包了饺子!

齐天林重点讲解的就是外围牵制和混乱制造办法:“不要说话,这边的官方语言是西牙班语,一开口就露馅,我们的西牙班语翻译在另一部分里面,但是基本上就不用语言,攻击队伍按照自己分配的项目就开始抢占各个要点,每个小组的目标详细到从大街到目标点之间的路线,都有一系列的照片。所以外围牵制组你们就是尽最大可能在正

式宣布总统交出政权,一名暗藏在现政府中的军官负责发表声明过渡掌权之前,拖延城外军队的进攻。”

看着颇有些兴奋的小黑们,齐天林再三提醒:“是拖延,不是叫你们抵挡!明白我说的这个区别么?”

图安理解了一阵:“就是发现一头豹子,我们尽量绕着它兜圈子消耗它,而不是直接去拼杀?”

齐天林很满意:“就是这个意思,这剩下的人,其实也是总统觉得比较保险的本部落士兵,那些其他部落的人索性调离首都,确实不太可能出现数百人从天而降的情况,一般是够用了……”原本是有一定的军队可以叛乱的,就被调走,只有一些军官的直属战斗编制还在首都,但是也就不到一百人,而且这种情况计划里面完全排除,只要求这些人在快速成功以后,接管各个环节,不参与战斗,因为对于外国PMC来说,实在难以区分两边的军人。

转头对欧洲的各国杂牌军,齐天林就要解释一下:“为了保密,各位的通讯工具在上公司的飞机时候都留下了,所以没有告知这次的目标,刚才的分析也看见了,一共有七十人左右发起进攻,难度和风险是肯定的,但是利润也是可观的,为了这次成功,客户提供了一千万美元的酬劳,其中伤亡者是有抚恤金的,如果现在觉得自己不宜参加的,可以退出,但不能离开这里,等事件结束以后再离开。”

十多个白人PMC面面相觑,马克看了看:“我们来的路上沟通了一下,我也大概提示可能是什么任务,一天时间,十来万美元的事情,还是值得搏一下!”更何况他这种嗅觉灵敏的还有股市期货收入,不知道他提醒一起来的詹姆斯没。

确实是高收入,这种战斗里应外合,也就一天的时间,一旦对方军官接管就算收工,一般PMC最高级别的进攻任务也就八万美元左右一周,齐天林那种三十万美元千军万马中取首级的任务,一般都没人敢做的,当然安妮的护卫工作也不能按照正常人算,她要讲排场的。

差不多提高十倍的顶级工资,还有一般进攻任务没有的抚恤金,这些现在都挂名在沙漠鹰公司的白人选手们一个个接着点头摩拳擦掌。

马克就接过齐天林的一叠合同,挨个讨论签署,小黑们不签,他们的命都是直接卖给齐天林了,乐呵呵的开始用部族语言讨论怎么逗豹子……

剩下的日子确实就是熟悉各自的具体小队任务,分散进攻的安排就格外强调详细的指挥权集中,下沉计划,各个小分队的主动性适应性都要求比较高,还得下放分队领导权,相邻分队又需要相互协同

控制。

每个小队都有很明确的任务,三四个人一组,分到厚厚一叠照片,从进入城市开始各种街面上的商店街道拐角都有,要求每个人都看熟,到时候就直奔着这些道路去到自己的目标点,关于那些简单的电台电视台,甚至连进了院子那扇门是什么部门都有标注,每个小分队都分开自己演练,一方面要求随便拿出一张照片就明白是什么地方,一方面根据实际要去到的场景,三四个人做进攻演练,于是在这个小基地的空地上,接近十个小队的人都在地面画出大概的建筑结构,反复演练。

齐天林到处看,一处处纠正讨论,他决定跟自己的五个黑小队一起负责最难的外围战斗,马克带着三个欧洲小队攻打机场和临近的一个医院。

这就和指挥一帮子人打野战完全两码事了,对于连野战都没有怎么指挥过的齐天林来说,压力还是有点大,那种每一个指令都关乎到这些信任他的士兵生命的状况增加了他那些超能力都不能掩盖的精神压力,一般人在战斗中的身体压力对他来说基本就不是个问题,所以这种一边倒的谨慎感,连马克都看出来了。

一边递给他一支烟,一边自己也蹲下来:“我都看你反复把计划看了好几个小时了!”

齐天林不掩饰:“我希望带着三十二条生命进去,最后一样带着三十二个人活蹦乱跳的出来。”

马克摇头:“指挥官不能这么想,只能想胜利,必须得胜利,每一个部属都是构成胜利的一个环节,放轻松点,生死由命,你做到你尽量做好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明白你在他们身边领导他们就够了。”

齐天林不讳言:“从一开始,就是你做小队长,我这是半途出家。”

马克点头:“我曾经在KSK呆过,之前也是国防军的中尉,当然接受过一定的军官培训,你不同,你具备太强的个人战斗能力,而且还有好几年可以打,这样的人一直只在最前面冲杀,有点浪费了,宙斯盾也许就是看中这一点,让你具备一定的指挥能力,但是也就最高这个级别,指挥数十人的小队战斗,再往上你脱离一线战斗做指挥就没有必要了,就在这个阶段才是最能体现你的能力的,这个阶段大部分还是战斗为主,学会在每场战斗中培养你的小分队领导,这是德军战斗的一个精髓,每几个人当中必然有一个判断能力和思考能力出众的,多打几场,活下来的就是精锐了,死伤退出的就是没这个命。”

齐天林有点惊讶:“你居然是KSK?看来人人都有自己的背景啊。”德国最有名的特种部队是GSG9第九边防大队,但那算

是特警的编制,在军中最有战斗力的就是KSK,等同于英兰格的SAS和美国的海豹。

马克撇嘴:“我是预备队,在PMC当中能活下来的哪个不是曾经在这样的部队里面混迹过的?你看看吉姆那几个看着焉不拉几的,却是雷霆部队的成员,你那个神经兮兮的萨奇是最没底气的,但却是真正从波黑战争尸海中爬出来的老手,还居然是个什么痕迹专家……知道了吧,我们哪个身边不都是死掉了多少战友?活下来的才是精锐,不要太在意生死……就好像你从来不太在意你自己的生死一样。”说到这里,使劲拍了拍齐天林的肩膀,这也许就是齐天林身边的人逐渐越发凝聚起来的原因吧,有他这样一个总是把危险往自己身上拉的战友,别人的向心力总会愈来愈强。

齐天林心里暗骂老子自己怕个鸟?!站起来很有点受教的点点头。

万事总有第一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