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2章 一拉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一拉

安妮自己开车去上班,顺便带着柳子越去诊所做体检,然后蒂雅就会陪着柳子越打车回家,她自己上班去,亨克开着车带着四个人在后面跟着保护她。

柳子越还是敏锐:“这次老齐的事情怎么有点神神秘秘的,玛若也回岛上去了。”

安妮解释的简单:“他现在在国外情报部门工作,算是考察一下他,这次有点涉及到华国。”

柳子越靠在后排椅背上,气态安详:“怎么?还信不过我?”

安妮吃吃笑:“嗯,就是!”

坐在副驾驶的蒂雅鄙视:“她又在挑拨!”

柳子越咯咯笑:“我知道,这姑娘哪里都好,就是心眼不怎么好!”

安妮得意洋洋:“我的慈善基金会和足球基金今年募集到了超过一千一百万美元,这还是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心眼还不好?”

柳子越不仰慕了:“也没见你把钱拿回来资助一下生活。”

安妮介绍实际情况:“这些钱都是要接受各方面审计的,哪里会有贪墨的情况出现。”前面有红灯的情况,安妮放慢速度停下,告诫另两位:“这一片区也不太平,还是有抢车上物品的情况,如果有人敲车窗,千万不要开门,出租车上关好门,红绿灯的时候不要被人突然拉开车门抢了东西。”

柳子越就喜欢这种温存的气氛:“这样多好,你本来就是个很容易关心别人的人,别一天老算计别人。”

蒂雅才没好气,左手臂这么一夹,右手就滑过去接住一把袖珍版的P239手枪,还是银黑双色纪念版的,顺手就在自己的胸口边一挂上了膛:“谁敢来我的面前抢东西,抬头就是三枪!”

安妮只能庆幸英兰格的车辆方向盘在右边,少女的熟练动作作用枪口是朝着左边车门的,已经有点熟视无睹:“嗯,记得把你的所有证件带齐,允许你随身携带枪支的证件和PMC身份编码卡都带好……一旦发生了枪战,结束以后叫亨克来保释你,哦,别误伤过路的人。”

蒂雅简直当做对她的侮辱:“我什么时候打偏过人?没有把握我会开枪?别拿我跟你这样的菜鸟比,只会打到我的靶子上面来!”这还是她们在国防大学一起接受轻武器训练的时候,安妮远远瞅着两个手枪靶开了几枪,啥都没打中,蒂雅只打了五枪,最后收获了六个枪眼。

安妮呸她一声就开始反驳……

柳子越继续保持自己的笑容,好像在看两个妹妹淘气的斗嘴,安妮从后视镜里瞟到了她的表情,也领会到了,居然伸手去

摸摸蒂雅的头,这姑娘就安静了,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也能从她的手上感觉到亲近的气息。

安妮还是顺口说了一句:“事情有点肮脏,他不愿给你说,而且你也不全面了解他在做什么,不知道哪些能说不能说给你的家人,所以他就不打搅你。”

柳子越认可这个说法,依旧笑着点点头,跟三圣母似的端庄。

齐天林确实是觉得来搞政变有点肮脏,可是眼前的事情让他觉得似乎,推翻了也不见得是坏事。

因为那个年轻黑人男子似乎看到希望,灵巧的就那么一下冲了出去,可是堪堪在他冲到酒吧门口的时候,随着里面那个内政人员的大喊大叫,一把黑漆漆的枪托,兀然从一侧砸了进来!

在两支有力的双手握持下,这个宽大的枪托直接迎面砸在年轻男子的脸上!

几乎所有人在嘈杂之中,在那片蓝调音乐声中,都听了面部鼻骨被碾碎的声音,让人牙齿都有点发酸的咔嚓声。

男子就好像一个装满东西的麻袋,噗的一下就仰面翻倒在地!

一动不动!

正好就倒在齐天林的脚下,那个内政局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那个绿色的袖章戴到手臂上,过来娴熟的从背后掏出一副金属手铐铐住地上的男子:“居然敢散布对崇高领袖的反对言论!必须受到严惩!”挥挥手,两个已经站在门口的持枪武装人员就进来继续跟拖麻袋一样,就把那个男人拖到了路面上!

齐天林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句话都没有说,那个工作人员带着傲然的表情,藐视了一圈还在酒吧里面的人,重重的哼了一声,也跟着出去了。

酒吧里面的谈话声音顿时就少了一大半,连外国游客都觉得有点吓人,柜台那边只能把背景音乐的声音开大一点。

接着,街面上就看见两三个人一组的武装人员开始巡逻,有些戴着绿袖章的工作人员开始要求店铺关门,游客以及当地人都开始离开公共场所,宵禁时间马上要到了,如果超过宵禁时间在街面上被抓住,立刻就治罪!一个反复被提到的国民特别法庭跟那个内政局似乎拥有关押一切人员的权力!

为了维持一个政权,不惜采用高压政策的统治,甚至都有点白色恐怖的感觉了……

齐天林问身边的翻译:“这种事情都持续多久了?”

翻译撇嘴:“最近几年都这样,七八年前挫败了一次未遂政变以后,现任总统就开始变本加厉了,就连这点讯息,我都是花了一百美元才从一个酒吧侍者那里听说的,一脸的惧怕,根本不敢说,所以前总统

要复辟才是个可行的方案。”

齐天林也撇嘴:“估计前总统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放下酒杯跟着其他游客以及居民起身往外走,眼光却在观察那些三五成群的武装人员。

确实有别于他们在照片上看到过的各种该国政府军、警察以及护卫队。

枪支都是华国的款式,每个组当中有一名还是华国新式的无托步枪,一般来说华国是世界上的第三大武器销售国,但是这种制式装备看来属于赠送的类别,因为那些枪支的表面都磨得非常亮,明显都是长期训练的结果,在璀璨的夜景灯光下散发着冷冷的反光。

身上也不一样,都是整齐的战术背心,服装也整齐,最关键的就是穿戴非常严谨,在非洲一支穿得乱七八糟的武装部队战斗如何说不清楚,但是一旦看见这种严格注意军容军貌的军人,那就一定比较强,齐天林都忍不住侧脸给自己的同伴做了个脸色。

这位也会心的报以苦笑,也许就是这点细节让他和莫森察觉了不对劲吧。

两人慢慢的随着逐渐散开的人群离开这条街道,就发现附近的几条街道,都有两三个武装人员站在街角处,而且很明显是受过类似的培训,相互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其他人来得及作反应。

走到那个昏暗的街道,齐天林懒洋洋的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街口远处有士兵似乎在看这边,那个同伴走到驾驶室坐进去,打开车灯趁着对方被灯光一花的时间,齐天林就关上车门一闪身,隐到了身后的黑暗中,通过藏在喉部的通话器询问:“你们在哪里?”

回应很快:“你的正前方十点方位。”齐天林顺着角度看过去,一个咧开笑着的白牙终于被他超人的目光捕捉到,这些家伙只要穿上深色衣服隐藏在黑暗中,真是天生的看不见啊。

按照刚才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场景,齐天林顺着黑暗的墙边开始移动:“你们跟在我的后面十米左右散开队形,一人警戒后方。”

相对而言北面这边更接近城市边缘,齐天林不希望在中间什么地方开始动手,万一被对方察觉包围就麻烦了。

所以沿着边沿往内一点点收拾,才是他的计划,可是仅仅快速的穿过了一个路口,他们就开始动手了,因为很简单,三名武装人员就在他们前方二十米左右,快速的用枪托砸倒了两名男子,正把两名女性往巷子里面拖!

外面那个简直斯条慢理的在行动,掏出捆扎带,居然想了一下没用,直接用枪托再狠砸几下,然后靠在巷子口点燃一支烟,对里面笑着喊了一声,听语

气,齐天林只能理解为催促快点轮到他……

他的身上是一件暗红色的T恤,因为他发现只有这种颜色的服装似乎才能在他要是受伤流血的时候掩盖血迹,现在……

就好像对方施暴的时候不屑使用一次性捆扎带,他也不屑对这种人渣浪费子弹,顺着墙根快速移动,左手一翻腕就从腋下拔出了战刃……

好像好长时间了,从他开始这几个月的培训开始,这把利刃就没有再舔食过人血,齐天林把刀刃轻轻一挥就挡在身后,也掩盖住了自己的脚步声,小黑自然是把把他奉若天神的,对于黄光这样的神迹不奇怪。

耳边听见那个武装人员探着头伸长脖子往巷子里面看发出的**笑声,齐天林已经无声无息的贴到他的身后,右手突然一下呈钳状扣住了对方的面部,食指重重的顶住鼻梁往上按,一瞬间可以带来很大的酸疼,拇指和无名指压住了两颌防止张嘴,左手几乎同时就扣在了喉部一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