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9章 和谐

第四百二十九章 和谐

飞了几十公里抽空没人注意齐天林就把那个皮包绳给扔了下去。

若无其事的接过一支翻译递来的香烟,靠在一边点燃,因为这是一架用于海边娱乐的小型飞机,没有两侧的机舱门,只是简单的拉着防护网,飞得就没有他冲过来那么快,悉唰唰的风灌进机舱,这两人都熟谙这种情况,躲在背风的驾驶座后面,湿漉漉的机舱地板上就只有那个人头袋子,没多一会儿,齐天林身上的衬衣就吹干了,本来这接近赤道的气温就不低,远远的已经能看见海岸线……

翻译指指驾驶员:“也是我们的人……你也有驾驶经验?”

齐天林依旧含糊:“会一点,看别人开……没法子。”

驾驶员笑着插话:“你这胆子还真是大,我们都是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了,没必要都还不愿开呢。”这些高端的PMC都讲究一专多能,也就齐天林这种土法上马的没有那么多技能。

齐天林就只有苦笑……

直接飞到海滨那个他们驻扎的度假村:“现在城里有点乱,我们还是远点这样接近城区,免得被谁打下来。”

等三人驾驶一辆轿车到总统府,都是大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齐天林默默的靠在车后座上看着外面有点纷乱,但又有些忐忑的民众,试着去感受这些家园突然一下就变得混乱起来的市民感受,当然也偶尔看见几支步枪被市民拣走扛在肩上,一场动乱不知道能不能迅速的平息下来……

不过他也只是无聊看看,没那么多精力春秋感怀,很快就看见三五成群的小黑端着步枪在街头执勤了,他们都是以总统府为中心辐射开来,比较讽刺的就是他们替代的基本都是昨晚被刺杀掉的那些别动队的哨位,齐天林看看就拍拍驾驶员的肩膀:“把我放在这边,我得给我的人说说,别遭了冷枪,拿套无线电给我,莫森有事儿就叫我,尽快安排人过来接岗……”

两名PMC点点头,齐天林接过东西就下车了,他的无线电在海里泡坏了。

小黑们看见他也兴奋,还是知道不离岗,挥挥手,表情丰富,齐天林笑着走过去:“基本都搞定了,大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注意安全,我们还是有伤亡了。”

谁曾想这些小黑都满不在乎:“早点去见莱扎嘛,又不是什么坏事儿,不过现在还是您领导我们更有趣一些……”齐天林知道这些原始宗教崇拜有个叫莱扎的神,几乎是那一带共有的,不过每个部落又有自己的各种神祗,最多甚至要拜上百个大仙,和华国有一比。

他下来的实际

目的其实是逛街,因为他看见这边有一片很密集的手工艺品市场,只是因为一大早的枪战,几乎没有营业,也没有游客敢上街来光顾,他就乐淘淘的带了两个小黑进去逛……

莫森过来找到他的时候,就看见这个兴致勃勃购物的家伙,斜跨着一个很有非洲风格的手工缝制挎包,两个小黑还抱了不少,齐天林笑嘻嘻的就把这个包挂莫森身上:“送给你……战斗的事情结束了,现在是购买回家礼物的时间,有事儿您再叫我。”

莫森心情也放松了一些:“已经有些亲信部队出动开始换防,到边区镇压反对派的也跟反对派一起回来了,现在我们的职责就是做好联合国维和工作,保证回来的反对派不对这个城市进行清洗和暴乱式的抢劫!”

齐天林显然被这些大型公司的无耻程度给惊住了:“有……联合国授权没?”

莫森的态度几乎跟他一模一样:“发一箱蓝色贝雷帽维和军装来我们就是了,那还是我们怎么说就怎么做,谁理会那个空架子?”

这才是底气,原本就是这些国家自己捣鼓出来的一个规则,自然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来进行,也就华国这样不上不下的国家才把联合国当个什么东西。

所以这样有点惬意的购物生活过了快一周,那支传说中的内应军队才磨磨蹭蹭的回来,要知道,这个国家横向最远的地方也不到两百公里,那个流亡海外的前总统也高调回归上台,感谢国内人民对他的支持和期盼,他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云云……

齐天林还是找莫森交还了一些财物,不是他搞的,而是那两个被他从飞机上拽下来的男女携带的,那俩身上也背了些东西,是国家的前内政部长,和总统是一车逃出来的,那架四人飞机装了总统跟夫人加侍卫长就装不下了,所以他们另换了一架,结果被齐天林的小黑结结实实的把身上清洗了个干净,各种首饰文件都弄了一包,晚上给齐天林送过来检查。

跟总统比这位就要少很多了,但上百万的价值是有的,鉴于两人当时就被那个受伤的火箭筒手给枪毙了,但尸体却没有处理掉,被后来上台开始清理的本国人发现,莫森打电话问了问齐天林,齐天林轻描淡写的交了一些回去:“别的都分给我的弟兄们了……”

十足的土匪口吻。

但是这样做派,似乎更能说明他的主题思想就是搂钱……

所以,莫森看他带着人似乎有转为搜刮民脂民膏的倾向,主动提出可以撤了……

可是齐天林带着自己的人人枪分离乘坐国际航班刚在法西兰落地,齐天林就把身

上的新收获放进巴黎的银行保管箱,带着接近十名小黑在去往迷雾岛的路上,失去了踪迹。

因为在巴黎他就得到了苏珊的消息,亚亚那边已经联系上了古斯曼,首先就是一个很明确的攻击行动,要求来自欧洲的雇佣兵们,帮他清剿一个古柯碱毒品基地,代价是两百万美元,他急需这样的行动来彰显自己现在越发膨胀的实力跟地位。

于是齐天林立刻就带着一队小黑乘坐自己岛上的水上飞机,离开附近的领海以后,被送上了一艘航行中的远洋巨轮,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偷渡接头的快艇。

老实说,除了几个条件很好的国家边境防得比较严密以外,大多数的国境线,真的不太难穿越。

只是齐天林这个时候的心态,就跟把亚亚派出去找古斯曼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

经历了军情五处的问询跟招揽,齐天林明白自己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无声无息行走在黑暗中的独行者了,他的行踪越来越被人注意到,之前的也就罢了,之后,他真的要非常小心,不能留下任何疑点。

古斯曼很显然就是他的一个疑点……

这个人见过他,那么原来他想跟古斯曼拉上关系通过这条线让塔利班消化毒品的意图就必须掐断,要知道,古斯曼一天到晚都在跟美国缉毒局周旋,久走夜路必闯鬼,万一哪天他被逮住了,仅仅是一队比较特别的黑人战斗小队,就可以联系到他的身上来。

所以帮忙杀杀毒贩收点钱,肯定没所谓,但绝对不能跟这个家伙一起折腾美国……

这就是齐天林一路上思考出来的新方针。

从那个倒霉总统身上剥夺到的财产,他也一分一毫都没有暴露出来,收藏到了保存箱里,但是回岛上的小黑们却给玛若带去了他们在那个内政部长那里的收获,齐天林的口信是尽量给大家分了,家里另外有……

他不知道,玛若得到这个口信的时候,虽然万般相信带队的小黑说的话,可真的纠结了很久啊……

这姑娘从小到大也不是什么富裕孩子,队长罗伯特一贯都是做点小单子,又仗义,把一帮受伤的老兄弟都养着,所以生活还不一定有齐天林他们这样的单身汉宽裕,回来当了老板娘才开始宽裕起来,可是当她把那一袋子财产统计了一下,真有点心疼。

虽然是个部长,可是携带的珠宝首饰以及国外银行户头,稍微一查验,就有数百万美元,齐天林他们在那边随意估计得还是太少,太低估了这些国家主人的收入,想打电话给齐天林要主意打不通,最后索性问柳子越。

毕竟也就是个二十一二岁的平民姑娘,哪里有那么大气的手法,谁知道柳子越一听,也好不了哪里去:“这么大的款项,我怎么知道处理方式,问安妮好了,而且我怀孕呢,别问我什么数字上的东西,我可不想孩子生下来是个钱串子。”

安妮才是真的忙不过来,非洲小国动乱的新闻,别人当新闻看,她就当股票指数看,虽然没有什么明面上的资源涨跌,但是齐天林提到的那个澳洲矿业股份公司就开始宣布要收购小国前政府的矿业股份,股价那是蹭蹭的涨啊……

只是这种利润,她享受的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毕竟以游击方式获取的,都不会有让人咂舌的巨额利润,马克也只是想有个几十万的利润,好退休而已。

所以接到这个电话,她也有点舍不得:“难道他说的家里有好处,就是我这边操作的股市收入?完全不能比嘛。”

两位姑娘在电话里面很是商量了一番,决定先拿一半出来均贫富,剩下的等齐天林回来再说。

钱倒是小事情,不知不觉,姑娘之间似乎开始习惯于跟对方沟通着做点什么,也逐渐都找到自己的位置该干什么,算是个比较和谐的局面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