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1章 遥控

第四百三十一章 遥控

齐天林的专注力一直集中在那些蒙着面在另一侧射击的匪徒身上,这是唯一暴露出身形的伏击者,这些人也许是太过得意,计划的周详让他们的攻击成果简直冲昏了头脑,原本应该是在室内通过门窗射击的,现在居然站在了小楼的阳台甚至楼顶……

从穿着以及肤色上来看,本国人的成分比较大,虽然都用头巾面具蒙住了脸,但是白色的紧身背心加牛仔裤,随意的嘻哈风格服装,稍微较深的肤色但又不是黑人,微卷的头发,都说明是本国人,更重要的就是他们胡乱射击的开火方式,都说明这些人是仅仅学会扣动扳机的菜鸟,但是却能获得这么好的战果。

关键就应该是那个神秘的反器材武器枪手!

齐天林跟亚亚停止了往山头勘探的行动,现在过去,纯粹是找死,就这么站在街头混在一大帮街坊游客中间看枪战,几乎没有流弹朝这个方向过来,这些民众也一副熟视无睹的表情,除了有不少人举起手中的手机拍摄,估计连报警的都没有几个。

说起来长,其实整个袭击只持续了三五分钟,但是对特警队来说就地狱般的几分钟,随着居民区这边的几名枪手窜下楼,跑过街面,抵近给一些还在翻滚的伤员补枪以后,匆匆的也投进这一侧的斜坡,跟几个从掩体里面出来的身影一起会合,示威性的打了几梭子朝天枪弹,潇洒的消失了……

混在看热闹的人中间,齐天林和亚亚也漫步跟着凑上前去看……

看热闹的人是真不怕死,好奇的抵近了观察,然后那些遍身血污的特警,终于让有些人受不了这种感觉,开始泛呕或者站远点。

齐天林跟亚亚自然没什么感觉,一边走马观花的看,一边评述搞现场教育,指着枪战中唯一两名反应比较快的特警,他们冲过了车辆的阻挡,往一侧的山坡冲锋,这才是当时最应该做的,对方的人并不多,只要留下几个人防备另一侧可能的射击,大部分特警都应该一起散开队形冲锋山坡,就会很轻易的战胜这几个伏击者,当然遇到伏击,居然不马上下车,才是这个巡逻队遭到重创的最大原因,齐天林说完这些重点批评亚亚:“好好教育你那些小弟,不要有事儿就一个劲往上冲,散开队形有目的的冲,你看看这俩,别人都没有冲,结果成了靶子,中弹最多就是他们……”看上去真的很惨,因为都戴了头盔,加上伏击者也不是有意识的选择身体中弹部位,都是大概位置乱扫射,所以基本上头部都没有中弹,但是身上几乎都是浑身中枪,冲山坡的两名特警更是连腿骨都打断了……两人这么小

声说话,不经意的就走到最前面,仔细观察了一下头车上的状况,寻找反器材枪的痕迹,这才是他们过来看的目的。

齐天林很快在打头的福特越野车上找到那个第一枪的位置,看看弹头在引擎盖上打出的斜面大概的判断出对方所处角度,下意识的想抬头看,立刻反应过来那个枪手说不定还在那里用高倍瞄准镜看着这边,赶紧控制住自己的动作,更夸张一点的好奇到处看,最后在透彻朝着山坡一侧的副驾驶座上看见一名警衔明显较高的指挥官,被一颗击穿车门的狙击枪弹打穿了腰腹部,大量的鲜血跟内脏都从驾驶员一侧的贯通伤口流出来,几乎当时就死了……

齐天林在这里多站了一两分钟,由坐姿的入射伤口,到门上的枪口就得到一个更准确的角度,掏出手机,跟其他很多好奇的看热闹人一样拍照,但他的手机镜头是朝着山体的……

最后自己匆匆的看了一眼那边,就给亚亚眼色,慢慢的挤出看热闹的人,离开这一带,刚走进杂乱的居民区,就听见后面传来刺耳的警笛声……

纵然死掉的是警察,警察也总是在什么都完结以后才到来。

齐天林给亚亚一个确定的安排:“今晚下半夜就行动,上半夜开始潜伏,现在安排所有人开始休息做准备……”亚亚得令以后,跟齐天林约定了晚上的碰头地点,回去了。

孤身一人的齐天林随意买了两份报纸和一小袋特产小吃墨西哥鱿鱼卷,随意的找了个人来人往的路边,坐在街边绿化带的休息座椅上消磨时间,刚才那种地狱一般的景象,跟眼前车水马龙的都市场景形成了诡异的反差。

那部墨哥西的手机响过一次,亚亚明确的汇报,古斯曼派人来说明了一下,这次袭击跟他没有关系,他的宗旨是从来不正面挑战政府,正可能是他要收拾的那个毒枭做的,希望能尽快行动干掉这个家伙,以免对方的名声日益高涨,他就没有地位可循了。

正如齐天林第一次跟古斯曼打交道得到的印象,这个家伙确实是个智力比较高的家伙,只可惜不能做更高一层的合作者了……

下午甚至还去买了不少当地著名的墨哥西玩偶,用一个风俗民情背包装着,寄存在一家车站的行李处,看着天色慢慢变暗,齐天林才在商场买了一套深色的运动服,以慢跑的形式逐渐接近上午那个伏击案发生的区域。

现在那里依旧是灯火通明,无数的警车都在闪耀着警灯,整整一天,都还在各种取证记录,特警的尸体已经搬走,但是画下的一个个尸体白圈触目惊心。

齐天林混在依旧很多

的围观者中间看了一会儿,就悄悄的顺着山坡一侧的居民区消失了,在破烂的房屋之间纵向穿行了好一阵,才横向的平行公路,朝他上午观测的那个大概的狙击位方向找过去。

很明显,他立刻就发现了几盏雪亮的手电灯和大量的脚步声,警察显然也有痕迹专家在寻找这个点。

他的优势就是在现场能大概判断对方的距离,直接放弃了近处,拔出战刃飞快的潜行,直接奔赴几百米开外,把散开一字队形的几十名武装警察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至于为什么一直磨蹭到入夜才开始,就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说不定有些痕迹专家觉得晚上还有利于发现问题呢。

齐天林就不是拉网搜索,他是按照一个狙击手的逆向思维,如果是我,我会大概选择什么位置,一边看着远处的警车残骸,根据那个指挥官中枪的角度,不停的调整……

一个半小时以后,他终于在五百米左右的一个地方发现了被掩盖的狙击位,这明显是一名军方出身的狙击手!

因为只有军方狙击手才会做这种粗略的掩盖,军地战场上,事后不会像警察这样仔仔细细几百米外都来寻找狙击手痕迹,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习惯性的不让人无意中发现而已,如果是个经常作案跟警察打交道的老手,一定会掩盖得很仔细。

齐天林左右细细的观察倾听,感觉没有人在周围,才在这一片山脊向着公路一侧略低点的灌木丛中用挥动的战刃做照明,细细的查看,没有弹壳,这也是军方狙击手的习惯,反而从警方或者运动队出来的狙击手没有这个习惯,但是该有的痕迹还是有。

反器材步枪一般都有脚架,齐天林细致的在草丛中找到了两个脚架支撑点,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两个小方块压痕,而不是一般传统西方狙击步枪喜欢采用的哈里斯圆头脚架,也不是现在流行的QD快拆半圆头脚架,更不是俄制反器材枪喜欢的平板加尖顶脚架头,答案呼之欲出,这是一支他在利亚比打爆油罐使用的那种M82巴雷特反器材步枪……

中美洲其实很少人用这种枪,而且没有一定的培训,根本用不好这种枪,这就是齐天林一定要过来找找看的原因,他必须要知道这个也许跟自己攻打地方有关联的狙击手是个什么样的人,简单点说,以他的脚下为界,往北是美式的枪手,往南是苏式的枪手,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他必须要为自己的人做好准备……

现在看来很可能是这个毒枭从美国这边请来的狙击手加上他自己的本地枪手,制造了这起针对巡逻特警的惨案,这就是专业人员加入的后果,带来质的变化。

得到这些结论,齐天林就伸出用一张纸包住的手指拂去这些痕迹,帮那个狙击手消除了一些暴露的东西,才看看已经在慢慢接近的搜索队,消失在黑暗中……

他绕开眼前的密林,在几公里外爬上那个畜牧场附近的山头,做了一个简单的目测,就靠在一堆灌木里面,静静的看着下面。

和得到的照片、卫星地图、手绘平面图都一样,一个典型方正的畜牧场,现在看上去寥寥几盏灯光,根本不会让人联想到跟毒品工厂有什么关系。

可齐天林知道,其中一栋房屋的地下,就有一个制毒工厂,大量的压制大麻砖、提炼袋装可卡因以及很少量的海洛因……

直到两个小时以后,接近半夜,亚亚带着人在两名向导的指引下,开着车兜了个圈子再步行一公里多找到了齐天林……

也给他带来了唯一的那支M700狙击步枪,齐天林是唯一一个不下山,在高处做遥控指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