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4章 没变

第四百六十四章 没变

礼物昨天下午已经发出来了,一百多份,请自觉得报名时间靠前的弟兄们注意查收,没收到的就是超过了时间,因为报名很踊跃,名额飞快的就满了,没收到的别怪我,哈哈……再次感谢!!

超过四个小时的全副武装多地形跋涉,让齐天林第一次见识到这支天下闻名的铁军真面目。

纵然有齐天林的高档装备作为诱饵,这些廓尔喀还是没有选择分开,只是本能的按照自己先前的战斗编制习惯,分成了四五个战斗分队,撒开队形,如同一个个箭头就往目的地进发。

廓尔喀军队中的基层指挥官基本上都是廓尔喀人自己担任的,齐天林只端着自己的步枪跟在旁边观察,当然他这样全副武装全负重的跟士兵们一起跋涉,让廓尔喀们的目光开始有了点认同感,老式英军军官都喜欢在腋下挟着一支指挥棍优雅的在旁边看的。

当先的几名尖兵显然很熟悉自己的业务,拔出狗腿刀就开始在前面劈砍带路,他们的廓尔喀弯刀明显比其他人稍微大一点,也更适合这样的开山刀职责。

其他几个分队并没有为了减轻负担或者图省事,就跟在这支分队后面通过,而是各自寻找不同的途径按照同样的战斗队形前进,这种有点不知道体恤体力的笨拙做法也许会让有些老爷兵难以理解。

齐天林却禁不住点点头,这就是百炼精兵,实战中,如果汇集到同一条路上,在这样的密林很容易就无法掌控周围的态势,也许不知不觉陷入敌方的包围或者陷阱导致覆灭都不一定,并行几路,看起来费力,但是最终的效果却是明显的,一旦遇见敌袭,几条不同战线的部队相互支援的机会就大得多,而且展开的面积够大,腾挪的余地也大了很多,当然对体力消耗也更大,说明这些士兵对自己的体力有信心。

既然来了,他要给自己的士兵也要展现自己的一面,于是几乎每支有点艰难在密林间跋涉的分队,都看见自己的指挥官在他们之间不停穿梭叫喊观察,相当于就是他们直线前行的好几倍,这种非人的体力跟行进能力让这些一贯以吃苦耐劳著称的廓尔喀们也咂舌起来。

等到穿过密林沼泽灌木地带,几乎每个人都浑身汗透,连齐天林也不例外,沾满黑色的淤泥浆,好像一个个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鬼怪。

来不及整顿休息,因为齐天林已经一马当先的端着步枪往上开始攀爬冲锋,偶尔回头看过去,那些廓尔喀们总是如同战争机器一般,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面……

历史上这些廓尔喀就是以这点闻名,一旦投入战斗他们的本性就是有点木讷的强

韧,为了饭碗才出来卖命的这些山民总是能对战场上的艰难困苦逆来顺受,用他们的话来说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天经地义,只要真的产生了认同感跟隶属关系,忠诚得盲目服从,最为人诟病的就是他们曾经毫无怜悯之心的用重机枪对示威人群扫射了一个小时!

仿佛那些不是生命,而是一群群柴火堆……

所以当齐天林带着这些战争机器冲上山顶时候,没有任何激动的欢呼跟劳累得瘫倒在地的行为,就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齐天林……还有他许诺的奖品!带着气喘如牛,但是依旧挺拔的低矮身体,一直那么看着……

齐天林也在大喘气,刚才他可是让亚亚拿了四千美金来发放的,现在稍微调整一下呼吸,就把手中的步枪给了刚才第一个跟着他冲上山顶的廓尔喀,再把战术背心给了那个分队的第二名,手枪、墨镜、帽子衣服裤子,甚至包括那双价值八百多美金的靴子也都那么在山顶上脱下来递给一个脚型跟自己差不多的下属:“现在是训练阶段,扛不住的就离开,但是只要跟着我开始投入工作,就有额外的任务奖金,看到那支非洲分队没?他们在上个季度的奖金是每人二十万美元!”其实是接近五十万,不过那可是他真正的嫡系,廓尔喀们还有个过程。

这个数字终于让这些看起来有点木讷的廓尔喀再次开始大喘气,那几名公认的指挥官还在试着改变这种随时可以提问的形式,小心翼翼的不敢打破那种英兰格军官在廓尔喀军团一直坚持的阶级观念,相互鼓励了一下眼神才让开始那个提问:“我们……今天就能开始工作!”

齐天林摇头:“承包商跟士兵不同,我们首要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不光是你们,还有他们,所以从今天开始,谁再把装备偷偷折算成钱弄回家,就给我滚蛋!”因为他刚才看那几个钱串子很有把奖品卖了换成货币的想法!

廓尔喀的态度真的就是卖命,生命都是可以算成钱的,既然雇主给了钱,命就不是自己的了,就是这种态度,才会让他们在一次次战斗中灭团,一次次的寥寥几人残肢断臂也不撤退,如同疯狗一样咬住敌人为雇主争夺哪怕一点点利益……

所以对齐天林这种先保命的PMC思维确实有个适应的过程……

最后齐天林是穿着一条平角内裤跟一件内衣T恤,脚上穿着袜子随意的裹了点丛林叶子就跟这些廓尔喀又穿越沼泽丛林地带回去,强悍得真不是人。

回过头,就在培训机构购买了足量的T恤跟户外多袋裤,加上一些新款的战术背心,还有从之前那家美国枪械公司补订的马萨

达步枪,陆陆续续在之后的训练中逐天发给表现靠前的廓尔喀,逐渐形成PMC风格,也让有些始终没有换装的廓尔喀有种压迫感,在训练中力求争先表现。

齐天林也逐渐熟悉了五个带队基层指挥官,就按照换装的先后顺序ABCDE分成五个三十人小队,另外那个每次被迫带头发问的马嘉成为了整个廓尔喀分队的副官,负责齐天林以外的管理工作。

就好像恋人一般,随着相互的熟悉,齐天林这个每次都必定身先士卒的长官,让这些一贯要把长官当成金主看待的廓尔喀愈发好感。

只是到了后阶段的两支分队合练,才让齐天林伤透了脑筋……

两相一比较,亚亚带领的小黑们分了两个小队由图安跟另一个小黑带领,他们的特点就是太灵活了,就跟豹子似的,东游西逛的进攻始终有点乱糟糟的,但是兵无常形,这样的态势就很容易让局面陷入混战,而一旦对方的架构被这些小黑扰乱就很难恢复了。

非常强调纪律性和吃苦精神的廓尔喀就很有点看不起这些散漫的非洲兵,在训练中双方那叫一个格格不入,最后齐天林只能尽可能的让双方熟悉对方的战术特点跟敌我识别,真的没有那个经验跟能力把两边编在一起协同作战。

身在最富庶的美国,这两百多人的部队,就哪里都没去,天天扎在密林跟沼泽还有靶场上训练,整整两个月的训练时间,成箱的消耗子弹。

齐天林手中的两支部队,却隐隐有点得心应手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线路来调整自己的人,如果说小黑是锋利而灵动的战刃,廓尔喀就是如磐石般稳固勇猛的战锤,他自己也很少同时使用这两样兵器吧。

按照这两种特性来定义和使用自己的队伍,给自己以后的战斗指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培训时间完成以后,就开始分批的把人手全部调回欧洲,到迷雾岛上假意停留驻扎一下,分批分批不着痕迹的把两百多人开始以军事承包商的名义调入阿汗富……

所有这些调动跟运输都是采用英兰格军方现在在阿汗富为数不多的部队跟渠道来进行,甚至还有几份正式的阿汗富当地跟粮农组织的护卫合同。

这些事情都是亚亚跟马嘉带着人回岛上跟玛若交接装备什么的,然后再由莫森联络军方调集过去,前后又持续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齐天林就带着蒂雅离开培训基地和自己的队伍分开行动。

他必须找到那个隐藏在墨哥西的影子,查看一下他跟奥尔马是不是真的有联系上开始运作毒品,毕竟他马上也

要去阿汗富了,必须得跟奥尔马联系,趁着现在在美洲,就要两头都看看情况了解一下。

蒂雅早就把自己的宠物又扔给了亚亚带回去,免得打搅自己小两口的生活,这段时间的训练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格外的难度,只要有一种能一直战斗在齐天林身边的动力鼓动着她,面对从未跃出过的机舱,她也能毫不犹豫的跳出去:“就是塔塔那个怂货,我一跳伞它就只会在我胸前的小背包里面乱叫,好像尿都吓出来了!”

塔塔也算是极品了,回到岛上就跟小猫折腾,出来还得跟着运输机跳伞,直升机绳降,真是什么都经历了一下,要是回到自己的猴群,估计也是可以得瑟一下的。

齐天林也就当是自己跟蒂雅一起走走算旅游,因为他脱离了自己的大部队以后,佯装旅游的跟蒂雅到附近城市逛逛,买了一部新手机才跟影子那一大堆的联络方式联系。

回应很快,影子不让齐天林到墨哥西去找他,免得留下什么痕迹,他自己有渠道到美国来,最后约定在迈阿密见面。

因为在那里过两天有一场NFL的橄榄球比赛,巨大的人流量很容易掩盖各种痕迹,齐天林想起那一大把别墅钥匙里面自然是有一把属于著名的迈阿密海滩别墅群的,打电话让巴黎的柳子越给他快递到迈阿密的一家预定的酒店,自己才悠哉游哉的跟蒂雅一起租了一辆车,开着从北卡沿着91号公路一路向南,这么开着过去。

蒂雅显然很喜欢这种两人驾车的形式,依旧坐在副驾驶,只是现在她把两条腿翘到挡风玻璃上面,就显得有点局促了,已经超过一米七的少女,那双蜜糖色的长腿蜷在中控台上很有点拥挤……

变化的东西真的很多,但没变的始终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