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6章 得意

第四百六十六章 得意

最后齐天林是打电话让酒店把自己两人不多的那点行李送过来,再打电话找了家清洁公司,立刻上门开始连夜清理这里的环境,其实只要用上机械设备,快得很,小面积还可以当成家庭娱乐方式自己修建,这几百平方的绿化带,还是算了。

齐天林还是没有玩物丧志的习惯,看着挑灯夜战的劳工队伍,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南美人,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三位姑娘分享一下,提议冬季可以来这边度假。

其实这些日子都有晚间通电话,姑娘们就打电话回来先奚落他这个萝莉控带着已经不是萝莉的萝莉单独在美国逍遥,表达了房子好看不好看无所谓,是自家的就行,赶紧搞完事情回家才是正题!

齐天林笑着挂上了电话,就坐在一楼客厅外的长廊上看工人们操作,那片植物围起来的就是网球场跟健身房,十几台设备带着轰鸣声快速的削剪着植物,进度快得很,两辆大型货车后面有收割机似的把成堆的废弃植物全部装车,估计还有一两个小时就能收拾好。

蒂雅一直在二楼收拾两人的衣服,搞得好像新婚度假一般,下楼给齐天林泡了一杯咖啡,跟着安妮的学的手艺,还不错,拉拉自己已经换成休闲套装的裙子边,在齐天林身边坐下:“多住些日子好不好?”虽然两人都持有PMC证件,但是却没有符合美国地方法律的持枪手续,所以所有的枪支都已经被带走,少女颇为有些不习惯,但是齐天林也觉得无所谓,他只要有这样一份PMC身份掩饰,足够了。

齐天林指指西方:“这里的生活虽然好,但我们现在还没有肆无忌惮享受的权利,事情还很多,一件件的做,享受只能是简短的,不然就会懈怠到战场拼搏的心思了。”

蒂雅伸手拉拉他的耳朵,动作很轻柔:“我只想和你一起待待,住在哪里无所谓的。”

齐天林还是觉得挺满足的笑:“还有些日子呢,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就去西边,答应给尤思福那个瘸子干掉他儿子的,然后去我们从加拿大回国,去看看马格西姆那个宅男是不是还活着,要是还活着在山上住腻了,没准愿意跟我们一起回到战场上呢,谁叫我那支好步枪现在成了廓尔喀分队的镇队之宝了!”

蒂雅不理会要做什么事,没良心:“反正只要没她们仨就好!”

这边已经坐在餐厅吃饭的两位姑娘就有爱得多,相互交流下对新别墅的看法,聊天气氛融洽得很。

偶尔也说说工作,柳子越就叫玛若别听安妮的那一套:“她什么事情都是按照贵族思维来

,换成我们平头百姓根本行不通。”有点建立小同盟的意思。

玛若深有同感:“她之前在我的公司就没少折腾,不过我就是个学艺术的出身,跟你和安妮比起来,什么都不太懂。”

柳子越生了天骄愈发有点大妇气质,看着这姑娘笑:“别跟我装……我还不知道你?他那些根根底底你才是最明了的,他找了多少钱?”还伸手去挑玛若的下巴,灯火璀璨的巴黎餐厅里面,两个漂亮姑娘说说笑笑的景象还是容易吸引人。

往来上去送支花、敬杯酒搭讪的男人还不少,毕竟玛若这种青春伶俐的法西兰姑娘跟柳子越那种成熟顾盼的东方气质都挺吸引人,两人的穿着打扮也说明经济条件不错。

俩姑娘都有点习惯了,法西兰嘛,就是有点浪漫跟热情的,接过鲜花还会笑笑点头致谢,至于喝酒就算了,举举手里的杯子示意一下就好,柳子越还跟玛若感叹:“那时候跟你也是这么在街头见面吧,没想到是现在的局面了……”用的是华语,因为玛若正在华语学习的攻坚阶段,需要多熟悉。

但没等她搭腔,旁边突然就出现一把华语:“果然是来自华国的故乡人……”

俩姑娘抬头一看,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人,颇有点成功人士的低沉嗓音,优雅的举起一杯红酒:“能否请两位美丽的姑娘喝一杯?”

柳子越多娴熟的微笑着摇头拒绝了,玛若则是好奇的打量一下转头给柳子越嘀咕:“华国人也有这么大腹便便的样子?我还以为除了保罗算是健壮点的,都是骨瘦如柴呢。”这地域歧视还真是有。

柳子越就想翻白眼:“我也不算瘦吧,那是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落后国家了……”但是话又没说完,这位颇有点锲而不舍的中年人又开口:“给个面子?”还笑着指指自己桌上的几位同伴,一看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华国人,不知道是商务人士还是来旅游的。

但柳子越就最烦这句在华国酒席应酬听得最多的话:“都不认识你……哪来什么面子,别打搅别人的私人空间好不好……”说话的时候就有点皱眉。

玛若只当成对话练习来听,饶有趣味的看着中年人的表情,那边桌上的人笑得就有些放肆了,有两个索性起身:“老汪,你不是说你能搞定这位女士么……”然后就有点肆无忌惮的过来拉开椅子要坐下展现自己的魅力,好像两只脱了毛的公孔雀。

另一边却有个年纪轻一点戴着眼镜的有点不满:“汪总请你们喝杯酒,又不是什么……”很明显的拍马屁痕迹也不掩饰,只要是为汪总寻找台阶。

柳子越真

是烦这种国内刚找了点钱就觉得天下我有的暴发户,在国内丢脸也就罢了,在国外也这样,有点烦恼的捂头,玛若看了她的表情,确定她确实很烦这种事情,自己也反感对方不管不问的就这么要坐下来,举手招一招……

两个一直坐在另一边桌子边跟她们一样用餐的东欧姑娘看了好一会儿了,得到明确讯号才起身,原本在嘻嘻笑着的面孔顿时就变成那种上班的扑克脸,其中一个个头有点壮,平时都跟着柳子越的,更是抢先一步就把正要被拉开坐下的椅子拨开,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劝阻:“对不起……请……”东欧来的就有这个缺点,英语不一定好,不过都是行动派,就这两个单词也够用了。

对面两人准备给老汪展示一下泡妞技巧的有点惊讶:“哦?还有两位美女?一起一起……大家认识……”

话还没说完呢,另一个靠上来站在老板娘跟对方之间的东欧姑娘若无其事的就把短风衣右边衣摆稍微往侧面拉开一点,一支折叠的MP7冲锋枪就从她的腋下荡出来!

只是因为她的手还拉着衣襟,挡住了大多数方向能看见的视线,低声有点翻着眼睛看人:“请……”那黑亮的枪身散发着跟灯红酒绿完全迥异的质感,看起来很时尚的女士七分裤腰上还挂着两个弹匣!4.6毫米子弹黄橙橙的在弹匣口好奇的看着人……

可以说这俩人的酒瞬间就醒了大半,看看那个个头壮的姑娘,手也是伸到打开口子的短大衣左边衣襟下,那个动作毋庸置疑一定也是抓住了什么武器!

天啊,这都是什么人,只是想在巴黎街头一家很普通的餐馆学着泡泡妞而已,动不动就拿枪拿炮的,几个成年人很有点撑面子,但是又有点惊慌的坐回去。

这边柳子越跟玛若就被扫了兴,起身结账走人,拿冲锋枪的那位居然还就站在桌子边,看着这边几人,似乎这几个打搅老板娘心情的家伙,只要敢站起来再纠缠,就要搞点什么动静了……

只是当这几位原本自我感觉很良好的华国男士,看着侍者开过一辆引擎盖上绘着可怖骷髅的法拉利跑车过来恭恭敬敬的下来交出驾驶座,两位姑娘上了车,另一个东欧姑娘开过一辆丰田越野,这位才嚣张的用手指做个手枪的姿势,挨个儿对这几个吓得跟鹌鹑似的男人一一点一下,转身出门上车跟着去了!

柳子越还跟驾驶员道歉:“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国家还没有掌握好街头搭讪的分寸……一般这种年纪能出国的,要不是官员就是富商,都是在当地耀武扬威惯了。”

玛若不以为然的得意:“还是保罗

说得对,枪杆子才是最硬的,我现在居然也是有随身保镖的了,要不要跟我去同学之间的派对玩一玩?”真想去炫耀一把。

柳子越真过了那个年龄,舒适的靠在椅背上:“你去吧……我先回办公室那边,早点回来……嗯,还有别红杏出墙……”

玛若还要问问什么意思,明白以后咯咯咯的笑:“又是你们这套贞洁观……算了算了,你不去,我也懒得去了,现在好像听朋友同学们之间再说起什么事情,好像都觉得格格不入了。”

柳子越表示完全理解:“你现在经手的事情跟接触到的人都不是一个层面了,自然觉得不太一样,不是所有人都能跟欧洲公主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吧?”现在居然能拿这个事情开玩笑了。

玛若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可能是有点浅薄,保罗就不同,我看他什么时候都能跟任何人保持一样的态度……”

柳子越看看她点头:“你对你男朋友花痴到这种地步,也算是难得了……”

玛若还有点小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