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8章 讥诮

第四百六十八章 讥诮

消防通道的下面就跟宽大豪华的观众通道不同了,再光鲜亮丽的建筑背后都有阴暗的角落,齐天林往下一直窜了接近十层楼,手上在路口撕下几片资料纸屑扔在墙边,给出一个自己前进的方向。

短信急促的把他引导到一条昏暗的建筑内部通道,旁边众多的管道说明这里只是一个内部工作人员检修通道,齐天林还是拉开了自己的夹克拉链,把手放进腋下,握住了战刃,快步沿着短信指引的方向前进,就算前面不是影子,是个什么陷阱,他也是要去看看的。

刚刚经过一个拐角,齐天林忽然感到右边的墙角有风动,那种人体动作引起的空气流动,下意识的就要拔刀,强忍着停顿了一下,让对方一支冰凉的手枪抵到自己的头侧,才装着有点惊讶的扭头:“你是谁?”依旧是他当时跟影子对话时候采用的那种有点刻意嘶哑的声音。但借着这个通道里面幽暗的灯光,能够看见面前的身影绝对不是那个影子。

对方的手枪指着他:“你是什么人……?”伸手就要去拨开齐天林下半张脸的蓝色围巾。

齐天林判断对方就不是影子的小弟,纵然有手枪枪口抵在自己的脑侧,突然一摆头,让出一个射击的空挡,靠近枪手这边的手脚并用,下面一绊,上面的右手就格开了手枪,左手再一把就扣住了对方的持枪手,在墙面上一磕就撞掉了这支格洛克手枪,左膝提起来就是迅猛的在对方下身一个膝击,只听一声闷哼,咽喉都被齐天林右手扣住的枪手就被放倒在地,手枪几乎同时落地,被齐天林的右脚尖掂了一下,没有摔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

整个动作在昏暗中一气呵成,这也是很多非军事人员持枪的毛病,以为拿着枪就掌控了一切,其实在一个格斗术熟练的人看来,持枪者就算指着他也跟拿着铁块没多大区别,毕竟扣动扳机也是需要头脑指令跟手指肌肉动作的……

轻巧的拉开滑架检查一下里面子弹上膛,才滑回来抵住对方的太阳穴,快速的在对方身上清搜,一本DEA的证件立刻就被他从西装内袋找到。

齐天林这个时候,警惕的看看通道前后,摸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影子那个电话号码……他现在怀疑这个号码已经被DEA掌握,但是响起的并不是他在面前人身上搜到的手机,那边的声音很急促:“是我……我被跟踪了,你在哪!”

声音的确是影子,齐天林回应:“在你要求我来的通道,有个美国缉毒局的人……”

影子惊讶:“是DEA的人?你已经制服了?我马上回来……”

这次才是齐天林曾经在那个养殖场外面抓到过的那个影子:“你怎么回事?”

影子听到他的声音,也才大松一口气:“赶紧走……我昨天带人来的,结果有个马仔找了个妓女是警方的线人,看到了一点不该看到的东西,今天白天立刻就对我们几个人开始追捕,我就是坚持着一定要见到你,他们在外围做牵制,但还是被盯上了。”

齐天林看看他的表情,既然人都敢来,估计也没多少水分:“走吧,我还有个同伴在上面。”扔了手中的探员就转身往外走,对于这些履行职责的警探,他倒没什么恶感。

影子犹豫一下,把手里的手枪也插进后腰,快速的捆绑堵嘴以后才离开:“只要他没有看见您的脸,就不杀他了……”快走两步跟上齐天林轻声解释:“我让其他几个人到别的地方吸引注意力,但是始终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不敢换其他不熟悉的地方,这里只要十多分钟以后散场,几万人涌出来,就不会被发现了,可是刚才发现那个探员,我跑开了……”看齐天林回头看他,还赶紧解释:“我不擅长战斗!”

擅长战斗的是蒂雅,她浑不觉得那种有点诡异的长长通道有什么,也许她的信仰是如此的坚定吧,顺着通道走到头,看见这里有一扇门通往别处,还有一部电梯以及一架金属外挂消防梯,犹豫了一下,没有看见几步台阶下的纸屑,决定先打开门看看那边的情况,结果刚一打开,一只粗壮的手就抓住她的运动服套头帽使劲一拽,她一个趔趄就闪进去,门又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实在看她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模样,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她,死死把她摁在墙角,低声:“不许叫!”其实他的脑海里面应该闪过一个场面,大多数这种年纪的女孩子被这样摁住不是应该尖叫么。

这个穿着西装的男子,眼睛看着防火门上的双层玻璃,观察着外面的状况,原本拿着手枪的手却把手枪顺手插在腰间的皮套上,没有扣上锁扣,腾出来去摸索少女的身上!

也许他只是下意识的检查有没有武器,当然也许他明知道这是个看起来无害的少女,却动手轻薄,不管真相是什么,这都是蒂雅最深恶痛绝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手碰到自己的身体?

虽然被面朝墙壁,隔着套头帽被卡住脖子压在墙面,并不代表她就没有一点反击的能力,原本只是想安静的等等看对方是什么人,现在根本顾不得了。

她的脚上是一双高帮的硬底皮鞋,类似战靴的那种,狠狠的原地向后一跺,用自己的眼角余光看见对方皮鞋头的位置踩下去……

其实美国女性当中学习防狼术的也不少,刚才那个跺脚的动作几乎是背后被制的常见动作,这个奔着手腕去的手上动作更是反制对手的常规做法,让被踩了一脚的西装男有点惊讶,但有点满不在乎的继续伸手要去卡住蒂雅已经转身正面的脖子,一米八的白人大个头,真的没有把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这样的女人全力扳动,都不一定能移动他粗壮的手臂分毫!

防卫爪的全身都是黑色烤漆的,藏在手掌中,还是蒂雅不那么白的手中真的不起眼,就在对方的手腕上一旋,带着巨痛白人男子简直不可置信的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浸满了鲜血,刹那间往外喷洒!

动脉都被割断了!

简直惊骇莫名的男子才要拔出自己的手枪,蒂雅的另一只手已经扬起来,那柄三棱军刺准确而猛烈的就扎向男子的咽喉!

这个眼镜已经被摔到地面的少女居然如此狠辣!

让人难以置信!

防卫爪在自己无名指上娴熟的一转,滑出更多的刃口,就袭击男子摸枪的手,两路齐攻,都是直取要害!

看上去蒂雅似乎仗着两把利刃在跟一个成年魁梧男子做近身搏斗,这是很不明智的事情,除非三棱刺能措不及防的一刀致命,这样魁梧的男子就算失血而死,也是可以拔枪击毙她的!

男子显然也是这么想,拔枪的手停止动作,收回来就从侧面拨开三棱刺,化解这最危险的一击,只要躲过这一下,基本上场面就被他控制了!

三棱刺的缺点也就是这里,这种原本被设计安装在华国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上的格斗刺刀,除了铲刀一般的尖刺口,整个军刺的三十厘米左右刺身没有任何的刃口可以伤人,它的功能就只有刺!除此以外,劈砍切削都不是它所具有的能力,全身都没有锋利的刃口,胆子大的人横劈着就敢抓住刺身抢夺!

毕竟它原本是应该固定在步枪上,而不是握持在手中啊!

就在满以为十拿九稳的时候,少女看起来有些冰冷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一点有些热烈的光芒,手中的军刺顺着男子的用力一下就放开掉落,空出来的右手飞快的下滑,顺着对方有些臃肿的腹部,一把抓住插在塑形皮革枪套中的格洛克手枪,只是用芊芊食指在扳机圈上一拨,就拉出手枪,滑到手里!

可以说,当格洛克手枪滑到蒂雅的手中,她连防卫爪都想扔掉了,往后一个滑步,右手食指娴熟的从格洛克手枪的套筒上面滑过,落到扳机上……

格洛克手枪在套筒的侧面有这么一个小凸起,只要摸一下就知道子弹上膛没有,闲暇

时间比齐天林多,甚至专门训练过这个细节的蒂雅比他还熟练。

从她踩这个白人男子的脚尖开始整个动作几起几落就在瞬息之间完成,好像无声电影一般,直到那个男子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还稚气未脱的少女居然敢扣动扳机,恼怒的扑上来抢枪,蒂雅嘴角拉起一丝讥诮……

在轰天的球迷欢呼声中,枪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