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0章 腐朽

第四百七十章 腐朽

美国官方统计欠的国债光是外国的部分就是十五万亿美元,还不算国内欠的,华国也最喜欢鼓吹这个事情,好像资本主义摇摇欲坠了,其实怎么都不会垮。

当然美国国内的宣传是鼓吹整个国家价值多少钱,从国土资源到建筑甚至军队都算成每一分钱,说明他们有数百万亿美元的家产,借点钱不算什么,安了国内的心。

其实是因为美元就是这个地球上的通行国际货币,说白一点,如果说全世界是个镇上的集贸市场,五大三粗的大流氓美国就不停的印美元打白条,绑架了全镇小老百姓,然后用这些得到的物资支撑国内巨大的消费以及军费,用强大的武力保证美元的地位,而这种强力态势又是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获得的,新兴的华国、日本、德国等等根本就没法动摇这种地位,老牌的英兰格、法西兰、俄罗斯又有心无力,所以要么给美国当马仔当打手,要么就只能当反派了。

所以只要美国一家独大的态势延续下去,美元一直强硬,这个世界就只能让美国人打白条,让美国人享受全世界最价廉物美的肉菜、油料、社会保障、住房、娱乐乃至一生。

所以说这样的格局,怎么会不让全世界人民都觉得美国是最美好的乐土?

也包括尤思福的儿子小尤思福.阿卜杜拉.侯赛里,从小生活在欧洲的他,原以为欧洲就算是人间天堂了,来到美国,在加利福利亚的阳光海滩边,才明白这才叫生活!

他并没有太多钱,因为那些出卖巴勒坦斯反抗组织情报得到的以列色奖励,十来年期间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前段时间甚至写了一本书希望赚点钱,其实也是以列色在背后资助他搞的,政治影响大于实际经济收益,虽然美国的福利足以保证他衣食无忧,但是已经过惯了纸醉金迷的浪荡生活,哪里还能像个蓝领一样靠救济金生存?

最后还是只能找自己的干爹以列色特工组织,希望能够再获得点利益,谁知道以列色现在出了核爆炸的事情,乱作一团,哪里还有心思来管他这个小卒子,他的生活就颇有些急转直下了……

齐天林是委托苏珊帮他查这个人的,前提依旧是不能暴露她自己,谁知道苏珊哭笑不得的打电话给他:“这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上了一家犹太人电视台主持的节目,公众人物了,随处都能查到他的资料,你看看邮箱的视频地址吧……”

齐天林看了以后,也有点瞠目结舌,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小尤思福现在简直是丧心病狂的在电视台上抨击巴勒坦斯和哈马斯,甚至还有自己

的父亲,那种做派,简直就是一条希望以列色给他扔点骨头的狗!

这就是现在他找到那家美国犹太电视台,又在屏幕上看见的讯息……

影子坐在酒店另一边的沙发上,用自己的两部手机,飞快的在那边跟自己的人短信沟通……

蒂雅早就收了齐天林缴获的那支格洛克,跟自己的一起,喜滋滋的拿到卧室去擦拭,没枪的日子是真不习惯。

混进了数万人的球迷中间,在齐天林看来并不是完全安全,因为球赛结束的时候,他们就看见各个球迷出口处,都开始配备两三名全副武装的特勤跟西装特工站在一起,再多的人,也要从验票口进场,出场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个时候,影子的经验倒是有点用处,指指不远处的一个看台:“我们从那边走。”三人手揣兜里移动过去的时候,他才介绍:“这边是大型主要出口,防备可能多一些,但球迷也多,更重要的是,这边是客队球迷看台,今天输了球……”

齐天林想起那天自己跟古斯夫塔遇见的输了球的球迷,呵呵笑起来……

但是随着拥挤的人潮走过宽大的阶梯,接近出口时候就发现,美国足球迷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人家这才真的是来享受运动的,输赢根本不在乎,更不会有什么过激言行,刚才比赛中双方球迷群情激昂,是把自己也当做这场演出的一份子,凑个热闹,表演完了,谁还拿比赛的事情操心?

嘻嘻哈哈的场面,根本不容易挑起什么氛围,齐天林把蒂雅的几罐饮料都扔出去捣乱,都没让场面有多大的变化,生活福利好,这国民素质就高,没事儿谁为点芝麻大小的事情闹,何况现在美国反恐精神深入人心,看见那些荷枪实弹的特勤跟工作人员也见怪不怪,所以小**反而让特勤们有点注意这边。

远远的齐天林观察了一下,发现特勤们手中拿了一个光谱检测仪,很小巧,隐蔽而随意的让出来的球迷摸一下,极少数人就被叫住搜身检查并出示身份证件。

在他的指点下,影子才显然第一次注意到这种检测方式,有点紧张:“这是什么东西?”

齐天林有点挠头的示意后撤:“火药……只要在短时间内开过枪,特别是手枪,手掌上肯定会沾染到弹药发射时候的残余成分,只要有这样的便携式检测仪一看就明了得很……唉,这面对高科技国家就是烦!”那些土货国家多好,什么科技含量都没有,很多老一代的战术放到现在的发达国家,根本就行不通了。

三人快速的从一个侧面通道佯装上厕所,才在齐天

林的指挥和帮助下,躲进了天花板里面。

太大了,临时召集起来的特勤跟缉毒局特工也不吭能阻止数万人的散场行为,仅仅增加他们这样一个检查,就导致球迷散场时间延长了两个小时!

顺着通风管道爬到外墙推开一扇铝合金百叶通气窗的齐天林,看着下面经过的熙熙攘攘球迷,确认防备的人手确实没在这边,才把自己慢慢滑下去,让经过这里的球迷都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再接下蒂雅跟影子,分头开走自己的车,找了一家酒店入住。

没必要……齐天林就是觉得没必要在美国这样大开杀戒的搞个什么火爆场面……

只是纵然面对影子这么都坐在酒店房间里,齐天林脸上还是带着墨镜跟一条后来买的一般围巾给遮住了,影子丝毫不觉得诧异,快速的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暴露的两个家伙已经离境了,另外两个人在等我一起,我们先到纽约去避避风头,然后从亚利桑那回去……”

齐天林点点头:“这是你熟悉的环境,你更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想问问,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既然影子这么迫切就跟他回馈,应该还是有点眉目的。

果然,影子脸上就有点兴奋:“已经有三次交接货了……第一次试探性的五公斤,第二次就有两百公斤,第三次接近六百公斤,安全起见,以后打算全部降到一百公斤左右的量,他们已经表达了他们的外送能力,我也表达了我的接货资金充足,因为第二次货品到达,我就已经拉到了几家大客户,获得了充足的资金援助。”六百公斤海洛因,就算是阿汗富那边的出货价,也不是个小数目。

齐天林只关心成事了就好,重点叮嘱:“今天都已经被缉毒局挂上了线,安全才是你做好生意的绝对要素,千万掩盖这些毒品来源的特征,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把他们留给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份,我也要查验他们的防范情况。”说得自己好像一个总指挥一样,其实是因为他发现独眼的那部卫星电话,自己已经联络不上了,与其到阿汗富去寻找塔利班的那些不靠谱的地下党员,齐天林觉得自己还不如从这边找找消息,起码现在的情况也说明独眼那边没出什么问题。

这才是他原本不想再跟这条罪恶之线打交道,却又不得不联系的原因。

只是影子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张卡片写下自己联络塔利班的一些方式,一起奉上的还有一张银行卡:“毒品的事情您不用操心,我就是一辈子吃这碗饭的命,我会保住自己的命,这是一百万美元,也许您不在意,但……算是个心意。”表情还有点忐忑,要知道从他

觉得万般神秘的中亚卖家手中以八千美元每公斤弄过来的海洛因,在美国国内批发价现在都可以保持在每公斤二十万美元左右了,更何况他还在做利润最高的分零销售,那几乎是百倍的利润。

一百万美元,齐天林都不在意了?

齐天林自己点点头拿过这张用毒品浸泡出来的银行卡,觉得自己的心态还变化得真是快,几年前都还在为了几万美元在非洲出生入死,现在一张一百万美元的银行卡仅仅是因为点精神洁癖就不想要了,看来自己的眼界还真是不一般了。

回头把这张卡给奥尔马吧,他们更需要这些钱,自己还是不想沾,连同上次影子奉上的五十万美元一起,毕竟他对毒品从自己还是个缉毒战士的时候就深恶痛绝。

没有再过问毒品销售的细节,齐天林就把影子送走,另外确定了新的联络方式,以备不时之需。

但是等影子走了不到二十分钟,齐天林也就招呼蒂雅一起离开这家酒店,直接开车离开了这个著名的享乐之城。

那个美丽的海滨别墅跟庄园,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全家人一起来度假,现在么,确实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还是让资本主义更腐朽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