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2章 一气呵成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一气呵成

按照齐天林的打算,等小尤思福被骗出来,直接就当街一枪打爆头,然后自己两人逃之夭夭就行了。

事件弄得大一点,搞成一个著名的新闻事件,这样的消息才会有点轰动效应,那个应该其实一直关注着这边的父亲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了,这么暴烈的枪杀方式,谁都会第一时间联想到是哈马斯方面的报复吧。

这也是齐天林两人一路行来特别注意藏匿身形的原因。

可是现在……

看着眼前这张带着疑惑表情南美裔美女面孔,让齐天林郁闷得不行:“杰西卡!怎么什么地方都能遇见你这个惹事包?”

真是那个当时绑架小杰夫的时候顺带绑架过的美国女主持人,听柳子越有时候开玩笑说,这姑娘现在在美国可有点炙手可热了。

杰西卡脸上迟疑的表情一下就展开笑容了:“真的是你!我还担心认错了人呢……有时间给我做一个访问么?”齐天林觉得自己真的化过装,收敛了个人特征啊,这位姑娘真是有神鬼莫测的认人能力,FBI或者CIA不请她去上班太可惜了。

齐天林头疼,这个时候又不可能收队马上离开,那边已经都在小尤思福的家里绑了一个人了!看看周围没人注意,指指自己靠在路边的黄色跑车:“你先坐后面去等等?”

杰西卡穿着一件果绿色的外套,里面浅紫色的打底衬衫,看刚才匆匆忙忙的动作,应该是有什么安排,却稍一转眼珠子:“还是看看你在搞什么比较有趣!”就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翻开副驾的座位,跳到后面,当然也看见了驾驶座上一脸茫然的蒂雅,居然发出一声小惊叹:“哇……多可爱的小姑娘……”

蒂雅就听不得人家说她小,翻个白眼懒得理,杰西卡正要兴奋的再说什么,这熊孩子居然抓起座位边的一把小型手枪对着她晃一晃,一贯有点叽叽喳喳的南美姑娘才闭上了嘴。

齐天林实在是已经看见小尤思福匆匆的从大堂里面出来了,没法跟杰西卡解释,举起自己手中随意拿的一个牛皮纸袋挥一挥,小尤思福看见这辆黄色跑车,熟悉的走过来,只是刚到车身旁边,伸手要拿文件袋,就被齐天林一拍肩膀,身子一倒就被推上了后座,齐天林放回副驾驶座,刚嘭的一声关上车门,蒂雅一踩油门,跑车一溜烟就飚出去了!

小尤思福第一反应是吓了一跳,可是等他抬眼看见坐在自己旁边一脸好奇的女人,顿时就变成惊喜:“杰西卡小姐?很荣幸能见到你!”有点手足无措的伸手想去握手,又怕这种当红主持人不理

睬自己,他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嘉宾罢了。

杰西卡根本不认识他是谁,还是习惯性的有点笑容:“你是?”

小尤思福就以为是狐朋狗友之间的萨普瑞斯了,哈哈笑着就伸手到前面推齐天林的背:“你们居然能请到杰西卡?我太惊喜了!”回答他的是齐天林半转身,伸过来的一支黑黝黝的手枪枪口:“我是来自哈马斯的问候,把你的双手举起来……”

乍惊乍喜的表情可以说在小尤思福的脸上变幻莫测,目光不停的在枪口跟身侧的杰西卡之间徘徊,关键是看杰西卡的表情一直都是那种笑眯眯看好戏的样子,实在无法把这个全美电视网去年年底最佳女主持人的身份跟眼前这个哈马斯杀手联系起来,楞了一下才呐呐:“这……这不是什么真人秀隐藏摄像头节目吧……别……别开玩笑了!”

齐天林给杰西卡稍微介绍了一下:“这位是哈马斯……哈马斯你知道么?”

杰西卡做个很好看的翻眼珠子表情:“我好歹是个电视节目主持人,昨天还顺带谈了一下关于巴勒坦斯的现状好不好,不光是播报娱乐新闻的!”

齐天林就一直觉得她是个花瓶,不过想想自己那只漂亮的花瓶可也是有真材实料的,就继续解释:“他的父亲是哈马斯著名领导人,但是他叛投了以列色人,撇开谁对谁错,他背叛了自己的祖国跟父亲,我是受雇来杀人的。”

对杰西卡这么一个姑娘,齐天林还真觉得下不了手,何况上次关于杰夫的事情,对两人都是个把柄,她既然通过那件事获取了知名度跟利益,之后也一直没有泄露其中自己的身份,解释一下让对方理解恐怕是比较靠谱的行为。

小尤思福似乎心里明白自己最怕的是什么,一下就有点瘫软,使劲的往车厢靠背的角落里面躲:“别……别……我……”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在齐天林枪口的指挥下,举起双手,但是因为车身太矮,双手就抱在了脑后,看上去就是一个十足的可怜虫,跑车的后排座那叫一个狭窄,齐天林的手臂都不用移动,只是手腕动动,枪口都一直指着这个叛徒。

确认不是开玩笑的杰西卡眼珠子瞪得有些大:“人可以有自己的思维模式,他拥有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自由!”所以说,教育环境,身处的环境以及成长的环境不同,将会导致每个人的思维角度不同,带来不同的结果,也许就是眼前的可怜模样都可以激发她那种高高在上的怜悯心,不赞成这样的形式。

齐天林是真没兴趣搞辩论:“他为了现在的生活,出卖了很多人的生命……”在枪口面前躲来躲去的小尤

思福让他有点心烦,毕竟杰西卡算是个熟人,他不想一枪打爆这个人的头溅她一身的秽物,就想用枪口逼着小尤思福靠到他那边的车壁上开枪,这可怜虫听了杰西卡的话语,居然一个劲往杰西卡的身后躲。

有点圣母光环的杰西卡居然伸手去抓齐天林的手,想按住手枪:“不能这样!”上半身有个故意的倾斜,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齐天林的枪口在自己的胸部,车厢狭窄,枪口在她的果绿色小西装领口上掠过,一不小心拨开了外套跟衬衫边缘,露出了一点内衣。

虽然是惊鸿一瞥,齐天林还是看见了豹纹风格的内衣,恍惚记得上次也是这种类型,杰西卡被冰凉的枪口在自己胸前擦过,还真是相信齐天林,只是嗔怪一声:“叫你别用枪对着我!”

两人都感觉有点调情的味道……

可就是两人这么一重叠,藏到杰西卡身后的小尤思福居然从自己的衣领突然拔出了一支手枪一下抵在了杰西卡的右边太阳穴!

怪不得这个家伙一直把手抱在脑后!

原来他在脑后颈项处藏了这么一支极为精巧的麦德林手枪!

这种看起来就好像一片巴掌大蚌壳的上下重列双管手枪,只有两发子弹,就仗着身材极小一般被藏在女士的钱包或者别的什么隐秘处,这个一直跟随哈马斯长大的官二代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后手准备!

小尤思福的一只手抱住杰西卡的腰部,使劲把坐在后排左边驾驶座后面的女主持人往自己的右边掰,试图用杰西卡很有些傲人的上半身以及蓬开的金色长发挡住自己,再把自己使劲的往杰西卡的身后躲藏,紧紧摁住杰西卡在自己身上:“停车!放我下去,我一定不会伤害她!”声音有点声嘶力竭的感觉,这么一个突然的动作,似乎都耗尽了他仅存积蓄的勇气跟力气。

齐天林的手枪还被杰西卡摁住在胸前呢,确实没来得及开枪,看着杰西卡一脸愕然惊慌的表情,笑了:“毒蛇总归是毒蛇,你认为农夫和蛇的故事各个国家都有是笑话么?”

不等杰西卡说话,小尤思福使劲把自己的上半身斜着跟杰西卡交叉,躲到左边来,使劲的避开持枪的齐天林,开车那个少女真的被他忽略了:“快停车!我不想杀人,赶紧放我下去!”

杰西卡愤怒的想动作,太阳穴的冰冷枪口抵紧了一些:“我……你求求你的朋友,不要杀我,我不想伤害你!”小尤思福口气还是放得软。

当主持人的嘴确实不一样,枪都抵不住,杰西卡就开始飙语速:“你这叫恩将仇报,你的本性就是这样么?你就是这样

对待一个正在为你争取生命的人么?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谢特!你就应该被他们一枪杀死……”眼睛却在给齐天林做点示意,似乎她的目的是分散罪犯注意力,胆子还不小!

真是滔滔不绝,齐天林不太着急,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一般来说,这种怂货一共就两发子弹,这车里可有三个人呢,轻易不敢开枪,只是轻轻从杰西卡的胸前挪开了自己的手枪,眼角却在瞟着窗外的场景,打算趁车子运行到什么空旷地带的时候动手。

不知道是杰西卡手上松开齐天林手枪套筒的动作被小尤思福在她腹部的手感觉到,还是被杰西卡的质问激怒,小尤思福猛的把女主持人往齐天林面前一推,自己死死的就把杰西卡当个挡箭牌,突然就把枪口想转向驾驶员,停车逃逸才是他脑海中唯一的主题。

之前他上车以后一直没有做声的蒂雅一直通过后视镜面带讥笑的看着后面表演,连看杰西卡都一脸的蔑视,当齐天林的手一下被小尤思福的动作塞进杰西卡的胸前,对比一下丰满程度,一股怒气上来,少女陡然一下就不耐烦了!

一直放在右手边的袖珍版1911被突然扬起来,小尤思福的麦德林手枪还没有转过来,就被蒂雅对着他的头部嘡嘡两枪!

黄色跑车已经在一条贝弗利山区的风景盘山道上,右手开枪杀人,左手娴熟的在人车稀疏的弯道上飞驰,一气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