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1章 真该

第四百八十一章 真该

所谓室内近距离作战,也就是最常听见说的CQB,其实是跟野外作战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这一次廓尔喀们就是在美国接受了比较系统的训练,因为作为军人的训练跟军事承包商是有些细微差别的,也许有些国家就马马虎虎过去了,但是在欧美,这些细节分得非常清楚,因为一个细节上的不注意,也许就会导致成员的伤亡,这都是用鲜血换来的惨痛教训,这就是欧美国家这些年一直在全球各地打仗得到的优势。

本来齐天林是打算带着两名廓尔喀用后门切入的形式,悄无声息的摸进去,找到麦克这个罪魁祸首就行的,但是清脆的枪声就顿时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三名久经战场的战士,背上一声闷响,齐刷刷的就贴在了背后的墙壁上,尽量的把自己贴紧,手中的枪支也垂下来靠在墙面,降低被人发现的几率……

这只横向移动的大螃蟹正在庄园主屋的背后啊,要是被惊动的武装分子发现,那就跟二战时候被抓起来行刑的游击队员差不多了!

就差蒙上眼睛!

他们的耳朵里都能听见身后的墙壁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枪械摩擦以及拉动枪栓的声音,正在迅速的朝另一边的门口集结!

齐天林抽空回头看了一眼,两名廓尔喀的脸上一点惊慌的表情都没有,垂下的枪口依旧是一个朝后,一个朝正面,目光几乎没有任何抖动的跟枪口保持同一个方向,但是他们的另一只手已经伸出去抓住自己腰间的那柄狗腿刀刀柄,可以想见,要是有人突然冲出来,这两只已经摘掉嘴笼的鬣狗一定会先打完子弹然后就疯扑上去肉搏的,挨着他的手肘都似乎有种肌肉全部绷紧的感觉,这些熟练应对战斗的家伙已经娴熟的让全身调动起来了!

齐天林却浑身放松,背部完全贴紧,左手轻轻的摁动胸口的PTT,几乎只是喉结在动:“深呼吸……放松……保存自己的生命,不要盲目的厮杀……深呼吸,对的……我要求你们活下来……”用廓尔喀语说的,语调极为平缓,有点心理学上催眠的意味……

在莫森以及维拉迪等人听起来,就完全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维拉迪忍不住的回头问自己周围的保全主管:“他在念咒语么?”他们都能听见这些声音。

保全主管哪里有余暇跟老板交流战地语言?一个劲的摇头,因为他们已经不顾身上都是意利大西装,一个个扑倒在了林间的地面,迅速的寻找掩体!

高级人物的保镖一般就是两个来源,一个是警方退役的特勤人员,一个就是军方

退役的特种兵,在华国连枪械都军警不分的时候,欧美国家在这一块已经有很明确的分工了,因为这些大富豪,多半都是在城市内活动,熟悉各地警方关系,工作流程以及保持局面稳定的警方特勤人员肯定是首选。

维拉迪请的也不是便宜货色,所以当偶尔出现这样在郊外进行带有军队城市作战进攻的时候,他们的一些常识跟习惯就格格不入了。

那个被发现的保镖第一反应按照他们的职责来说其实是没错的,作为保镖,既然已经跟对方的武装人员对上了眼,第一时间就是用火力压制或者吸引注意力,从而保护雇主离开。

MP7的4.6毫米弹头保证了一个长弹匣拥有40发子弹,这名娴熟的保镖块头极大,单手握持一口气就把子弹打空,右手手臂都不带摇晃的,但是百米外的弹头,对这种冲锋枪来说,散布就太大了,对方的哨兵立刻回击……

保镖一边往反方向冲,力求暴露自己吸引火力,一边就快速的更换弹匣……

不用了,那个站在高点,有点类似打游戏的哨兵,欢快的用M4步枪居高临下压制一把冲锋枪手,觉得好像追兔子一样相当轻松愉快的时候,仅仅打出了两个点射,两百四十米外的狙击手,就好像开了一个啤酒瓶,嘭的一声轻响,一支L96A1步枪,很轻易的就直接掀翻这具人体!

前些年因为被某款射击游戏采用,被称为大狙的L96A1其实是英军以及宙斯盾这样英系公司最爱使用的中距离狙击步枪,高精密度就是它的代名词,两百多米的距离,对于这些专业狙击手来说,就跟小学生用铅笔去扎面前桌上的橡皮那么简单!

但是正因为这样,对方的防备程度才陡然提高!

一支冲锋枪连续射击一个弹匣,这是很多新手喜欢做的事情,老雇佣兵们仅凭这个声音就能够得到很多讯息,但是紧接着一声单发枪响,哨兵就应声倒下!

门口原本站着帮忙追兔子的两个低位哨兵,立刻就放弃游戏,一个滚身就躲进了门内,而且锁上闸门!

原本的偷袭就只能变成攻坚!

莫森没闲工夫骂人,他的主攻小组原本就是贴在墙壁上,但是是在拐角的另一侧,看不到门口的状况,他们的作用本来就是当齐天林发起进攻闹将起来的时候,他们开始佯攻,牵制对方绝大部分火力,摆出很多人马的感觉,现在他就左右扭头看自己的三个人,确认计划:“等待攻击讯号……”

他们现在立刻就转变成了伏兵,躲在侧翼的伏兵……

狙击小组的两个人也转变职能

,原本是远距离观察跟反狙击手跟火力点的,现在立刻开始连续射击,造成正面进攻的假象,L96A1是十发弹匣,不紧不慢的寻找从主楼出来的人开始点名!

和一般人想象的不同,狙击步枪,特别是高级重量级狙击步枪的枪栓很轻巧的,用一根手指拨开推上都不费力,扳机更是调校得轻巧适度,狙击手一边扣动一边不通过步话机直接报送:“正面十二点偏左三分,还有一扇门,敌人正在出来!”

原本的观察手,手持一支SR25半自动精确步枪,这种不需要拉枪栓的精确步枪准度不如高级狙击步枪,但远远好过一般步枪,两百米点名跟狙击步枪没什么区别,速度比L96A1还快得多……

仅仅就这样两支枪,就在正面营造出了极大的杀伤力,PTT通知维拉迪的保镖们散开,用手中的冲锋枪胡乱的朝门口射击,感觉好有火力的一支队伍正在强攻庄园!

莫森的人还是一动不动的眯着眼睛靠在墙面……

齐天林的人就开始动了……

齐天林从身后木头地板的跑动声音判断对方的人数跟动向,十多个人冲出去,被击中,在躲避,这些场景都好像历历在目一般通过声音反馈到他的脑海里面形成影像,但是房子内还是有很多脚步声,有些软底鞋或者高跟皮鞋的磕磕声都明显不是武装人员喜欢的战靴,有不少的女人或者非战斗人员……

如果按照小黑们的做法,这个时候,扔个手雷进去估计是最简单的,齐天林看自己身边廓尔喀腰上也挂着破片雷,还是觉得没必要杀那么多人……仰头看看头顶二楼的窗台,找了一个对着下面没窗户不会泄露行踪的,转身对两名廓尔喀做了一个右手握住左手腕背颠一下的动作,两名廓尔喀立刻就把步枪靠墙放好,站到他的身侧面对面,交叉握住手腕结阵,让齐天林站上去……

齐天林一边站,左手一边做了一个平端动作:“碗!吐!水!”说到水的同时左手掌颠了一下,两名廓尔喀立刻点头……

这就是细节,同样是喊一二三发动,很多不同部队的习惯是不同,是三的时候发动,还是在三以后还有个发动的词?所以每次有个简短的确认,是在没有形成最高默契程度时候的保险做法,保险,永远都要在军事行动的时候放到前面。

站直身体,步枪都挂在背后,右手握着手枪,不显眼的挥动了一下手臂,从踏上这次行程开始就被缠在了手臂内侧的战刃被发动,随着齐天林的的一声低呼:“三……”

两名廓尔喀一起就往上一颠!

一般一层楼

的高度是在3米左右,加上二楼窗台也不过四米,两个成年廓尔喀起手的位置一米高,加上一米八的齐天林,剩下的也就一米多,而且这两个廓尔喀只觉得颠的那一下,突然手臂好轻松,好像不是颠的一个成年人,一个满身披挂的成年人,而是一个小婴儿一样!

齐天林的左手食指中指跟无名指的第一个指节就挂在了二楼窗台的水泥边上!

两名廓尔喀显然还是惊讶,但是面无表情似乎是他们的习惯,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躬身抓住自己的步枪,一人看一个方向,为长官守住容易被攻击的侧面!

纵然很轻,齐天林的全身还是用三根指节挂住,手指头都白了!

他自己倒是不算很痛苦,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情况,不敢动作大了,缓缓的单手引体向上!

直到他的头越过窗台……

然后就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惊慌扣胸罩背带,旁边一个男人也在惶恐的穿裤子,还伸手想去抓靠在床边的步枪!

真该早点来看小电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