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3章 功劳

第四百八十三章 功劳

登梯跟开门就是CQB里面最大的两个难点,也几乎都是室内作战最喜欢用的两个防守处,这两个地方都是易守难攻,可以说齐天林跟橄榄球廓尔喀登梯的这点动作,都是不知道多少人在楼梯上被打成了血葫芦才凝结出来的精华动作……

战斗是没有侥幸的,只有在这样的环节注意到了,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齐天林带着这名廓尔喀敏捷、细致但迅速的通过了实际上没人防守的楼梯,齐天林在步话机里通知:“三楼,重复一遍三楼……”

莫森的回应就是:“迅速……对方的主力都在庄园院子里……”

狙击组的说法是:“莫森再退一点,让更多人暴露出来我们点名……”

两个人面对三楼的长廊,三四名枪手正乱糟糟的在窗口附近观察外面的情况,齐天林跟廓尔喀对了一下眼,交叉开枪,然后齐天林主动跳出去在前面趁着右面的一排房门开关不一,开始观察目标所在位置。

只是他刚刚冲过了第三个房门口,第一间原本闭着的门突然打开,一名枪手端着AK步枪冲出来,似乎有躲在里面看齐天林的动作被走廊玻璃映射到门缝下的影子,一跳出来就朝齐天林这边的方向开枪,齐天林是随着门锁旋动的声音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一边肩膀撞向身边的房门躲避的!

而那名守在楼梯口的廓尔喀显然考虑的是自己开枪会不会击中AK枪手之后的齐天林,所以右手单手握持马萨达步枪,用自己的腋下夹住步枪枪托支撑了一下,毕竟不是谁都能把七八斤重的步枪单手保持射击角度不抖动的,腾出来的左手无声的拔出那柄倒挂在胸前的狗腿刀,没有什么犹豫的上跨一步就挥动砍下去!

其实常用的这种刀真不是什么文学作品中说的那样雪亮,就是黑黝黝带着磨亮的寒光,也许是厚背砍刀在空中带起了风声,也许是人的直觉,就在冰冷刀口即将靠近对方脖颈的一刹那,正要跳过去追击齐天林的枪手终于感觉到身后的不妥,转过头来,那种眼睛看着一柄砍刀劈向自己又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的表情跟动作,可以说是集惊恐、绝望、濒死、疯狂于一刹那的眼神,也许会让很多人终身难忘,成为自己杀戮生涯之后的一个分水岭,陷入无尽的折磨中……

而廓尔喀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更没有眼神的波动,刀势不停,干净利落的一刀斩首!

颈椎都没有抵挡住弯刀的力量,大量鲜血就跟水阀一样喷射出来!

廓尔喀居然是用自己的枪口抵住了躯干倒下的方向,使血迹熟练的没有

溅到自己身上,然后就左手持刀,右手架枪,后退一步,又回到那个防守整条走廊的位置,就跟楼下他那个同伴一样,牢牢的守住……

齐天林撞开门也不管后面的情况,相信廓尔喀会给他扫清后面的障碍,如果这样的人手廓尔喀都对付不了,那也就命该死在这里。

所以他的注意力都在室内,迄今为止他的步枪都还是挂在背后,因为已经有两支足够火力的步枪了,所以他的手枪在室内更有灵便的作用,现在纵然是带着撞开门的惯性,他的双手还是稳稳的端着手枪指向室内的人……麦克……

正拉开了左手边的抽屉,右手又抓住桌面上的一支BXP冲锋枪的麦克,冲锋枪还是平放在桌面上的,给他零点几秒的时间,就可以抢先指着闯进来的齐天林扫射了,就是慢了这一点……毕竟这个也许曾经的雇佣兵已经坐了太久的办公室,已经超过五十岁的年纪了……

齐天林左手摁动胸前的PTT按钮:“嗨……麦克……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请把双手都拿起来……”

所有人都听见了……

麦克的声音不怎么颤抖,但有点沮丧:“我……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人……该来的总是要来。”面前虽然是戴着头罩,但是声音却是中午刚听过的。

齐天林点头:“解释一下那十八个人的事情?”

麦克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是有点茫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噗,步话机里的人都听见一声轻微的枪响!

齐天林看着眼前捂住肩部艰难翻滚的老雇佣军头子:“说你愿意说的……”

麦克艰难:“他们……他们有高额人身保险,钱都是我收了,有家人来闹的,被我杀了几个……”

齐天林看着他的脸判断这个离奇故事的真伪:“这就是你抗拒我们问询此事的原因?”

麦克表情复杂:“这笔钱……这两年每年都会有人找上门来,各种理由,但都是家属变着方儿想讨钱,我都是说失踪了……”

齐天林想回头看看自己的人已经杀了多少人,就因为这个家伙贪墨抚恤金就又死了这么多人?还差点把自己跟维拉迪也杀了:“我说过了我们是来拿十八个人的详细资料的……还可以给你钱的!”

麦克显然已经久经风雨,摇头不相信:“一直都有家属在串联这些家人,但是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家,有了详细资料我就要面对一群有组织的人了!”

齐天林是真想不到这个结果,上前两步:“给我们吧……这里又有这么多抚恤金可以拿了,我难得杀你,我就奇了怪,

你为什么不放弃这个公司逃掉呢……”

麦克一脸的抽抽:“这……是我的产业,我有被限制出国令……”真不知道造了多少孽,被南非国内政府禁止出国……

齐天林给他出示一份宙斯盾防务公司的识别卡,挡住了自己的姓名跟职务:“看看……你那十几个人的抚恤金能请得动我们公司么?赶紧的,我真没兴趣一路再杀回去,听见外面的枪声没,早点交出来我们带走,早点收工!”

楼外面的声音确实乒乒乓乓的,间或还有小型的爆炸声,偶尔从楼内也传来简短的射击声,但是这种射击都是快速开始,立刻结束,没有缠斗的迹象,说明两名廓尔喀已经稳稳的把守住了楼层。

麦克脸上风云变幻了一阵终于咬咬牙从身后的书架上取下了一份资料:“都在这里……详细的个人资料跟我办理的保险手续复印件。”

齐天林接过随手翻看,从照片上依稀是自己杀掉的那些人,有些好笑:“都没有回来?”

麦克愁眉苦脸:“整整十八个人,我们公司最骁勇善战的成员,由最有经验的指挥官带领,说是一项探险寻宝性质的活动,出发以后很快就杳无音信了……”

齐天林再反问一次:“之后什么消息都没有?”

麦克摇摇头:“我只知道是去往中非地区,雇主并不愿提前告知去向,这种情况也很常见,毕竟寻宝活动很多都是相当隐秘的。”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开口问维拉迪:“先生,您的意见呢?”松开PTT等待回应。

维拉迪的回应很干脆:“资料齐全的话,我们就收队……不对的话再来找他……”

两小时以后,这帮在酒店里面洗漱完毕,枪支弹药分散拉走登机的武装承包商,就换成便服,完全没有任何伤害性感觉的坐在维拉迪的豪华公务机上。

外面的战斗在麦克的制止下,双方和平撤离了,除了一些小擦挂伤,莫森的人没有任何伤亡,反而是那个最早被发现的保镖在掠夺者出来扫射一圈的过程中被打死了。

那名安保主管从上了飞机就开始梳理财务清单,核算自己的老板需要支付多少费用。

维拉迪根本不关心这种小事,坐在真皮单人沙发里面安静的查看那一本死了好些人才找到的人员资料,齐天林跟莫森坐在他旁边的一张小几两边的单人沙发上低声讨论今天的得失。

对于他们来说,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小事儿,就是风驰电掣的过来打个突袭,拿到需要的资料然后走人,就这么简单,只是来去用豪华公务机的方式,倒是能从一

定程度上逃避当地警方的监察,直到他们离开了现场好久,才发现有警察在奔赴那边,要说唯一留下的线索就是那部同样受损的租用Q7越野车了,自有维拉迪的人去处理。

维拉迪最后的意见就是委托齐天林的沙漠鹰公司那些散布在非洲的小组们去挨个清查这十八个人的情况,他的人协同,齐天林在收下一张满意的银行支票以后转头跟莫森分赃。

维拉迪丝毫不心疼自己付出去的费用,只是在莫森到后面跟自己的人通报收入喝杯庆祝的白兰地时候,才很不经意的用摸摸下巴的手指一下侧壁上的大型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巴勒坦斯被联合国承认的新闻:“这一次,英兰格人可是在巴勒坦斯花了大力气,收获也不少?”

齐天林装聋扮哑:“我只负责做事,政治成果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他确实没有想到巴勒坦斯这一次可以在英兰格等欧洲国家的支持下,得到这么丰厚的回报,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被正式承认的巴勒坦斯又向正式立国走了一大步,这次除了美国跟加大拿等少数几个国家,以英兰格为首的欧洲国家几乎全部站在了巴勒坦斯这一边……

这……都是自己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