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2章 倾泻

第四百九十二章 倾泻

撤离村庄的其余四支廓尔喀分队才是他们的生力军,他们仅仅有十来个人轻伤,这点伤势基本都是上车以后才开始简单包扎,尽量靠近一两公里外的山脊下,纷纷跳出车厢进行攀登……

紧接着齐天林开着的一部破旧轿车带着三四个人到达,后面才是陆续出发的天队小黑,齐天林跳下车的时候,看见两名廓尔喀正在抬那门无后座力炮,他跳过去,抓过炮体扛在自己肩膀上,指着那几箱炮弹:“每人一箱,跟着我上!”

一箱也就三发,几名廓尔喀赶紧背上跟在后面,齐天林扛着八十斤重的炮体冲在最前面,廓尔喀们居然还觉得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

但是他们看着前面几十名廓尔喀已经散开冲上山脊的时候,那个观察哨的求救讯号才被发过来!

D队队长的决定也是那么无情,他在面对自己前面的敌人时候,只有把这个求救交给后方……

齐天林脑海中能极力回忆那周围的卫星地图,指挥AB分队跟CE队分成两边包抄支援D队,自己就带着身边的这个仅仅不到十个人的队伍斜插着过去帮忙!

天色已经黑了,夜视仪并不是每个人都配备,一个小队也就一两部,不是配不起,是意义不大,现在齐天林就没有立刻戴上背包里面的夜视仪,而是直接打开领口侧面夹着的LED头灯,勉强能看见一点山路就行,后面的廓尔喀更是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面,除了偶尔听见枪械之间碰撞的金属声音,就是沉重的脚步声跟喘息声……

观察哨的艰难抵抗还在继续,组长甘玛用左手勉强架起步枪靠在身前的掩体边缘射击,稳定而持续的点射一直从灌木丛中向对方发出威胁,另外两名廓尔喀就一个负责扔手雷,一个负责用唯一一支带了榴弹发射器的步枪发射一共不到十枚的榴弹……

弹匣打空了以后,甘玛娴熟的单手腾出弹匣,勉强用头部压住枪托,装进新的弹匣,又开始射击,但是一枚极少在普什图人战斗中使用的手雷居然飞了过来!

他只来得及跃起推倒旁边的两名组员,手雷就在掩体前面爆炸了!

撕心裂肺的痛楚从他的脸部传来,弹片应该是钉在了脸上!

掀开他的组员跳起来立刻试图持续射击,才能让对方不靠近他们,但是就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儿,普什图人就已经推进到三十米内,比较确认他们的位置了!

一名半起身射击的廓尔喀立刻就被打中了腹部,子弹的冲击力一下撞倒了他,但是艰难起身的廓尔喀依旧要去抓自己的步枪。

腹部中弹的廓尔喀也在艰难的翻身,先让自己的身体侧卧,双膝落地,接着是双肘,慢慢的用上力,右手能够抓到步枪了,根本就不去查看自己的伤势怎么样,死心眼的廓尔喀就是这样,他们的脑海里面只有之前那个一直在坚持的念头,怎么保持住火力,怎么压住敌人进攻的线路,才能让自己的队伍不会遭到侧翼的包围,就是他们最简单的动力……

好不容易翻过身才开始跪在地上爬,中途还撞到了那个射击的战友,来不及说话,就端起步枪开始射击,每一次子弹发射带来的后座力都可以牵扯住身体摇摇欲坠,但是那种顽强到骨头里面的性格,就支撑住这三名可以说已经接近死亡边缘的廓尔喀还在拖人垫背……

甘玛最先打完自己的弹匣,他恍惚还记得自己的胸前还有两个弹匣,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撑起上半身去抽出弹匣了,他所能做的,就是用右手扔掉步枪,从左边肩部的绑带上面,抓住那把著名的戈戈里弯刀,咬着牙抽出来,等待最后的肉搏,听着身后的步枪也在发出那种击针空撞的声音,也没有了!

手雷已经砸完了,榴弹射完了,子弹也腾空了,只有弯刀了……

三名廓尔喀已经相互搀扶着准备站起来扑出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大喊:“伏到!”

是长官的声音!

那一刻,甘玛真的没能忍住自己的泪水,那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哭的感觉,最后的力气都用来摔倒在地!

齐天林是在自己爬上观察哨后几十米的地方叫喊的,一边爬山路,一边终于把夜视仪给掏出来挂在了头上,一翻过山脊,就看见三名廓尔喀那瘦小狼狈但是却顽强偏偏倒倒站起来的身形,第一反应就是叫他们趴下!

一边爬山,他就已经装上了第一发炮弹,半跪都做不到,因为跪下去射角就不够,他几乎是踮着脚尖,嘴里只来得及叫喊:“不要在我后面!”一个廓尔喀一下扑倒另一名还有点懵懂的小黑,75毫米后坐力炮就发射了!

准确的说,这种无后坐力炮是华国生产的型号,但是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极少仿制于美国的炮型……

炮长两米,去掉炮架净重七十八斤,非要彪形大汉才能扛,一般山野移动也是三个人抬,当一个人扎好马步站在那里,另外两人抬着放到肩膀上,当年著名的越战文学作品中那个靳开来就是这种无后坐力炮的炮长,华国仿制的时候,就是在美国型号上面增加了前握把跟扳机,方便实施肩射……

哪里有齐天林单手提着这么就跟拿着火箭筒一样轻松呢?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人形大炮!

随着齐天林扣动扳机,锥形炮尾喷射出好几米长的火焰,这75毫米高爆榴弹跟火箭弹就不是一回事情了,这就是名副其实的炮啊!

抛射距离最远六公里,直射么,四百米以内真是指哪打哪!

那一瞬间,齐天林真的是方圆几公里内最闪亮的一个人!

因为无后坐力炮的炮尾泻出的爆炸焰跟炮口焰简直一样灿烂,两头都喷射出长达好几米的火光跟烟雾,齐天林在华国部队的时候接触过这种老掉牙的野战炮,现在双手握持,真的能保持一动不动,那枚七十五毫米的榴弹几乎是擦着地面,擦着那三名廓尔喀的头顶一点点冲过去!

重重的撞到那边的山脊,距离也就一百多米的样子,爆炸引起了今晚最大的一朵礼花!

齐天林只觉得肩上一松,死死扛住让炮弹不动摇,然后口中大喊:“第二发!”然后一个半跪,一名廓尔喀跳起来,端着一枚不知道什么型号的炮弹,没有隔热手套,就单手刨开还剧烫的炮闩座,唰的一下把炮弹推进去,反手就把炮闩关锁上,激动的拍拍齐天林肩膀高喊:“好了!”

其实山脊上安静得很,这样大的声音,只因为所有附近人的耳朵都被高爆震得嗡嗡作响,就算耳朵里面的拾音降噪耳塞发挥了作用,保护了耳膜,但是太近的巨大震动还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放大了嗓门叫喊。

第二发炮弹马上又带着巨大的啸叫声飞过去,这一次飞过去却没有爆炸!

齐天林可不管,又是一个半跪,后面的廓尔喀立刻跳起来又装填炮弹,口中大声抱歉:“那是穿甲弹!”有时候穿甲弹在没有遇到足够坚硬的物体,撞进松软的土壤或者人体中,会无法触动引信爆炸的!

第三发炮弹就威力巨大的炸开了,借着爆炸的火光,几乎看不到对方有什么人体还在那周围了,第一法炮弹的爆炸就已经让端着枪支的武装分子魂飞魄散,第二发没有爆炸的什么炮弹扎在那边更让几乎所有武装分子屁滚尿流的就滚下了山!

齐天林根本不关心对方还有没有人:“双编队包抄过去!火力压制救人,不要越过阵地!”

几名廓尔喀跳起来就端着步枪冲过去,齐天林感受一下肩上又装上的第四发炮弹,转头就朝远处那边还在攻击山脊上的武装分子主力人群扣动了扳机……

如果说之前他是在用无后坐力炮当做枪来用,利用炮弹的爆炸巨大威力把一波敌人硬生生给砸得吓破胆,现在才是让高爆榴弹物尽其用,两三百米外,炮弹打到那片洼地里面,这里原本就是接近观察哨的地方

,看得最清楚,仅仅一发炮弹,就比好几发五十毫米的三无迫击炮弹的威力吓人得多!

高爆榴弹的爆炸力在空中的照明弹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地面的弹坑有大约一米左右的直径,在周围没有遮挡的开阔地带,榴弹的杀伤半径是二十米!周围二十米以内,人仰马翻,人体的衣服齐刷刷的就被撕裂掀起来!

那种带着强大啸叫声过来剧烈爆炸的炮弹跟火箭弹的感觉真的不一样,那个爆炸范围内的人体基本就是半裸,肢体残缺,丧命的、重伤的、巨大恐慌中看着自己的残肢叫喊的!

简直就是面杀伤的典型例子!

一直留在他身边的那个廓尔喀简直把他奉若神明,不看前面的战果,呆呆的蹲在后面只知道齐天林一蹲下来他就装弹,然后靠在齐天林身侧左后方等洪流喷过,就又跳起来装……

几乎所有的攻势,在这样高速发射的一门榴弹炮面前,就跟纸老虎一样了,巨大的火力差距,让那些普什图武装分子立刻就放弃了进攻,试图后撤,齐天林立刻就一炮打向那些乱七八糟停在马路边的车辆中!

一辆皮卡车顿时被爆炸直接推起来好几米高!

逃吧,不逃……天知道还有多少炮弹要倾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