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4章 调整

第四百九十四章 调整

两名廓尔喀被派到背后的山下,将留下来的几辆车,横七竖八的理顺,做好一切快速撤离的准备……

等他们重新气喘吁吁的爬上山脊,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其实山野之间的阵地防守战,真不是没经历过野战的人能够想象到的,并不是那种一挺机枪扇形扫射就可以压住一大片的感觉,也不是敌人都一个个暴露在自己面前可以随意点名的样子,那都是人,是一个个知道躲避,知道害怕和死亡威胁的人……

对高地防守的人来说,每一个危险甚至都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数百米之外的某个灌木丛或者石头后面都可能会射来让自己致命的子弹,当漫山遍野都是蠕动的小蚂蚁一样的敌人时候,哪里看得过来!

当然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这些敌人都是采用轻武器的民兵性质,不用担心空中轰炸跟重火力威胁……

齐天林能够坚信胜利的就是这一点,这是和当年沙漠鹰被包围在那片荒野上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他只是不想杀太多太多的人,那样上个世界头条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还是首先在地雷的爆炸声中开始被打破了……

上千人的攻击队伍展开在山野之中,因为随着晨雾慢慢的散去,双方的人都能看见昨晚留下的残酷场景,如果这样拖延下去,真不知道那些武装分子还有没有勇气再次聚集起来进攻,所以大量的人跪下来朝着同一个方向祈祷礼拜以后,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散开来攻击了……

没有指挥官,没有战地部署,没有火力掩护,就是让人头皮发麻的人数,到处都有自己给自己鼓劲的叫喊声,只是这样的声音随着爬山动作的开始,就越来越沉默,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到自己的腿上,不是因为山路难行,而是随着越来越往前,那种对前方未知死亡威胁的恐惧,真的让双腿越来越沉重……

进攻敌人唯一比较有默契的事情就是不约而同的避开了昨天那个洼地,那一片被无后坐力炮集中轰炸过的场景太让人触目惊心了,山脊上的廓尔喀跟齐天林看不见,昨天的那个观察哨已经被撤销了,不然光是用摄像机录下这个场面都足够让联合国人权组织介入这场战斗了。

一个个弹坑旁边,全都是残肢断臂的尸体,无数身体衣服都被爆炸气浪掀开的半裸尸体上,尘土混杂着鲜血裹起来的血污,偶尔一片没有被脏污的皮肤上面也都是干涸的血渍,那些十多个小时以前还充满生机的身体肌肉,现在已经僵硬发白,变成一堆死肉……

另外一个集中点就是昨晚那个观察哨的前方,那个顽强的三人小组在自己的身前足足留下了超过五十具尸体,所以那条山路基本上都被尸体堵住了,要从那边攻击就要翻过自己族人的尸体,还要翻过那枚赫然在目的炮弹!

所以基本上趁着天明,这些武装分子都是分得越散越好,有点不自而然的往两边分开走……

但是和昨晚只有D队在这里防守不同,现在已经是AB两个队,而且为了扩大防守面积就拉开了两个山头高地,反而是留出了中间的行进通道,要是敌人强行往中间的两座山脊之间的低处进攻,只会换来更为猛烈的打击。

所以两边的敌人刚刚翻过那前面的横向山脊,就触发了几枚地雷,爆炸声立刻就让这些久经战场的武装分子吓得趴在地面,等发现是地雷以后,居然吆喝着从山脊后面赶出来一堆山羊!

齐天林他们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已经战斗了一两代人的普什图人们用对抗当年苏军和美军的办法来对付自己的地雷,随着山羊傻不愣登的用尸体趟出一条安全通道以后,武装分子就开始小心翼翼的往这边进发了!

距离很快的就从前面山脊处的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的缩短……

因为对于绝大多数枪弹来说,三百米之内才是合适的射击范围,两百米以内才是最佳火力压制距离……

不需要齐天林特别要求,所有的小队长都在各自的通讯频道里面呼叫:“火力分配!本小队左右以我为准!”

然后队长们又在指挥通讯频道里面迅速商量各自的火力分配范围:“我正前方咖啡色坎肩的人是A队四小队的坐标!”“黑色大胡子火箭筒手在我B队六小队正前方!”

看着杂乱无章的漫漫人丛,在步话机里面就这样被割分出来……

很清晰的标示出来……

齐天林依旧没有据枪瞄准,他真的在适应自己是个指挥官的身份,站在山脊背后观察各分队长以及小队长的指挥,以及背后临时炮兵阵地的准备……观察哨都已经撤回来了,作为后备支援小队在两边的后方待命,如果哪个方向出现缺口,他们就是第一时间补充的队伍。

才六十余人的防守队伍就有这么复杂的准备工作!

这就是区别……

B队优先开始开火,因为他们的面前相对平坦,敌人更容易接近他们,虽然武装分子一边攀爬一边漫无目的的朝着山脊散乱的开枪,直到他们发现有些扛着火箭筒的人员已经在准备发射了,B队队长才在指挥频道里面下达射击命令!

一波射击只有寥寥四五只步枪!

都是队长的步枪,全部都是曳光弹的指挥员弹匣,打出了一连串明亮的轨迹,各自的目标应声倒地!

就在武装分子先是一惊,然后一喜,以为对面没有多少人的一刹那,炒豆子一般的点射声音就开始了!

以各自队长的射击点为坐标,队长左侧的第一名士兵就打刚才目标左边第一人,左侧第二名士兵打第二名敌人,依此类推,这就是西方军队基层战斗中最典型的火力分配!

这样的战术就把杀伤率提到了最高点,一个轮次的点射,就看见成片的人在倒下!

绝对不会出现几把枪同时打一个点的浪费行为……

然后小队长的射击点还在改变,整个小分队的射击就跟着成面打击的改变,就好像一把把梳子,无情的朝面前的敌人梳过去!

就算敌人排列得再散,子弹的浪费率就非常低了!

当然也就是第一波的效率最高,敌人的散兵队形立刻就乱了……,这个时候两门迫击炮才开始轰击这个早就标定好的位置,爆炸、枪声、飞溅的弹片跟石头尘土,立刻充斥了B队面前的几百米范围……

敌人的火箭弹跟枪弹肯定也在朝发现了B队廓尔喀的位置飞来,但是提前修筑的单兵工事还是能遮挡住大多数的坡地下方攻击,几乎没有伤害……

但是一两百米横向距离以外的战斗,就很大的激发了A队前面敌人的进攻,他们撒开丫子就往上冲,力求占领另一个高地或者山脊,压制这边的敌人,可也就正中A队的下怀,几乎同样的火力分配也上演在这边……

另外几门大小口径不同的迫击炮也开始轰炸了!

A队的分队长有点特殊,他在枪店里面找到一把仿制的南非MGL榴弹枪,就是用左轮枪的原理发射40毫米榴弹,双手握持,循着一个修筑的缺口,通通通的就是一轮发射!

六发高爆弹就混杂在一片枪炮声中爆炸,就好像巨灵神的手掌,一巴掌一巴掌的给散开的武装分子带来杀伤!

几乎没有狙击手了,仅有的几支精确步枪用半自动射击寻找那些火箭筒手和老式步枪手,尽可能的消减这些人的威胁……

没错,老式步枪手,那些拿着一战时期恩菲尔德步枪的枪手反而比AK步枪手更被优先点名,因为这些单发射击的步枪比连发射击的AK步枪更有准确性,一个偷偷躲在某个山石背后的枪手,也许就会给防守人员造成致命的伤害……

普什图人鼓起的勇气,在这样的防守面前瞬间崩溃,抱头鼠窜,

甚至慌不择路的触动了刚才躲过的地雷……

但这不过是第一次攻击……

还有大量的人手没有进入到这个地狱来轮回,那些来自各村各庄,各条街道的能人们不信邪的多得很,轮番上阵!

从凌晨五点过开始的鏖战,一直持续到了中午两点过……

一共打退了十一次攻击!

平均不到一个小时就来一波……

这些世代为战的民族有多么骁勇,可见一斑!

但是廓尔喀的名声也不是白给的……精良的装备,充足的弹药,良好的工事构筑,让他们牢牢的守住了这片高地!

以仅有十多个人受伤,只有一人被火箭弹在附近爆炸才导致重伤的战绩,牢牢站在高地上!

但纵然是这样,迫击炮弹已经早就打完,每个人身上的弹药基数也低于正常携带值,也就是不超过四个弹匣了……

齐天林看看下面几乎已经层层叠叠起来的尸体,还有无数的伤者在爬行挪动,但没有人敢去援救他们……

远处山野之间的敌人已经肉眼可见的稀疏起来,再三的吼叫,都无法让他们鼓起勇气发起第十二次攻击!到后面发起攻击也就数百人甚至上百人。

到了再次调整的时候了……

(恳请各位每天看完顺便投个鲜花,炸弹就算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