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28章 大好时机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大好时机

没有鱼儿,没有水草植物,这里已经距离地震过去了一两年的时间,黑漆漆的水底就好像化不开的墨汁一样,死气沉沉,没有任何一般海底可以看见的那种生物迹象!

尸骸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被鱼儿撕咬过的痕迹,身上的服装依旧,连脸上睁大眼睛,惊恐奋力的表情都保持得跟当时一样,尸体一直在水底,不知道是因为水质里面饱含各种放射性元素,导致没有腐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连那双一直紧握门把手戴着手套的手,都一动不动的固定在那里,让整个身体就被固定在门边压住,黄芒微光下,这样一张白得发绿的男子面孔,真的会让大多数看见的人尖叫起来。

齐天林素质好,在战场上比这个更可怖的尸体造型都有,他还轻轻伸手过去想帮对方把眼睛给抹上,他一贯都这样,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在国家层面做事,各自忠于自己的祖国或者信仰,在个人关系上从来不盲目仇恨,那样只会迷了自己心智,何况死了就不是敌人了,可对方面部的肌肉早就僵硬了,完全没有能闭眼的功能,连皮肤都摸起来是那种硬塑料的感觉,微微有点脆,这放射性的威力可还真不小,看来以后那些领袖想搞个遗体保留什么的,最好用放射性捣鼓一下。

这个空间不小,到处都有断裂的痕迹,看来跟那个隧道一样,这里都是最靠近地震活动带的地方,那些看起来相当厚的水泥隔层在地震面前就好像纸糊的一样,轻松被撕裂,大量的水压冲进来,应该没有任何活口了吧?

举着战锤到处观察,这个大厅有很多个通道连接其他地方,有些密封门关闭了,有些大大的开着,齐天林随意的到处看看,没有发现别的尸体,正有点纳闷,随意的一抬头,以他这样的鬼大胆都吓的一哆嗦,差点没把战锤掉地上!

屋顶上几乎就是密密麻麻的挤着各种尸体!

身上有军装、西装、白大褂,更多的是标准的工作服,肢体相互交叠在一起,乱七八糟的贴在屋顶,有些人是后背向下,但那些面朝下的尸体,无一不是张大嘴惊恐万分的模样……

一名身着校级军服的军官,怒目圆睁,鼻孔剧烈的张开,夸张的张大嘴,舌头这么吐出来,似乎那一瞬间他正在竭尽全力的嘶吼;他的身边同样是一名军人,不知道他的身体为什么会断掉一支手臂,但是他的另一只手居然拔出了手枪,紧紧的攥在手里,面对大自然的狂暴,这种军人习惯性的拔出武器,可丝毫没有抵挡的余地……比较少见的在一个角落还看见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女性抱在一起,满脸

欲哭无泪或者难以置信的表情,抱住对方的手指骨节都有绷出来的感觉,可以想象力量有多大……

就这么一张张脸看过去,几乎就能想象到灾难发生的一刹那,这些已经被关闭在海底的生命,有多么绝望跟痛苦,不过也还好,几乎都是一下就死去了,也没有太多的痛苦,比起他们那些在广岛核爆中死去的同胞要轻松得多,这些人已经有过这样惨烈的教训,还锲而不舍的去打开这个潘多拉的盒子!

也对,人体毕竟是有浮力的,除了门口那个因为手跟身体连接在门上,这些没有瓜葛的尸体自然都会浮起来,在这个空间里面,全都升腾到屋顶贴住!

也许一般的海难,尸骸腐烂以后就会沉底,但是眼前这肯定不一样啊,这些近似于被塑胶化的躯体就这样被埋葬在里面了!

齐天林觉得自己现在的动作就好像一个拿着蜡烛看墙上的世界名画,一张不亚于毕加索《格尔尼卡》的名作,一张批判法西斯屠杀的名画,讽刺的是这张画的内容全都是始作俑者!

终于在一扇双开门后面,齐天林看到了核辐射的根源,一个地下核反应堆,已经在地震中彻底破坏!

在他的眼前,已经基本上变成了绿幽幽的海水中间,齐天林能看见一个压力容器破裂开来,里面鬼影绰绰的就是那个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从那些裂缝当中,真的如同古希腊神话一样,疾病、灾难、贪婪、疯癫、罪恶、嫉妒……一切的祸害,都被日本人弄了出来!

这才是日本大地震的最大祸害根源!

一场起码持续数十年才能被海洋消融的核污染,齐天林都觉得自己这么靠近会不会被核辐射搞成什么异变的怪物,伸手从手臂上摘下一根试管,装上这里的水,摇摇头退出来了。

作为一名专业的军事人员,他具有良好的空间感,一边走动脑海里面就能勾勒出大概的整个基地平面结构,始终有大约一半的地方,他感觉没有进去,总有一些密封舱门一样的预防事故通道封闭住了他前进的方向。

既然来了,齐天林就没打算再来接受一次塑化,所以愈发细致的寻找前往剩下部分的途径,终于在一个墙面的裂口处,他钻了出去,看看能不能从同一个方位的外面找到另一边的裂口进去。

当他在水泥堡垒的顶部慢慢行走,希望找到些什么入口的时候,有些失望,这边似乎是运气比较好的部分,没有多少的损毁,就在他准备采用暴力手段破开进入的时候,突然发现建筑的侧面有什么东西……

……

美国人在提供情报给阿汗富

国民军的时候,真有点居心叵测,他们认定对方就是一群塔利班武装分子,所以建议这些国民军也换成便装,这样包抄过去的时候,对方才不至于看见大量的正规军就逃跑!

真是打的上好如意算盘,同样是阿汗富普通民众武装分子打扮的特别行动队,在面对军装的时候,肯定会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有双方都误以为对方身份的时候,才会一直打下去!

所以当亚亚的一支黑小队突然遭到对方袭击的时候,所有行动队的成员都认为是受到了塔利班的袭击!

但事情从一开始,就完全出乎了美国人的预料!

应该说美国人为了这场突袭是下了血本的,不但在阿汗富国民军中间混杂了不少自己的培训承包商跟特战小队,还调动了无人侦察机在空中进行热成像传感观测,尽最大可能的把特别行动队的动向报送到战斗一线,便于指战人员作出调整。

这就好像一边是坐在沙盘前面对双方敌我态势了若指掌,一方就只能当睁眼瞎!

但是美国军方不知道是谁制定了这个作战计划,也许预计伤亡主力是阿汗富人,所以他们有点漫不经心,错过了一个巨大的漏洞,那就是双方的外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无论哪边,都是白袍坎肩加战术背心的便装武装分子打扮,都是实际上的北约武器,都是北约作战流程,甚至两边都携带有同样的高频红闪敌我识别标志!

这是专门留给空中部队看的,双方自己都注意不到,大白天的,无论廓尔喀还是小黑们都没有兴趣打开热成像仪或者红外线识别器来看。

于是战斗一旦打响,双方一旦胶着起来,空中指挥就有点抓瞎了!

无论是热成像还是高清度的摄像,都有点分不清啊!

刚开始还有情报分析员按照双方攻击的方向判断敌我方向,很快这种态势在战斗升级,越来越多的作战人员卷入以后,空中看下去就一团糟了!

美国人突然发现,这场突袭有点失控了!

就在他们通过通讯系统跟混迹在国民军中间超过五十名美军人员通知情况的时候,特别行动队的通讯系统里面也闹成了一片!

花费重金打造的双通讯系统在这个时候就彻底完胜对方了!

和国民军最多两三百人才有一部通讯器,一个团队需要由携带通讯器的美军先联络基层指挥官,然后才能口头传达战术要求不同,特别行动队是人手一台,所有小队长以上的指挥员还是两台,每名小队长用一套通讯器跟自己的几名队员沟通,然后在指挥频道里面就跟开社

员大会一样,七嘴八舌,三四十名队长就协助马嘉跟亚亚,搞定了作战计划,整个行动队如臂指使,作战命令被细化到了每一个小队,每一个人!

齐天林从一开始就为两个部分设定了不同的作战分工,天性自由,猎人出身的小黑们负责进攻,原本就是正规军出身,沉默寡言不动如山的廓尔喀们负责防守!

自从一名高点负责观察的小队长报告了对方已经形成范围相当广的松散包围圈以后,马嘉就断然否定了集中所有人抵抗敌军的常规做法,要求各个廓尔喀小队就近建立高点防御阵地,尽可能的就地杀伤对方的武装分子,这样才能最大数量的造成伤亡,获得最大的收入!

是的,这个钱串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多杀多得,只有把整个队伍在这一片使劲的撒开,才能妄想一张渔网一样,各个节点都在杀敌,造成对方没有办法集中火力强攻,到处都一盘散沙的局面……

对于塔利班,马嘉的惯性思维根本不觉得对方有组织有效战术攻击的能力,这可是捞钱的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