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4章 阴险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阴险

但奥尔马表达的意思很明确,因为渠道的关系,他们的毒品销售现在很顺畅,钱……已经不是问题了,何况美国禁毒局的驻外应援队在遭受了两次打击以后,对北部地区毒品种植区域的掌控力度已经急剧下降,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美国人在外面游动的巡逻队一减少,塔利班就重新获得了大多数种植区域的控制力,那些收鸦片的中间人只能倒戈,所以收成也在提高。

真的不差钱,只希望能从齐天林这边获得更多援助。

齐天林装神棍:“这要看真主的旨意了……不说了,自己把握好机会,总结经验教训,为什么你们都上台获得了政权还是被打下去……”他还是不想太过跟这种毒品行业巨头搞得太近。

奥独眼态度不算鄙视,但可能在翻白眼:“你……我知道你有神迹,但是我好歹也当过一国之主,还要你提醒?”

齐天林笑:“也许就是你当了头子,有些东西就看得没那么清楚了,身边的人一追捧,你就以为真的老子天下第一了,醒醒吧!”

奥独眼不说话了。

齐天林挂了电话,掰断扔掉新买的电话卡,开始把玩手边那些私人物品,几十个钱包、一堆证件、各种钥匙跟私人的记事本备忘录,当时他只是在而为了寻找密室的钥匙挨个翻兜,随手就收集了这么一堆私人物品,还有些手机,现在也被他把手机卡取出来,都放在面前的苇席上。

傍晚时分了,海边旅店是完全的日式风格小屋,推开格子门,外面就是红得跟火烧云一样的美丽晚霞,小渔船在远处的港湾进进出出,一艘巨大的游轮正游弋在岸边,下榻的时候就听那个老板娘说今年的游客还是在直线下降,核危机让整个日本东北部地区都遭受了比海啸地震都更严重的经济生存危机。

和式小屋里面没有开灯,齐天林觉得自己到那个阎罗地狱去了一趟,心态有些变化,似乎有点悲天悯人的感觉,那种齐刷刷的死亡场面和战地还是有区别的,相比那些在战斗中被剥夺的生命,海底的那些人在自然或者说自己营造出的灾难面前,毫无抵抗力!

随手拿起一部手机,打开电源,除了提示没有手机卡,就是提醒有一段语音留言,摁动按钮,一段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由美……我爱你,请告诉和也,我永远爱你们……再见!”背景有些嘈杂混乱,但是这个声音显得是那么清晰,谁的丈夫或者谁的父亲吧?

齐天林靠在木头柱子上,脑海里回想起当年自己跟蒂雅在那个牧羊人的休憩地杀掉的那个海豹,在那些行李当中

,同样是有一张深爱女人的照片,也许就是这些情感才是支撑这些人在战斗的源泉吧。

虽然各为其主,战斗在不同阴暗层面的战场上,都是服从于自己那个国家跟阶层的,无论对错和价值观如何,都不能改变他们原有作为一个人的属性。

靠在柱子上的齐天林慢慢思考到自己,自己才是真的脱离了人的概念,却比这些人更加贪婪的拥抱着自己的感情跟家庭,也许只有这样的行为才能让自己明白自己不是个怪物,不是个脱离于所有人之外的非人类,才能消除自己对于自身所处环境的不安全感吧?

一个号称拥有不死身的家伙居然有不安全感?

齐天林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自己原本打算利用这些东西把那些家属挑动起来闹事的想法,在日本这样一个社会,个人永远是服从于国家社会一份子的,最后不过是激起一时的波澜,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相反还会暴露出自己的一些东西,得不偿失,于是在一一拍照做记录以后,同样也买了一个三防箱埋藏起来,加上那两艘潜艇的坐标,都牢牢的记在心中。

这个时候,齐天林的所有行李都已经简化到只有一部相机跟几张储存卡了,用检测仪发现自身的辐射值已经下降到常人阶段,是在接近十天以后了,齐天林就自行返回了法西兰,安排好所有事情,才给MI6打了自己的第一个联系电话:“东西我放在了那个接头地点,现在我已经进入法西兰圣安娜医院进行化疗消除辐射……如果需要面谈请做好防护工作。”

如何在这个时候跟MI6交接,他是考虑过的,作为一个从辐射区,还是重度辐射区回来的特工,他不想故意让自己陷入险境再让MI6来营救自己的戏码,但是也要避免MI6对他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所以落地以后,苏珊就安排他来到这样一家行业内比较有名的医院住院,扮演一名曾在日本旅游不幸受到核辐射的游客来就诊,反正这玩意儿也不传染,就是需要做调理……

MI6的人还没他的女朋友来得快,不了解齐天林身体真实情况的苏珊显然还是顾着自己的女儿,把情况通报给了玛若,已经有些显怀的姑娘第一时间就泪眼莹莹的站在了玻璃隔断外面,颇有苦情戏感觉的把双手按在玻璃上看着里面。

齐天林不知道怎么解释,有些挠头的拿起内外沟通的电话机安慰:“我……没有什么大碍的……你不用担心,喏,你看我现在都没有怎么掉头发,掉发才是比较典型的症状,就是为了小心起见,我不想带着辐射就靠近你跟宝宝。”

蒂雅也来了,跟亚亚稳坐在后面,对于他们来说核辐射危害什么的不是很在意,特别是看见齐天林好整以暇的坐在里面,就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少女只是用比较亲昵的眼神看着齐天林,坐得有点远,这个时候就不要去跟玛若争了。

所以等MI6的纳尔逊勋爵跟三位情报人员一起过来时候,看见这样的场景,真没什么可疑虑的,何况最重要的是,迄今为止,他们都没有发现华国有任何得到这些情报的迹象,齐天林是真的跟华国没有关联!

在面色不善的家属面前,纳尔逊勋爵居然用一纸授勋证书封口,煞有其事的展开一张发黄纸卷,表面还真的用红色封印泥封住的那种,笑眯眯的展示给齐天林贴在玻璃上面:“我且代表英兰格政府,为您授予索尔伯特男爵称号……正式的授勋仪式将在年底的大教堂盛会上进行,兹以表达对您立下的赫赫战功敬意!”

好吧,一身病号服的齐天林也只能站直了身体做效忠状,由被转移了注意力的玛若代为接过这份纸卷,这法西兰的小民女还从没见过这样的高级货色,有点趾高气扬的就带着蒂雅跟亚亚出去了,留下一屋子的MI6成员对齐天林做任务询问。

还是纳尔逊勋爵开始:“你委托驻日情报人员带回来的情报,我们已经全部看到了,成绩非常满意!现在就是一个例行的问询,希望你能够把整个行动过程讲述一遍。”

齐天林交回去的是之前在核电站拍摄的所有照片跟那三支装着不同核辐射量水质的试管,因为他考虑过自己通过民用渠道,确实没法把这些富含核辐射的东西带回来,除了最靠近那个核反应堆的那一支被他单独藏在了北海道的一个野外神社边,其他的已经足以说明核辐射的强度变化跟实际位置。

当然最为火爆真实的文件资料就只能先隐藏起来。

于是齐天林的整个讲述也就集中在前半部分,没有什么隐瞒跟遗漏,只是提到那个隧道可能存在的入口,他坦言自己没法去查找:“日本人肯定非常注意这个地方,我如果过去就暴露了,这是个基本点,现在水质变化已经说明那个海边公园就是最接近海下核基地的地方,只要施加足够的压力就能够对那里做勘探检查,自然不难找到。”

勋爵点头称是,看看其他人,有一名专职负责此事的情报人员点头以后,另一位才跟上:“下面我们谈谈关于沙克特别行动队在阿汗富南部受到袭击的事情。”

齐天林压抑的表情终于开始有些愤怒起来:“你们就是这样保护我的战士的?我得说,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得不

怀疑临时把我调开和这件事爆发的时间是不是太巧合了?”

这名情报人员有些尴尬的摇头:“美国人发起这次袭击真的是独立的行为,连英军大本营都遭受了一定时间段的无线电干扰,这里有确切的记录,说明美国人就是担心受到大本营英军的援助。”

齐天林继续保持这种情绪:“我看你们连官方的抗议都没有一个,难道我的人就白死了?!”

纳尔逊打圆场:“他们的伤亡损失更大,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要去激怒他们,免得撕破脸皮对你来说更没有好处!”

齐天林愤愤不平:“接近三十名战斗人员的死亡,我就这么损失了?美国人还觉得委屈?”

一位一直不做声的情报人员眨巴眨巴眼睛:“所以我们建议由你的私人公司方面向美国军方提起指控跟索要赔偿!”

这阴险的英兰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