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43章 羡慕嫉妒恨

第五百四十三章 羡慕嫉妒恨

SOG在现在还剩下的残余信息就是市面上最有名的一种匕首型军刀,造型简练凌厉,价格不菲,当年宝宝就是喜欢携带这样一把战刀在身边,齐天林的印象当然深刻。

而这种军刀就是以当年的SOG们自行研制出最适用于战场的刀型名噪一时,这就是现代美国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美国越战时期最臭名昭著的“美国驻越顾问司令部研究观察组”!

听起来好文绉绉的一个名字,其实这是中情局当年跟军方合作的一支从特种部队里面招收人员再训练成新特种人员,工作内容简单来说就是敌后武工队,所以这支部队也大量招收作战当地人,传说还有华国西南边境的少数民族参与了其中。

多的就不用说了,能找到有关SOG的传说太多了,只需要一个数据就可以说明这支部队的成色,据说这是有记载以来,杀伤比最高的部队,这是一支自身伤亡率达到了100%的死亡部队,但是他们带给敌人的是158比1的杀伤率!

数千名曾经在SOG服役的魔鬼,就带给了越南以及周边几个国家数十万的伤亡!

但迄今为止美国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过这支部队,就跟著名的三角洲部队没有被承认一样,因为这支部队干的全是脏活累活,所以从来就上不了大雅之堂。

可是在从事特种作战的人心中SOG就是个难以逾越的高峰圣堂一般的存在,齐天林也不止一次的听自己那些战友在闲暇之余吹嘘传说过。

马克言简意赅:“越战以后SOG自然就取消了,现在叫SAD,人数编制减少了很多,但是影子无处不在,他们因为有招收当地人协助的惯例,所以跟海豹、SAS之类的都不搭边,不是纯粹的作战,还要担负情报任务,必要的时候还要干一些反人道的事情,这是最大的区别,这个队伍的人数只能用连队级别来衡量了,越战时最高有八千人,现在基本都是一两个人到一个地方带动一个面,综合能力强得很,战斗力超群都只是基本要求了。”

齐天林咂舌:“但麦克跟我谈的是到北非成立一个桥头堡的事情,这似乎和SAD的方式不同吧?”

马克摇头:“如果把你当那个点,你自己再发展周围的面就可以了,又或者直接把SAD要做的事情外包给你,也是现在的潮流啊。”

齐天林有点恍然:“原来是这样……”

马克还在思考:“北非……乌克兰,这两个点他们肯定都感兴趣,但是最近找你确立这两个点,你觉得接下来会是什么事情?”那边的事情,肯定不是阿汗富或者

个男人拿着啤酒杯撞了一下,就好像脑力大碰撞一样,一道脑海中的灵感闪过,都大概想到了:“叙亚利!或者伊琅!”

是的,只有这两个国家,现在才是那个区域的最热烈点,一个是对以列色的强硬反对派,另一个是伊斯兰国家中硕果仅存的反对美国势力,都被美国和以列色成天叫嚣着要打过去。

所以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马克这种老PMC,老军人,是容易根据形势和经验分析出点东西,齐天林心里也明了了不少,笑着就只管喝酒了,马克也不多问齐天林要做什么:“我就扎根在岛上了,生活很惬意,成天也能跟喜欢的事情打交道,我打了二十来年,不会再参与什么战斗了,但是能尽量帮你提供战斗以外的支援,仅此而已。”

齐天林对马克也不能完全信任,毕竟德国人跟波黑人不同,他们的利益跟价值取向要复杂得多,马克的说法倒是符合齐天林的意思,不参与关键的事情,也不打听,帮忙守好老家就行,笑着点点头:“萨奇的意图很简单,既然我们有资源就尽量把公司往跨国跨行业的大型公司方向发展,你如果有兴趣转管理层,我是求之不得。”

这似乎又给马克提出了一条新路,他的眼睛有点亮:“我想想……”

齐天林顺便打听个人:“沃尔夫冈.冯.维拉迪先生你知道么?”

马克点头:“德国最有名的几个富豪之一,我当然知道,这种高级VIP以前都是我们没法遇到的活儿,怎么?”他确实已经基本退出战斗,也不想再去侍候人。

齐天林介绍:“我们那个岛是从他那里买的……还有一系列跟他的活儿。”为了保证马克不会跟维拉迪有什么不可预知的联系,在非洲寻找舒尔曼叔叔踪迹的行动是派遣东欧人跟一些不太适合战斗的小黑组队执行:“我想问你就是,你对他的了解有多深?”

马克直接就摇头:“知道点,不深,因为没接触过,但是能明白他是什么人。”

齐天林来点兴趣:“什么人?”

马克的目光集中在啤酒杯上,酝酿一下开口:“我是个平民,平民就关心自己的生活怎么样,到了我这个年龄考虑更多的是家庭跟孩子,我的事业大概已经定型,前面的打拼可以让我比较舒适的度过下半辈子,足够了……但是他们就是贵族,平民只有在生活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去思考去斗争,这才是纳粹崛起的原因,但贵族就是把这些事情当做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吃饱喝足以后奋斗的目标,维拉迪这种日耳曼族种强硬派在德国一直都有很大的市场,这些年不过是因为德国

的整体经济环境好,所有的矛盾都被掩盖住了,一旦有问题,就跟一战结束以后一样,这么优秀的民族跟国家,凭什么就要被死死的压在那片土地上?凭什么被美国人占领在国土上?这些论调一直都被他们鼓吹着,现在不过是温床还没有形成,就等着什么时候经济民生受到冲击,就会瞬间占领主流思想……”抿一口酒,摇摇头:“这些人都是所谓的精英阶层,引导思想的人,用无数人的生命跟鲜血去达成他们目标的人,我不喜欢……”

齐天林若有所思,最后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是贵族了呢!”

马克就哈哈哈的大笑,戏谑的看着他:“那我们就不是同一个阶层了!来!干一杯!”

齐天林也笑……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齐天林就让马克驾车送他到北面的边境线,这里就是美国人控制的阿汗富北部出口,因为西边是伊琅,南部边境线是塔利班活动频繁的巴基坦斯,所以这边接壤的乌兹别克才是美国人最主要的物资以及人员进出通道,大量的撤军也是从这边进行的。

在伦敦的时候,齐天林就已经让萨奇把乌克兰的培训中心资料详细的送过来,在苏珊的办公室润色以后,依样画葫芦的搞了一份利亚比的培训中心计划,他自己再根据自己对利亚比了解做了一些调整,就一起发给了麦克少将,出发以前跟那边的办公室秘书约定了到乌克兰的时间,他现在就是在赴这个约。

马克全副武装的把他送到美军控制区域,就带着三四名PMC回去了,他很快就要返回岛上了,只要这边的带队苏威典人员能建立规模,他这个教官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给齐天林的答复就是他会好好思考一下做什么。

齐天林跟这边的美军出示自己的PMC识别卡,再递上一个预约密码编号,那边一查询,他立刻就获得了美军的正式接待,不需要对他接触的所有美方人员解释自己是什么人做什么事,就在半个小时内被边境军营的直升机转运到标准空军基地,再在两个小时后就坐在军机上直奔四千公里之外的波兰美国空军基地!

这还只是非最高级别的常规转运,齐天林搭乘的是过路运输军机,如果有足够的权限,美军可以在全球24小时内把快速反应部队转运到任何地点!

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波兰拥有一个最靠近乌克兰的美军新基地,毕竟这一带太靠近俄罗斯了,波兰这个基地的建立都有点艰难,但效果真是毋庸置疑的。

齐天林在这个只有十来架美军飞机的基地落地的时候,见到了一身便装的麦克少将,

没有太多的随从,看上去就好像一个退休周游世界的银发老头儿,只有那挺拔的身材跟走路时候的一板一眼,才彰显出他的军人身份。

简单的在一间休息室见面握个手,将军指指外面:“你能够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吧?”门口有两名美军士兵,典型的腰圆体阔,哼哈二将的样子很容易联想到护卫身份。

齐天林笑着点头:“我们都是按照小时来计费的……可以从现在开始计算么?”

将军笑着哈哈的走前面,齐天林接过旁边一位文职军官奉上的文件箱,就跟在了后面,外面有一部波兰很常见的大众越野车,齐天林习惯性的帮将军打开后面的车门,自己才坐到副驾驶座上,一名驾驶员开车离开了这个基地……

他们将到两百多公里外的首都,作为两名看着再平常不过的商务性游客,搭乘国际航班,进入乌克兰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