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65章 情真意切

第五百六十五章 情真意切

的确是活着……

对于躲藏在车底下沙坑里的姑娘来说,头顶车体的爆炸,对她真没有太大的影响。

车底躲藏有个基本要诀,就是避开油箱,这是PMC车辆训练当中反复灌输的,在掩护VIP以及遇袭的时候,首先就是躲开油箱跟车门,前者容易起火爆炸,后者根本没有防护能力,一个合格的PMC一般都会选择车头前轮作为掩体,因为发动机舱大量的金属跟金属轮毂可以有效的防弹,所以一贯上课都要记笔记的蒂姑娘肯定是照着做的!

她挖的坑就在发动机下,所以爆炸在后备厢的油桶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车体剧烈燃烧也是在她的上部,除了觉得有些炙热,她包裹头巾的时候就把头发包在里面,防止钩挂到车底,所以那个时候,十八岁的少女是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的。

因为她坚持这么久终于呈现出效果来,对方显然以为她死了,不然这么大的火光爆炸都没有呼喊声音,开始全部站出来,蜂拥着越过骆驼打算发泄最后的怒火!

那就是时候了,从对方贴近她就已经把最后一支MG42搬到了沙坑上,不用打开脚架,就这么直接搁在沙坑边缘用两支98K步枪垫起来,不然这沉重的机枪就会陷到沙子里了……

MG42堪称最完美的机枪,只有两个缺点,第一是因为射速过高,三百发就要换枪管,第二还是因为射速过高,在枪口有一个巨大的枪口焰,这两点对蒂雅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她只有一个弹鼓!

MG42为了解决射速过高带来的衍生问题,用了两个办法弥补,一个是可以高速更换枪管,一名熟练的副射手可以在几秒钟内更换,第二就是只有五十发的弹链,促使射手射击的时候别老扣着不放,打打停停,就可以让这个射击时间延长到更多。

隆美尔身边的亲卫队,采用的是突击型MG42,也就是使用挂在左边弹鼓的,七十五发,姑娘不是没有备用弹药,这种机枪就算弹鼓也最好是有个副射手来换,有点麻烦,所以她就只有一个弹鼓……

如果跟她那些突击步枪使用一样,七十五发是可以打很久的,可这姑娘一扣动这挺机枪,天啊!

这才叫枪啊!

体重不到四十公斤的少女,被MG42机枪的后座力,撞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要不是她躲在一个车底的掩体里面,没准要被连续抖动的机枪后坐力撞击到沙丘下面去!

蒂雅不是没打过机枪,也不是没承受过这样的后坐力,只是这种超级高速的后坐力突然袭来的时候,她完全就

失去了对这支机枪的控制能力,只能勉力用全身吃奶的力气压住机枪枪托紧紧抵住自己的肩膀,后背都顶住了身后的轮毂,手指根本就忘记了还要松开!

德系的机枪跟苏系有个很大区别就是枪口上跳非常小,几乎没有,所有的后坐力尽量向后,这挺设计完美的机枪已经使用了四根复进簧减震,但还是把小蒂雅撞得那叫一个哆嗦!

之前一直躲在她脚下抱着她腿的塔塔都不乐意了,抱着头躲到了坑底,却被弹出来发烫的弹壳又给烫得吱吱乱叫着抱头鼠窜!

如果它是被烫得抱头鼠窜,越野车面前几十名端着枪支的贝因都人就只能是带着求生的奢望抱头鼠窜!

因为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几乎所有人都看见自己伙伴当中有几个人是被拦腰割断的!

齐天林他爹就死于这种情况,但齐楚越是被12.7毫米的高射机枪打断的,和这个两码事儿!

这是因为子弹太密集,距离太近,横扫过来就跟个伐木电锯似的!

这种类似效果,只有美军现在的六管加特林机枪才能实现,那玩意儿还得用电力带动枪管呢。

这太丧心病狂到让人发疯了!

当年盟军那么勇猛在这种场景面前都要惧怕三分,何况这些非军事人员了,那种冰雹一般倾斜过来的弹雨,一瞬间就浇灭了他们所有的战斗欲望!

抛下遍地的残肢断臂,内脏横流,鲜血一下就被海绵似的黄沙吸收,掉头就跑!

能跑掉的真不多!

7.62毫米的毛瑟子弹在百米内的穿透力极强,这帮人本来被蒂雅的两侧射击慢慢压制到一个不足五十米的宽度范围内,这样毫不掩饰的走上来!

那叫一个惨!

七十五发子弹,在蒂雅这样的射击方式下,其实只有几秒钟,就算她下意识的有点停顿,也不超过十秒钟,十秒钟!剩下的活口真不多!

但没等他们逃出多远,齐天林已经窜上了沙丘,端着步枪一边高喊:“蒂雅……”一边就精准而恨恨的点名撂倒了,百米之内对他来说,真是指哪打哪,只要情绪不波动!

比蒂雅先过来的是塔塔,这倒霉猴子,吱吱叫着跳过来,头上满是被滚烫弹壳弄的癞疤头!接着就看见蒂雅端着一支马萨达步枪笑嘻嘻的从车底后面钻出来,齐天林大放心,又担心还有残余的敌人,高喊:“躲好!躲好!躲到我身后来!”

小姑娘浑不觉得刚才的杀戮有多血腥:“我才不!我不躲到你背后!我也能帮你!”循着车头那边没有燃烧,趴在车头下就开始

补枪!

齐天林简直是喜出望外的跑过去,看了看,干脆扔了步枪,双手带着手套抓住越野车的前门下沿,一使劲就把燃烧的车身给翻起来,形成一道墙,顺便也把下面的沙坑露出来!

蒂雅看了就跳起来,到坑里拿出一个大包:“首饰跟金砖都在里面,还有什么要拿的没?”

齐天林想想:“你帮我掩护!”自己就打开车门看看,没有什么能找到的身份证明,车底的发动机号也之前都被磨掉了,取出后腰收集袋里面的一颗手雷,拔了拉环卡在车门上,只要谁来打开车门,跳开保险的手雷就会掉进车厢残骸里爆炸,就算炸不到人,也可以把剩下的痕迹都炸掉了。

这两口子都是狠角色!

然后就拉住还想端着步枪过去斩尽杀绝的姑娘:“我看剩的都是女人孩子了,算了……”

蒂雅还有些气鼓鼓:“他们……就是那几个!想强**!”现在看来好点了,可以说出来了,以前提都别提,瞬间癫狂的。

齐天林多理解,抱抱姑娘:“谁叫乱世呢……”换其他姑娘可能要恭维一下谁叫你漂亮呢,可这位嘛,不管用!

蒂雅才捡起那一袋首饰珠宝背在背上,把两支98K跟哪吒三太子似的交叉背在背上,还贪心不足的想去端那支MG42,齐天林叹口气,一边把沉重的金砖单手拿着,一边把好几支步枪和MG42都挂在了身上,只把那个昂贵的望远镜给姑娘挂胸前,亲一下,伸手再拿着蒂雅抢救出来的一包食品跟水,搞得自己好像一个浑身叮叮当当的卖货郎,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起走了!

塔塔歪歪扭扭的也抱了个水袋!

卫士上也有油桶跟一些给养,上了车,把东西一归置,却没有立刻撤离。

而是驾车去驱赶那些妇孺……

还真有点恶人的样子,特别是蒙着脸的姑娘探身出去拿手枪朝天射击的时候!

齐天林决定只有在这个地方呆上一两天!

因为必须要确认等着夜间的风沙能够把自己过来几百公里的车轮印掩盖以后,才敢撤离……

所以现在就把这些妇孺跟骆驼尽量往别的方向赶,反正这些妇孺只要有几匹骆驼,就能活下去,不用担心他们会跟一般人一样在这个沙漠地带怎么怎么样,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后院!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敢对落单抛锚的弱势下手,有肆无忌惮施暴的心态,那就要有被人反咬一口,带来一场横祸的心理准备,这两口子不杀妇孺已经很仁慈了,要是距离藏宝点近一些,估计是真要全部杀掉灭

口的!

上百人的部落,也拥有数百匹骆驼,这个东西就到处乱赶了,四散逃离,把这一带的脚印搞乱,防止有心人顺藤摸瓜找到什么。

所以晚上就是吃的烤骆驼肉跟喝驼奶,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坐在用人家的帐篷烧起来的火堆前,齐天林高坐在车顶放哨,蒂雅喜滋滋的盘腿靠在轮胎边给那个机枪弹鼓装填子弹:“真是个好东西,以后我想专门用这个!”

齐天林在抽雪茄,这是安妮要求的,不许他抽烟,雪茄多好,又有品位又没那么大的伤害,看看自己这个暴力过头的小老婆:“这么大的机枪,二十多斤重,不好携带的,回头给你找个小点的。”新加坡有一款轻机枪,性能也是极好,最大的优点就是轻便后坐力小,找一支来由马格西姆改造一下,更短更轻就真的适合蒂雅用了,不过说起来他也真是够溺爱。

蒂雅确实没法单手端起来,握着枪管竖立着感叹:“拿在手里好大一支,打起来好有安全感!”

齐天林难得跟她调笑:“我就没有安全感?”

姑娘有些妩媚的从车头爬上车顶,抱住他亲一下:“你是我永远的守护神……”情真意切,浑没有之前血战时候的杀人不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