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3章 宿命

第五百七十三章 宿命

齐天林又写下其他两个地点,安妮才点点头:“这两处都是著名的寻宝地,一直都有不少人在那里转悠,传说很多,看来你是有具体坐标了,难度比这次大,因为太多人看着了,而且那里的地都是私人领地,你要是敢在里面做什么,人家可以直接开枪打你!”

蒂雅觉得这个不是问题:“这次还不是有那些沙漠民族的人喊打喊杀,用机枪扫过去就没人闹了!”安妮快速的看一眼玛若,都觉得跟这姑娘没法沟通。

转过头来的安妮终于发现了一直被拴在桌子脚边的大耳猫,更加惊喜:“耳廓狐??这就是给我的礼物?”大言不惭的就弯下腰准备厚着脸皮占据了。

蒂雅确实在提升自己的抗争力,早有警惕的跳过去,一把解开沙狐的项圈抱到怀里警惕:“我的!别想跟我争……”

安妮瞧不起民女:“你知道怎么养这种东西么?”

蒂雅不为难:“不需要你担心!”

玛若唯恐天下不乱:“这么个东西都要争?以后还得了?”一边说一边故意拿眼角去瞟齐天林,还示意正在把金砖叠起来的男朋友看现场直播。

齐天林心态好,伸手把玛若屁股打一巴掌:“煽风点火的才最坏!安妮你好意思跟小姑娘争?下次给你捉一个嘛,要不你亲自去捉,我撵到你手里。”

安妮才笑了,觉得齐天林才是最明白她这种贵族范儿,最好是自己动手的,嘴上不饶人:“你这个萝莉控!把金砖找个合适的袋子装好了,赶明儿我拿去重新炼了换钱。”的确也只有她做这些事情才最便利。

这家人都出奇的对钱没多大争夺的兴趣,玛若终于发现让小奥塔尔抱一块金砖都是不现实的事情,就只旁观:“值多少钱?好换成钱么?”

安妮有腹案,伸手掂量一下:“四十公斤,两百六十多万美元,先找个贵金属商人出手,然后以匿名捐赠的形式捐给青少年足球基金会,接着我去买几个球员转手卖掉,钱就到我俱乐部的账上了。”

玛若有点小自恋的提议:“要不我们拍个什么电影,据说这个是最好洗钱的。”

安妮一口否定:“别搞那些出风头的事情,越低调越好!”

真是这样,齐天林在岛上休息了两天,就带了阿里跟自己去了巴黎,陪老婆孩子一起到伦敦,柳子越自己的保镖负责开车,齐天林在后面抱着儿子,柳子越心满意足的放下驾驶座背后的翻板继续打理自己的文件,偶尔侧脸看看丈夫跟儿子:“妈说还是把孩子送回去生活一段时间。”

齐天林点头:“你自己拿主意,

这两年我不太好回国了,我的态度是孩子既不要当香蕉人,也不要被国内的那些教育模式给坑了。”

柳子越鄙视他:“你一初中都没毕业的有什么资格评价国内的教育?”她就是名牌大学高材生,确实有资格。

齐天林嘿嘿笑,倒是觉得这种幸福的感觉蛮不错。

全家聚在伦敦的生活,就是伴随他到宙斯盾述职的休假日子,其实也就是面对MI5陈述自己在干什么。

齐天林毫不掩饰自己跟美国人的业务往来,几乎原原本本都叙述一遍,英美本来就是盟友,大方向是一致的,所以除了叮嘱他摆正位置,首先保证大英帝国的利益,并没有什么告诫,反而是对他这种坦坦荡荡的作风表示赞许。

齐天林当然也陪着安妮到贵族聚会上去了两次,现在他可是正经的定制服饰了,被安妮修理得不轻,用公主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你穿得随意,还可以说自己是个性,一旦按照正规的穿法,那你所有的言行举止就要配得上这种规格……”

柳子越稍微好一点,坐在旁边看安妮培训齐天林的礼仪,偶尔还能提点建议或者压住场子让齐天林老实点,玛若跟蒂雅就完全是无产阶级藐视贵族的心态,不停的打岔捣乱。

但最后齐天林拉出来的确像样得多,连拿个雪茄都有点派头了,玛若立刻又化身为花痴派,完全没个立场。

贵族圈子现在对齐天林就比较直观了,以前还只是觉得他武力过人,可那些在喀布尔寻花问柳被蒂雅一帮人镇住的公子哥儿回来没少吹嘘这件事,那种血淋淋的暴力枪杀是真带劲,何况还是那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所以圈子里面没少议论这个姑娘,还不怎么避讳安妮。

所以这种时候就只有安妮上得台面,轻描淡写:“就是他那个非洲小情人嘛……以前跟我在阿汗富也一起执勤过的,手是有点黑,完全被他带岔了道儿。”对哦,这位也是正经八百在阿汗富战地服役过的。

齐天林没想象中那么尽享齐人之福,忙着在欧洲大陆穿梭,刚跟安妮一起奔赴斯德哥摩尔觐见皇阿玛夫妇,顺便跟苏威典军工企业谈点合作的事宜,就接到维拉迪先生的电话:“听说你们在利亚比搀和了那个黄金寻找的事件?”

齐天林眼珠子转两下:“嗯,搞砸了,所以我现在撤回来,但是跟美国人捣鼓了点别的事情。”

维拉迪只是找个说话的由头:“我有事情跟你商量,你在什么地方?”

齐天林看看周围的金碧辉煌:“苏威典王宫……”维拉迪就在那边哈哈大笑,说自己尽快过来就

挂了电话。

确实快,齐天林跟安妮刚换好衣服,准备去出席跟苏威典第一大家族瓦伦家的洛克一起的晚宴,就是之前被齐天林忽悠着踩了金蛋骗了五百万的那位大财阀。

当然现在斗转星移,齐天林的资产是肯定超过对方了,当然那得是把黄金都算上,一面超大的雕花落地镜前面,穿着黑色礼服跟领结的齐天林确实也有点类似人家的气质了。

伸手帮他调整的安妮就很满意的给母亲炫耀:“我平时提溜出来的,怎么样?不比姐夫差吧?”

王后依旧也是没个正形的靠在门框上看女儿跟未婚夫互动:“之前……不是说要生个孩子么,我可听说保罗当父亲了。”

安妮站在齐天林身后给母亲做个鬼脸:“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战场上的,趁着年轻多闯荡点事业嘛。”

手里还拿着一袋伦敦小姜饼的王后点点头:“我也是听说了,保罗……你就打算这么拖着?”算是个正式询问。

齐天林就准备转头正式回答,安妮一把拉住他的衣领转过去继续整理:“我们的事情我们知道,不用您太操心,现在这样就挺好……走了走了……回家您就啰嗦。”

齐天林还是认真给王后敬礼以后,才被安妮拽着出去了,他对王族没什么仰慕,纯粹是尊重安妮的父母。

不过直到被拉上宽大的礼宾车,齐天林才有空隙询问:“你……不好好跟你妈说?”

安妮没好气:“说什么?你会离婚么?跟玛若会分手么?更不用说蒂雅这心头肉了,真要说个一清二白,难道我走!?”一边说,一边拿手指头戳齐天林的额头。

齐天林牵着她的手呢,一把拉过她,身穿灰绿色晚礼裙的安妮被他另一只手托住,轻轻就腾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坐住:“我不会放你走的……”

安妮的目光看着车窗外,有点凝视外面熙熙攘攘的感觉,公主出行,也没有什么警车开道的场面,只是前后各多了一辆同样的沃尔沃轿车作为随从,所以她说出来的话就跟车辆一样的平稳:“以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一种超越常人的底气,现在自然就明白了,你不是一般人,对我这样的女人来说,只会被这种人吸引,连洛克那样的大富大贵之人我都不看在眼里,你觉得除了你,我还能找到谁?”

转头看看他,伸出光滑白皙的手臂揽住齐天林的脖子:“你说不委屈?最开始时装着不在乎,可爱上一个人了,却不能完全拥有的感觉,更不用说贵族圈子里面纷纷扬扬好听不好听的八卦,当我一个人坐在俱乐部的窗前孤零

零的时候,肯定会有烦恼……”

制止了一下齐天林正要说什么:“让我说完,难得开这个口……”顿了一下:“但是就像你最开始就跟我谈过的,有得就有失,从我做公主的第一天,也就是生下来的第一天,我其实也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爱上一个万里无一的男人,失去的就是一夫一妻的平静生活,还是一道单选题,所以这也许就是我的命……宿命……做了公主就得失去些什么,这是我从小就反复被提醒的。”

安妮转头拿有些闪亮璀璨的双眸看着齐天林的眼睛:“我不管你有多么气吞山河,半神半仙,我要的只是你好好的、真心的爱我,别的事情,所以我就不过问了,但是……不要再让我受到伤害……嗯?”

齐天林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

当然,维拉迪的第二个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来打搅公主伉俪的小温情时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