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6章 民女

第五百八十六章 民女

后悔的还在后面!

一米九以上的高度,还没有完全成年的阿棕,歪歪扭扭的在驯养师的陪伴下,没有牵绊的走出电梯,脖项上骑着已经五岁,能够跟人基本正常交流的杰夫,这小屁孩儿就是阿棕陪着他一起长大的,一熊一孩儿估计以为对方就是自己的兄弟,浑不觉得现在的体型差距说明了什么!

北美棕熊呢!跟阿棕比,小猫都要显得苗条了,再过两年,这只傻乎乎的家伙,就要长到两米五以上!体重超过三百公斤!

胆战心惊的柳子越都不敢过去阻挡阿棕靠近丈夫跟儿子,有人说母亲会在危险的时候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跟勇气,可柳主播在看见那宽大憨厚的棕熊摇摇摆摆走近丈夫的时候,双脚发软,完全提不起一丝的力气来!

阿棕还是戴了个金属嘴笼的,小心的在齐天林身上嗅一嗅,似乎找到自己熟悉的味道,嗷嗷的叫两声,巨大的气流跟腥味让齐天林赶紧把儿子抱远一点躲开,头发跟棕熊颜色差不多的杰夫,依依呀呀的笑着,喊着爸爸,就从阿棕宽厚的肩膀上直接爬到齐天林肩头来,好奇的打量齐天骄,好一阵才勉强认出不常在岛上的弟弟:“大弟!大弟!”伸手就极有军人风格的大力拍齐天骄的肩膀!

两岁不到的齐天骄就拉开嗓门干嚎,实在是阿棕这样的嗷叫声太有气势了,超级低音炮的爆发力,把他的头发都吹飘起来了!

雷斯特是非常自豪自己东家拥有这样罕见猛兽的,这在贵族圈子里都是极为有面儿的事情,所以高薪聘请了法西兰的马戏团动物专家驯养这两大巨兽,总的来说,整个岛上的人虽然战战兢兢的还是没出过什么事儿,大多数时候也圈养。

塔塔抓着小猫的项圈,煞有其事的好像骑着狮子一样,看见蒂雅就跳下来,吱吱的过去献媚,可这又引起了蒂雅头上大耳猫惊慌的尖叫,于是就被心狠的女主人一脚踹开,只好去找齐天林,齐天林的手上又占满了孩子,可怜的猴子只好吊在他的腰上!

柳子越想昏厥,自己是不是在巴黎住太久了,这边城堡搞得像个动物园似的,这能利于儿子成长么?

一个劲的摇头,坚决的和自己那也吓得缩成一团的女员工一起,不跟齐天林父子仨进电梯,齐天林笑着就把狮、熊、猴、狐招呼着一起装得满满当当,蒂雅居然还敢一屁股坐在小猫的背上……

于是柳子越就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儿,才跟自己的员工和行李一起升到城堡里面,那个看似正常的城堡内草坪上,看见了玛若跟她那个宝贝儿子。

一早出发的,这会儿正是下午两

三点时候,纵然是在冬日,这一带也是欧洲著名的黄金旅游海岸,和煦的太阳暖暖照射进来,在城堡轮廓投射出的影子之中,重金打造的高级草坪上,玛若随意的拿张毯子靠在墙根看书,放任一岁不到的儿子呀呀呀的自己在草坪上跟一大帮孩子玩儿。

白色纱织衬衫的姑娘,一条同样宽松的白色纱笼裤,一点看不出是一家暴力公司的老总,依旧带着她那种特有的艺术院校范儿,优雅的拨一下弯曲的鬓发,给远处的柳子越招招手,齐天林的巨型野兽组不允许进入这片草坪,只能站在旁边看热闹。

这些来自阿汗富跟索马里的孩子,从六七岁到十二三岁都有,四五十个,再大一些的就被送到安妮那边去了,玛若倒是请人搞了个城堡内的幼教中心,反正员工的家庭也有这个需要,提供从幼儿园到小学的教育,如果要上岸念书的再安排随着每天往来的交通艇上下学。

看上去非常的完备跟正常……

可柳子越顿时就觉得儿子在这里生活肯定会出岔子!

因为明明就可以看见,小奥塔尔在那群孩子中间,具有典型的恶少倾向!

才多大的孩子?那帮其他的孩子就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着他!

小孩子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颐指气使的坏脾性,但周围这群孩子明显就有种上下之分的感觉,小心翼翼的少年照顾着小奥塔尔到处玩儿,还有两三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负责端着奶瓶,拿着毛巾,这才多大!就搞阶级划分?

这难道是又回到了欧洲封建社会么?

饱受社会主义教育的柳主播觉得真是颠覆了自己的育儿观念,等再看见俩十二三岁的孩子,磕磕绊绊的背着步枪从巷道走过来,更是气都喘不上来!

立马有种要在城堡里面搞革命,改变这种完全不正常风气的决心!

直到一家人晚上坐到一起吃饭的时候,玛若都觉得夫人莫名其妙:“多大回事儿?我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啊?”

柳子越苦口婆心:“孩子应该从小就有一个人人平等的概念,我不希望孩子长大以后仗势欺人,现在有种很不好的倾向!”做眼色给齐天林,希望他支持自己的论点,这当爹的好久没看见俩儿子,乐呵呵的一边膝盖上坐一个,大腿边还靠着杰夫,给养父讲述弟弟跟自己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有个他这样的哥哥倒是不错。

玛若笑嘻嘻的看她一眼,看看端着手臂挂着雪白餐巾,指挥俩黑妞端着银色半球盖住盘子送大餐来的雷斯特,推卸责任:“都是雷斯特他们这样教育的……”

柳子越转

头看管家,所谓恶少就是管家惯出来的,这句话是真没错,雷斯特理所当然:“少爷以后必定要成就事业,要掌管家族的企业跟力量,从小就要培养人上人的气质,也要从小在这些玩伴中间培养自己的班底,这才是他们以后的最佳部属,恕我直言,大少爷就应该多呆在岛上,再过几年就不好纠正了……我这是有获得大英帝国贵族后裔专业培训课程教育许可证的……”表情真的是一本正经,柳子越哑口无言,张了两次嘴都没出声。

玛若继续笑嘻嘻:“我这儿子可就是完全按照这一套在成长,要是以后长子无心掌握大局,也不能获得下属的拥戴,可说不定就会出现弟强兄弱的局面哦……”

柳主播简直有点咬牙了!

伸脚使劲的去踢丈夫,齐天林满不在乎:“不是还有我这个当爹的么,不会兄弟相残的,再说我们家的产业这么大,一个人都招呼不过来,还得兄弟姐妹一起照看。”

柳子越想拿筷子敲他:“你这是什么口气!华国现在富翁也不少了,多少亿的富翁家族也没这么大的口气,要韬光养晦,要低调做人……”

玛若看看雷斯特想说什么,又恪守管家不随便插嘴的表情,想笑:“雷斯特你先去用餐吧,我们自己唠唠……”雷斯特点点头,就带着人出去了,还关上了门。

蒂雅才不参与这么高深的讨论,专心边吃边给塔塔跟大耳猫吃点零食,偶尔把杰夫叫过来陪自己,教这熊孩子叫自己妈妈,乐得咯咯笑。

齐天林自然不会跟妻子炫耀自己那富可敌很多国一起的黄金宝藏,笑着说:“欧洲人很多国家实行君主立宪制,就是因为有他们认可一些东西,有些东西不是说推翻完全平等就是好的,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平等,雷斯特的做法,有他们的理论支持,你的么……嗯,你还没什么经验呢,其实我建议最好是顺着他们的来,天骄有我这个老子,以后成才不成材,总是跟别人家的不同,我不苛求,重点是不要迂腐怯懦跟残暴,就行了,关于这种气质的培养,估计还是雷斯特他们这种有体系的靠谱一点。”

玛若也敲边鼓:“你看看安妮……三代穿衣五代吃饭,我们是没法教出来这样的……”只有蒂雅这彻底藐视权贵的扑哧一声:“她就是个花架子!”

搞得辩论气氛顿时冲淡不少,齐天林和稀泥:“晚点安妮就到了,你们可以关于这个事情请教一下她,我现在已经是索尔伯特男爵……贵族了,争取再升点级给儿子也捞一个勋爵当……我去玛若的办公室,那点战斗计划还要收尾,蒂雅待会儿去把我们的索马里员工名单

全部拿过来让我细化一下。”

提起安妮,柳子越的战斗力就噌噌的往下滑:“算了算了,天骄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育!”

玛若才拉开餐桌边的一个盒子:“喏,这就是安妮说那批顶级珠宝,听蒂雅说,这不过是九牛一毛……这家里,以后还真不是一般的家庭了,是得转换一下思路跟概念,我都在适应。”

也许被珠宝晃花了眼,柳子越眨了好几下:“这些很值钱?”上次她没参加过这个分赃大会。

玛若有些卖弄的如数家珍:“这个是俄国卡列琳娜二世的……那件是波旁王朝时期王后……”总之一句话,这些珠宝基本已经超越了珠宝的概念,好几件都有高级文物的档次。

柳主播终于有些烦恼的挠头:“什么时候,家里变成了样,这完全超出了我对家庭的概念!”

玛若哂笑一下:“从你跟安妮跳出来,我的二人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至于蒂雅,就更别提了!”

好吧,一切的不正常,其实从一开始就这样了!

两位民女还真有很长的适应路线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