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4章 穿针引线

第五百九十四章 穿针引线

齐天林得忍住自己想笑的情绪,一脸严肃:“便宜!”

扎伊德亲王第一次开口:“谁都认为我们眼里没有昂贵的东西,我们也是知道比较价格的……”所谓有钱人都不是傻子,关键是要看是不是物有所值。

齐天林有比较:“说个简单对比吧,本能反应之前是八百人每个月收取九百万美元的资金,对吧?现在四百人还收取四百万美元,各位也看见都是些什么货色了,我很公道,一口价,四百人两百万美元,但是所有营地基础建设费用,装备费用和运营运输费用就要你们掏,最重要的一点,PMC界最常见的事情就是说起来上万人的大公司,所有战斗人员都是挂靠的,我不一样,我所有的人都是自己的,我在利亚比跟乌克兰有两个培训基地,随时拥有千人左右的规模,四百人只是我提供给贵国外籍军团的常驻人手,特殊时候是可以增派更多人手的,还是这个价码,每四百人,两百万一个月,怎么样?”

这就真的只能用便宜来形容了!

马克策划的算盘也很简单,就是这些过来迪拜享受海滩阳光的轮休执勤PMC还可以享受每个月三千多美元的底薪,那么四百人也就是不到一百四十万美元,剩下的都是利润,齐天林允诺给他和带队军官自行分配,公司还要感谢他帮忙解决了养人的费用呢,啥都不用做,月薪上十万美元,他这个高级主管真舒坦!

亲王们只低头稍微商量了不超过十秒钟就拍板:“好!我们同意建立这个军团,但我们需要得到一个承诺,你能够把这个军团操作好的承诺,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这个军团最后不会演变成美国人搞的这个空架子?你把价格压这么低,利润都没有多少,你凭什么来做这个?”

今天一早起来,昨晚在阿布扎比郊外的密集枪声和爆炸声,还是引得很多人到那个军营查看,无论本能反应的人如何掩饰,整个军营都被人炸掉,只剩下一面墙跟到处的弹孔和橡皮弹头,用情报头子扎伊德亲王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都没有伤亡,这比全歼这支队伍的难度还要大……”

所以一方面证明了本能反应是个水货,另一方面也证明敢在一百六十二楼放下贺卡的这帮人真的能力非凡!

齐天林也带点阿拉伯风格的靠在软榻上,手指在手边的柱形枕上轻轻的敲动,思考一下才开口:“我不是欧美人……我希望阿拉伯世界拥有自己的地位,至于我帮助你们建立外籍军团的原因,很简单……真主告诉我……”在这个时候,他停顿了一下,才缓缓的开口:“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从一开始就是用阿拉伯语在跟各位

交流,最流利最地道的阿拉伯语……这足以表达我的诚意,我来建立这个外籍军团真不是为了钱……”

然后腔调一变,突然就变成了有点韵律感的阿拉伯方言:“亲爱的兄弟,战争从不廉价……爱不会在此地实现……睁开你的眼帘,让恶魔肆意浮现……”停下来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三位亲王。

果然,原本懒散散的三位顶级富豪脸上的表情变化比刚才所有的都还要多,几乎有些本能的跟着念出口:“你穿针引线,你击锤恶魔出现……”

齐天林笑了:“你手持一柄利刃……你击锤召唤恶魔!”音调已经略微有些吟唱的味道……

三个白袍男子眯上眼睛,开始逐渐提高自己的声音:“往日的爱……不复存在……”

“坐立不安……爱已离开……”声音越来越大!

齐天林也跟上合唱……

那份身体的刺痛;

那粉身碎骨的痛;

无力摆脱,纠缠一生;

咬牙坚持,忍痛前行;

你孤独的忍受;

唯有死亡是你的归宿;

坐立不安;

爱已离开;

你的肩上;

承载所有男人的梦想;

王者无敌;

失败已经成为了历史;

你手持一柄利刃;

你击锤召唤恶魔!

你手持一柄利刃;

你击锤召唤恶魔;

亲爱的兄弟,战争从不廉价;

爱不会在此地实现;

爱已成碎片;

无力反天;

上天也不待见;

睁开你的眼帘;

让恶魔肆意浮现;

你穿针引线;

你击锤召唤恶魔出现!

……

几乎就在一刹那,就好像印度宝莱坞的电影,每过一会儿就会莫名其妙的开始歌舞一样,坐在这个窗明几净豪华会客室里面的四个男人突然就开始放声高歌!

刚才一脸肃穆的穆罕默德亲王居然主动扮演一个和声的角色,拉长了声音用同一个音量声调吟唱,让齐天林跟哈萨德亲王主力演唱,那个扎伊德亲王更离谱,跳起来一边打着旋鼓掌打拍子高唱,一边就去打开了豪华的大门,让门口站着的一长排阿拉伯侍从显然也听见了这段歌声……

这段齐天林在阿威兰德的寺庙听来的恶神之歌,这首在整个阿拉伯世界都耳熟能详的恶魔之歌……

更多的歌声开始响起……

歌声有穿透力,从一百六十层开始传递,任何一个听见这段耳熟能详歌声的阿拉伯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放下手中的物品,选择朝向西方跪伏下去,开始同声高唱,反复的吟唱!

甚至连整座迪拜塔的公共广播系统都打开同步播放,官方正式版的歌声从各个扬声器里面开始低沉的播放……

连带这种歌声,从迪拜塔传递到周围的建筑,到周围能感受到这个歌声的所有阿拉伯人身边,一起高声吟唱!

多灾多难的阿拉伯人啊,拥有最悠久古文明历史的阿拉伯人啊,就因为他们扼守了最关键的海峡,又打开了丰富石油这个潘多拉的盒子,无数的磨难就这么降临到这个苦难的民族身上,那些在苦难中挣扎的阿拉伯人,那些用吸毒一般奢华享受来麻痹自己的阿拉伯人,那些用苦行僧一般的斗争力量战斗的阿拉伯人啊……

他们无时不刻都在心底和礼拜的时候吟唱这一首恶神的歌曲,期待那个穿针引线,击锤召唤恶魔出现的人!

如同撒哈拉沙漠一样的阿拉伯人,松散得好像抓起一把沙子都会从指缝之间溜走一般的无法捏在一起,就是在期待那个穿针引线,击锤召唤恶魔出现的人啊……

到后来,齐天林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三个男人,推开窗似乎都能听见天地之间无数人都在齐声高歌的声音,站起身伸手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叠在小碟子里面的温湿毛巾,递给哭得好像小孩子一样伤心的哈萨德亲王:“以歌言志,我想你们会相信我的,有些事情我们都在做,但是都不能说,也许到某一天,就会出现那个击锤召唤恶魔的人,相信我吧……”

原本正不好意思的要去哈萨德亲王手中抢毛巾的穆罕默德亲王突然就摘下了眼镜,再也无法抑制刚才的小声抽泣,开始放声嚎啕大哭,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啊,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扎伊德亲王看见,手上也有些发抖的伸手关上了大门……

好半晌,坐在窗前听着那如同神迹一般回荡在城市上空的吟唱声消失,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三个老头儿终于恢复平静,恢复到开始那组亲王的形象,也没说什么,都闭着眼睛仰着头,靠在软榻上感受刚才那种突如其来的情绪,最后终于是扎伊德亲王开口:“科巴斯.保罗……你究竟是什么人?”

齐天林摇摇头:“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这颗心……我需要一个外籍军团驻扎的基地,能得到北约军事机构认可的基地,能起降大型运输机,能实际驻扎超过一千人的基地,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通过这个基地来针对阿拉伯世界以及你们的国家做任何事情,这是一

个心照不宣的事情,我会竭尽可能的保护你们的财产跟生命安全,阿拉伯……”原本他打算说阿拉伯世界不应该再有内部斗争,后来觉得这句话太神棍,收住了。

三位亲王低头商量了好一阵,这就完全不是刚才合同拍板的那种十来秒钟了,最后还是确定不下:“你在这边要停留多久?”

齐天林伸三根手指:“三天,我等待你们的回复……”

哈萨德亲王站起来主动伸手:“外籍军团的合同我们是会签订的,现在就是取决于我们将在这个事情上面投入多少,和我们准备把这件事放到什么样的高度,我们会在这三天之内进行尽可能的高层商议,请您稍微等待一下……”

最后拍拍手掌,立刻就从外面进来一位侍从,哈萨德吩咐:“送保罗先生回去,三天之内他和他的家人在迪拜的所有开销我们全面负责,表示对刚才的感谢,请你一定敬候佳音……再见!”毫不拖泥带水的就把齐天林送出来。

一直坐在门外一张边几旁边喝茶吃小点心的马克,对自己老板简直佩服得马上就要跪下去了:“您为了拉业务签合同,还跟他们一起唱歌跳舞?卖糕的!您简直太……”对于他这样一个军中汉子来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啊!

难以形容的仰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