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0章 贵族因子

第六百一十章 贵族因子

直到下午,已经掉头返航的帆船上,睡醒的齐天林吃晚饭前,才乘坐快艇到捕虾船上看望新增的三位乘客,只是一早上船的时候,就嘱咐不要把白人的消息告诉那个法西兰特工阿莱。

阿莱瘦得像个骷髅似的,三年囚禁时间,这名原本帮助现政府培训军官的法西兰安全部特工一直都被不停的转移关押,仅仅图安投奔过去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面,他就被转移了超过六个地点,可见他受到了多少“款待”。

但是和那名白人突击队员不同,阿莱的精神很好:“我看见你们扔了白磷弹下来,心里就一阵骂,这谁啊!不能用M84么,接着你们还扔催泪弹?真要了我的狗命了,哈哈哈!谢谢!”虽然不能起身,还是伸出了手跟齐天林握手:“非常感谢你们,知道前面来过一拨人还损失了人手,我这心情就不太好了。”看来他确实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齐天林拍拍他的手臂:“自己好好养伤,我们船上有能做手术的屠夫,要找漂亮的护士妞只有等到了吉布提再送你飞回去。”

两人寒暄几句,齐天林就起身离开了,双方都没有问对方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明显都是这个行当的老手,只管自己,不让知道的绝不多问。

再到那个白人突击队员那里,船上的卫生兵已经连夜为他们仨做过紧急外科手术,现在一身到处都包着绷带甲板,却一言不发,躺在舱室里面,眼睛呆呆的看着米黄色油漆的船舱金属墙面,齐天林进来他也只是把眉毛抬了抬,没说话。

齐天林刚进来,看门口的两名小黑就紧紧关上了门:“你没觉得自己又被关起来了吧?”

白人轻摇头不说话,齐天林询问:“你叫什么?”

干裂发白的嘴唇张开:“不是要隐姓埋名么,叫什么都可以……”双眼还是无神的看着舱顶。

齐天林够残酷:“好,那就叫你德让,让你记得你那个死去的指挥官,如果你需要,上岸以后给你安排做个简单的整形手术,就认不出来了。”

白人被刺激到,撑起了半身,又重重的倒下去:“随便请您安排了,我的命就卖给您了。”

齐天林笑:“你没说价码?”

新名字叫做德让的倒霉蛋有气无力:“您随便开价……”

齐天林存心:“你没有爱人么?没有父母?没有朋友……嗯,德让也有……自己好好思考吧,想怎么活下去,告诉我,我帮你。”拍拍对方的肩膀,就出门了,身后能听见那忍不住的哭泣声,只有这个时候刺激深一点,齐天林觉得可能还容易摆脱一些。

齐天林奇怪了看了看这个阴谋诡计天然成的家伙,拍拍他的脸:“你不怕我觉得你诡计多端心思多,杀了你?”

迪达摇头:“您两次可以杀我的,都没有,我信任您,希望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回报您的……”

齐天林哈哈笑两声:“我拭目以待……先帮你拿个身份,你自己去读书,我看你能长见识到什么地步再说。”

转身出来就真的安排人把德让拆了绷带夹板躺在一张血淋淋的毯子上,扮成尸体用手机拍照,除了死者本人一动不动随便折腾不开腔,其他人都很来劲,齐天林这些部属是不问为什么要怎么做,这个扮死人的是谁,专心搞这个有趣的无聊事情,毯子都是杀了几条鱼弄的血,连屁股开了花的买买提也讪笑着撑着一副双拐在更加讪笑的阿迪力陪伴下靠在船舷边看热闹。

抱着手臂的齐天林看见了,过去打趣:“哎哟呵,不错嘛,一来就搞了个勋章戴?”

买买提一个劲点头:“还好还好,屁股大,第一次枪林弹雨,这次过了就好了!”

齐天林把主要火力对准阿迪力:“听说你差点把我的直升机都搞下来一架?”

阿迪力连忙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老板您不要再讽刺我了……昨晚我已经给所有人敬过酒赔过礼了,一定不会有下次,一定不会有!”就差下跪了。

齐天林慎重其事的告诫:“战场上,除了你的命就是战友的命,有战友才有你,好好揣摩这句话,以后就没那么紧张了……”

殊不知德让躺在毯子上也听见这句话,忍不住又流泪了,搞得给他脸上抹了不少血的阿里发现了:“嘿!尸体怎么能哭呢,重新来过!”小管家俨然一副有点派头的模样,吆三喝四,引来不少的笑声!

一个充满生机又独特的团体!

陪着自己员工一起吃过晚饭,宣布本次业务每人三万美元,受伤的还有补贴,机师船员都有任务奖金,皆大欢喜。

捕虾船上要搞庆祝活动,所以看上去很热闹,齐天林被快艇送回帆船的时候,一家人都在船尾迎接他,实在是一早他回来的时候,姑娘们不是还在睡觉,就是怕耽搁了他休息,现在才算是一起打了照面。

还是略微有些担心,毕竟在船上昨天夜里也能听见打得乒乒乓乓,柳子越欲言又止的表情,玛若有意无意身前身后观察有没有受伤,都说明这两位没有接触过战线的姑娘心里还是忐忑。

安妮好得多:“昨晚过了半夜都才睡觉……回家了?不去利亚比逛一圈?”她还惦记着那个有点宝藏性质的沙漠山洞呢,

对她来说,这些东西才是最有趣的。

齐天林不着急:“还得等几个月,什么条件都成熟了才行,现在先回家,要做的事情很多。”

确实很多,齐天林不得不在伦敦设立了一个正儿八经的SGM公司办公室,这个公司名称是三人随意协商指定的,就是取苏威典、德国联合军事承包公司的本意,一股脑关于公司商标、LOGO、产权等等事务自然有专业人员完成,他们仨当老板就行,把公司总部设在伦敦是齐天林的意见,毕竟伦敦对他有很多叠加的含义,作为金融中心这里也更合格一些,他现在的资金流量也太大了一点。

在看过的一大叠各种图纸资料以后,齐天林对SGM的第一款自有产权的装甲运输车,只有一个要求:“必须能使用C27运输机装载运输,这是个硬指标……”难度不算大,但是得修改一些东西,却也没人问他为什么一定要遵循这个指标。

马克干劲十足的带着人在阿联酋实地测量人工岛驻地的状况,做出了初步设计方案,只动用了三分之一的岛上面积:“应该是这次金融危机中被放弃的地产泡沫之一,这个人工岛屿的原本设计是工业仓储性质,作为给迪拜商业配套的海外商品进口仓储区,现在经济萎缩了,自然用不了这么大,但是深水港和仓库还是基本建设完成了,我们能利用的就是仓库,如果按照兵营的容量来计算,五千人的规模都能安排,还包括训练场地,现在只能算是一期。”

齐天林跟维拉迪讨论了一下,决定转移一条车辆生产线过去,在岛上建立一条装配线,这样对于产品售后维护都简单很多,更重要的是,工业线的转移,对阿联酋方面是很具有意义的,他们一直在招揽工业生产到那边落户,只是阿联酋除了石油资源便宜,海运方便,人力资源实在是个大问题,只有大量从落后地区招揽工人,所以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齐天林给维拉迪的私下说辞就是:“我想搞一条海底寻宝船,带深水潜艇的那种,如果我们在那个岛上有这么一个工厂和工人,自己搞一个船坞,是不是很有趣?”

岛王先生居然楞了一下:“保罗,你确实有一种天生的贵族因子,居然能想到这件事!我们一起做了!”

海洋藏宝,历来就是个极有技术含量和巨大投入回报比的事情,也是维拉迪这种超级富豪最感兴趣的事情,要知道在人类历史上,有无数传说中的宝藏船只都泯灭在狂风巨浪中,光是能指名道姓列出准确价值清单的都超过兆亿美元,而且海底藏宝跟大陆上的宝藏最大区别就是,没有技术含量,就没法盗墓

,可齐天林不是能在海底自由来去么,不干这个可惜了!

其实他自己倒是没这么想过,只是这些日子天天在海上漂,有一次安妮偶尔说到这个事情,他心里有点印象,主题还是想糊弄维拉迪。

维拉迪不知道是不是还跟那个所谓TS组织有关联,也不知道这个组织还在不在,但是关于战刃的事情,维拉迪肯定还是会在意,现在大家走得这么近,齐天林已经逐渐在掩盖战刃战锤的存在,但是还是要寻找个事情把对方对战刃的注意力吸引开才对。

看来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投其所好了,非常赞成,而且极力要求把洛克拖进来,对维拉迪来说,就算是亿万富翁都得承认,深海寻宝是个超级大坑,无论设备船只人员都是个极大的数目,他俩不是不能负担,但是多个志同道合的投资者,不是可以坚持更久么,要知道干这个最后倾家荡产的大富翁多了去。

果然洛克也是一拍即合,但是他的加入同样又让事情变了点味道,洛克的方案更简单,提出他们家族参股的斯堪的纳公司正在中东亚洲使劲推销著名的维斯比隐身护卫舰,现在可以把船坞建设放在阿联酋组装,主体在北欧完成,然后剩下的组装工作可以在中东进行,也算是一项投资,不知道这样的技术投资能不能让阿联酋负担一部分,以后中东地区购买的维斯比护卫舰,有点什么问题,就能在阿联酋进行维护了,也算是搞个4S店?

然后这个船坞就能完全按照这三位有钱人的意思,自己打造一艘用维斯比护卫舰为本体的非军用探宝船了!

价值两亿美元的探宝船,这是多符合这些有钱人的风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