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8章 意见

第六百二十八章 意见

齐天林走了以后,柳子越跟玛若并没有跟以前一样就带着孩子各去各的地方,一来是柳子越自己的那些跟迪拜公主合作的业务主要在伦敦建立了一个摄影棚,二来玛若觉得把安妮一个大肚皮这样丢在伦敦好像也不太合适,虽然她肯定有人服侍,但是大家总归算是一家人?

所以管家带着人手继续在庄园伺候太太们的生活,安妮已经没有去上班了,之前她腆着个肚子去看过一场曼城的比赛,从头到尾闪光灯都集中在她身上,根本不拍那些足球明星,她的足球俱乐部那边也扎堆儿集中了不少记者,还是躲在这个安静的庄园好一些。

有些懒懒的公主靠在休闲椅上,看看旁边系着一条武装带,上面整齐的挂着两部手机两部卫星电话,还有一支手枪和弹匣包的蒂雅,皱眉:“离我远点好不好,这么多无线电话,你是怕我辐射不够多是不是?”

非洲姑娘撇撇嘴,懒得跟这个最近喜怒无常的公主斗嘴,摇着脖子就晃到另一边坐下,时不时的摸出电话看看信号,检查是不是开着铃声,颇有点神经质。

带着两个孩子在草坪上玩耍了一会儿的玛若看见了,也注意到蒂雅略微有些过头的行为:“你跟保罗又在搞什么事情?”

蒂雅自然是一个劲摇头:“他能有什么事,我主要是不想因为我出什么岔子。”摇摇电话:“我帮他当联络官的。”

玛若就不再追问,转头看安妮:“你上次带回苏威典的珠宝名录清理出来没?”她们一起在自家的军机上看见那一皮箱的高级珠宝,安妮承诺能洗白以后,就大家平分,女人对这种瑰丽灿烂的东西总有一种难以抑制的爱好。

安妮耸耸肩膀:“价值肯定很高,但是得在王宫里面转个两三年才能陆陆续续的放出来,这样才不会有人怀疑了,这些虽然不是很有名,可在以前还是有记录在案的,贸贸然的流出市场一定会出事儿,这种事情我拿手。”

玛若正要说什么,雷斯特穿着西装背心加条纹衬衫的那种,用一个金属盘子装着一个电话过来:“夫人……SGM公司那边有电话找您……”齐天林不在,自然商务上的事情都是玛若在打理,这种事情不能让安妮插手,这姑娘想一出是一出的,不过也就雷斯特这种英国风格的管家可以用个银盘子装电话了,还做得理所当然的。

电话是那个法西兰倒霉蛋德让:“夫人……我申请跟着迪达返回穆尼的培训中心,他自己决定要过去,我得看着他,免得出什么状况。”这一点上他跟迪达就有很大的不同,毕竟是军队出来的精英,习惯于什么事情要汇报申请,现

在在公司就按照公司的流程做,迪达就是个黑人自由主义,齐天林在的时候,他什么都要跟齐天林探讨,但是老板走了,他就自行决定,最近一直在学习钻研,偶然有一次跟德让争论的时候,听见德让说穆尼那个最早的郊外训练庄园随时都有几十名黑人新手,流水线的在那边做基础枪械训练,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决定过去做点什么。

德让一如既往的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监视这条毒蛇上面,自然也要跟过去,玛若不在意,同意了,还按照德让的要求给苏珊打了个电话,老太太也不是很在意,说自己会安排人看着这俩人,就把话题主要集中在外孙的身上了,当然也会顺便问问尊贵的公主什么时候分娩。

直到天色落幕,柳子越才匆匆的在两名黑妞的陪伴下带着一大叠文件夹回来,一辆防弹版的美式林肯越野车是迪拜公主借给她的,当然没说什么时候还,搞得柳主播自己都有些不习惯的迎着草坪上的目光,笑着低身抱起儿子走到安妮面前:“今天身体没什么问题吧?”她跟玛若怀孩子的时候都是有自己的母亲陪着,安妮这身份太不一样了,皇额娘哪能随便呆在这里照顾,自己又不愿回宫里去,所以,柳子越跟玛若也算是陪着了,似乎相互的关系还融洽一些,总不能为了生孩子就大半年不允许齐天林到外面折腾做事吧,这点事理都还是明确。

安妮依旧懒洋洋,看看远处那辆车:“感觉怎么样?”

柳子越回头看看体型庞大,其实还不如SGM越野车的林肯:“还是不一样,出去谈个事情什么的,人家都仰慕得很,我说我到底是沾了你的光还是他的?”

安妮脸上其实都有点浮肿了,笑得眉毛弯弯:“就算是我的吧,保罗对外都是这么说的。”

一直捧着电话坐得远远的蒂雅看见就鄙夷:“你看看你那狐狸样!老奸巨猾的,还不许我把大眼猫带着,塔塔也不许到伦敦来,你真烦人!”就因为安妮怀孕,这不许那不许的要求多得很,她还正要继续控诉,一部卫星电话震动一下,一组数字出现在屏幕上,蒂雅等的就是这个,赶紧转发给齐天林。

“家里一切安好!”

这就是那边做好准备了,伦敦跟坎大哈有七八个小时的时差,刚刚眯上眼睛下半夜开始打盹的齐天林看看屏幕,重新靠在床头闭上眼睛……

天亮以后,十名廓尔喀跳起身来,因为这边靠近特别行动队的活动区域,连夜开车过来的廓尔喀已经被另外五名驾驶员替代,拱卫着一众官员到国民军培训中心视察。

美国人一直致力于在培养

一支具有真正战斗力的国民军对付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装,好让他们完全的从阿汗富抽身而出,可显然阿汗富的军队一直都非常令人失望,逃兵率非常高。

但官面上这个培训中心还是看上去不错的,虽然没有齐天林那两个培训中心那么专业,但是一列列阿汗富人组成的新兵队伍看上去还是挺像那回事的,齐天林只能暗自腹诽美国人也爱做官样文章。

他一直都有些不理解,南亚中亚以及非洲地区很多军队的列队行走都喜欢蹦蹦跳跳的,看上去就跟一大群猴子似的,这种高抬腿的行走方式跟训练有什么关系,而且队列看上去也乱七八糟,一点不和谐。

想归想,但是他跟自己员工们的警惕性却一直都很高,紧紧的围在防长周围五六米区域里面,手指不停的在胸腹之间随意的移动,其实是在方便随时抓枪,要知道他自己也经历过一次阅兵仪式上的突然袭击,下面这些阿汗富士兵中间,天晓得有多少是被塔利班渗透进来的,虽然那些端着的枪支都是取掉了子弹的,万一出现上一次那种事情,还是要尽快格杀的。

这是一个城郊荒漠地带的大院子,里面有数百名新兵在美国籍的培训教官指导下,做一些简单的队列以及战术演练,算是给防长展示这种培训的成果,因为齐天林不止一次的在幕僚中听见,防长是属于大力推进阿汗富人自己管理自己,自己保护自己论调的派别,战争只是用来推翻那些反对美国的政权,之后的建设就应该交给当地人自己去完成。

嚯嚯嚯的号子声中,培训的新兵没有发生任何骚乱或者袭击,但是就在他们收队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一声毫无征兆的爆炸声,距离有些远,但是这边明显能够感到地面震动,远远望去城里的方向,黑色滚滚浓烟升起来!

齐天林没有任何表情的让自己更靠近防长一些,几名官员显然也感觉到他和廓尔喀的靠近能提供一种安全感,那些随队的美军士兵就稍微杂乱一点,在自己的长官指挥下,迅速爬上那几辆斯瑞克装甲车,在这样的荒漠地带,这些装甲车基本就是无敌的存在了,然后几名随行的将军倒是面色如常,其中一位接了个电话,低声给防长汇报:“坎大哈城西面的一个国民军征兵站刚才遭遇了自杀式炸弹袭击,现场非常乱!”停顿了一下又开口:“这是这个月的第三起类似袭击,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0%。”他们也是要讲究数据的。

防长把食指在鼻子下面轻轻的嗅一下:“我们去看看现场?”他也是经历过越战的老兵,甚至还拿过两枚紫心勋章,所以并不忌讳那些血淋淋的现场,只是想尽

可能的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

将军们都是穿着数码迷彩服,有两名还穿着战术背心挂着手枪,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只有衣服扣子在胸前的地方有一个标着几颗星的军衔章,要是那个自杀式袭击选择在这里爆炸,明天估计全美甚至全世界都会刊出这样的大新闻了。

将军们显然明白风险程度:“我们不建议您去查看,这种场面非常危险……您可以咨询一下您的安全主管,他们长期承担这样的工作最熟悉情况。”指指就在旁边一米左右的齐天林,以他们的经历,当然明白齐天林袍子领上的那个醒目的红色小记号徽章说明了什么身份。

防长难得的转头看齐天林:“哦?你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