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0章 欢呼

第六百三十章 欢呼

美国国防部长在出行的途中,遇见了袭击的时候,美军的反应还是完全不同的,这还是让齐天林见识了一把。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要做出一副平和的姿态,尽可能掩盖一下美国人实际上并没有掌控住阿汗富的尴尬场面,也为了安全,不太大张旗鼓的暴露国防部长的行踪,所以整个局面比较低调。

而一旦出事,后面有位三颗星的中将就掏出自己的电话,一个简单的指令:“请执行编号H024的应急方案CBF(火力反击),我的北约权限执行编号B07137,密码是G6H11J,口令浣熊,我再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

真的就是顷刻之间,齐天林就能从这辆SGM越野车还算比较好的隔音空间里面听见一种很轻微的发动机声音从空中传来,他只能叫自己的驾驶员加快冲刺速度,抑制自己想探头看的冲动,那样也太土包子了一点,直到大约五秒钟之后,他就能从挡风玻璃的上部看见一个轻灵的身影从空中划过!

一架捕食者无人机!

这种翼展接近十五米的无人机体型已经接近单发小飞机,无论现在层出不穷的各种无人机试验型号,只有单人监视功能的捕食者和担任攻击功能的死神才是技术最成熟,运用也最广泛的两种型号。

就因为他们都拥有比较长的滞空时间,能够执行更远更久的任务!

这一架捕食者显然一直都在车队的上空盘旋,一旦有事就直接滑翔下来,果然接着就有两架MQ9死神无人机带着更沉闷的声音划过车队头顶的空中,毫不犹豫的在MQ1捕食者抵近观察周围情况的指挥下,朝车队经过的公路左侧房屋区连续发射了三枚导弹!

是导弹,不是什么火箭弹,一枚起码携带了五六公斤高爆炸药的空对地导弹在雷达制导波的引导下,准确的命中几百米外的那些火箭弹发射区域,引起那些民宅连片的轰炸!

就在刚才那架捕食者掠过的一瞬间,以齐天林的眼力,他超越常人的捕捉到那架原本也可以吊装两枚导弹却完全只负责监控指挥的MQ1机身中央挂了一个比平常无人机多一块的电子信息吊舱!

这也就是说明,这架无人机虽然不投入直接战斗,却能够全面的执行各种信息战项目,譬如监控相应范围内的所有无线电通讯,包括手机!

这些美军自己的无人机空中保护是不需要知会给PMC公司的,齐天林他们这样的PMC只是因为自己保护人的专业能力才能跻身其中,但是在面临战斗的时候,美军的底蕴真的很深!

齐天林背上的冷汗一下就浸

出来了,昨天下午,他在喀布尔发送短信的行为,如果不是他利用一部加密手机,又或者他不是在经过一个人口稠密的居民区才发射传递的话,他已经暴露无遗了!

可以想见,那部加密手机自动转换产生的伪随机滚码,已经好像一段毫无意义的电子频率保留在了天空中的那架捕食者的所有记录中,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一定会有一个严格的清查!

如果不是这部每次使用都是完全不同随机滚码的阿拉伯语加密手机,自己真的已经很让人怀疑了。

随着他的冷汗,车台里面传来的是美军士兵们爆发的欢呼,那种庆祝自己高科技准确命中的欢呼,那种好像蜘蛛侠超人电影里面邪恶势力被打倒的欢呼声!

当然背后的将军们没这么浅薄,但也扭头看着那边已经火焰冲天的爆炸现场,这种地狱火空对地导弹发射以后的效果就是这样,极为迅猛壮烈,在海湾战争中曾经在一次战斗中就击毁了超过八十辆坦克,战斗力极强!

国防部长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欣喜的表情:“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战争,相差这么多,却不能马上获得全面的胜利,真是具有讽刺意味对么?用七十美元一颗的RPG换取我们五万四千美元一枚的地狱火!”

齐天林觉得这位国防部长是不是商人出身的,怎么用这样的计算方式来衡量战争?

几位将军也张张嘴没说话,那位抓过了送话器的少将对通讯系统里面持续命令:“即刻检查现场,迅速撤离!”然后就把送话器递给齐天林,示意交还部分指挥权给他。

齐天林不用怎么指挥,他的耳机里面听到廓尔喀们没有任何反应,就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他用廓尔喀语说了一句跟在装甲车后面保持安全距离并保护自己这辆车以后,五辆车迅速转换队形,四部车呈菱形紧紧的包裹在这部越野车的周围,间隔距离不超过三十厘米就好像用什么连接件固定起来的样子,保持这种恒定的关系快速往前冲!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距离超过六十码就很容易擦挂了好不好,这些将军们显然也看出了门道,这就不是军队说擅长的东西了,真有点杂耍的味道了,梅花桩一样的越野车队就这么跟在那一辆装甲车的后面,在原本只有两车道的柏油马路上快速前进。

好处是遮挡住了两侧可能的所有枪弹袭击,塔利班还没有进化到能操作攻顶模式导弹的阶段,几乎就是非常安全了。

缺点就是齐天林也被遮住了前方的视野,因为他身边的驾驶员其实是靠耳机里面不断的头车车速读数来控制速度的

,完全把自己交给战友,专心轰油门跟跟住前车。

于是不到十秒钟,前方就突然传来了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

齐天林看不到,但是丰富的经验跟敏锐的感觉促使他下意识的就通过通讯器命令:“炸弹!地面炸弹!散开队形刹车!”

真的,就跟梅花桩包上来的时候是一瞬间,散开也是伴随在爆炸声中,两侧的越野车就好像飞机编队向两边弹开一样,一下就分开了,前面的越野车跟后面的一样也弹开,立刻就变成了左右各两部车,死死的挡住了这部最重要越野车的两边,也让齐天林他们这部车的前方赫然开朗!

五辆车,在刚才不到一分半钟的时间里面,可以说是迅捷的给这些将军和国防部长以及幕僚,还有那四部车车上的随从们展示了一把高级VIP护卫是怎么开车,又可以开出些什么花样,还没等五辆车上的人区别出自己到底是在挡子弹还是幸运的被包在中间时候,他们的眼前都看见了前面的状况。

齐天林都暗自在心底里骂了一长串奥尔马的娘!

这就是特么注意强度的袭击么!

塔利班应该是在昨天晚上,在这条路上用播种子的方式,在马路中央一条线的播撒了一串炸弹!

为了掩盖柏油马路被凿开又补填回去的痕迹,挖的坑都不算大,但是真的很多,还是一溜烟爆炸的!

就好像一长排烟花依次爆发的场面,从那辆先导的装甲车前面二三十米的地方开始,轰!轰!轰!的以每个大约三五米的距离爆炸!

还有个比喻就好像是柏油马路下面有一条铁甲龙要翻出来,一连串的拱翻地面……

那辆轮式装甲车驾驶员估计是被前方的诡异爆炸方式给惊吓住了,下意识的挂了个倒档,悲催的!

原本要是停在那里或者冲过去,也就被炸一次的,这个倒档就导致这部车等于连续经过了好几枚爆炸物!

它就等于是压在爆炸物上一直压着爆炸!

就算装药量不算太大,这样反复炸,还是把车辆悬挂系统炸伤了,车身一歪,半边车轮歇菜!

齐天林是眼瞅着爆炸过来的,他的反应快,单手一个手势:“冲!”那个脸上毫无表情的廓尔喀驾驶员就一轰油门迎着爆炸冲上去,好像齐天林不是叫他冲炸弹,而是抢花姑娘似的一往无前!

后面的呼吸声真的很重,有名幕僚和一名之前齐天林认为是文职将军的男人忍不住小惊呼了一下,他们就感觉到这辆越野车全身颤抖一下,却不太难受,就是那种跳到气垫**的感觉,然后这部

车就窜过了先导的装甲车,没有停留,疾驰而过,后面四部车居然就看着爆炸迎上来,直到齐天林的车已经冲出他们的护卫,才跟着变成一条线,经过了爆炸洗礼跟在后面!一溜烟摆着蛇形摇晃的动作顺着公路跑了!

经历了这一下后面车厢里面传来更多的几声上帝保佑,齐天林对耳麦说了一声前后各二,有两部车就立刻超到前面,变成一字型,因为既然地面有爆炸物,如果两边夹住,反而不利于躲避,刚才的爆炸要是属于当量比较大的情况,两边被压得死死的这辆贵宾车,说不定就会呜呼哉也。

反而是当成挡箭牌在公路两侧的四辆车刚才就是看着中间放烟花似的一溜线爆炸直到后方几十米外炸到那些装甲车,似乎有下车的士兵被炸到,形成了伤亡!

空中的捕食者显然又因为这一连串的爆炸发现了什么信息,两架死神稍微盘旋了一下,又是一枚导弹呼啸着攻击右侧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掩体,溅起一片火光!

这次车台里面没有传来美军士兵的欢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