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5章 兜圈子

第六百七十五章 兜圈子

安妮的态度比柳子越要笃定一些:“让夫人先跟你说吧,她很担心……”

柳子越显然是得了安妮的叮嘱,没有问不该问的事情:“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会儿确实把我们吓得够呛。”声音还是有些惊慌。

齐天林依旧轻描淡写:“工作嘛,都是这样的,就跟你平时上班总要面对聚光灯一个道理,不要担心,最近我可能要在美国多停留一段时间,你们就多保重了,特别是给安妮说一下,多照看孩子,不要多抛头露面,她们不讲究坐月子,真得注意点……”

之后跟安妮说话也是一样的家庭寒暄,就没有那些关于政治或者事务处理的交流了,天晓得是不是被监听,也不知道那些监听专家是不是正在查阅什么叫坐月子,带着家人的关心就挂上了电话。

之后的齐天林刚刚眯上眼睛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叫醒,开始马不停蹄的接受专访、拍照、拍摄,直到下午,才被要求到五角大楼跟黑格尔见面。

这一次,齐天林走进国防部大楼就完全不同了,几乎所有看见他的军人,都会立刻站定向他敬礼!

都是军人,且不说挽救的是他们的长官,仅凭那瞬间的行为,就值得尊重,这基本都是军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要知道五角大楼有多少军人?

所以齐天林这一路走来,几乎就是不停的在微笑点头致意,连几名助理都不得不暂时担当起了维护随从,免得齐天林这吸铁石一般的走法,会把这周围远的近的军人全部吸引过来。

再到黑格尔的办公室外大厅时候,掌声和在白宫依旧,要知道,黑格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屋子人基本都得树倒猢狲散了,还有人笑问齐天林那句矮桑油玛热儿什么意思,齐天林煞有其事的说是非洲土语。

黑格尔笑着就把齐天林带进自己的办公室:“怎么样?接受总统接见的感觉。”

齐天林回忆感觉:“和保护政要的感觉还是不同,挺自豪的,我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勋章也颁了,造势也造了,说老实话,我还是不太习惯这样衣冠楚楚的生活,虽然你们也是日夜颠倒的操劳,但我还是更习惯拿枪。”

黑格尔点头:“这个我理解,毕竟这是你暂时的一个身份,再出席一些相应的场所吧,这次的事件确实有用,这证明因为前一阶段我们过于对外用兵,导致国内被一些极端思想侵袭,现在需要对国内做一些清理,而国外的用兵确实有值得检讨的地方,所以我们算是成功获得了各方的妥协,就等国会通过具体形式了……”看着齐天林有些空旷的眼神,才醒

觉:“嗯,给你说这些也没用,总之就是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很感谢你……顺便问一句,你扑上去的那一刹那真的一点都没有犹豫?假如你没有那张防弹板的话。”

齐天林摇头:“训练的好处就是身体肌肉会超越思维的速度,不光是我,白宫或者你的那些卫队里面,这种情况下的反应肯定和我一样,我不过是运气好……嗯,可以去买彩票,这种事不止一次了。”

黑格尔却不这么看:“那是因为没有你这样决断力的安保人员已经第一时间失败了,昨天的情况也询问过了,他们开始以为光是一个掷鞋的行为,所以故意没有制止。”

齐天林笑笑:“怪不得……”

黑格尔说正事:“你那个车辆采购的合同我更不会插手了,但是你不用担心,你现在已经拥有很正面的形象和名气,他们参加最近的几个竞标会应该问题都不大,这都是小事情了,缉毒局的事情我今天上午打电话问了一声,他们一口就答应下来,明天你过去跟他们见个面吧。特里那边接着就要成行了,你知道该怎么办吧,我能做的就到这个地步了……”老实说这已经很难得了,在美国一般是没有贿赂一说,能通过政治献金辗转提供好处就很少见了,毕竟在一个个人财产透明的社会搞这些手脚,不啻于是自断前程,而黑格尔能公开帮齐天林牵线,也是看在舆论可以接受这种人之常情的基础上。

齐天林也没多感谢:“我们一定会好好做事,对得起您的信任……”就此别过,连麦克的事情都没有来得及说什么。

缉毒局的总部也在华盛顿,说起来在另一个县,其实就是过一条河的事,齐天林因为还属于在国防部需要他协助最近活动的阶段,所以过去都是国防部的车送过去的,也显得多有派头的。

位于海军大道上的美国缉毒总局大楼看上去更普普通通一点,没有国防部大楼那么著名,但是这里作为和FBI同样属于司法部下属同级别的机构,属于不声不响狠咬人的那种,每年几十亿的预算,上万人的规模,实在是禁毒战线上的一把尖刀。

接待他的是缉毒总局行动部门的一位官员艾兰,首先对齐天林获得了总统自由勋章表示祝贺,接着就带着他对总局旁边的毒品执法管理博物馆进行了参观,齐天林不止一次的看见了各种毒品危害的惨状,却只是礼貌的一言不发,因为艾兰很注意观察他的表情。

齐天林终于转头笑着看他:“怎么?觉得我很有明星相?”

这位长得很像齐天林小时候看过的《神探亨特尔》的金发中年人穿着浅色西装,笑起来也

有种调侃的表情:“从我们已知的情报里面,你似乎也为华国的禁毒单位服务过?”

齐天林已经能很熟练的运用西方化动作,很无奈:“需要我讲述一下那段血泪史么?一个可怜的缉毒人员掉进了毒贩手里,再也无法获得红色华国的信任,只好自寻出路的感觉,很不好受的。”

艾兰笑着拍他的肩膀:“所以说体制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你现在不是拥有更好的局面了么……好吧,看来你对华国也没有那么多的抵触或者感情?”

齐天林点头:“你的判断是对的,淡漠一点比较好,毕竟是祖国,但是又没有什么好处,可以做生意,但是不去招惹,也尽量不沾跟华国有关的业务,要知道被打上华国的标签会让我少了很多客户的。”

艾兰已经带着他一起走回了办公室,中途经过开敞式大办公室时,还有很多人跟齐天林打招呼,都是极为熟络的那种:“嗨!保罗!真棒!”齐天林真跟个明星似的一路挥挥手,进办公室的时候才摸自己的脸:“我现在的样子跟在电视上面不一样吧?”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化妆了。

艾兰关上门,顺手放下百叶帘:“关于你要来我们这里的事情,是公开宣布了的,所以人人都知道,今天请假的都来上班了,就为了看看你呢。”

齐天林随意的坐下来,老实说这是最近他进的办公室里面最小的一间了,而且很凌乱,艾兰坐下指指周围:“这么说吧,你也不是外人,我是隶属于禁毒局下面跟FBI有配合的联合行动部门,主管国外行动的,因为这两个部门都是属于司法部下的机构,理论上来说都只具备在国内执法的权限,但是随着反恐行动全球化,所以都有在国外的很多行动案例,现在的情况很简单,大量的一线有经验作战人员都不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宁愿到PMC公司,因为和毒贩打交道相比反政府武装,更穷凶极恶一些。”

齐天林心有戚戚的点头:“这个我有深有体会。”

艾兰打开手边的文件夹:“我们接到了国防部的推荐,也考虑过你在阿汗富的实际作战能力,这才是我们愿意接受你来承包我们业务的最大原因,下面我们就来谈谈具体的内容吧。”

文件上面很清晰,阿汗富现在有两百多名缉毒局对外应援队,但是最近一年之间战损了超过20%!这也是其他特战人员不愿加入的原因,就算自己很强,也没必要去一支工资不算很高,风险又极大的队伍不是?

这20%其中有大半其实都损失在了齐天林的人马手下,还不包括中美洲那次,齐天林表情很沉稳的看完

这些对外应援队的负责区域以及驻扎分布,还有装备配备:“如果我全部接下来,你的人手是转移到别处还是撤离?”这个区别很大,如果两支分属不同的对外应援队,一个官方一个民办的,操作起来磕磕绊绊烦死人。

艾兰很理解:“我们缉毒局也有缩减预算的要求,当然不会另外开辟,全部交给你们,这也算是变相的撤军,符合政治要求。”

齐天林点头:“价格怎么谈?”

艾兰笑起来:“他们的装备直接转给你们,按照市价的五折计算,然后每人每天两百美元。”

齐天林露出点惊讶的表情:“昨天我到谷歌搜索了一下,对外应援队员的工资可是一万二,还有伤残保险!”这个价格对于高级战士来说,确实低了点,关键是风险太大了。

艾兰叫穷:“上面只给这个价码,人数又不能少,就这!两百人的队伍每个月都得是一百多万,我们也在削减开支啊!”

齐天林讲价:“东西我没兴趣要,每人每天三百……”

总之这个讲价活动真的是寸土必争,两人专注了很久,最后以二百五成交。

齐天林表现够了对利润的期望,才开始转入真实需要了解的东西:“现在谈职责吧……嗯,首先谈敌人,鉴于你们超乎寻常的战损率,请先给我一个心理准备,你们主要是面对什么敌人,塔利班?别告诉我,塔利班能够对你们造成这么大的兵员损耗,我可是在国防部的内部咨文通报上面看见你们在中美洲也损失了那么多人的,你不会告诉我塔利班在中美洲也有人吧?”

兜这么大的圈子,这里才是齐天林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