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2章 影子

第六百八十二章 影子

美国是联邦制,所以就没有国家警察一说,警察都是分属各个州各个县市甚至各个街区,费用也是由各个具体的行政区来提供,而FBI的出现就是为了从联邦的高度来打击国内犯罪,只是随着最近全球反恐的事业比较发达,才开始把手伸到国外,和专门负责国外的CIA产生很多交集。

所以FBI是个隶属于美国司法部,但却不受司法部长管辖的特别行动部门,这个美国最著名的部门在其漫长的黑暗生涯中,也形成了自己特有文化价值观,简而言之他们从每一个人进入这个部门开始就灌输自己是“人脑所能想象出来的最伟大组织”,由此可见,这个部门反复强调自己比其他任何美国公职人员都高出一截的心态是怎么来的,于是这也造就了FBI行动、动向、情报除了高层以外,并不太喜欢主动跟其他部门交流的特点。

他们喜欢什么都自己干。

这也是齐天林看见里面三个人以后,心里越发稳妥的原因,因为自己现在随时都可以出手开枪造成杀伤,对方还没有任何动静,圈套的可能性就不算太大了吧?

敢以身试险,估计也就他这号了。

二楼的所有窗户依旧是用网状合金钢板封闭起来,齐天林已经决定不用战刃来暴露自己的特点,那就只能继续上爬,三楼之后依旧,再往上,尖顶上的阁楼还是封闭,就在他决定用下到地面看看地下室碰运气或者干脆正门突进的时候,距离阁楼凸起立窗大约三四米左右距离,在尖顶另一个方向的一扇贴在屋顶的气窗忽然闪了一下,让齐天林几乎下意识的爬了下去,要不是他嘴里叼着战刃,身轻如燕,这下动静都不会小,右手擎着手枪,左手摸着红色的波形瓦,轻盈的朝那个气窗扑过去,要是一般人,这样在瓦面上行进,一定会有声音了,齐天林觉得那仿佛是个什么观察镜之类的反光,一定要看看……

黑夜中的他只是切入到气窗的旁边,就看见一截黑乎乎的枪管伸在外面,就是一根铁管子那种,前面并没有准星,但是管身带有匀称的凹槽,毫无疑问这是一支精确狙击步枪,因为后面用了瞄准镜,前面自然就没有准星,凹槽是用于散热的,再顺着往里面看一点点,一个50毫米口径的物镜面就正好卡在气窗之间,两扇同样也用金属网内衬的气窗因此而开了一条缝!

齐天林看看枪口朝着的方向,就知道这是个转盯着公路的高位观察手,可是这些也许就只受过城市初级警用作战训练的特工,最起码的瞄准镜遮挡没有做,所以反光被他发现,夜间热感应仪没有用,选择的观察位也不是角度更大更宽的那种

,对付一般的犯罪分子可能绰绰有余,但是对付从前线下来的作战高手嘛,嘿嘿,就十足的菜鸟了。

他不着急了,躲在窗边,并不把自己的身体映到窗户上,把左手从下面无声的伸过去,轻轻的托住步枪的护木,就好像情人之间的抚摸一样轻微,慢慢的加力,来感知另一边那个枪手的手部力量,非作战状态下等待未知目标的狙击手不可能随时都保持很紧张的情绪,果然,齐天林故意把步枪枪身轻轻往一侧一拨弄,凭借方形护木和护木上面的条形凹槽,他就大概能判断这是一支英兰格精密公司生产的AWP狙击步枪,嗯,也就是那个著名的CS游戏里面的大狙,这种步枪除了德国的少数部队,大多数军方狙击手其实很少采用,没什么缺点,就是没必要,体积稍微大了点,重量重了点,由此增加的那点精度在只要能击毙就算完成任务的战场上,真没必要,而在警方,特别是欧美警方就大量装备了,两三百米内反击个劫持人质什么的,说打鼻子不打眼睛,那就很重要的。

步枪咯噔一下就侧倒下来,里面握持的那只手显然也滑了一下,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谢特!”

漫漫长夜,这种独立执勤的狙击手最大的敌人就是瞌睡虫了,所以军方的夜间执勤经常都是两三个人一起,一边聊天一边还要在通讯系统里面跟后方唠嗑,都是这个目的,也就警方才没有这么严谨。

手依旧虚握在步枪上的齐天林先感觉另一头放开了枪身,接着就听见一把椅子往后移动,然后有人起身的动作,一个明显的金属杯倒水的声音传来,就是这个瞬间了!

右手的SVI手枪前面有个四厘米长的枪口制退器,其实就是个配重,让枪口在射击的时候降低上扬,现在就是直接把这个铁疙瘩一下伸到两扇窗间缝隙,直接拨开自己这边的窗扇,左手已经从小腿上拔出那把新的匕首,嘴上依旧还叼着战刃,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迅猛跳进窗户里面!

因为他瞬间有个遮挡窗户夜光的感觉,在黑暗没有灯光的阁楼里显然惊动了面前这个背对的枪手,刚下意识的准备转身,齐天林的匕首一下就捅进了他的颈椎上面一点跟后脑之间的那个死亡禁区,看起来还算健壮的身体几乎刹那就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反握的匕首,在刺进去的同时还有个娴熟的翻腕,中枢神经组织和脑干基本就破坏完了!

这就是军方跟警方战斗人员的区别,警方第一反应是看发生了什么,再决定做什么,而绝大多数军人都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反击或者先躲避,这就是所处环境不同,接受训练不同带来

的微小差异……

跳进这间没有开灯的阁楼,齐天林左手的匕首没有拔出来,就这么利用刀刃把尸体挑在手里!慢慢的放下来,可对方手中拿着的咖啡杯却是齐天林没有想到和看到的,哐嘡一声掉在地面,楼下顿时传来声音:“迈克?!”

齐天林只来得及模仿刚才自己听见的那句:“谢特!”音量比较大,也有点含糊,手上的动作,陡然加快,放下尸体,根本就来不及找寻周围的什么枪械,立刻就循着楼下微弱的灯光来源开始往楼下扑!

他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无声,刚刚扑到阁楼口,就听见一个毫不掩饰的脚步声正走到下面,手已经搭到阁楼楼梯开始攀爬,第一二级木板阶梯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齐天林在暗,对方在明,对方有那么零点几秒要从明亮转到黑暗的适应,但是齐天林却完全看清了对方的剪影,右手提着一支格洛克手枪,左手端着一盘吃食,正面!

齐天林扑上去用刀的话,对方仅仅需要感知他的风声就可以翻腕射击,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闲暇去思考别的方式或者赌对方的手枪有没有上膛,开始吧!

左手刀往右稍微一伸垫到右手腕下,右手的SVI手枪仅仅抬高到腰部的位置,根本不在瞄准线,食指就已经轻触扳机,开始击发了!

这种手枪射击的感觉,就好像,那种奥运会装满各种机械件稳定器的高级弓箭一样,一般的手枪就是亚亚他们那种用树枝拉根绳子的感觉,明白了吧?在亚亚手里,再破烂的弓,他也能射出稳定的箭,但是给他一张超精密的高级弓,他也会觉得大呼过瘾吧?!

枪声比正常的略小,因为制退器还有抑制枪声和枪口焰的功能,但是毫不掩饰的枪声在这静谧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

两发!

快速的一个两连发,齐天林的食指指肚几乎就是在扳机上摸了两下,极为轻巧的扳机力就引爆了两发子弹,重重的枪头不习惯的时候可能有点头重脚轻,但是一旦击发就知道,精确到零点几克调节的配重制退器正好压住了枪口射击的上扬,恰到好处的保持在原位,让第二发子弹几乎跟第一发保持完全相同的弹道!

四米多的距离,齐天林正面命中对方的头部!

不停顿!不管不顾这具已经头部爆开的尸体用什么样的形式倒下去,也不管那盘吃食掉在阶梯上的巨大声响,齐天林一个跃身就从他身边冲过去,翻下楼梯,直奔另一边的楼层转折梯,这种独栋别墅的阁楼楼梯跟下面几层的转折楼梯通常都不是连在一起的,齐天林已经顾不得三楼似

乎还有探员在休息,直奔二楼自己的目标,杀戮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那个刚才惊鸿一瞥,看上去很萎靡的华国人!

只要占据了楼梯,二楼的人也没法下楼,用金属网封死了的窗户,阻止了外面的人,正好也让里面的人没有办法翻窗而逃,正所谓自作自受吧,齐天林带着这样的快速念头转动,已经重重的把自己的肩膀借着冲下楼的惯性,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一名穿着白衬衫的探员刚冲到二楼过道,就和他打了个照面,纵然身体处于不规则状态,齐天林依旧是严谨的左手扶住右手,快速射击,又是一个两连发,依旧还是准确的击中头部,带来对方躯体飙着血严重的后仰翻倒,倒也避免看见爆头的惨状,脚下正要冲进二楼楼道,一楼半的楼梯也已经传来脚步声,顺着一楼相对明亮的灯光,能够看见有身影正在往上冲!

手里提着步枪的影子,就那么直接映在楼道的墙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