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2章 描述

第七百零二章 描述

来这边迎接的当然就是齐天林那支驻阿汗富的特别行动队了,他们是最早配备这种越野车的,所以接到通知才临时打理挑选了拿得出手的十来辆车,还把充满汗臭血腥气息的车厢里面狠狠的清洗和喷了好多罐空气清新剂呢。

这次来的又换成了廓尔喀驾驶员,毕竟在阿汗富驻扎的特别行动队员都是以廓尔喀为主,但是服装打扮就没有那么统一了,马嘉已经尽量收拾了一下,让这帮家伙都穿上了新买的T恤,还勒令都一起洗澡了,但是在阿汗富,毕竟是战地,几乎所有的驾驶员手边都靠着突击步枪,在车辆后舱壁上或者椅子下面也固定了机枪,可以随时拉开天窗在顶部安装。

这一切还是让国务卿出访团队的官员幕僚们感觉到有些不一样。

总统国务卿这种级别的出访,跟国防部长一类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美国政治领导人,他们的来访更多还是政治意义上的行为,和国防部长带有军事巡查的内容截然不同,所以国务卿是很少会进入险地的,这样秣兵厉马的场面见得并不多。

齐天林刻意的没有跟马克等人呆在一起,让他们两两一组分到别的车上,自己依旧跟皮克还有两名CIA官员以及特勤局的头头在一起,算是这个临时组合的护卫团队的指挥官都在一起,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作出反应。

但托真主的福,从沙特开始的这一连串新任国务卿访问,都没有什么问题,毕竟都是机场到王宫总统府,开开会,搞个记者会,能到美军基地拱卫的地盘下榻就去美军基地,不能就尽量提前离开,又不像黑格尔那样还要巡查各个驻军地区,也不耐烦去搞什么亲民的作秀,所以基本都是短平快,真不太会遇见什么危险。

最后一次跟危险擦身而过就是在阿汗富总统府,特里跟阿汗富总统一起发布了一个联合宣言,宣布美国将会尽快的把所有美军武装力量都撤离阿汗富土地,将会尽量帮助阿汗富人民建立一个民主……

这个时候就在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一声爆炸巨响,齐天林就站在这边的窗边,总统府都是比较厚的墙面,窗户也是带有中亚地区特色的狭窄瘦高的那种雕花的,所以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自己挡到了窗前,快速的瞟外面的场景,但是主要注意力还是在会场内部,手上几乎没有大动作,但是已经拨开了西装前襟,随时可以荡出腋下的步枪或者是拔出另一边的手枪。

比较有看头的其实是台上,有那么一瞬间,在越南服役过的特里下意识的有个缩脖子的动作,但是他也下意识的停住了,一动不动,楞了那么一下,语音都没有什么抖动

,就面带微笑继续开始侃侃而谈。

阿汗富总统更是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被这种他已经习以为常的爆炸声干扰到,同样挂着笑容做一副倾听和肯定的表情。

要知道上一次那个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韩国人,在伊克拉出席会议的时候,突然听到爆炸声,也是在伊克拉总统一动不动的对比时,一下就躲到桌子下,实在是成为了那一段时间的国际笑柄。

特里今天的表现显然不错……

齐天林的耳机里面自然又是许多的讯息,总统府高点的苏威典PMC在汇报他们远远观察到的情况,不过是总统府外大约两三公里处的炸弹爆炸,声音大,连气浪都不会传过来伤害到玻璃,皮克的人已经开始要求廓尔喀们调动两部车到总统府外围做初级验证巡逻,也就是保证不要有可疑人员跟车辆,齐天林同意了以后,一言不发的廓尔喀才分了两部车出发转悠去了。

美国军队说起来已经基本撤出了首都,只在北面边境线还有一些驻军,但是在首都却有一万五千人的使馆或者承包商人员!

所以就好像旅行社的地陪一样,也有本地的美国承包商被要求去查看现场发生了什么。

齐天林就一直靠在窗边的墙体上,身体挺拔,目光警惕的观察着场内长枪短炮的记者们,防止其中有什么突然发生的袭击行为,当然他从墨镜里面也能瞥见布伦靠在台上侧面的幕布后面,在观察着场面以及……自己?

自从在专机离开纽约的时候,中情局局长大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齐天林交谈了那么一会儿,明确表达了自己对齐天林这个有点不守规矩的外国PMC不满以后,就基本没接触了,但是齐天林觉得布伦似乎还是在按照他自己说的那样,在观察自己……

所以这段时间他也是真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尽心尽力扮演好自己的承包商角色,只是那些接二连三有点彰显自己实力的情况,实在是属于额外发生,有点与他无关。

一切在强力控制下,还是会很快恢复了平静,尽快的把在阿汗富需要表达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以后,特里的整个超过七八十人的团队就打道回府了!

齐天林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自己在阿汗富的特别行动队主管马嘉沟通过关于美国缉毒局境外应援队业务的事情,他也得跟着专机一起返回,马克等人就只负责把他们送上飞机,他们也可以带着为美国国务卿服务过的头衔返回欧洲继续去招揽人手跟业务了,算是皆大欢喜的一次圆满行动,虽然他们和齐天林都是拿的五千美元一周的防御低价工作,钱不是主要的。

整个跟随特里出行的过程中,他从来没有试图去接近过这位国务卿,本分的做好自己事情就行,也许特里都忘记了有他这么一茬儿,但是在专机直飞日本美军基地,但并不做任何国事访问,仅仅是停留休息跟补给加油的超过二十小时旅程中,布伦终于又让人来叫齐天林到他的办公室了。

齐天林坐在了布伦的那张办公桌对面,整个伴随特里出行的过程在他看来的确是有点乏善可陈,但这种平静反而让齐天林有点小心,他也祈祷过阿联酋的亲王们不要再帮自己制造什么英雄场面了,一次两次可能还可以,多了就诡异了,国务卿出行还是基本上都没有出过乱子的,明里暗里的护卫这么多,而且警惕性和警戒级别非常高,真是有点提心吊胆,比打仗还累。

当然提心吊胆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位布伦先生了。

布伦依旧是那样的一副老狐狸表情:“我们的情报机构,一直以来居然遗漏了你这么大的一条鱼,我觉得很惊讶!”也就是没什么表情,却有点皱眉不太高兴的样子。

这开头就够让人心惊肉跳的了,齐天林只觉得自己也不再是跟老鹰那样一直行走在暗处,现在切切实实的成了公众人物,哪里还是那个可以肆意妄为偷偷摸摸干什么的小佣兵了?

布伦靠在椅背上,一直看着齐天林:“如果不接触你,如果不到这些热点地区来走一走感受一下你实际拥有的能量,还是只看报告上的文字跟数据,以为你就是一个可以媲美顶级美军特种作战人员的作战专家,那就真的是上了大当了,说说吧,你还有什么我们不太清楚的东西?”有那么一点点审讯的意思?

齐天林没有故作轻松,也不急迫,尽量思考一下再回答,在这方面他可能真是不如这些一直在情报战线混迹的老手:“您可以询问,我的公司或者战斗经历都是公开的,如果有什么不太清楚的,您可以询问,我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布伦换了个肩膀靠在椅背:“你评估或者衡量过你现在拥有的战斗人员实际作战能力没有?”

齐天林摇头:“我的目的很简单,尽量把公司做大,能够承接更多利润更高的业务,仅此而已,我的战斗人员成分非常复杂,捏合在一起作战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不过对于小规模的区域性战斗倒是很适合,所以数量不说明问题,也许数十人规模的对抗能够胜过很多国家同等数量正规军,但是超过五百人的同等规模作战就没有完备的指挥体系了,您应该知道我也只是个桑赫斯特军事学院的培训班水平,从来没有指挥过营级以上的作战。”

伦的表情开始饶有兴趣一点:“你应该也是个事业有成的富家翁了吧,别不承认你在历次作战中捞了多少好处,你为什么还要在战场上?你有什么信仰?”

齐天林耸耸肩:“我能有什么信仰?我的一切都是战场上拼杀得来的,离开战场我就一无所有,所以我就是个在前线作战的命,老实说,这种跟着大人物做保镖的生活都憋得很,这趟完了以后,我会尽快返回战场的,无论是哪一处,这纯粹是一种习惯,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也尽量在经营点别的生意,但那也不过是为了我以后打不动的时候养老,也许到那个时候才能比较轻松的享受生活吧。”

把自己描述得相当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