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17章 核心内容

第七百一十七章 核心内容

当然,整体战略没有这么简单,美国人或者日本人在侵略的时候也是用这种大棒加糖果的政策,最后都失败了。

齐天林采用的是全黑人,甚至真正的非洲小黑来操作前台事宜,这样的行为就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了,在非洲这个部族观念大于国家观念的地方,小黑们的行为让整个侵略行动很容易被理解成为部落斗争,很容易被当地人接受。

反而是被约束集中在一起的其他人种作战人员好像是被这些黑人雇来的打手,需要用的时候才出来,其他时候根本就不允许单独活动,这也是齐天林坚决要求的。

黑人PMC们相互监督不得扰民,小黑亲卫队就跟纠察一样,到处巡逻……从一开始就要把这种行为模式贯彻下去。

但留下来维护秩序的,其实就一个小黑的分队,四五十人而已,当这个不到一千人的城镇被控制下来以后,下午时分,留下三四辆车,其他所有人乘坐其他车辆,分为两部分,直扑两个方向

非中是个面积跟华国蜀都省差不多大的国家,人口却只有蜀都省的二十分之一,主要都集中在南部地区,那边的城镇也更密集一些,如果要靠这一千来人拿下这个国家,还是不现实的,拿下以后怎么管理?难道变成又一个阿汗富么,层出不穷的部落武装和邻国的武装力量就能让这帮PMC顾此失彼。

所以这个综合了很多方面得出的计划就是,由相对地广人稀的北面进入,快速占领原来叛军发迹的北部重镇加图拉以后,再顺势攻打两个相邻两三百公里外的城市,三个点正好形成等腰三角形的犄角,要进攻加图拉,除了绕道国外,就只能先沿着公路打这两个城市。

而这两个城市,一个跟法西兰人大概勘察的石油储备区有关,一个处在广袤的两个森林国家公园之间,拥有已经探明的金矿和钻石矿,都是具有未开发经济用途的城市。

非中一直都是法西兰的口边肉,曾经也是法西兰的殖民地,但是自从独立以后,就始终没法下手,无论是非洲国家对殖民主义的本能抗拒心理,还是国际社会的众目睽睽,法西兰虽然每年都要提供几千万乃至上亿美金的援助,也只能是一些浅层次的经济行为,勘探各种资源还没有来得及开采,非中一直不怎么太平的局面,让他们也没法捞到好处。

这一次斟酌再三,既然自己单独无法咬下来,迫于美国人的强悍战略,只能选择顺应方向,跟进分食,所以攻打石油蕴藏区的这边就是他们的人带路,绿洲工程公司和咨询公司的混合编队就跟在一起,天色刚刚落下来,他们直接扑上去攻击。

之前的培训中心,齐天林并没有让美籍PMC和欧洲籍的有什么交流,他的说法是这些人员都属于战斗人员,交叉太多免得各自的国家层面利益搀和在里面,就跟公司里面不同部门最好别搀和一个道理,他也不主张两边的人混得太近。

欧洲国家跟美国都认同了这种说法,大家都心怀鬼胎嘛。

齐天林那个对欧洲籍PMC宣布的公告,却没有对美国PMC宣布,他对美国PMC一直都保持恭恭敬敬的态度,哪里像个公司首席执行官,有点老百姓看见王师的感觉,所以美国PMC也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这就是刻意的放纵……

最多也不过就是说明齐天林管理能力有点问题,更何况他还没跟着这边行动呢。

所以配合这部分PMC的小黑分队和一个廓尔喀分队,一旦到达以后,就在图安的带领下选择占领市政中心,嗯,就是一个部落长老议政厅,美其名曰控制政治中心,然后把自己人集中在一起,不参与外面的战斗了。

这是齐天林在卫星电话里面用地方土著语给图安下达的命令。

他期待出点什么事儿。

人性真的不难揣测……

是老虎部队的事情启发了他。

美国PMC是以散兵的形式加入绿洲公司的,齐天林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什么内定的领导人物或者暗藏负责监视任务的特工,他揣测肯定应该有,但表面上,他就把对方当做一帮松散的PMC来管理训练,跟欧洲籍PMC各自推选出分队长一样,美国这边也是自己推选出一个公司经理作为大队长,下面几个商业一部二部的部门经理是分队长,再有部门主管作为小队长,训练看起来也无二致,一样细致到各种攻击打门的流程顺序,但惟独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约束力。

这一边的战斗开始以后,图安的人顺利控制了一个有好几十号老婆的酋长长老,然后就躲在这个其实也没多豪华的小建筑群里面,好像是无意的,射击发出了几声枪响。

就是这惊动的枪响,让外面的挨家逐户搜索进攻略微受到了阻挠,因为这些长年叛军混迹的地区,枪支还是不少的,于是有些当地人就发起了反击。

有来有往就有受伤……

虽然不多,但是美国PMC就有点打发了性。

因为奔着这种没多少战斗力的对手来作战,整个绿洲的心态就是求稳求快,别产生自我伤亡,别阴沟里翻船,虽然都是老油子了,懂得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道理,但是对手真的太弱,不可避免还是有点轻视,特别是昨夜绿洲

工程的人干得干净利落,今天美国人也想露一手,所以动作动静就难免有点大。

就跟历史上发生类似事件无数次惊人的相似,一名美国PMC在突进的时候,为了加快速度,一个进门规范没有到位,口中指令已经喊出,正准备双人突入门口,快速双向背对扫视整个房间时,非洲穷苦国家的门并没有美国那么宽大,那个同伴没有挤上来,就演变成了单人突进,原本也没什么,可慌乱中他还是按照双人的动作规范,只观察了一半的区域,就被躲在另一边的当地黑人开枪击中了!

没有专业训练的人就算两三年米的距离,也下意识的选择射击最宽大容易命中的胸背,厚重的战术背心这个时候挽救了这名美国PMC的性命,但AK步枪这么近的巨大冲击力,还是一下就把这名PMC狠狠的撞开,后面的同伴大惊失色,立刻展开紧急时刻的作战守则,不管不顾的开始狂攻,把房间里面的当地人一股脑全部剿杀。

这还不算完,骂骂咧咧被撞断了肋骨站起来的那名受伤者发了狂,开始携带手雷到处炸房间,枪杀俘虏,这种行为和情绪是很容易传染的,同一个城镇,分开两边的行动,带来的结果就截然不同。

带路来这边的法西兰PMC是曾经担任过非中地区军方任务的退役特种兵,熟悉这一带跟当地人,多少有点香火之情的感觉,所以欧洲籍PMC清扫的那边,就跟前一夜没什么区别,偶尔抵抗偶尔解决,大多数人都被弄出来蹲在墙边,用今天C27刚运过来的捆扎带一个个绑起来。

然后就看见另一边火光冲天,真当得上杀人放火不留命!

身为侵略者,占领军,绝大多数的做法只会比这个更暴虐,因为当暴力一方已经掌控了整体局势的时候,心理上是极为狂妄和自视为被侵略者上帝的,一丁点反抗和伤害,都会撩动他们发狂,就跟历史上无数次的屠城类似,这一刻,人类已经不是人类,所有的伦理道德都已经被抛诸脑后,只要约束力稍微单薄一点,就会导致暴行发生,跟禽兽无异。

远在二战期间,近在伊克拉、阿汗富,美军多次出现类似状况……

齐天林恰好就是有意无意的放松了一点点这种管理。

这就是PMC跟军队的不同,雇佣兵是没有那么多思想教育跟纪律管理的,那些挂着部门经理职务的队长其实也在适应,他们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士兵,而是自己的工作伙伴,有些刚从军队退出来进入PMC界的老兵成为行业新手,更有种突然被放松的感觉,很容易管不住自己的枪,混迹了好些年的齐天林利用这个熟悉

的小细节引导了一下。

对于这种做法图安这些非洲小黑没有任何反应,在他们看来对敌人全杀没什么不对的,但是欧洲籍PMC就有点受不了了,他们俨然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当面就开始驳斥这些丧失理智的美国PMC,当然作为职业军人,起码面对同伴不会挥枪而上,那种根深蒂固的纪律性还是有,但是有些话语说得比较重的家伙难免会挥拳而上的打几下,于是后半夜,就完全是在乱糟糟的吵架打架!

一些部门经理只能忙于到处拉扯……反正他们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

两边之间有意无意的打下一颗橛子,心理上的橛子。

图安这帮家伙就一边笑嘻嘻的看热闹,一边到处按照之前的做法,把这些当地人赶到一起,到城外面修建临时野战机场。

绿洲公司的攻势只搞了两个夜晚,然后就突然停止,因为按照齐天林的计划,这只是拿下点,接下来把这三个点建设成为稳固的面,才是核心内容。

不然一路打过去,不就跟狗熊掰玉米,一路走一路掉,有个屁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