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4章 存心

第七百三十四章 存心

齐天林忙得只能在闲暇时间关注阿腾这三名华国人的行为。

法西兰人质肯定看到过这三人,所以他也没有刻意隐瞒这三人,但是也没有通知华国方面,就好像养着三个闲人一样,把这三人置于自己的人员管控之下,隔绝跟外界的联系。

私底下齐天林倒是喊买买提几人过来看过:“应该是国内某个部门的人员,你们不要去联络,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你们的工作。”

买买提已经很熟悉他的思路了:“我们是军方的,就是纯技术性的工作,了解学习整个模式,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情报或者外交系统的,但有过服役的经历,我们知道不会搀和的,这段时间都没有跟国内联系过,只有等到您给我们批班西加的休假条,我们才会过去会合一下。”

齐天林想起来这五个家伙就是在班西加加入的,笑骂着撵走。

其实这三个人并不是完全一样,其中有一个就比较激动,就是最后被阿腾和另外一人扶起来的那个,那人一直嚷嚷着要跟华国领事馆联络,要回国,小黑们一概不予理睬,阿腾两人就有点静观其变,观察一切的样子。

但是在军医的悉心照料下,三人的健康状况倒是真的在恢复,也许几年的艰苦磨练,能活下来就说明他们的体质跟意志力是惊人的。

只是这名法西兰籍军医,由苏珊找来的专门负责给前线组建一个小型野战医院的老头倒是笑眯眯的给了齐天林一个纸条:“他们塞给我,说递过去有重金酬谢的。”

齐天林打开,不过就是一个法西兰华国大使馆的地址,外加一句很平常的“我们很好,勿挂念”的词语,署名是麻桦腾,这是阿腾的名字?怪怪的。

还是在试探……

时间一直过去了大半个月,阿腾都没有来找过齐天林,有时候在军营里面碰见了,还点点头,就是这几座城里外籍人士最典型的T恤加多袋裤还有登山鞋棒球帽打扮,要是加上战术背心和枪支,就活脱脱的PMC样子了。

经常跟着小黑们的沙狐作战车出去巡逻,他和那个同伴果真遵守规矩,从不下车,就在车上看,小黑们开始还很认真的回来报告他们一言一行,亚亚也混在里面听他们交谈什么,可是很失望,这俩在外面就一言不发,只看不说。

齐天林也不着急,只叮嘱一定盯住了不许跟外界联系就好。

这边倒是把买买提五人轮休,算是考验他们跟外界沟通的尺度。

说起来他这个位置现在真的是谁都要防着,累死人,比打仗累多了!

所以当

那个非盟提出来要对纠纷不断的非中共和国北部地区进行干预时候,他简直有种巴不得早点来的心情!

早点处理了上路,自己也好放个假回去看老婆孩子啊!

在齐天林和他的现在这些盟友的眼里,非洲联盟阵线就是个笑话……

和欧盟类似,非洲也有自己的联盟组织,初衷肯定就是为了保证非洲能够团结起来抵御其他国家的侵扰,希望能够发展整个非洲地区的经济。

但是在各种强国的干扰之下,这个组织可以说是世界上包含国家最多,面积最大,却最没有实际效应的国际组织,无论是在派出维和部队还是进行经贸合作方面,都差强人意。

就跟迪达这个看穿了黑人性格的地头蛇说的那样,非洲人总是会各自为政,唯利是图,如果不来一场剧烈的革命风暴,根本就无法改变这种现状。

现在非盟也就成了跟联合国差不多的夜壶,需要用的时候就拉出来尿一壶。

所以在感觉到这个新冒出来的三角洲地区,似乎有种顽强生命力,要是等站稳了脚跟,就会逐渐蔓延到非中全境的情况下,周边国家惯常的做法就是以非盟的名义联合起来,要求这个新势力新政权必须获得他们的承认,必须在他们的维和部队监管之下,避免再次发生种族大屠杀云云……

临时拼凑的四五千军队就在首都以及非中共和国北部边境外集结起来了!

没错,真的是在首都……

那个攻打首都的塞雷卡叛军联盟,在攻打首都的时候,还跟一个同样是叫非盟阵线维和部队发生过战斗,但是维和部队一击即溃,总统立刻逃往南面的邻国,可是当塞雷卡的军事领导米斯金和比较精锐的叛军武装分子被干掉以后,还在首都的叛军马上就宣布跟前政府联合,邀请前总统回来一起组阁,共同反对北部新三角区。

齐天林自己心里明白这伙叛军肯定有法西兰的支持,现在米斯金死了,多半法西兰人也看清楚了美国人必须拿下的强硬局势,断掉了援助等着跟这边发财,所以叛军立刻就转变了阵营。

这也正是非洲政权的一个特点,朝令夕改变幻莫测,说实话,让在背后支撑他们的华国跟欧美国家都吃了不少苦头。

支持邻国的叛军或者政府掌握好政权,相互形成攻守联盟保证相互政权的稳定,这才是非盟这些土皇帝们最喜欢做的事情。

关注非中共和国北部三角洲地区的政治议案已经递到了联合国,安理会包括常任的在内,一大半国家都不做声!

照例只有华国不痛不痒的表达

关注,其实什么实际动作都没有,总尽是等人家尘埃落定才来当冤大头,肉早就被抢走了。

俄罗斯一贯是美国反对的他们赞成,美国赞成的他们反对,所以在看不出美国跟欧盟态度的情况下,也持观望态度,他们的情报机构对于非洲实在是没有太多掌控能力,不太了解这件事的根源。

所以在这样的大局势下,周围几个国家估摸了三角洲地区的军事力量也就一两千的情况下,拼凑了四五千的军队就从三个不同方向开始发起通牒跟进攻了。

怎么说呢?

其实齐天林跟所有参与国都没有把这数千人的正规军当回事,非洲国家的军队战斗力都是面对平民来说的,典型的欺软怕硬,非中共和国以前也有两千多人的军队,还不是被一群乌合之众打得落花流水,周围这些国家也都是有个数千人的军队规模就觉得天下无敌了,还是井底之蛙的心态作祟,在这些土皇帝看来,只要不是跟白人军队作战,他们都自以为自己战斗力尚可,就跟那个米斯金差不多。

所以齐天林的做法就是要把他们打疼!

免得三天两头来烦自己,并且按照迪达的意思,要大量活捉俘虏,交给他来分为文武两条线培训……

这才是难点所在。

所以齐天林对三座城里的一千六百余名PMC做了简单的战术分布,每处仅留百余人守城,其他人全部投入机动作战以后,重点要求的就是杀狠一点,但是吓住人就活捉,多扔捆扎带!

这一场持续了五六天的战斗,真的乏善可陈,就跟反击塞雷卡叛军差不多,明明就这么点人,还牛皮哄哄的兵分三路,美其名曰合围之势!

结果被三座城的PMC分头迎击,又是那种用轻型装甲车不停交叉扯动,强火力压制远距离杀伤,高音喇叭劝降的招式。

老实说,比叛军们投降还快!

这些起码还有正规军装的邻国军队一旦被重火力压制,简直就是成建制的投降,反而是那些叛军还有点战斗精神,硬抗了一下,直到发现他们的武器根本没法击穿装甲车,正规军极少数的无后坐力炮配置早早的被捕食者在空中侦察到,被迫击炮招呼歼灭以后,就都投降了。

齐天林只是带着亲卫队乘坐直升机四处巡查,几乎没有参与作战,作战最勇猛的就是阿卜杜拉.耶米斯基纳,专门从班西加调回来的两百多名非中叛军投降人员,在经过了两个多月的专业培训以后,被打散纳进了亚亚的一百多名直属小黑中,亚亚藏在耶米斯基纳身边指挥,表面全部由这个家伙去出风头。

这个非中共和国前叛军分子,一个部落的酋长儿子,卷曲的短发剃成锅盖头的式样,一根白色的皮绳紧箍在额头,把一块拇指大的兽牙挂在额头中央,就成为他的标志性形象!

一个带着典型非洲土著人风格形象,带着充满非洲人口吻的口号:“建设我们自己的非洲!”端着枪面色凝重的号召周围的部落民众联合起来,建设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天地!

大量印刷出来的耶米斯基纳招贴画就被装甲车到处去张贴,从树干到小土屋上,还有很多标语!

齐天林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透着一股子苏修主义和华国县城综合治理办混杂的味道,估计是迪达这小子画虎不成反类犬。

但是这样的新闻画面在欧美亚地区播放以后,没有谁会认为这跟欧美国家有关,都觉得是人家自己内部独立奋斗的事情,连麦克看了都打电话来给齐天林哈哈大笑:“你到哪里找的这个家伙?!谁给你出的这个主意?!中情局非洲事务部居然有人还在怀疑是不是华国或者俄罗斯人搞出来的这件事!你存心打算误导国际舆论么?!”

齐天林当然是存心的!

他存私心!